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云端的问候

kjyh9999 收藏 2 3657
导读:云端的问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隆冬的滇西高原,透着刺骨的寒意,自上个世纪以来,这里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次战斗,四周笼罩的云雾无疑给这些久远的故事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我们一行四人,随着颠簸的“猎豹”向眼前的莲花山进发。自40年前开始,莲花山顶上的空军某对空台就同中国西南的空防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

这是一座位于高原腹地的山脉,海拔2775米,山上几乎见不到房屋与村庄,只是湛蓝的天、远处的碧湖、零零落落的牛羊和耳边不时传来的骡马铜铃或许会让初来乍到的你感觉是到了某个自然风景区。车过小洼塘,身旁的营长陈志伟告诉我们,这里是一座废弃的军事仓库,视线擦过那些斑驳的痕迹,不知道纪录了多少守库哨兵的守望。远望着山顶的阵地,如同一座孤岛屹立山颠,四周不时袭来的寒风刮得脸颊有些隐隐作痛。静静伫立在那里的军事界碑告诉我们,此处与一般意义上的风景区无关。

哨所离我们越来越近,可眼前的路却变得若隐若现。确切地说,只是上面多了一些与四周色彩极不相称的碎石,但这却是几十年来连接山顶的唯一的生命通道。行驶在云上,离天越来越近,汽车剧烈的抖动着,就算你拽紧了扶手,身体也仍旧被颠来倒去,搅得胃有些隐隐发酸。突然,眼前出现了一条不算太宽的水泥路面,从司机姜灿略微放松的神态上,我知道目的地到了。从闲谈中得知,小姜每年在这条路上往返不下二十次,他告诉我们,这座大山的天气变化突然,路况较差,几乎每次上山都会遇到情况。看来这次上山还算顺利,这也让我更加急切地想见到战士们,走进他们的生活。两个小时的颠簸,“猎豹”车喘着粗气驶进了云雾中的哨所,这是一块不算很大的营盘,几处营房错落有致地依山排列着。在一片高原植物的深绿色之间,三个人影正在列队等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他们黝黑的脸庞和淳朴的微笑,还有那略带稚气却又警惕的眼神。同行的指导员刘西昌一一为我们介绍,站在排头的高个子三级士官是对空台第12任台长王伟,他已在山上驻守了6年,在他旁边显得有些消瘦的一级士官是操纵员李陆峰,而那个脸蛋圆圆、浓眉大眼的上等兵叫赵胜利。正当我们握手之机,两只半大的小狗从他们身旁蹦了出来,不停地摇动着尾巴在人群中撒欢,赵胜利有些拘谨的驱赶着,同时操着一口山东口音说道:“它们认识军装,不咬当兵的”,似乎担心两个小家伙会扰了我们的兴致。

初上山顶,一阵欢快的鸡鸣声褪去了我们几分疲惫,循声望去, 3只母鸡正在草丛中奔跑。台长王伟告诉我们,这些都是他半年前下山时带回的鸡苗,原本养了25只,由于气候恶劣,现在仅剩下5只。正当我带着疑惑在草丛中搜索的时候,李陆峰怀里抱着两只鸡向我们走来。他的脸上绽放着笑容,更确切的说是见到陌生面孔的一种欣喜。我不难理解在这个远离繁华的哨所,任何鲜活的生命在他们心中的分量。沉思之间,耳边突然传来“哧、哧”的声音,只见赵胜利正在小水池旁磨刀。指导员刘西昌告诉我,三名战士准备用自己饲养的鸡来招待我们。听至此处,心里满是感激,表情却严肃起来,立马阻止了他们的念头,山上所有的生命,哪怕是一草一木和战士们是紧密相连的。虽然不是在前线的战场上,也见不到那许多壮丽的场面,但脑海里依然浮现出魏巍先生的名篇——《谁是最可爱的人》。

闲暇之时,战士们喜欢拿“大黑”和“四眼”开心,这两只小家伙也很识趣,积极地配合着。看着赵胜利与“大黑”嬉戏追逐的情景,我们也有些忍俊不禁。在营区面积不到一个足球场大的山顶,这种生命与生命之间的交流是难能可贵的。台长王伟告诉我们,由于山上的面积太小,平时很难开展体育活动,大伙把嬉戏追逐当成了一种体育运动。我能理解战士们的这种渴望和心灵上对于较大活动空间的向往,只是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埋在了心底。或许是和战士们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虽说是没有经过训练的土狗,也似乎变得非常有灵性。

在这个临时家庭,多数时候是各自默默地做自己的事。“除了飞行保障,生活还是比较枯燥”,“上山后的前三个月把几年的话都说完了”,“现在的学习工作环境比以前有了非常大的改观”,“上级机关为我们安装了两台政工网电脑,让我们可以上网学习娱乐”,“政工网上可以及时的了解国家和军队每天发生的新闻”……提起山上的生活,三名战士都打开了话闸。环视山顶,从营区西侧那排用石头堆砌的防风墙,我不难想象早些时候山上生活的艰苦,也难怪战士们会感到寂寞。山上的兵们换了一茬又一茬,防风墙建成的具体时间已经无法考究,山顶常年吹过的5级以上大风把墙面上凸起的石头变得光滑,如今防风墙已成了记录当年历史的一个重要窗口,每次新上山的战士都会在这里垒上几块石头,就算人走了,石头却还在,这也成了他们精神的一种延续。虽然环境艰苦,但战士们坚守阵地、捍卫领空的决心不曾改变。看着战士们坐在政工网电脑前参加上级机关组织的一个互动讨论,我的心里也由衷的高兴,这彻底结束了多年来一直困扰战士们的信息孤岛的难题,也让我体会到军营翻天覆地的变化,更让我真切的看到了新中国成立六十年来取得的显著成就。

25年前,一位领导上山检查慰问的时候,发现战士们在看一本半年前的“解放军文艺”,书的边角已经起卷,经了解才知道,由于山险路远,平时没有专门为对空台送过书籍报刊,就这本“解放军文艺”,还是台长半年前下山时带回去的,战士们已经看了不下20遍。后来,只要每次有人上山,给战士们带些新书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现在,这些书已经装了满满的两个书架,类别有40多种,极大的丰富了战士们的学习生活。刘指导员告诉我,对空台历年的战士,有7人次取得了大专以上文凭,他们有的入伍前只有小学文化程度。

“气温低,斗志不能低;条件差,标准不能差”,这是对空台一直流传的一句话。由于把山顶最大的一块平台用来建了阵地,他们的宿舍只能依山而立,这里成了他们的“观景台”,只是每天从视线中穿过的是云雾笼罩着的几乎相同的画面。坐在宿舍里,眼前的内务设置整齐划一,对空台虽然远离连队60多公里,却一丝不苟地保持着军人的作风。“现在的宿舍是3年前建的,主要突出了防风和防潮”,陈营长给我们介绍起山上的营房,由于山顶的温差大,湿度高,战士们以前都不同程度的患有关节炎,宿舍改建后这种情况得到了有效缓解。从屋外望去,宿舍刚好建在山崖上,云就在身旁飘过,是名副其实的“山崖屋”,李陆峰有些调皮的说:“我们生活在云上,过的是神仙日子”。战士们以苦为乐的精神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同3位战士聊起家常,他们的言语中除了山上的工作生活,流露最多的是关于女性的话题。不可否认,在这个男人的世界,除了寂寞,最难舍的是一份情感的寄托。赵胜利指着眼前不远处两个并排的小山包说:“那是‘奶头山’,我上山后老兵们告诉我的”。据陈营长回忆,关于“奶头山”还发生过许多感人的故事。最近的一个是九十年代中期,他刚从军校毕业分配到连队当分队长时发生的。那时候,对空台的一名贵州籍老兵回家探亲,刚好赶上妻子分娩,他的心里美滋滋地,可接下来却犯了愁,也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妻子一直没有奶水,由于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一直用奶粉显然不现实,眼看归队的时间一天天临近,他心如针扎。这时候一个亲戚送来了一剂中医方子,他如获至宝,可方子上的一味药材却让他一筹莫展。由于是台里的技师,他放不下阵地上的装备,在妻子忧怨的泪水中,他踏上了归队的行程。回到台里他每天傍晚都会默默地凝视“奶头山”,寄托对妻子的思念。有一天他去看望一位山里的彝族老乡,无意间聊起这件事,老乡告诉他,在这大山上就有这味药材。说来也巧,当天老乡陪他上山,路过“奶头山”的时候,触景生情,他又想起了妻子,脚步也慢了下来,老乡一边安慰,一边扫视着眼前的山路,居然就发现了这味药材。临退伍的时候,这名老兵整整守着奶头山自言自语地说了一个晚上,具体说了什么现在已无从知晓,只是第二天“奶头山”的旁边多了几束野花编织的花环。

在对空台操纵室前不远处,有一块很大的石头,战士们称为“相思石”,大伙儿每次训练结束后,都要站在上面向远方眺望。石头并不算大,却承载了战士们的一份精神需求,李陆峰告诉我:“每次站在上面,想想远方的亲人,静静地思念“心上人”,都有一股熟悉的冰凉感觉,好像是和你血肉相连”。这种感觉,对于我这个“外人”是无法体会的,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他们祝福。

整理着思绪,防风墙、山崖屋、奶头山、相思石……这些故事和画面一一在脑海里浮现。此行让我记住了三名可爱的战士云南昆明籍台长三级士官王伟,广东籍操纵员一级士官李陆峰,山东济南籍操纵员上等兵赵胜利,心里久久地回荡着台长王伟的一句话:我们每一次打开设备就是向祖国和远方的亲人发出了一次问候。

本文内容于 2013/11/8 11:31:21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