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9出口受阻 澳洲智库:中国是个孤独的超级大国

sya25962725本人 收藏 2 403
导读:早在1990年代,中国就已向伊朗、巴基斯坦等国出口鹰击-81 导弹。(资料图)  2013年9月的一笔大生意,让中国武器出口生意再次成为世界焦点。   中国精密进出口公司(CPMEIC)的红旗-9远程防空导弹,拿下了土耳其政府远程防空系统的竞标,总价30亿美元。但接下单的11月,由于美国与北约的阻挠,土耳其的态度变得不可琢磨。   六个月前,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公布排名说,中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第五大武器出口国。   “红旗-9的成功竞标,是一次出色的广告公关,中国正

红旗-9出口受阻 澳洲智库:中国是个孤独的超级大国

早在1990年代,中国就已向伊朗、巴基斯坦等国出口鹰击-81 导弹。(资料图)

2013年9月的一笔大生意,让中国武器出口生意再次成为世界焦点。

中国精密进出口公司(CPMEIC)的红旗-9远程防空导弹,拿下了土耳其政府远程防空系统的竞标,总价30亿美元。但接下单的11月,由于美国与北约的阻挠,土耳其的态度变得不可琢磨。

六个月前,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公布排名说,中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第五大武器出口国。

“红旗-9的成功竞标,是一次出色的广告公关,中国正向世界宣布,在武器出口上与英美匹敌的决心。”俄罗斯智库科学院远东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拉马诺夫说。

不过,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IIP)高级研究员山姆·罗格曼说,在国际武器市场上,中国客源单一,仍是一个孤独的超级大国。

像侦探一样探听中国路径

其实早在冷战结束前,西方智库就开始对中国武器出口进行研究。

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IPRI)从1966年起将中国武器出口列为长期监测对象。SIPRI曾评论称,2008到2012年,中国武器出口量比2003到2005年增长了162%,这是20年以来世界武器出口的一次巨变:在此之前,出口额前五名都被欧美国家包揽。

两伊战争结束之际,中国武器出口低迷,但兰德研究者理查·毕青格尔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大胆推测,随着中国和其它第三世界国家联合研发进程的加快,中国的武器出口将呈现井喷式的增长。

智库专家们对中国武器出口发展的推测一一被验证,但SIPRI高级研究员彼得·维斯曼认为,对于中国武器出口的研究,西方智库至今仍面临许多困境。SIPRI每年都会评出世界前100名的武器生产和军事服务公司,南方周末记者翻看SIPRI报告发现,中国公司的数据从未被包含在内。

“中国军备公司的保密性一直很高。”维斯曼解释,与欧洲、美国和俄罗斯不同,没有一家中国武器制造公司会泄露自己的武器销售信息。SIPRI甚至用括号将“排名中不包括中国”写入标题,报告注释中的解释是:对中国的研究缺少准确的数据。

随着中国网民群体的不断扩大,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IIP)高级研究员山姆·罗格曼逐渐发现,他的数据采集变得不那么困难。“有许多中国网民也是军事爱好者,他们经常在网上论坛和博客分享有关军事技术的图像和数据。”

罗格曼承认,非官方信息也可能是谣言和误传的源头。“对智库成员而言,在网民、媒体和中国专家的意见中寻求一种平衡很重要。”

维斯曼和同事们所分析的材料,大多来自购买中国武器的国家所提供的采购报告。“一旦他们从中国买了武器,这件事情就有可能会被国会或媒体讨论,武器也有可能出现在游行和军事演习中。”维斯曼说,研究者们不得不像侦探一样,通过各种途径寻找并验证一条条中国武器出口路径。

但改变正在发生。维斯曼发现,很多中国军火公司开始有了官方网站。他认为,中国公司开始意识到,适当的信息公开对于增加销量很有好处。

为什么买中国货

高性价比是中国国防装备的一大卖点。

兰德公司发表的中国武器出口报告称,歼-10出口价格不到4000万美元,而与之功能相似的美国产F-16战机的成本达6500万美元。此外,中国053级护卫舰的价格仅为德国类似护卫舰的四分之一,却拥有后者90%的作战能力。

购买中国武器的吸引力还在于,中国愿意提供更多的技术转移。

据报道,红旗-9的出口将以中国和土耳其联合开发形式进行。美国《外交家》杂志称,美国军工企业难以满足土耳其技术转让的要求,因为他们“一直对技术转让不屑一顾”。土耳其比尔盖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阿蒂拉·桑德克勒在接受俄罗斯记者采访时说,此前土耳其都是引进国外武器系统化技术,再由土耳其本国国防工业独立修改,换用土耳其本国的次系统。

美国防部在《2013中国军力报告》中曾分析称,较少的政治束缚是很多国家选择中国武器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土耳其曾试图购买美国的系统,但遭到美国国会反对;土耳其还想购买美国的捕食者无人侦察机,同样没有得到国会批准。

为了牵制中国,美国国会在1990年通过了《对外关系授权法》,对中国采取长期的武器和高科技禁令,规定凡是被美国政府认定为高科技的产品,一律不能向中国出口。

前布鲁斯金学会高级研究员黄靖说,在这种情况下,土耳其仍然选择中国,说明红旗-9能够为土耳其带来与西方国家匹敌的安全保障。“美国曾说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备是‘巨大的博物馆’,但现在,中国武器已经有能力走到世界前列。”在黄靖看来,赢得竞标有利于提高中国武器在世界范围内的声望,因为没有国家会拿自己的国防布局开玩笑,花30亿美金买上一个不合格的系统。

寻找老朋友之外的客户

巴基斯坦从中国购买的武器,占据了中国武器出口总量的55%,是中国常规武器出口中最主要的客户。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武器转让计划主任保罗·霍尔特姆曾对媒体说,大规模向巴基斯坦出售军火,推动了中国武器出口的崛起。

伊朗、苏丹和大部分北非国家都已购买中国武器很多年。但对这些“老客户”而言,选择中国,是因为他们没有其他选择。比如,多数军火巨头都不向巴基斯坦出口武器。

在今后的发展中,中国武器出口不得不面对出口客源单一的问题:“在缅甸、苏丹等更小的武器市场中,中国的销售都非常成功,虽然价格是一个因素,但是只有很少国家愿意卖给这些国家,这也是一个事实。”维斯曼说。

在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编辑的《2013年武器出口年鉴》中,2003-2012年间,从中国销往国外的常规武器中,有74%卖给了亚洲,13%卖给了非洲,剩下的13%中,6%卖给了南美,7%卖给了中东。

根据联合国2012年收到的常规武器出口登记表,2012年,中国只向孟加拉国、布隆迪、巴基斯坦、刚果、阿联酋、缅甸、坦桑尼亚、摩洛哥出口了武器。

“在武器出口上,中国是一个孤独的超级大国。”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罗格曼表示,“即使可以克服技术障碍,生产出真正世界级的武器装备,并且具备竞争性的价格,中国仍然会面临外交和政治上的障碍。”

维斯曼认为,现在中国武器产业必须表明自己的可靠性,“它要证明自己能够满足任何客户,而不只是盟友、贫穷国家或政治上被孤立的国家。”

黄靖说,“中国必须保证健康的供应链,因为导弹是需要不断补充和持续供应的。也需要良好的售后服务、合理的研发合作。”

看不见的国家博弈

与美俄相比,中国依然是全球军火市场中的小角色。SIPRI最新数据显示,美国仍是头号军火商,占全球武器出口量的30%。美国平均每年军火销售额保持在80亿美元上下,而中国这一数字是11亿美元。

中国作为一个经济巨人,有能力支撑仅次于美国的大型研发基地。这是一方面原因,但更重要的是来自武器市场外,看不见的国家博弈。

在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工作之前,罗格曼曾先后为澳大利亚国防部和外交部服务。事实上,外国智库中活跃的许多中国武器问题专家,都曾任职于本国决策部门。“武器出口经常被看作是一种政治杠杆,用来建立一种供应国与使用国之间的依赖关系。提供武器,用来表示一种信任。”他说。

中国的武器销售和其他安全援助能够深化发展国与国的联系,平衡中国的能源进口,例如苏丹;而向伊朗、巴基斯坦出口武器的意义,除了两国间经济联系外,更重要的是在地缘上进行国防合作,制衡西方国家。

前布鲁斯金学会高级研究员黄靖认为,这次中国向土耳其出口红旗-9,外交意义重大,因为土耳其有着特殊的国际定位:地理上人们认为土耳其属于亚洲;从当今国际政治角度看,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其欧洲定位被普遍认可;而随着中东局势的不断变化,土耳其的“中东角色”开始日益彰显其重要性。和土耳其的“亲密”,能够为中国带来更多的“朋友”。

“美国与俄罗斯的感受不尽相同,”黄靖说,“俄罗斯更多的是因为丧失了生意而沮丧,而美国的担心来自政治上的挑战。”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