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证券公司43岁老总每天横渡嘉陵江上班(图)

开心老宝宝 收藏 1 396
导读:彭勇在江边穿戴装备 上岸后迅速整理穿戴 来到办公室,换上衣服,开始工作。   “来了?”昨晨7时,天麻麻亮。渝中区曾家岩嘉滨路下方嘉陵江岸边,先前还聚精会神盯着江面浮标的钓鱼人,回头发问。   “来了。有收获没有?”答话者是个中年男子,语气关切。   其实,他们均不知对方姓名,这样的对话更多出自一种默契:钓鱼人知道中年男子是早起游泳的,不问其他;中年男子把钓鱼人当老熟人,见面不打招呼总觉遗忘了什么。   江对岸是江北区北滨路,那里有处亲水步道


重庆一证券公司43岁老总每天横渡嘉陵江上班(图)

彭勇在江边穿戴装备


重庆一证券公司43岁老总每天横渡嘉陵江上班(图)

上岸后迅速整理穿戴




重庆一证券公司43岁老总每天横渡嘉陵江上班(图)


来到办公室,换上衣服,开始工作。

“来了?”昨晨7时,天麻麻亮。渝中区曾家岩嘉滨路下方嘉陵江岸边,先前还聚精会神盯着江面浮标的钓鱼人,回头发问。

“来了。有收获没有?”答话者是个中年男子,语气关切。

其实,他们均不知对方姓名,这样的对话更多出自一种默契:钓鱼人知道中年男子是早起游泳的,不问其他;中年男子把钓鱼人当老熟人,见面不打招呼总觉遗忘了什么。

江对岸是江北区北滨路,那里有处亲水步道石梯,是中年男人游泳的终点。游泳结束后,他会步行约2公里,到公司上班。3年来,每周一至周五,这样的场景如准时敲响的闹铃般发生。

6:20

地点:车上

着装:衬衣短裤运动鞋

乘坐地铁换轻轨

一身暴走族打扮

中年男人叫彭勇,是我市一家证券公司下属单位总经理,今年43岁,年幼时在涪陵区长江边长大。现在,他家住九龙坡区歇台子附近。

昨晨6时许,上身着衬衣、下穿七分短裤、脚穿运动鞋的彭勇像往常一样跟妻子女儿道别,准时出门。

6时20分,地铁1号线歇台子站,彭勇上了往渝中区方向的列车。两三分钟后,列车驶入大坪。6时50分左右,他换乘轻轨2号线往曾家岩方向。

彭勇的背包有些特别:它是暴走装备之一,很轻便,却不影响身体在行走时摆动。

6:58

地点:江边

着装:游泳短裤

衣物装进漂流袋

一头扎进嘉陵江

曾家岩轻轨站下方嘉滨路,这里是我们采访彭勇的地点。

6时58分,彭勇出现在嘉滨路,顺石梯到嘉陵江边。

彭勇脱下鞋袜、衬衣和七分裤,麻利装进暴走包,再将暴走包装进一个橙色漂流袋,穿着游泳短裤下到水里,浇一些江水到身体上,使体温快速下降。

“我游到北滨路那边的石梯上岸。”他手指对岸。那里,是我们约定采访的另一个地方。待我们确认后,他带着漂流袋一头扎进江中。

7:30

地点:江中

随身物:漂流袋

躲避货船浪打浪

他说游得很惬意

我们驱车经过嘉陵江大桥到江北区北滨路,来到约定的亲水步道石梯。这里,有个老太带孙女在晨跑。

“那个叔叔又游过来了。”小女孩指着漂江面的橙色漂流袋。婆婆告诉我们,她不知道这个游泳中年人的姓名,但清楚记得前几天阴雨,她撑伞来晨跑,见中年男人上岸后浑身冒热气。问冷不冷?得到的答复是浑身舒畅,热!

这时,有艘货船逆流而上,激起江面浪打浪。摄影记者用长镜头拍,发现船头破浪激起的浪花高约半米,正往10多米外的彭勇打去。彭勇很老练地避开浪打来的方向,横着往最近的那艘航标船方向游去。

“游过航标船就意味着安全。”7时30分,他上岸后解释,游过航标船后相当于人穿过公路上了人行道。

“游得很爽,这次用了30分钟。”他打开漂流袋,掏出手机。下水前,他借助手机上的运动软件,开启了GPS测距等功能。

17:00

地点:路上

着装:衬衣短裤运动鞋

从公司步行回家12公里花2小时

这是公司下班时间。若无加班,彭勇的装扮将回到早晨上班途中模样。

他说,像昨日的天气,很适合步行回家,从公司步行回家的常规线路是这样:从公司出发,从大湾下行到北滨路,往嘉华大桥方向走;上嘉华大桥,择道高九路往虎头岩,最后回歇台子的家。他测算过,这段距离约12公里,步行2小时左右。

天气恶劣时,他回家的路变成从公司出发,走过黄花园大桥到轻轨黄花园站,乘轻轨到大坪站,再换乘地铁回歇台子的家。

周六,若无法实在无法推辞的应酬,彭勇都会选择在家陪家人。陪妻子短距离走走,或一同逛菜市和商场;带11岁女儿在住家附近的学校操场跑步,是他很快乐的时光。

周日,彭勇会跟预约好的圈内人一起用脚步丈量主城或周边区县的土地,若距离不长,妻子和女儿会铁定一起走。

8:20

地点:办公室

着装:衬衣西裤皮鞋

20分钟走到公司

办公室换上正装

沿着亲水步道上到北滨路人行道,偶尔可见晨跑市民。他们看到彭勇并不感觉诧异。

“我们彼此叫不出姓名,但都很熟悉,他们都知道我刚从对岸游过来。”彭勇说,迄今,他横渡嘉陵江上班已经3年1个月。

在江边采访30分钟左右,彭勇开始从北滨路步行到五里店大湾,过人行天桥来到公司,2公里步行耗时约20分钟。8时20分,彭勇到达公司。

上班时间是8时30分。彭勇在办公室换妥正装衬衣、西裤和皮鞋,精神饱满。此时的他,跟先前着七分裤、运动鞋和衬衣的形象判若两人。

彭勇告诉我们,他过的是双面生活,准时来单位前的上班时间属于自己,他就选择适合自己身体状况的泅渡嘉陵江方式,“换上这身衣裤,就意味着我已经做好了工作准备。”

我们离开前,在彭勇的电脑上看到了他3年前的照片。他说,那时,他体重98公斤,现在体重75公斤。

3年来,他泅渡嘉陵江和步行上下班,身边的人对这种特立独行如何看?

如果说,应对体重超标,通过运动来减重是很多健身达人的初衷的话,那么,这话套用在彭勇身上相当于只讲了三分之一。

讲出的那部分是,横渡嘉陵江之前,他体重超标,而且是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的那种惨不忍睹型———98公斤,家住8楼,上下楼喘粗气,中途至少休息1次。

没讲出的一部分是,他出生在长江边的涪陵区,童年在江水里耍大;工作后,他对江里游泳有别样的向往,向往重拾儿时快乐和醉心于追逐这种快乐带来的身体改变。

还有一部分是,人在江中游,身体获得的自由程度远超步行等岸上运动,最关键的是跟江水拼搏的乐趣是岸上运动无法替代的。

每天写泅渡心得

他说,江中游泳的世界非游泳者难懂

彭勇说,现在,他体重75公斤。其实,在泅渡上班第1年后,体重便降到现在这个数据。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戏称,自己的身体只要逢周一至周五,便不可救药地得了亲水症,而且必须是江水才能治愈。

为啥?几乎每天写泅渡心得的他,提供了一篇他自己写的名为《冬漂》的自述文章,里面能找到答案。

这篇文章是他下决心江里游泳后,首次游泳的心得。文章说,“江水的温度是12 ,按全国冬泳协会的规定,水温低于14 就是冬泳了……左边石壁上竟然有个高高的佛龛,衬托在立交桥的阴影里,摆出几丝让人仰视的威严。两个流浪汉居然在香火灰旁的石凳上枕着包袱,卷衣而卧,挥洒着清闲……一号桥水面,偶遇‘江上明月’游船。船上游客奋力招呼,相机‘咔咔’,长啸应和,挥手作答,定格成江中冬景……朝天门码头近了,一溜巨船紧挨着,直插长江口。见我游来,船上客人探头问:冷否?笑曰:尚好……(游到囤船边)我踮着脚,伸头张望,船面上竟空无一人。只好低下沮丧的头,右手攀住囤船头,用左手解下腰袋的锁扣,准备单手将它扔上囤船,以免成为爬上船头的拖累。却不想,左手有些乏力,竟然扔不上去。我缓了口气,再次抬头时,囤船上面竟然出现了一个人,真的是人!多么亲切啊……”在他眼里,江中游泳的世界,非游泳者难懂。

他还补充,游泳最初那年,他每隔数周都会称体重,每次都毫无悬念收获体重下降的惊喜,这是坚持下来的主要原因之一。泅渡上班已在他生活中成为习惯,他认为当一种运动成为生活中的习惯时,坚持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下属这样评价他

他是阳光大男孩,也是发给我们的福利

李为东是彭勇的下属,年龄比他略长。昨天中午午休时,我们采访了她。

“他是阳光大男孩,也是发给我们的福利。”李为东谈起彭勇给大家的印象说,去年4月,彭总刚到任时,其他部门同事开玩笑,说他是公司发给我们女同志的福利。有段时间,这话让大家摸不着头脑,但很快发现,跟彭总共事是件很愉快的经历:他不仅个性非常阳光,平常谈吐和安排工作也没有居高临下的气势,而且善于学习。

另一个同事补充,彭总干工作很注重团队协作,“这或许跟他常参加同样提倡团队精神的游泳和暴走等运动有关。”

妻子眼中的丈夫

他如果走慢点,让我们跟得上就好了

周女士是彭勇的妻子,职业是教师。她不介意丈夫的女下属评价丈夫是阳光大男孩,以及戏称是公司发给女下属们的“福利”。

作为枕边人,她强调丈夫是个很有家庭责任感的人,同时坦言,丈夫在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利用上班到单位的间隙,泅渡嘉陵江是件有利家庭幸福的好事,“身体棒了,婚姻幸福指数肯定会提高。”

周女士很感谢丈夫的健身爱好,说带动了她和女儿也偶尔参与短距离暴走运动,体验到运动对身体的改变和快乐。不过,她对丈夫还是有点意见,比如,暴走时,丈夫很多时候都不自觉地走得快,让她和女儿很难跟上脚步。

“他如果能走慢点,让我们跟得上就好了。”她说这话时停顿了一下,委托重庆晚报提醒正在读这篇文章的读者———丈夫喜欢的泅渡嘉陵江上班、暴走回家等运动都属高强度,请不要盲目模仿。

她认为,丈夫与她的步调同步健身时,边聊女儿学习或拉家常是她最幸福的时光。

女儿眼中的父亲

他是个伟大爸爸,让我学会坚持

舟舟(化名)是彭勇的女儿,今年11岁,读小学6年级。昨下午,她放学后,我们跟她取得了联系。一听是因为爸爸的事采访她,而且是通过采访她来了解爸爸,电话那头的话语变得很欢快。

“我爸爸教我跑步和啷个走路才科学。”她说,近两三年来,爸爸有时会在晚饭后带她到家旁边的操场去锻炼身体,教她一些运动技巧,比如跑步时不能张大嘴呼吸等。她还说出爸爸的“糗事”:3年前,爸爸游泳的时候,只能游“一点点远”,跑步跑不到多远就跑不动了……现在,爸爸坚持下来了,也不再是大胖子了。

“我很佩服爸爸。在他身上,我学会了坚持,他是个伟大的爸爸。”电话中,她毫不掩饰自己对父亲的喜欢和崇拜。她还说,父亲是很有耐心的人,她最差的是数学。父亲常在她做作业发愣时说,不懂就要问。为此,彭勇在女儿的记忆中,常为一道数学题给她讲很久,一直到她弄懂才摸着她的头满意离开。

就地取材锻炼身体

泅渡背后是向上的生活态度

穿棉袜暴走或步行10公里后,棉袜会破损,甚至脚掌会打出血泡,很多喜欢在小区步行的市民都说原因在鞋上,穿高档鞋就可避免。采访中,我们请教彭勇。他没直接答复,而是讲了一个他最初步行20公里后双脚打满血泡的故事。

跟他交谈,我们很快就体验到了沟通的乐趣。他说话风趣,不时面露微笑,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其间,即使我们把一个关于运动的常识表述错误,他也会用很生动的说法巧妙纠正,既不让你尴尬,又能让你对错误心知肚明———袜子应选带透气功能的专用袜,商店很少见,淘宝店可选择的却很多。

当然,他也会讲3年来的健身收获。他说,运动不在乎姿势是否专业,靠的是愿意接受挑战的心态。有了这种心态后,爱运动就能拥有健康身体,这是情理之中的事。通俗点说,健身并不是非要去健身房,只要就地取材利用身边的资源,比如小区内的花园步道、上下班途中少坐两站路用来走路等,都能培养出自己量力而行的锻炼习惯。他强调,他把这种状态理解成一种向上的生活态度。

他还说,随着年龄增长,他身边很多人越来越认识到健康的重要。同龄人碰面交谈都会涉及这样的话题。当然年轻人也一样,健康出了问题,同样是非常苦恼的事。不管是谁,健康都不是个人问题,而是牵涉到所有爱与被爱的人。

6 年前,彭勇买了私家车,迄今行驶里程仅28000公里。去年,他开始使用手机运动软件,截至目前行走记录是近3000公里,跑马拉松对他也不是难事。出乎彭勇预料的是,他坚持3年泅渡上班已成公司公开秘密。据我们了解,在这种氛围中,他供职的公司已有近10个同事喜欢上了暴走等健身运动。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