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子能机构设在摩纳哥的海洋环境实验室的两名专家将于11月6日至12日赴日本进行考察。其间,专家们将前往福岛进行海水取样和数据分析,并前往东京与日方相关部门人士举行会晤,以进一步了解日本周边海域监测计划下所开展活动的详细情况。

福岛核灾难发生多长时间了?

福岛高浓度核污水人为排放发生多长时间了?

大家都知道多长时间了。

国际原子能机构为什么早不去晚不去,偏要等到日本申奥成功后才去?

大家都知道国际原子能机构 (IAEA)故意不作为。

随着日本申奥成功,遮羞布也用不着再挑着了,于是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天野之弥11月1日在美国华盛顿假惺惺地表演, 为了获得国际社会的信赖,针对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问题的调查不应只由日本进行,相关国际机构的参与也很重要。

见过无耻的,但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目前包括中国的媒体在内,都在对福岛核污水使用“泄露”一词。完全是一派胡言。这叫“排放”好不好?日本为了避免自己土壤被污染,选择了让全世界共同分担核污染。福岛核事故发生以来,为持续冷却核燃料,福岛核电站已累计产生了至少33.5万吨核污水。东电搭建起上千个钢制储水罐储存这些核污水,而这些匆忙拼凑的廉价钢制储水罐存在严重问题,比如用于冷却反应堆的海水容易腐蚀罐体,储水罐没有水位计,罐体设计可能存在缺陷,其他罐体也可能出现漏水问题等。纸里包不住火,雪里埋不住死孩子,说的就是这些储水罐。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8月19日曾将事故暂定为1级(异常),东京电力公司8月21日又报告称,发现共约300吨高浓度放射性污水从地面蓄水罐泄漏,原子能规制委员会随即表示可能将事故级别提高到3级。28日,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在例会上正式作出这一决定,并通报国际原子能机构。

国际原子能机构没有任何作为。

本人8月发了篇《从福岛核泄漏看日本人的虚伪丑恶》的帖子,把日本人的画皮剥了个一干二净。日本用筛子一样的污水罐无耻地羞辱全世界人类的智商。那时,日本就已经公开向大洋排放高浓度核污水N次了!秘密的咱们不知道,也不好说。

荒唐事还在后头。日本国首相9月7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演说,声称辐射污水问题得到控制,保证负责解决这一问题,最终助东京申奥成功。9月13日,日本东京电力公司一名高级管理人员承认,福岛第一核电站辐射污水泄漏情况“没有得到控制”。

日本东京电力公司10月16日宣布,由于第26号台风和降雨可能导致福岛第一核电站中积存的水从防漏围堰内溢出,已经在确认放射性物质浓度低于排放标准的情况下主动打开围堰阀门将积存的水排出。这些水有的渗入地下,有的通过排水沟流入海中。东京电力公司17日晨发表消息说,从16日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港湾里取样获得的分析数据显示,放射性锶的含量为1公升海水中的含量达到1400贝克勒尔,是至今为止在这片区域测量的最高值。日本利用台风、降雨等借口,疯狂向大洋排放高浓度核污水,其反人类的丑行罪恶昭彰,实在令人发指。

所有这些,都不关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事!

我们不禁要问,我们人类要这么个机构干嘛?

——国际原子能机构 (IAEA)简介。

国际原子能机构(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 IAEA)是一个同联合国建立关系,并由世界各国在原子能领域进行科学技术合作独立的政府间机构。1954年12月,第九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要求成立一个专门致力于和平利用原子能的国际机构。1956年10月26日,来自世界82个国家的代表举行会议,通过了旨在保障监督和和平利用核能的国际原子能机构规约。1957年7月29日,规约正式生效。同年10月,国际原子能机构召开首次全体会议,宣布正式成立。

——国际原子能机构 (IAEA)对于福岛核灾难不作为。

大家看看以下各条,国际原子能机构就福岛核灾难,做到了哪一条。

IAEA致力于在《援助公约》和《规约》为其规定的职责范围内,利用各种资源来促进、便

利并支持缔约国之间的合作。为此,原子能机构准备提供下述方面的援助。

收集下述方面的资料并传播给缔约国和成员国:

发生核事故或辐射紧急情况时可提供的专家、设备和材料;

可用来对付核事故或辐射紧急情况的方法、技术和研究成果;

收到请求时在下述任何方面或其他适当的方面向缔约国或成员国提供援助:

发生核事故和辐射紧急情况时编拟应急计划以及适当的法规;

为处理核事故和辐射紧急情况人员制定适当的培训方案;

发生核事故或辐射紧急情况时转达援助请求及有关的资料;

拟订适当的辐射监测方案、程序和标准;

对建立适当的辐射监测系统的可行性进行调查;

发生核事故或辐射紧急情况时向缔约国或请求援助的成员国提供为初步评估事故或紧急情况而拨出的适当资源;

在出现核事故或辐射紧急情况时为缔约国和成员国斡旋;

为获得并交换有关的资料和数据而与有关的国际组织建立并保持联络,并将这些组织的清单提供给缔约国、成员国和上述各组织。

——国际原子能机构更关心的是朝鲜和伊朗。

问题是,朝鲜、伊朗都没有发生核灾难,国际原子能机构却紧盯不放。日本核污水滚滚排向太平洋,国际原子能机构却不闻不问。国际原子能机构是谁家开的?是为谁开的?我来告诉你,是日本人开的,是为美国人服务的。

——天野之弥其人。

天野之弥出生在日本神奈川县,属于二战后出生的一代。他毕业于著名的东京大学法律系,1972年进入日本外务省工作。作为外交官,天野之弥曾先后在日本驻华盛顿、布鲁塞尔、日内瓦和万象大使馆工作,并担任过日本驻法国马赛总领事馆总领事。在外务省,天野之弥擅长处理国际裁军和核不扩散问题,曾经担任这些领域内的多个重要职务,包括分管裁军和核能的负责人。作为外交官,维护其国家利益是其本能。这就一点也不难理解为什么福岛核灾难真相能够在世界的眼皮底线被掩盖这么长时间。

现在我们要假设了,假设这个核灾难不是发生在日本,而是发生在俄国或中国。国际原子能机构会怎样表现(或表演)呢?

——它们第一时间就会要求公布真相;

——它们第一时间就会要求派调查组;

——它们第一时间就会公布海水被污染的惨状;

——它们第一时间就会公布变异的海洋生物的照片;

——它们会让全世界的媒体为此沸腾;

——它们会嚎啕大哭说太阳系没救了,全被污染了;

——它们肯定会煽动对有关国家政府的围攻谴责。

写不下去了,太恶心了。

本文内容于 2013/11/7 8:20:33 被tnttnttnt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