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他竟然偷看女同学去厕所 被全班人狂追

原标题:他竟然偷看女同学去厕所

上高中的时候我只有十五岁,学校有一个农场,农场在一个山坡上,有几十亩地,农场里有五间窑洞,一对非常瘦的老黄牛。我们学生得到农场劳动,每两个班到农场干活一个星期,男生住一个窑洞,女生住一个窑洞,一个窑洞喂牛,喂牛的牲口把子和牛住在一个窑洞里,做饭的伙夫就住在伙房里,占一间窑洞,剩下一间窑洞住的是几个教师。一间不大的窑洞住着五六十个学生,里边是非常拥挤的,基本上就是人挨人的,天热的时候男生大多都会出来找地方睡觉。女生就不行了,没办法出来睡,有的同学会热出病。冬天最美。里边不用火窑洞里是热烘烘的,非常舒服。一到晚上年龄大的同学就会讲一些男女方面的事情,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情趣非常高涨,有时都会说到后半夜。听这些事情都非常专心,有时正讲到动人的时候值班的教师会进来催大家尽快睡,等教师一离开,有的同学就会着急的问下边的结果。会讲黄色故事的人最吃香,每次劳动的时候,都会和他挤的非常近,还有的会为一个睡的地方而动手,可见那个时候大家的生活是多么的贫乏。

都是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劳动也是带干不干的,教师也不太管大家,夏秋有粮食作物的时候,大家会锄地,施肥,除草。冬天的时候会搬石头砌石墙,或者是深翻土地起地里的石头,总之非找一些活让大家干不可。

休息的时候会围着教师讲故事,那个时候讲话都非常谨慎,讲故事也是老一套子,讲一些听数遍的英雄人物的故事,在农场劳动,连一个收音机都没有,实际上那时最喜欢围着牲口把子转,他是一个大老粗,讲话不几句后就绕到男女的问题上来了,不管讲啥也没人找他的茬,他也非常善讲,每次都有新的内容,那时感觉他有一肚子的故事。

我们的性知识就是在农场劳动的时候学到的。

听得多就有人想歪点子,我们在农场的厕所总是有人做手脚,本来男女厕所中间是一道石墙,石墙又用泥巴糊堵了一遍,后来不知是谁把泥巴整掉了,又用棍子把对面的也给戳掉了,原来只会听到对方的动静,现在这样子双方就会相互看到对方的一切,有同学向教师一汇报,立即又给整好了。有的窟窿又用小石头堵了堵,可是没多长时间就又恢复到有窟窿的状态了,吓的女生不敢一个人进厕所,每次女生进厕所都是几个人一块,有的站在有窟窿的地方挡住不让这边往那边看。时间一长,学校就把女生厕所给另找了一个地方,这一来那些偷看族彻底傻脸了,有几个年龄稍大一点的同学后来还打听谁把厕所的土墙挖掉了,吓的几个最坏的同学几天都没敢吭声,晚上躺在窑洞里班上年龄最大的刘怀还说,这女同学厕所一般走,想听听女同学尿尿的声音都没机会了,知道是谁搞的破坏,非把他腿打折不可。这么长时间我才知道,竟然还有人喜欢这一口。

那时的伙食非常差,自己在家带馍,一般都是黑面馍和玉米面馍,放几天硬的都啃不动,只有开饭的时候掰成小块子,泡到热饭中泡软才能吃,学校每顿都会做一锅稀玉米糁饭,没有菜,自己在家带咸菜。就这么差的生活标准,又加上干一天的活,还有人有精力办坏事,这坏事还是从女生去厕所上发生的。

同学之间有一个叫刘天礼的,个子不大非常壮实,每天晚上大家议论男女之事的时候,他从来不发言,有一天晚上,他竟躲在女生厕所外边的背影处一声不吭,等有女生去厕所的时候他不知道是偷看还是偷听,偏偏该他出事,有几个女生正在去厕所,在外边躲着的刘天礼竟然来了一个震天的响屁,这一下彻底的暴露了出来,几个去厕所的女生一吆喝,这家伙拔腿就跑,这时从窑洞里冲出来的教师和同学们拼命的追,由于天黑,这货有点不要命,这一大群人竟然没追上。回来教师一点名,就差刘天礼,毫无疑问晚上的元凶就是这家伙,这个刘天礼竟然是一去不回头,好多年都没有再见他,一直到我当兵回来,才听原来的同学们提到他,他跑出去后到了一个小煤矿,学会了修电机这个活,现在开了一个门市,生意非常好。

集体生活是美好的,回忆起来总是让人留恋。


本文内容于 2013/11/7 10:03:10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