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退伍消防战士的心愿

围棋 收藏 31 7405
导读:鄢跃斌喜欢将自己描述为“一名经历过数次生死考验的战士”,参与过汶川大地震等数千次抢险救援、在武警消防部队摸爬滚打了12年……他曾意气风发地认为,男儿有泪不轻弹。“肾病综合征”……第一次被医生告知孩子的病情时,鄢跃斌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眼眶里的泪水直打转;“离婚吧,我不可能这辈子只为儿子而活。”孩子妈妈的离去,如同第二颗重磅炸弹,炸得他不知所措。 儿子确诊后,鄢跃斌拿着医药单,估算着自己不多的积蓄,一宿没睡。隔天一早,他红着眼蹲在新宁街头,贩卖他“曾用生命换来的军功章”, 埋着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鄢跃斌喜欢将自己描述为“一名经历过数次生死考验的战士”,参与过汶川大地震等数千次抢险救援、在武警消防部队摸爬滚打了12年……他曾意气风发地认为,男儿有泪不轻弹。“肾病综合征”……第一次被医生告知孩子的病情时,鄢跃斌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眼眶里的泪水直打转;“离婚吧,我不可能这辈子只为儿子而活。”孩子妈妈的离去,如同第二颗重磅炸弹,炸得他不知所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儿子确诊后,鄢跃斌拿着医药单,估算着自己不多的积蓄,一宿没睡。隔天一早,他红着眼蹲在新宁街头,贩卖他“曾用生命换来的军功章”, 埋着的头低到不能更低,“作为一名在军营磨练过多年的男人,面对孩子被病魔折磨、随时可能夺走他稚嫩生命的残酷现实,我不得不放下我的尊严,向社会求助。”《卖勋章救子》的故事让鄢跃斌在网络上引起了不少关注,得到了许多好心人的帮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韬韬睡着后,鄢跃斌总会在一旁盯着他,一边还喃喃自语,“尿蛋白是不是又上升了、眼睛是不是又有点肿了……”孩子生病后,他觉得自己也快成“神经病”了,时刻观察着儿子的任何一点异样,自己吓自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孩子的每一泡尿,鄢跃斌都要用小瓶子取样检测,一旦试纸颜色稍稍偏绿,他就得随时打包赶去医院治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儿子小韬韬生病近2年,病情常在夜里反复,鄢跃斌就连夜赶往湘雅二医院,到达长沙时已经凌晨三四点,有时夜里突遇暴雨,鄢跃斌抱着儿子,噙着泪,望着黑夜中前方照射的车光,满心期待着儿子康复的曙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韬韬一个人坐在医院的走道里,从他开始记事起,几乎所有的记忆都与医院有关。比起同龄孩子,3岁的小韬韬语言能力要弱得多,他习惯于断断续续地说出几个词语,来表达自己的意愿。平日里他口中出现最多的词语,除了“爸爸”,就是“不打针”、“不吃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儿子哭闹着不肯吃药,在乡下上班的鄢跃斌接到韬韬奶奶的电话,便急忙赶回家亲自哄儿子吃药。除了日常的打针和化疗,为了稳定病情,韬韬每天都要服用大量含激素的药物,半小时一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好不容易哄着儿子吃完药睡着,鄢跃斌顾不上给儿子换掉满是药渍的脏衣服,也顾不上吃饭,便又急忙骑着车赶去乡下返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韬韬对于妈妈的强烈渴望,一直是鄢跃斌最无奈的事情。在熟人的介绍下,鄢跃斌认识了同乡的姑娘小英(化名),和小英相处了不到一周,韬韬便亲热地唤起了小英“妈妈”。每每小韬韬吃完激素药物后,过于兴奋和躁动时,只要小英抱着他,一边轻唤着“妈妈在这儿”,他总能慢慢地安静下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对于吃药格外反感的韬韬一听说要吃药,情绪就会异常的激动,一天下来,小英就挨了韬韬不下5个巴掌。鄢跃斌感动又心疼,他劝了小英好几次,希望她考虑清楚要不要和自己在一起,毕竟孩子的病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家里还负债累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孩子办理完住院结算后,鄢跃斌都会将费用明细通过微博公布在网上,当做对好心人们的一个交代。有人曾质疑他为何一直在求助,他坦言,自己最担心手上的资金断链,怕在孩子需要治疗时拿不出足够的钱,而耽误了治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每次孩子出院,鄢跃斌都会满怀感激地带着儿子去与主治医生道别,或是拍一张合影。湘雅二医院的教授得知了鄢跃斌的故事后,特意替小韬韬向昂贵药物的制药厂申请了帮助,免费提供了几千元的药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鄢跃斌带着韬韬回家,儿子轻轻地朝窗外挥了挥手,鄢跃斌紧张的情绪却丝毫没有得到放松,在过去的一年里,小韬韬每次住院治疗一个月,回到家不到一周就会复发,全身浮肿,肚子大得像快撑破的气球……回想起儿子的每一次病危,鄢跃斌都觉得心惊肉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鄢跃斌的乡下老家的老房子去年塌了一大半,为了让儿子在一个好的环境下康复,他在新宁市区租了一间300块钱一个月的房子。除了小韬韬的生活日用品,他把军装也小心翼翼地叠了几叠,一并带了过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出租房的门上挂满了各种药品盒,除了医生的开的常用药,鄢跃斌还会时不时去到老家一座尚未开发的深山里,为韬韬采集一些草药利尿,减小其肾脏的负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韬韬坐在沙发上看着爸爸和奶奶打扫,透过乱糟糟地客厅,仿佛感受得到一个月前韬韬病发,祖孙三人匆匆收拾了行李赶往长沙就医时的慌乱。每次从长沙住院一个月后回到新宁,鄢跃斌都要和母亲一起打扫一整天,把里里外外都擦干净后,才敢让韬韬下地玩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去年鄢跃斌为了凑钱给儿子治病,已经卖掉了一大半军功章,而汶川5.12大地震的那一枚他却一直没舍得卖掉。他说哪怕再穷再难,也要挺起军人的硬骨头,坚强地带大儿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鄢跃斌抱着儿子,和小英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韬韬的姨奶奶早早地站在路口等着他们。每一次出院,鄢跃斌都憧憬着这次会是永远的好消息,希望儿子的病情不要再复发。在部队里时,他只觉得救人是他生活的全部,谈不上有什么心愿。在汶川救灾的一个月里,他瘦了近20斤,儿子生病后,他一个人带着儿子四处寻医,又瘦了差不多20斤。“瘦没关系,我扛得住。现在我只梦想着,当我瘦到90斤的时候,儿子的病就好了……”


本文内容于 2013/11/12 22:40:48 被小编a27编辑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我也曾经是一个消防兵,给个联系方式可以吗?遇见战友有难怎么也要伸把手

难道国家就这样对待一个退伍老兵啊

太没有人情味了

给个联系方式吧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