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情报机器”失控威胁全球

美“情报机器”失控威胁全球

林梦叶 青木 黄培昭 萧达 杨明 崔杰通 柳直

面纱一点点揭开,美国情报机构越来越像一头要吞噬一切的怪兽。德国媒体披露说,美国40年前就在全球80处建立了监听站,美国国家安全局(NSA)2002年已开始监听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电话;日本共同社27日称,NSA2011年曾求助日本协助监听连接亚太地区的光缆通信,“旨在搜集中国情报”。美国情报能力的强大没人怀疑,但最近披露的一系列监听事件让越来越多的人感到恐怖。巴西和德国在联合国牵头要限制美国的电子监听,瑞士媒体则叹息该国可能只是美国的“一条鱼”。世界当下对美国监听既忧虑又愤怒,美国舆论中最嚣张的声音则是“任何国家都监听别国,你没监听只是因为你不具备美国这样的能力”。这种“谁的拳头大,谁就有理”的说法刺痛了很多人。美国《奥尔巴尼论坛报》评论说,“美国的例外主义再次抬起了丑陋的头”。

美国向日本求助监听中国?

共同社27日引述“多名相关人士”的话透露,NSA2011年时提出,希望日本协助监听通过光缆传输的电子邮件及电话等个人信息。这主要是因为中国的国际光缆线路及连接亚太地区的大部分光缆都途经日本,美国此举被视为旨在搜集中方情报。据悉,日本以法律限制及情报人员不足为由拒绝了这一请求。《东京新闻》称,消息人士说,NSA希望日方对途经日本的连接日中等亚太地区的光缆安装监听设备。报道说,美国2011年后曾接受英国提供的大西洋横贯光缆的情报,这正好和向日本提出合作的时间一致。美国可能试图摸索与英国同样的合作关系,以强化掌握在网络空间趋向活跃的中国的动向以及国际恐怖活动的情报。

《西日本新闻》27日报道说,监听光缆需要大量的人员和民间企业的合作。与拥有3万雇员的NSA相比,日本情报人员少得可怜。而且,根据日本的现行法律,如果为了搜查罪犯可以监听,但若是为了防止恐怖活动监听就是违法。所以日方认为协助美国比较困难。

就在26日,德国《明镜》周刊根据斯诺登的泄密文件披露了美国的全球情报网。报道称,机密文件显示,NSA曾在柏林的美国大使馆内设有一个部门,专门监听柏林政府通信。该馆距离德国总理府不到1公里。文件显示,美国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就在全球80处地点设有这类监听站,其中欧洲占19处,包括巴黎、马德里、罗马、布拉格、日内瓦等。《华盛顿邮报》称,斯诺登收集到的上万份文件包括了有关针对伊朗、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情报收集的敏感材料。

默克尔电话2002年就被监听

“对默克尔的特殊服务。”“欧洲在线”26日如此评论德国媒体爆出的NSA监听默克尔新内幕。

根据德国《明镜》周刊26日的独家报道,NSA窥探默克尔手机已经有十余年。该刊阅读NSA泄密文件显示,默克尔的手机号出现在一份2002年的名单之上,而当时她还未成为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号码列在“GEChancellorMerkel”下。文件未说明为何监听默克尔手机,但其号码在2013年的名单上仍然存在,直到奥巴马6月访德前数周才被删除。

“奥巴马想知道默克尔的一切!”德国《图片报》27日以此为题写道,奥巴马3年前就知道NSA对默克尔的监听,而且亲自授权继续监听默克尔。《法兰克福汇报》报道说,奥巴马23日与默克尔通话时承诺,他对监听毫不知情。否则会立即制止。这位美国总统对该事件深表遗憾并道歉。默克尔一位发言人拒绝对两国领导人的通话内容发表评论。《图片报》评论说,这是外交谎言。不仅如此,前总理施罗德也被美国监听。《明镜》周刊将炮口对准负责德国国内情报的联邦宪法保卫局,该机构的年度报告几乎没有批评过美国间谍,而死死抓住中国和俄罗斯。美国《主考者》评论说,奥巴马否认知晓NSA对默克尔手机超过10年的监听,这让人怀疑“白宫里是不是没有人了”。

瑞士《每日导报》27日刊登题为“美国的利益和牺牲者”的文章说,戴高乐说的话仍是正确的:国家没有朋友,只有利益。对于瑞士,美国人并不是真正的“朋友”。美国现在拥有几乎无限的资金争取他们的利益,而瑞士就像它的一条鱼。俄罗斯之声27日称,默克尔本人表示,窃听她本人的电话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但声明之后将有什么动作?俄政治学家米赫耶夫认为,华盛顿不会放弃监听计划,况且为此已投入天文数字般的资金和力量。

德国联邦政府对“手机门”定下基调。联邦内政部长弗里德里希对《图片报》表示,美国人窃听德国人的手机,违反德国法律,违反了我们的主权,是不可接受的。窃听是一种犯罪行为,责任人必须承担责任。”德国社民党负责人奥珀曼则建议联邦议院建立一个委员会对丑闻进行调查。他还要请斯诺登到德国做证人。由德国情报首长率领的一个代表团将于本周前往华盛顿,“推动”美方展开调查。德国著名民调机构Emnid的调查显示,76%的德国人要求奥巴马道歉。《图片报》等媒体则批评默克尔过度信任美国。

奥巴马也是牺牲品?

“美国国家安全局失控了吗?”26日,美国《皮奥里亚星报》刊登社论发出质问。其实许多人对此已经有了答案。加拿大全球化研究中心26日刊文说,美国对国内外搞监听早已存在,但今天更加无法无天、史无前例,不理会国际标准,宪法权利也被忽视。美国《华盛顿时报》25日说,没有人喜欢美国国家安全局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它已经超出授权,违反了《权利法案》,违反了国际法。它需要对自己的行动严格限制,服从法制过程,“为了美利坚合众国,魔鬼必须被塞回瓶子”。法新社说,“9•11”之后,NSA的扩张没有受到限制,德国《时代》周报甚至怀疑:奥巴马是否也是NSA的牺牲品,受到勒索?

26日当天,数千示威者挺进国会山,抗议美国政府的大规模监听计划,示威者中汇聚了从左派到茶党不同派别,写有“感谢你,斯诺登!”字样的标语最为流行。美国前司法部伦理顾问拉达克宣读了斯诺登对示威人群的声明:“今天,美国没有一个电话不在NSA留下记录,没有一次互联网进入或退出不经过NSA之手,我们的国会代表对我们说,这不是监听,他们错了。”

对美国大规模监听的怒气也弥漫在联合国,俄新网26日称,巴西和德国制定了一份联合国议案,要求禁止美国电子间谍活动。目前已有21国参与讨论,参加者有华盛顿的传统盟友法国,也有委内瑞拉和古巴。议案计划下周提交联合国讨论。美国《全国邮报》称,一名匿名外交官对路透社说,该决议案已在联合国大会中得到了广泛支持,因为没人喜欢被NSA监听。报道还说,尽管决议案无权阻止甚至限制NSA的间谍行为,但这将代表对美国监听行动的强有力谴责,增加对华盛顿的压力。

“美国病”又犯了?

“对那些被NSA监听其领导人激怒的美国盟友,我有一句话建议送给你们:长大吧。德国,对你是这样;法国,你也是;还有你们,巴西和墨西哥;也包括欧盟和联合国。”《纽约邮报》25日的这段话很可能让许多美国的盟友抓狂。该报还写道,美国国家安全局监听你们的领导人了?或许是。你们监听盟国领导人、包括美国领导人了吗?或者监视了。你没有监听是因为没有NSA那样的能力和资源,如果你具备,你也会监视。文章作者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学者布特说,法国、德国、巴西等国领导人的愤怒大都是假的。BBC援引熟知NSA的学者班福德的话说,“每一个国家都有间谍武器,但多数相当于一枚榴弹炮,就监听而言,美国拥有的是核武器。”

“与这样的人为友……”《新西兰先驱报》27日文章标题里的省略号意味深长。文章说,在华盛顿,一些官员私下鄙视欧洲的愤怒,认为他们过于夸张。文章称,迄今为止,华盛顿公开声明最突出的一点就是缺乏忏悔。在伦敦出版的《生活报》26日刊文称,一系列监听事件曝光表明“奥巴马政府的道德陨落”。巴黎新闻网站Worldcrunch25日刊文规劝道,“亲爱的美利坚,强力不能保证正确。”文章说,不应宣扬强权即公理。

美国《奥尔巴尼论坛报》27日报道说,情报历史学家艾德称,“我觉得多数研究过美国情报的人都会自然认定,这个星球上没有一个国家不被美国情报界或多或少地关注,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我们是为数不多的全球超级大国。”报道称,美国的例外主义再次抬起了丑陋的头,而美国人没有能认识到它的丑陋。美国不得不监视其盟友?为什么?因为美国流行的这种态度——在基本层面上,美国的利益与这个星球上其他任何国家的利益都不相同。“每个人都这么干”的说法有问题。假如法国成功地这么干了,美国人会说这是“公平竞赛,每个人都这么干”吗?该报称,这场外交危机实际上是美国病的一个征兆,即将“因为我们是美国人”作为解释。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590期,摘自2013年10月28日《环球时报》)


本文内容于 2013/11/8 5:27:06 被涅槃新中国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