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越南姑娘勤劳传统、温柔贤惠、生性恬淡……原本,在很多人看来,“越南新娘”在中越上千年的交流史上,更多意味着国界两侧共同的文化、习俗和信仰。然而,近些年来,“越南新娘”却逐渐被解读为中国社会低阶层男性的婚姻梦,甚至和当中“媒人”经济引发的商业利益,愈加捆绑在了一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搜索引擎里输入“越南新娘”,你很容易得到一群身形如柳、白袍飘飘曼妙少女的照片,以及这样的广告语:三万八千元包娶到家;跑一个赔一个……显然,广告所迎合的恰是多数男性顾客的心理需求——他们相信能够借助经济上的优势,在越南寻找到“如水般温柔”的姑娘。来到曾作为台湾最主要的越南新娘输出地——芹宜,信息时报记者亲历了男人们从相亲到结婚的过程,期间酸甜苦辣,着实一言难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婚礼当天,两人来到村口一间婚纱店,阿妮随手递给李世朋一件白色西装,上面用金线纹着条龙。而她自己则犹豫再三,才为自己挑选了一条白色的西式婚纱。“你这么黑还穿白色?”世朋试着提供一些意见,可是阿妮听不懂,只是美美地冲着他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世朋,23岁,自江苏徐州的李桥村。在新山机场入境时,李世朋意外遭到海关工作人员的盘问。这个江苏小伙,如今在老家做快递员,三四千的月入在当地还算不错,但早产落下的病根导致他的言行举止异于常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一个女孩说我不成熟,让我有点受挫,”事后回忆起相亲过程,李世朋还是有些耿耿于怀,“然后看到阿妮,第一眼觉得她还算漂亮,心想,算了,就她吧。”在见面中,阿妮用越南语问“养妈”,“他是上海人吗”,“养妈”答道“不是,但离上海很近。”双方再没异议。李世朋和阿妮就在“养妈”的简单撮合下,订下婚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月12日下午,通过几分钟相亲,李世朋和22岁的阿妮确认了恋爱关系。这天晚上,这个来自金瓯省农村的女孩就拉着李世朋走进旅馆附近的一家电器铺,为自己挑选了一部深圳制造的智能手机,里面还内置了翻唱自中国一首名为《错错错》的网络歌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天晚上,语言不通的李世朋在阿妮的不断比划下,才恍然大悟地向阿妮的母亲鞠躬行礼。阿妮的母亲翘着一条腿坐在饭桌旁,对一切都显得驾轻就熟。就在今年2月,阿妮的妹妹已经先一步嫁给了辽宁大营一个30多岁的农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除了婚礼开场时被阿妮领着向各路亲戚敬酒,李世朋并没有更多机会和新娘接触。在末席坐下后,两人中间还隔着阿妮的一位堂哥。只能埋头吃饭的李世朋,看上去就像个局外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晚拍摄的婚纱照上,美梦成真的李世朋已笑得合不拢嘴,阿妮却有些闷闷不乐。此时她的母亲,一个传统的越南农村女人,掉转头说:“今天是开心的日子,要多笑笑,不要让你丈夫不高兴。”阿妮竖起两根手指比了个胜利的手势,但脸上的表情并无变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第二天早上醒来,李世朋醒来后发现的第一件事情有些令人沮丧——阿妮不但没帮他洗衣服,还把自己换下的衣服扔在了上面。他一声不吭地埋头洗起了衣服,但抬头望向阿妮的眼神中,还是写满了无法掩饰的失落。直到回国后李世朋才明白,阿妮没帮自己洗衣服,不是她不愿意,而是为了在家人面前更有面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婚后第二天早上,李世朋和阿妮乘船去还音箱,他纳闷着妻子新婚之夜的行踪。而阿妮似乎还没从昨夜的宿醉中恢复过来,支起手挡住太阳和丈夫的视线,一脸痛苦与不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他老是摸我,烦死了。”打点行李时,阿妮冲着母亲大声抱怨。李世朋闻声掀开门帘,对于阿妮的表情和语速,他着实吃了一惊,这一切都与‘如水般的越南女子’形象相去甚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面对阿妮的冷淡,李世朋连日的疑虑再次爆发。晚上8点,阿妮催促他去睡觉时,他翻出《国语马上说》,指给阿妮里面的一句话——“我怕你变心。”对此,新娘摆了摆手,却没能说什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回芹宜前,李世朋高兴地和阿妮父亲挥手告别。尽管这场婚礼中夹杂着太多的疑虑和不安,但他没有太放在心上,毕竟,女孩就要跟着他回国了,这才是最重要的。(芹宜,是湄公河三角洲最大的城市,也是大部分台湾地区、韩国的婚介最为活跃的区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回到芹宜后的生活并不如意,“养妈”告诉阿妮尽量不要和她的中国老公在街上抛头露面——据说有些当地人会向公安举报,更让李世朋头疼的是,除了依赖仅有的一本《国语马上说》,一遍又一遍和阿妮确认她是否会跟自己回中国,他没法弄明白自己这个越南老婆到底在想什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回中国的前一天晚上,阿妮却不知去向。“要是阿妮真的跑掉,那我只能去跳湄公河了。”李世朋最发愁的是,在这关头落得人财两空,自己怎么和父母交代。世朋和同去的中国人刘翔到处找人。瞎转了一圈无果,只能回咖啡馆喝水。最后,世朋在咖啡馆隔壁的露天饭店看到了阿妮和刘翔的女人阿贤,还有一个坐在身旁的越南男孩。“没事,让她们玩吧。”世朋松了口气,拉着刘翔离开,“她们现在压力一定很大,我理解,这是最后的放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世朋的同伴刘翔相中的阿贤短短数日接触后悔婚了。“唉,再博一次吧,不然人才两空了。”看到同行的男人纷纷抱得美人归,每天都把回国挂在嘴上的刘翔,不甘心就此离去。3月24日傍晚,刘翔来到旅馆附近的茶座,用这几天临时突击学来的越南语“我爱你”,开始勾搭起茶馆里的女孩阿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去越南讨老婆的不止世朋和刘翔,还有很多来自中国其他省份的男人们。在四川男人曹小东的婚礼上,新娘的父亲不断拉着他,到各桌敬酒,阿玲则静静站在一旁,注视着自己的中国丈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你和他睡了吗?”电话那头的“养妈”接着劝诫道,“慢慢来,等回中国了再搞。”女孩羞涩地笑着答应。20岁的阿银是同塔省人,父母早年离异后把她留给了爷爷奶奶,经历了一段未婚生子的惨痛教训后,她终于如愿嫁给了身旁这个叫陈超群的中国男人。27岁的陈超群来自安徽宿州市栏杆镇凤山村,得过小儿麻痹症后,有些腿脚不便,他觉得阿银是个漂亮的女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3岁的李天宝来自安徽黄山休宁县,短短几天,他就顺利“搞定”一个越南女孩。面对温柔迷人的20岁未婚妻,他显然觉得自己是捡到宝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5岁的余建忠和李天宝来自同一个小镇,他也颇为顺利地找到了一个23岁的肯特女孩。还没举办婚礼,两人就开始整日在旅馆里缠绵缱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2岁的祖先生是哈尔滨人,在一家公司做专职司机。和刘翔一样,祖先生原本谈好的女孩在3月21日也悔婚了,但他第二天马上又找了一个。很快,那个23岁的农村女孩就用牙签做成一个爱心送给他,并开始不断询问他什么时候能举行婚礼。“把眼光放低一些,咱把姑娘带回家,好好待她,啥事都不会有。”把玩着未婚妻送给他的盒子,这个东北男人看上去悠然自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番禺大石一间小旅馆里,这些没有在越南成功找到老婆并且将被遣返回国的男人开始讨论后续计划,来自安徽的徐二春一直坐在墙角,满脸沮丧,这个开过超市、搞过传销,也曾一度辉煌的男人,原本指望着找个忠心耿耿的老婆,帮他东山再起。













本文内容于 2013/11/7 18:01:24 被cjjp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