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金秋多色彩 黄山深度游(五)


十月二十三日,晴

今天是自由活动,徐长想好好休息,整理整理照片。金妹、长荣夫妇上黄山,毕竟他俩没上过山,毕竟想黄山已想了两年,昨晚大家为他们的上山策划,选择了两种上山的路线,带足干粮上山。我们则去汤口、南大门游览。

金妹他们一早就走了,出发前徐长突然改变了昨晚的决定,于是我们一行十二人、三台车奔向了汤口。

汤口在黄山的山脚下,是南大门的必经之地,在北大门开发前是唯一的上山之重镇。我去过汤口的次数远比上黄山多得多,曾去汤口买三元一斤的烘青、抄青茶;曾去汤口吃笋衣蒸火腿;去婺源旅游还在汤口住了一晚,导游带我们去喝五步龙的毒汁酒、去剪刀商处买刀具;去屯溪要经过汤口、上黄山要经过汤口,住在翡翠谷买菜还真要去汤口,从黄山回沪买些土产选择的还是汤口!

与以前相比,汤口繁荣得多了。一座正面对着黄山景的老桥还在,桥下没了水,但桥两边多出了很多的建筑,争先恐后地挂出各自醒目招牌来招揽客户,秀美的黄山下的一派俗气,还真点污了它的美名。街长出很多,假如没有限制,商铺大概要一路开设到始信峰。我们去逛了农副市场,还真玲琅满目,黄山的土产应有尽有,各类笋制品、肉制品、板栗、茶叶等,想想以前每次回沪探亲前去汤口挨家挨户地询买笋干、野茶、花生,那些村民们手托着盘子,盘中一块玉米粉饼,嘴围着盘边、人蹲在地上就这样地用着午餐,瞪着眼睛直盯采购的我,那情景特可笑!而如今,个个大牌似的,眼中还真没购货的我们。庆解关心的是板栗,小顾要买的是木耳,而我只需要火腿。那火腿曾在聂家山吃过,同去的卷烟厂朋友吃得连油汤都不剩一口,打耳光也不肯放。看着我买的火腿,于兄也嘴馋地买了一块,还真不顾他妻子的健康说教。

在南大门一公里处,我们停好了车,一路向前走。两旁是山,右边的山下是条河,河床里尽是乱石,长得草,水很少。中间一条干净的路,边上人行道,道上就我们十二个人,正前方是黄山主峰,天很蓝,有些散乱的白云。偶尔开过一辆车,那是上山的朋友们。在快到南大门的地方,有座漂亮的白色平房,河道已被改造,自高而下筑起了一道道的坝,库内的水随风掀起微微的波涛,坝上的流水瀑布般涌向下个库,很整洁,与面前秀美的山很协调。走过平房是大片的草坪,草坪上种着花,一座座的雕像讲述着黄山的故事。草坪上竖起了一块块的黄山石,上面刻有康熙、徐霞客、刘海粟的名言。经过黄山石,在南大门的右方有座邓小平的雕像:卷裤、短袖、右手撑着爬山杖,这分明再现了小平登黄山时的模样。黄山南大门的左面的山坡上,用花草拼出“黄山欢迎您”的口号,前面是个广场,广场底部有座浮雕,讲述了从黄帝到邓小平几千年的黄山故事。我们慢慢欣赏,拍着照,逐渐走到了南大门牌楼。

这是个奇妙的世界,我们在牌楼前仅几分钟,但几分钟发生的事却让我目瞪口呆!几分钟前蓝天上的片状云变成鳞状云,继而变成光芒状的云,以黄山为中心,放射出万道霞光,布满了天际,时间是10点20分。我们来不及抓拍这震撼的景象,没多久霞消云散。我们谈论了这次黄山的奇遇,发在了微信上,没多久我收到了叶子的回复:“今天是观世音娘娘成道日子,你能看见福光万丈,说明你与佛有缘。阿弥陀佛”,胡老师也回复说“今天是观音菩萨出家日,祝你好运”!翻开日历,今天是农历九月十九日,是她成佛的日子,这天她修成了菩萨,坐上了莲台,是一个喜庆的日子。难怪有如此景象,看来我们真与佛有缘!

下午我与于兄去了石门峡,为何叫石门峡我不知,只知这里是我们砍柴、修渠、牧牛的地方,我们把这里称为“三道河”,其实最深处为七道、八道河,可直上天都峰。这里也发生过太多的故事:三、四道河处有几个深不见底的碧潭,打柴累了就会脱光衣服去潭里游泳,当太阳把晾在巨石上的衣裤晒干时才背着柴回连队,当然这里是女孩的禁地。农民在峡口猎杀了一只虎(农民称虎,大概是豹子),我们没法取得虎骨,就二毛五一斤的肉买了几斤,回连队煮着吃,肉很鲜红,但肉感却不取恭维。我曾在打柴时混身不舒服,就急忙跑到公路口,躺在马路中央,就是几小时没一辆经过的车,只能自己坚持走回连队,当别人看到我时我就昏过去了,醒来才知体温41度2,差点命丧石门峡!

回沪后去了黄山十几次,看见了石门峡景点也没进去过,这是种缺憾!今天进入峡谷就有种不一样的感觉。一条铺着黄山碎石的上山坡道,二旁是竹林,清雅脱俗。右边的罗汉峰顶刻有“石门天下秀”的巨字,远处看山顶有人影晃动,石门峡也是爬山的干活?我们是来玩峡谷的,在峡谷底部走到无路时就穿过峡沟到谷的另一端,这是一道河,穿河七次叫七道河。走到前方,看见有一条去峡谷的路,这是一道河。一道河头前垒起了一道坝,有碧潭深渊的感觉,潭旁有块象犀牛头的黑色巨石,据说皖南事变时,粟裕没走泾县的道,曾在这块巨石下召开军事会议。在黄山时我没听说过这故事,只知独卵将军刘奎,刘奎是黄山的英雄,他老婆就是我们连队旁的墩上村的女儿。一道河中有块巨石上刻了个“缘”的黄字。我是想走砍柴的老路的,可惜路被封死,回到正道,走没多久又看见一叉道,有工作人员把守。原来他是谭家桥人,这就好商量了,于是顺利到达三道河。有诗为证:“昔日砍柴峡谷中,七道河头曾是梦。石门佳景天下秀,巨石碧潭与青松”。

在回去的途中经过凤凰源,凤凰源没什么名气,也就一峡谷,肯定没石门峡精彩。谷前造起了农家乐,大道的中央树起一牌楼,后边的山上种着竹林,站在牌楼前不由咏诗一首:“翡翠谷旁凤凰源,凤凰原在峡谷前。峡谷处处有美景,佳景飘渺生紫烟”。

回到翡翠谷,金妹已从黄山平安回来,甚慰,只是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长荣的话突然多了。大伙称长荣为美食家,他对景点的兴趣不是很浓,总主动留下看车,他突然话多,而且都是讲黄山的美景,激起了徐长的热情:拼命也要上次山、拍次照。结果把多人的信心点燃,以至第二天有八人上了黄山。

晚上在整理当天的照片时又发现了一个奇迹,我三点二十二分在三道河拍的照片中,又发现了上午佛光万丈的奇观:在峡谷前方的黄山正峰上空又是一片光芒状的白云,拍照时没发现。一共拍了两张,一张以峡谷为受光点,没有异样,一张以峡谷前的黄山正峰为受光点,结果出现了异样。真是有缘人啊!“昨日拜见观世音,观音滴水渡众心。黄山牌楼石门峡,今日两度见神明”


待续:似雾似海似画中,一揽天下无奇峰


本文内容于 2013/11/12 19:44:10 被lee95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