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不是皿煮滋油了吗 食品安全怎么也那么严重

杀倭灭日 收藏 1 552
导读:特稿 2011年爆发塑化剂至今年5月的毒淀粉,政府都称始料未及,这回三大油厂商长期鱼目混珠,以低价混油欺骗消费者,政府还发给这些厂商优良奖章,使政府公信力荡然无存,其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继塑化剂、毒淀粉之后,台湾的民生用油也相继出现问题,台湾美食王国的声誉不仅摧毁殆尽,连食品安全信心也几乎全面崩溃。 去年10月,一名消费者分别向彰化县、台北市卫生局检举老牌子大统长基公司的“100%特级橄欖油”成分不纯,但卫生局稽查人员和混油经验老到的大统董事长高振利斗法一年,并无所获,直到今年10月16


特稿

2011年爆发塑化剂至今年5月的毒淀粉,政府都称始料未及,这回三大油厂商长期鱼目混珠,以低价混油欺骗消费者,政府还发给这些厂商优良奖章,使政府公信力荡然无存,其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继塑化剂、毒淀粉之后,台湾的民生用油也相继出现问题,台湾美食王国的声誉不仅摧毁殆尽,连食品安全信心也几乎全面崩溃。

去年10月,一名消费者分别向彰化县、台北市卫生局检举老牌子大统长基公司的“100%特级橄欖油”成分不纯,但卫生局稽查人员和混油经验老到的大统董事长高振利斗法一年,并无所获,直到今年10月16日彰化地检署搜出高振利的“独家配方”,才赫然发现大统的油品不仅掺杂低价棉籽油,为了卖相,还添加食用油禁用的染色剂铜叶绿素,牟取暴利。知名的台糖公司委托大统代工制造的葡萄籽油等也连带遭殃。

当土味十足的高振利坦承大统的橄榄油掺了铜叶绿素时,民众在惊讶和气愤之余,只是咒骂这个“黑心商人”。但当2000年以来年年得奖、营销世界26国的富味乡也被查获使用棉籽油时,很多人都无法置信,如此优良的厂商为何要作假?

近日政府雷厉风行查缉且要求相关油厂切结(出具证明)后,又爆出福懋和顶新两大油品公司也进口大统的油品。尤其是在大陆发迹、市值高达3000亿(新台币,下同,约127亿新元)的顶新集团,上周五(1日)才道貌岸然地强调“食品厂商最重要的就是良心”,旋即被踢爆劣行,原来顶新从六年多前就低价向大统购买油品,只要转手卖出,就可赚一倍。该集团的味全董事长魏应充还身兼GMP(食品良好作业规范)协会理事长,真是讽刺之至。

事后业者还恬不知耻,文过饰非。大统辩称:“铜叶绿素是高档货,是我们台湾人不会用。”福懋推托说:“混油在业界是常态。”味全自称是“受害者”,指出事的油品是“别人代工的”,这个“别人”指的是自家集团的顶新公司。

在舆论强大压力下,卫生福利部上个月底重罚大统18亿6000万元,富味乡4亿6000万元,合计约23亿元,创下台湾史上对不肖食品业者的最高裁罚纪录。卫福部也准备追讨顶新的不法所得,可能会超越大统。

2011年爆发塑化剂乃至今年5月的毒淀粉,政府都称始料未及,这回三大油厂商长期鱼目混珠,以低价混油欺骗消费者,政府还发给这些厂商优良奖章,使政府公信力荡然无存,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政府定期抽验真的检测不出来?GMP等食品认证为何破功了?

油品掺杂或有专业人士指导

卫生福利部长邱文达10月22日在立法院答询时,沉痛地说:“人心险恶。”

行政院食品安全联合稽查取缔小组负责人、政务委员张善政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讲好听一点,政府体会得太慢,难听一点是,政府把台湾人想得太好,如今我们必须面对现实!”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业者犯罪手法高明,便宜的设备验不出来,他们有本领去做,就想到有一天会被查验。”张善政进一步指出:“业者弄这些东西,有点知识犯罪,甚至背后是有know-how(独门技能)的犯罪,像富味乡和台大食品系合作密切,有些研究计划可转为产品,学问可用在好的地方,也可用在坏的地方,这种高水平的做法,就不容易查。”

消费者文教基金会董事长张智刚也向本报指出,油品掺杂其他东西,如果没有其他专业人士指导,应该是不太容易的事,“我们鼓励产学合作,但政府在聘请审查委员时,应该留意不宜与产业界有太密切关连者”。

据台湾媒体报道,富味乡搭上政府鼓励发展生技产业列车,2008年请来台湾大学农业化学系荣誉教授李敏雄、曾任经济部中小企业处处长的台船董事长赖杉桂担任监察人,经建会前副主委叶明峰等人担任独立董事。其中李敏雄身兼卫福部审查委员及富味乡生技部总监,就被立委指责为球员兼裁判。

而且,有政府食品安全认证的GMP、CAS(优良农产品证明标章)等一而再、再而三地出问题,备受訾议。《天下》杂志报道说,加入食品GMP发展协会的400多家厂商,产值逾3000亿元,但只有经济部工业局一位人员承揽所有行政业务,检验和追踪必须委托新竹食品工业发展研究所等机构,从认证到追踪机制,漏洞处处,强调业者自律的自主管理系统,反而成为不肖业者的“遮羞布”。

“验证越来越不实用,当初由经济部来看制造过程,若源头原料就有问题,经济部是管不着的,事实上GMP无法cover everything(涵盖所有事项),做法有待检讨。”张善政觉得,食品把关不能只靠认证,应该要让信息透明,规定业者在网上登录,从原料流程到制造过程都透明;另一方面要靠稽核制度,明年卫福部会补助地方政府上万名志工进行训练和稽查。

屏东美和科技大学副校长陈景川去年接受政府委托开发研究混油的检验方法。10月混油事件发生后,一天到晚都有人拜托他检验油品,终日应接不暇,电话几乎没停过。

他接受本报电话访问时,首先就强调:“这是诚信问题,不是食品安全问题;是低价油混充高价油标示不实的问题,不是毒油。”

陈景川解释说,像橄榄油含有较高浓度的叶绿素,故单价较高,但油脂在精制过程中,叶绿素中的镁离子会被氢离子取代而变成黄色,降低其商品价值,所以不肖业者会在油脂中添加色泽较稳定的铜叶绿素。

他说,铜叶绿素对人体无害,因为铜是人需要的微量元素之一,所以台湾和欧盟虽都禁止在食用油里添加铜叶绿素,其他产品是可以适量添加的,例如口香糖、泡泡糖等,用量因产品而异。他强调,目前卫福部和美和科技所检测的油品,其铜的含量都小于法规值的0.4ppm,更远低于日常食品建议量的3ppm,所以就铜摄取量和食品安全观点而言,是安全的。

对食品展开全面稽查

陈景川指出,由于台湾没有法定公告方法检验铜叶绿素,现在只能以大统的铜叶绿素作为参考对照,“混油是合法的,问题出在标示不实,该罚的就要罚,给政府两三个月的时间解决问题,现在民意代表断章取义,媒体缺乏专业知识,吵得台湾快灭亡了!”

有鉴于食品问题沉痾已久,卫生福利部近期将修改食品卫生管理法及食品良好卫生规范(GHP),强制业者定期抽样检验或送第三方实验室检验制造食品的原料、添加剂。如果违反规定,最高可处1500万元罚款。

张善政说:“原本以为只有一个坏人,未料到冒出第二个、第三个,以为抓完就没事了,没想到坏人又不断出现。从塑化剂单一事件已演变成是系统性的问题,那就得以系统性的方法去解决它。”所谓系统性的做法就是在今年底以前对食品展开全面稽查,先从民众接触面最广的牛奶、面包等做起,中长期则设法动员各个食品工会自律,建立互信,化危机为转机。

至于民众对政府食品把关的信心丧失殆尽,张善政坦言,这不是一朝一夕可挽回的,只能一步一步,查一样讲一样:“既然墙已经倒了,只能一块块堆起来。”

看来还是马克思他老人家说的对: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上绞架的危险。关毒菜和皿煮滋油屁事!!!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