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异国探亲突发病昏迷 俩儿子卖房救母

jsnnyseha555 收藏 3 80

母亲到异国探亲,突发脑溢血昏迷,一对儿子没有放弃,而是想尽一切办法跨国救母(本报一直连续报道)。当面对病床上完全无自理能力的母亲和高昂的治疗费用时,兄弟俩又毅然卖掉母亲留给他俩的一套房屋,决定反哺到底。

儿子拉手吟诗,母亲笑了

11月9日是董母张韵梅回国治疗的第二天,上午9点,张韵梅被推进检查室做CT检查。在检查室外等待的董重,有点心神不宁,对于他而言,等待检查结果是一种煎熬,“我还是有点担心跨国转运途中,是否会影响到妈妈的病情。”

当检查结果出来后,董重明显松了一口气,CT显示,母亲大脑没有再次出血的现象,情况稳定。再次推入重症监护室途中,董重匆匆看了母亲几眼,然后回家等待。下午5点到6点,才是探视时间。

好不容易捱到探视时间。重症监护室的病床旁,董重拉着母亲的手,喃喃自语:“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霞明灭或可睹……”原来,他在小声吟诵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

这首诗是母亲最爱的,原本面无表情的张韵梅突然笑了起来。

接母亲回国,还好赌赢了

母亲这一笑,却让董庆很心酸。 7月份,母亲离开重庆时,还潇洒地跟他挥手告别,但这次回来,却躺在了担架上,不再跟他挥手,只是呆呆地看着他,偶尔会对他笑一笑,但这个笑,医生却称,并不代表患者有意识。

无论怎样,母亲的笑,是对兄弟俩一个多月来的跨国救母最大的鼓励。从得知母亲出事后,即使医生告诉他们,母亲处于植物人状态,也无法断定是否能康复,兄弟俩也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把母亲接回重庆,回到他们身边。

但跨国救母远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两人联系了多家国内外的航空公司,但最后都因吸氧问题被婉言拒绝。无奈这下,又通过网络找到了一家靠谱的国际救援组织,最后却又因为航线等原因,费用过高,即使到处举债,仍无法承受。

难道就这样放弃?让生病的母亲独自在异国与病魔斗争?董重说,即使德国的亲戚把母亲照顾得很好,但常年在迪拜做销售员的他,深知独自在外的感受。特别是当一个人病重的时候,身边最需要的就是亲人。

两人确实放不下母亲,只好一边筹钱,一边寻求媒体帮助,希望可以找到跨国救母的其他途径。通过《重庆晨报》的连续报道,跨国救母的事情受到关注。一家叫CSOS的国际救援组织被董重的孝心打动,愿意减免部分费用,来帮助董重实现跨国救母的心愿。

兄弟俩手中的救母钱,都是多年的积蓄和找亲朋好友借来的,要是这个公司不靠谱怎么办?董庆回忆,纠结的那两天是最痛苦的,因为如果被骗,不仅母亲回来不了,连母亲以后的治疗费用也没有了。

然而,当两兄弟看到照片里日渐消瘦的母亲时,决定最后一搏……早点付款签合同,至少母亲还有机会早点回家。昨天,病床旁,董重轻轻用手顺了顺母亲的白发,欣慰地说:“还好这次赌赢了。”

为母治病,兄弟俩决定卖房

下午5点45分,因探视时间只有15分钟。给母亲念完诗、说完话后,董重抓紧时间,开始给母亲擦拭身体。

在帮母亲擦拭身体时,董重一度想到了1995年。那一年,他30岁,因发高烧昏迷住进了西南医院。从事化学分析的母亲,每时每刻都陪在他身边,按时为他记录每一颗药服用后的反应。

药物反应记录让医生能准确判断药物效果,及时调整药物,奇迹出现了,董重昏迷一周后苏醒了。当时医生护士们都感叹,从来没有看过这么详细的药物反应记录,也是这个记录加速了康复。

母亲给予了自己第二次生命,这次,在母亲遭遇人生突变时,董重决定反哺到底,但重庆市324医院心胸外科副主任张明灿表示,康复治疗中可能出现褥疮、肺部感染等问题,而且一旦昏迷时间过长,治疗费用高昂。

为此,董重现在正在申请公租房,他打算把长安华都的一套房子出租,一个月大概有2000元收入,可以作为母亲的康复费用。兄弟俩商量决定,把母亲以前留给两人的一套共有房屋出售,所得的钱就作为母亲以后的治疗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