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归驻军权争端:邓小平当众称某领导胡说八道


外交家周南是香港回归全过程的亲历者和见证人,《周南口述:遥想当年羽扇纶巾》书中讲述了香港回归谈判时关于解放军驻港权的争端。以下为书中这段内容的摘录:“1982年9月23日,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首次访华,小平同志同撒切尔夫人的第一次会见,成为中英就香港问题正面较量开始的标志。直到1984年9月双方达成协议,12月撒切尔夫人正式签字,谈判整整进行了两年。

香港回归驻军权争端:邓小平当众称某领导胡说八道

我们开始的说法是“主权的移交”。我记得第2轮谈判以后,外交部条约法律司的邵天任提出意见,说法律上用这种字眼不大好。因为主权本来是属于中国的,英国侵占了香港,不能说主权就归它了,建议改成“恢复行使”。所以从那以后我们的说法就改了。第7轮会谈之后,英国代表团团长、英国驻华大使柯利达就奉召回国当撒切尔的顾问了,但还主管香港的事情。

香港回归驻军权争端:邓小平当众称某领导胡说八道


英方换了伊文思大使当团长。中央也决定换人,1984年1月25日,第8轮会谈时,让我代替姚广当团长。最后还有一个大一点的问题,就是在实行“高度自治”的同时,中央要保留必要的权力,当时首先就提出国防、外交必须由中央直接管理,不包含在“高度自治”里。既然国防、外交由我们中央掌握,我们就有权驻军。对此,英方又是百般抗拒。

香港回归驻军权争端:邓小平当众称某领导胡说八道

对驻军这个问题,小平同志的态度是十分坚定的。1984年4月,他在审阅外交部《关于同英国外交大臣就香港问题会谈方案的请示》报告时,就在关于驻军问题的一条下亲批:“在港驻军一条必须坚持,不能让步。”我们在会场上跟英方斗争的时候,当中出了一个纰漏。大概是1983年5月,香港一些传媒派了一些女孩子来当记者。这些女孩子很难缠,有的还是奉命来摸底的。

香港回归驻军权争端:邓小平当众称某领导胡说八道


有的领导没有参加香港问题的谈判,不太熟悉情况。人大开会的时候,有个记者就找上一位领导,他不太了解情况。记者问:香港老百姓怕驻军,你们中央是不是一定要在香港驻军?这位领导不经意地回答说:也可以不驻军吧!大概是这个意思的话。第二天,香港各大报纸头版头条报道:中国的某某领导人讲香港不必驻军,是中国政府的意见。

香港回归驻军权争端:邓小平当众称某领导胡说八道


正好那时候小平同志接见香港代表团。谈话之前,可以允许记者进来照相。那天会前已经把这件事报告给小平,小平同志很生气。记者在退场的时候,小平说:哎!你们回来!回来!等一等!我还有话讲,你们出去给我发一条消息,就说某某,某某讲这个是胡说八道。香港怎么能不驻军呢?驻军是主权的体现嘛。为什么中国不能在香港驻军?英国可以驻军,我们恢复了主权反而不能在自己的领土上驻军,天下有这个道理吗?驻军起码是主权的象征吧,连这点权力都没有,那还叫什么恢复行使主权哪?必须要驻军!小平同志震怒了。

香港回归驻军权争端:邓小平当众称某领导胡说八道


第二天清早我一上班,伊文思大使就来电话了,说奉政府之命紧急约见。他到了外交部,当时说话很紧张。因为小平同志生气了,他奉政府之命来谈这个事。伊文思说,听说昨天邓主任在人民大会堂说某某先生胡说八道,英方很关注。伊文思不敢讲出具体人的名字。他说:邓主任的讲话在香港各界引起极大的震动。港英当局还是很怕这个问题,希望你们中国政府慎重考虑,是不是不一定要在香港驻军。

香港回归驻军权争端:邓小平当众称某领导胡说八道


我说:你不要再讲了,我们讲了多次,这是恢复行使主权。国防要中央管,就必须在香港驻军。邓主任已经发了脾气,你还讲什么!他说:我是奉政府之命来表示这个态度。我说:你回去就说中国这个立场是坚定不移的,没有谈判的余地!他就灰溜溜地走了,从此不敢再提了。

香港回归驻军权争端:邓小平当众称某领导胡说八道



香港回归驻军权争端:邓小平当众称某领导胡说八道



香港回归驻军权争端:邓小平当众称某领导胡说八道



图为香港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