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尔斯的高铁沉思



“中国高铁的速度要比最快的马萨拉蒂跑车(Maserati )还要快,它飞驰在田野上,能看到戴着草帽的农民星星点点,它穿越高山,一座座新城由近而远。坐在车上的噪音或震动甚至没有一只猫咪发出的咕噜声来的巨大——但这还不是中国高铁最惊奇的地方。令人惊讶的并不是高铁的速度、安静和舒适,而是我们的中国朋友在我2006年去中国之后的短时间内修建整条高铁的效率。他们修建了813英里长的京沪高铁,像步枪枪管一样笔直,沿途还有那么多新火车站,那里的厅堂如此洁净——这一切一共花了多长时间?两年啊,哥们!而两年的时间我们英国在HS2高铁上做了些什么?我们花了数亿英镑来进行各种规划、咨询,但没有铺下一根铁轨。两年! 在我们庞大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中,这一段时间刚够用来进行第一次环境影响评价咨询会议。然后将会有许多影响评价和评判重申和上诉,规划调查和各种哈欠连篇的讨价还价舒适地持续上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这就是我们无法办到中国两年之内所做的事情的原因。待我长发及腰......”

以上这篇文字不是楼主意淫所写,而是伦敦市长鲍尔斯·约翰逊在访问中国后针对于中国高铁的些许感受,在很多“中国人来看”,中国的高铁是浪费,是中国人的集体意淫,但正如今晚和我一起聊天的一位澳洲同事所说的一样,中国高铁不是战术武器,而是战略武器,确实,不论从经济、社会、政治还是军事的角度来看,高铁确实是中国未来一个非常之重要的战略武器,这一点从中国和中亚未来的铁路计划,以及中国和泰国以及东盟的铁路计划就可见一斑。

鲍尔斯的高铁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