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点“黑”,屡受牵连 一点“红”,誉满全村

XZ83258981 收藏 13 14063


一点“黑”,屡受牵连

一点“红”,誉满全村编号NO.01

一、 基本材料

1.采访时间:2011.6.24. 上午9.10.----11.05.

2.采访地点:徐州经济开发区 三环办事处 坡里村委会

3.采访对象:徐家朴 身份证号:

4.受访者的年龄、性别、及出生年月:

现年79岁、男、1932.6.出生

5.联系方式:13615113741[社区主任 徐玉典]

6.职务[兵种]

中国人民解放军35军104师310团7连 战士。

[后改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公安17师49团1营2连 文化助教]

由战士---文书----文化助教。1954.12.复原后,曾任村农业技术员、生产队队长。

7.授奖概况:

1949.11.曾获“四等功”一次;小功数次;任文书期间,曾荣获《全团统计标兵》荣誉称号。

8.现实待遇:

除了享有当地一般农民的每月280元的养老金外,同时享受每月660元的民政补贴。在医疗卫生方面,除了市民政的百分之九十的住院报销外,还享有每年500元的门诊补助。

9.采编整理:李文俊、李春民。

10.材料核实时间:

二、故事

1.一点黑,屡受牵连:

1949.6.大上海解放后,当时在国民党杂牌军123军混饭吃的我,才得到共产党的收容而入伍。尽管一月左右,可就因为这点“黑巴”,在我的一生中,屡受牵连。为啥呢?这还得从我的家庭说起。作为北京正志中学[即同泽中学,张学良任校长]毕业我的父亲徐宏吉[年龄与毛主席相同]于日伪时期曾在新一中学[即现在的四中]任高中语文教师。九一八事变后,又在徐州的同一街开私塾。于47年抗战后因为肝病逝世。尤其我的舅父,因为文化较高,先后在国民党县政府及上海青浦田粮处任过秘书。在这种环境里,当时年仅18虚岁的我,为了求生,自然地穿上了黄皮,成了国民党杂牌军的一员。在上海解放散兵收容的过程中,我又次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04师的一名战士。说实话,当时一来年轻,再者,环境不适应——国民党毁民随意,纪律涣散,非常自由;可解放军恰恰相反,生活艰苦、纪律严明,在新兵训练的过程中,我多次想逃跑回家。可一个月后,自己的所见所闻,切身体验,深感共产党爱民英明,于是,慢慢地稳定下来。在部队,我虽然埋头苦干、屡受表彰[下面详叙],可每每关键时刻,尤其在组织问题上,总被一次次打了下来。如几次在部队的组织申请,正如当时二连的指导员山东人苗志远、连长东北人刘长明曾不止一次地、异口同声地哀叹道:“哦——可惜,可惜呀,就因为你的那几天黄皮……”为此,因为组织问题一时得不到解决,我曾迟迟不愿离开部队。当时的307团山东人梁政委、一营二连指导员山东人李长益均知道此事。尽管我的家人亲属以及我周围的同事因此曾以不同的方式为我鸣冤叫屈,例如当时一营机枪连的指导员山东人朴广安[此人解放后曾任全国总工会主席刘宁一的警卫员]我的亲叔兄弟徐让[曾任徐州市检察院法纪处处长]以及我的亲三叔、延安抗大34年二期学员徐宏酬[字迈,铜山师范毕业,解放前的地委干部]最终也无济于事而不了了之。即使到了地方,因为这个黑点,我曾先后二次受挫:那是复原后的56年年底,当时小学急需教师,相比较而言,我的条件十分优越。可报到乡里,因为极左思潮的影响,当时的小乡乡长权新敏公开说:“我们宁可孩子黄了,也不能让有问题的人当我们的老师啊-----这犯错误的事哪个敢干?!”1958年5月,因为生活所迫,我自流到了兰州铁路局当了工人。因为自己的刻苦努力和先天的聪明,在即将成为一名正式司炉的关键时刻,一张政审表——也同样因为这个黑点,葬送了我的终身前程[因为当时能够吃上皇粮而又同时当上技工可是件天大的好事]。我清楚地记得,当天夜晚,我把这张表格紧紧抱在胸前,泪水浸透了这张至我命运的表格,我发疯似的冲天大吼:“天哪,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呀?!”

2. 一点红,誉满全村:

从1949年6月我正式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至54.12.复原回家,虽然在部队时间不长,可我深感部队是个大熔炉。首先,在文化学习方面,我所知道的不少人,尤其是大的首长,他们的知识文化,几乎都是在部队学习的;其次,自身素质、工作经验,也同样是在部队锻炼得到的。当年18岁的我,在认准了方向后,便全身心地投入了工作。我除了直接申请参加了1956年.6-7月份解放洞头岛即围歼国民党海匪的战役外,先后在团、营部担任机要文秘工作。按常规,干这种工作,一般地讲,必须是个党员,我虽不是,可因为本人业务出色——“一口清”的外号享誉全团,[对于团营,尤其基层连队的武器及其人员增减变动情况,要定期或不定期的检查,一般人都以资料本本呆板地查阅上报,而我呢?能够随时随地一口说出且准确无误]曾被评为“全团统计标兵”[全团仅二人]又因为我的文化功底及脾气温柔,团部命我我带兵二人以工作队的名义进驻在2000余人的小山村成立农会、斗地主、进行减租、减息的农会活动。我们宣传政策、鼓动群众,一切搞得红红火火,多次受到了上级领导的表彰。因为年轻,工作可认真了。为了严管地主老财的活动,我们也学习了南边浙江人的办法,特别规定:凡是重点严打对象,其门前必须放铁桶一只,每每出门,必须擂桶告知,否则,严加处罚。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因为成绩出色,先后立小功二次。与此同时,于1949.11.在浙江萧山河上区楼家塔我又荣立“四等功”一次。1950年春,我家第一个收到了《荣誉军属》证书。当时的乡政府敲锣打鼓将喜报送到了家中。当时啊,举村欢腾,久久不能平静。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我很理解你,但是你的经历比起我的父亲差太多了!!

我父亲有文化,但是莫名其妙的被国民党军抓了壮丁!!当时他正在街头卖烟呐!{为了母亲和大哥}

第一次跑,没有跑了,一顿军法处置,十天下不了地!!

第二次跑,是打仗,结果装死半天,东北抗联就没打扫战场!!

第三次跑,我父亲已经是付班长了,把班长支走后,领着其他兄弟投诚了!!

解放后[当时只是东北解放],父亲有了工作,文革时就因为这一段历史说不清,累及全家!!

平反后,我父亲获得教育工作三十年的政府认可和奖状,当时父亲老泪纵横!

临死时,对我说:“我怎么就入不了党呐??!!!!

无语!!!!!!!!!!!!

35军是华野的著名杂牌部队。

运气好是首先冲进老蒋总统府的正是这波人。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