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的北京很紧张

zhangzizhong1940 收藏 0 502
导读:王文剑   明朝的开国太祖朱元璋不惜花大钱,到处修城池、设堡垒,都城南京修成全国的样板,之后的历代明朝君主们,虽然把太祖留下的很多遗训,当成了耳旁风,但一直以来,对修城这件事倒是落实得一丝不苟,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而长城在明朝手上则被扎扎实实地串起来,有模有样地矗立在北部边陲,完全不像汉唐那时候,到处都是漏洞,既不结实,又不经风雨。这种明显保守的作风和宋朝倒是很像一个模子出来的,但和其他中原王朝还是不一样。其实,说起来,明朝的军事力量还是很强的,手上已经掌握火器,虽然这些火器不能连发,但如果


王文剑

明朝的开国太祖朱元璋不惜花大钱,到处修城池、设堡垒,都城南京修成全国的样板,之后的历代明朝君主们,虽然把太祖留下的很多遗训,当成了耳旁风,但一直以来,对修城这件事倒是落实得一丝不苟,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而长城在明朝手上则被扎扎实实地串起来,有模有样地矗立在北部边陲,完全不像汉唐那时候,到处都是漏洞,既不结实,又不经风雨。这种明显保守的作风和宋朝倒是很像一个模子出来的,但和其他中原王朝还是不一样。其实,说起来,明朝的军事力量还是很强的,手上已经掌握火器,虽然这些火器不能连发,但如果组织好,再配合上弓弩,打那些草原军队,还是很占优势的。社会经济发展上,虽然还和宋朝差一大截,但下决心省点钱,拿来打北边的草原军团,问题还是不大的,毕竟,和宋朝相比,明朝占的地盘是相当大的,如果愿意的话,搞远洋贸易,比宋朝更有便利条件。可是,作为一个统一的大帝国,却摆出挨打的姿态,这也实在是太谦虚了。

明朝初年,朱元璋和朱棣父子对逃到草原的蒙元势力,摆出痛打落水狗的姿态,下手狠毒,毫不留情,像徐达、常遇春、傅友德这类经过残酷战争检验过的猛将们,都越过长城,主动到草原上追杀逃敌。1388年,朱元璋派后起之秀蓝玉在捕鱼儿海附近,彻底把元朝的“残羹冷饭”吃光了。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子孙从此变成草原的傀儡。成吉思汗的骄傲自然史没有了传人,而被终结。

朱棣在登基之前,就已经算是打草原军团的专业技术人才,通过打,也把很多蒙元的参与势力“打”成了朋友。朱棣抢朱允炆的皇位时,这些草原部落也来跟着凑热闹,帮着老朱家清理门户。别看这些草原军团在朱棣上位过程中,出了大力气,但朱棣在南京城呆着的时候,对他们是相当不放心的。说到底,这些人帮自己干活,那是想着好处的。这些人与臣子是不同的。臣子们因为好处达不到自己的预期,也会和皇帝翻脸,但最多是私下里发个牢骚,暗地里多贪点或者多怠点工,这些人一旦拿不到好处,翻了脸,马上就提兵来要说法,不能给个满意的说法,自然人家就会自力更生,就地动手来抢好处了。

朱棣心里很清楚。他在南京当皇帝,心里却想着北边那些不老实的草原部落。他连续组织了5次御驾亲征,声势浩大,纵观历史上的帝王,应该是无人能出其右的。其实,最能体现朱棣对蒙元残余势力的强横态度的还不是5次北征,而是把都城建在了北京。作为燕山脚下的城市,不用想也知道,这里很危险。辽国、金国、蒙元和后世的清朝在这里建都,是因为人家在草原有势力,长城以北相当于人家的后园和自留地。朱棣在这里建都,明显是表示明朝和你们这些草原上混的人要世世代代地决一死战,绝不后退。大家都知道,在皇权社会,皇帝的命是最珍贵的,珍贵到给人一种很强的感觉—即使其他人都死绝了,皇帝也是不能死的。可朱棣也不管后世子孙中那些当皇帝的,是不是都喜欢使枪动棒,把他们统统地放到对敌前线,朱棣倒没觉得什么,反正他能打,肯定不害怕,也不在乎,反倒觉得很方便自己建不世之功、开万世之业。可他这么一干,实际上让之后的接班人很难受,以至于影响了整个明朝的边疆策略和国运。

后世明朝皇帝之所以难受,关键在于皇帝不能死、北京伤不起,皇帝和他的大臣们必须一直紧张兮兮,时刻处在一种临战状态。对待那些翻脸比翻书还快的草原部落,明朝不能有半点松懈,必须想出万全之策后可以和他们打交道。大家都知道,做事情一旦不能冒一点风险,也就是输不起,那么,回旋余地就小了。没了回旋余地,必然走向僵化,明朝的边疆政策就很僵化。虽然从表面看,明朝也效仿了以前的中原王朝,采取了打仗、贸易、朝贡和分化瓦解等方式,和草原民族交往,但在明朝看来,如果不把长城修得高大威猛,他们是绝不敢玩这些套路的。

北京所在的位置是草原势力和中原势力交叉之处,北边就是燕山,对明朝而言,这里几乎没啥战略纵深,草原军团一旦突破长城,就算是杀到了北京城下。对于缺衣少食的草原民族而言,即使冲杀到北京郊区,劫掠一番,也够他们回去过几年奢华日子了。草原军团曾不止一次这么干过,那些躲在北京城墙后面的明军们,即使想杀出去,和这些劫匪们你来我往的斗法,可也是不敢出去的,或者说,没人让他们出去。倒不是这些大兵们和他们的上司都很怂、很怕死,关键是在北京城里的皇帝怕死,而且绝对死不得。一旦大兵们去城外杀敌,杀到妙处,杀到情绪高亢,以至于啥都不管不顾了,这也是难免的。那么,草原军团趁机杀进北京城,把皇帝从后宫揪出来,这该如何是好呢?

袁崇焕当年就是带着自己亲自调教的关宁铁骑,为了挡住皇太极的八旗兵,往北京城根儿靠,那意思是想利用城防武器,按说这么干也算是奇招一枚,可让皇帝起了很大的疑心,以为多日不见的袁崇焕由忠变奸,当了八旗的先锋官,准备攻打北京城。在这种情形下,如果皇帝命令那些经过科举考试的千锤百炼、几十年的官场恶斗和锻炼出善于挖坑害人、精于见风使舵的高级官僚兼高级知识分子,站到皇帝面前,讲解一下大开大合的边疆战略,即使皇帝摆出一脸真诚的模样,做面带愉悦的倾听状,他也会打死也不说的,当然,打不死的话,就更不说了。

后来,明朝被自己农民断了后路,坚固的北京城一天之内就被农民军搞定。大批的农民军还是从城门洞进来,还不是夹着云梯爬进来。据说,那时候,北京闹瘟疫,为皇帝守城的大兵们站都站不起来了。当然,更主要的是,在北京之外的左良玉之流的肱骨之臣都被农民军打残了,在山海关的吴三桂的救援部队,也才刚进关,根本就没机会和农民军打照面。回首二百年的国祚,北京城一直紧张着,让他紧张的人没有第一个霸占他,却让从后院来的人给霸占了,真是让人情何以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