在读书问题上,现在的青年比古代的青年苦吗?

dqddsj 收藏 1 11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读书问题上,现在的青年比古代的青年苦吗?


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初稿,待充实修改]


2013年08月02日,《人民日报》(记者杜飞进 温红彦 袁新文 赵婀娜)《如何走出减负困局之一 学生负担过重 已成民族之痛》:沉重的课业负担,频繁的考试竞赛,巨大的升学压力,使孩子们失去了快乐童年,“累”——成了他们花季岁月里共同发出的叹息。多年来,我们的中小学教育违背了教育真谛,也违背了教育规律和青少年成长规律。一位中学生的呼喊使人警醒——“我被中国教育逼疯了”。 教育的“全民焦虑”,已成为当今中国的一个明显标志,弥漫于社会各个阶层、各类人群。过重的负担,已成为不容忽视的中国教育之弊、中华民族之痛。

2013年8月26日,中国新闻网(记者 阚枫)《“中国式减负”为何越减越累?》:新学期将至,来自教育部的小学生减负“十条新规”成为近期社会热议话题。回顾“中国式减负”历程,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教育部门减负政令持续推出数十年,却难见实效。专家称,解决减负困局,治本之策在于推进义务教育均衡,改革中高考制度,建立多元评价体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对于年年出台的“减负令”,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只会影响官方的公信力,把减负变为行为艺术。

2013年11月11日,新华网 介绍周有光的书《我的人生故事》(外文书名: The Story of My Life,当代中国出版社2013年10月1日出版,ISBN: 9787515403243 )题目是《108岁老人谈90年前上大学经历:现在青年太苦》。


读者不禁要问:在读书问题上,现在的青年比古代的青年苦吗?

《三字经》(作者: 南宋•王应麟 ):头悬梁,锥刺股。彼不教,自勤苦。

“头悬梁,锥刺股”:释义:形容刻苦学习。

“头悬梁”出自《太平御览》卷三百六十三引《汉书》:“孙敬字文宝,好学,晨夕不休,及至眠睡疲寝,以绳系头,悬屋梁。”孙敬是汉朝信都(今冀州市)人。他年少好学,博闻强记,而且视书如命.晚上看书学习常常通宵达旦。邻里们都称他为“闭户先生”。孙敬读书时,随时记笔记,常常一直看到后半夜,时间长了,有时不免打起瞌睡来。一觉醒来,又懊悔不已。有一天,他抬头苦思的时候,目光停留在房梁上,顿时眼睛一亮。随即找来一根绳子,绳子的一头拴在房梁上,下边这头就跟自己的头发拴在一起。这样,每当他累了困了想打瞌睡时,只要头一低,绳子就会猛地拽一下他的头发,一疼就会惊醒而赶走睡意。从这以后,他每天晚上读书时,都用这种办法,发奋苦读。年复一年地刻苦学习,使孙敬饱读诗书,博学多才,成为一名通晓古今的大学问家,在当时江淮以北颇有名气,常有不远千里的学子,负笈担书来向他求学解疑、讨论学问。

锥刺股出自于《战国策·秦策一》:“(苏秦)读书欲睡,引锥自刺其股。”战国时期,有一个人叫苏秦,也是出名的政治家。在年轻时,由于学问不深,曾到好多地方做事, 都不受重视。回家后,家人对他也很冷淡,瞧不起他。这对他的刺激很大,所以,他决心要发奋读书。 他常常读书到深夜,想睡觉时,就拿一把锥子,一打瞌睡, 就用锥子往大腿上刺一下。这样,猛然间感到疼痛,使自己醒来,再坚持读书。

中国的战国时代指公元前475年-公元前221年(另有一说认为具体时间应该是从韩赵魏三家分晋开始算起直到秦始皇统一天下为止,即公元前403年-公元前221年)。战国时代是中国古代重要的历史时期之一,其主体时间线处于东周末期。

汉朝(前202—220年),分为西**东汉,亦有以西汉与东汉的首都代指,合称两京。是继秦朝之后强盛的大一统帝国。汉代被称为“炎汉”。又因皇帝姓刘而称“刘汉”。公元前202年刘邦建立西汉,定都长安。消灭异姓王和诸吕之乱后政局趋于稳定。文景之治后,汉武帝时期达到极盛,昭宣时期再次复兴。公元9年,王莽篡夺政权,建立新朝,西汉结束。不久之后发生了绿林和赤眉大规模农民起义,新朝灭亡。公元25年,刘秀称帝,建立东汉,定都洛阳。开创了光武中兴和明章之治,后期发生了戚宦之争,朝政黑暗,公元184年爆发黄巾起义,东汉政府名存实亡,各地军阀割据称雄。公元220年曹丕篡汉,东汉灭亡。

“头悬梁锥刺股”的故事说明,2000年前,中国青年读书的境界。与古人比,现在青年人在读书问题上够“幸运”了。

个别人诟病中国目前的教育制度,千方百计证明现在的青年读书苦。“苦不堪言”的宣传有什么用呢?“怨声载道”的后果是什么?牢骚太盛防肠断!

1949年4月29日,毛泽东主席《七律·和柳亚子先生》:

饮茶粤海未能忘,索句渝州叶正黄。

三十一年还旧国,落花时节读华章。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

在读书问题上,现在的青年比古代的青年苦吗?

2006年06月14日,《珠江晚报》《张保庆称少建几条高速路就把教育投入问题解决了》:由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主办的“中国科学与人文论坛”当天下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第47场报告会,张保庆发表《若干教育问题的思考》演讲时作上述表示。他认为,中国的教育和国家形势一样,宏观看形势一片大好,深入看都是问题。张保庆感慨道,教育太重要了,把教育搞好太难了,尽管如此,只要真正重视教育,中国教育问题完全可以解决。

毛泽东同志曾经告诫我们:“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

在中国教育的宣传报道方面,教育行政部门和媒体应当慎重考虑。不应只是迎合某些人(热衷鼓吹于普世价值的人)的口味。国家教育的大政方针以国家权威机关的文件为依据。中国教育事业发展的伟大成就不应轻易否定。中国的教育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有的问题或将长期存在。解决问题靠发展。不是靠唾沫四溅。过激的抱怨言论无助于问题的解决。不要助长无政府主义思潮,不要助长反政府倾向。不要散步读书无用论。青少年不读书,干啥去?


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以上为个人粗浅认识,我不是著名教育学者。我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我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我的言论若有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学者海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