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9)

忧蓝色芥茉 收藏 39 78599

[棒子真是不虚此名]

最近好像网上比较流行笑话三哥,确有其事的、添油加醋的、凭空杜撰的总之各种神油……关于阿三的印象,父亲也只能停留在当年反击战资料宣传的水平,关键还是他们战斗意志太弱。至于现在阿三到底怎么样了,是不是真的战五渣+欢乐多,咱没接触过所以保持客观、切勿人云亦云跟风而上啊!

作为一个潜艇兔,父亲认为脚盆的海军还是很有战斗力的,毕竟大家有过多次接触和对抗,当年咱的大铁鱼都是占了小便宜就撤,毕竟人家的大铁船也是不好惹的,可以适用***的经典游击理论,见好就收嘛。不过说到靠咱们更近的棒子俩兄弟,父亲对他们的不屑,绝对在我们如今神侃阿三哥之上!先说说北棒子吧:某年某月某日某个下午,旅顺基地当时一片诡异的景象,所有的035潜艇都陆续离开了码头,停泊在里面的几艘大型水面舰也出去了,岸勤部队将很多东西装箱往地下工事里送……

这是要打仗?我呸,这是北棒子的军事代表团要来参观!所有能出海的都出海,所有能藏起来都藏起来!为啥啊,据说海兔最怕北棒子同僚们来参观,而且人家务实直接就要求去一线部队“交流学习”,然后就是见什么要什么!其实现在基本上也是,可惜咱兔子对意识形态的信仰已经看得很淡了,不像当年那样喜欢打肿脸充胖子,一般回答都是:滚……好吧,北棒子也不是傻子,你港口里这么多泊位,怎么没有小船船呢?好吧,比较好的大铁鱼都出海,空泊位拿快报废的猎鱼小铁船补上!

好吧,不笑话北棒子了,尊严更多的时候是要靠硬实力的!其实当年兔子也把尊严暂时扔一边,看见人家的好东西都想往回扒拉不是!咱就别讽刺北棒子了,看看欢乐多的南棒子吧!这大铁鱼平时去脚盆家,也免不了和南棒子有点接触,可惜渤海一直被兔子当成自己家的小澡堂,南棒子也不敢在西海岸放置大铁船,平时倒也相安无事。不过以兔子的尿性,人家摆你眼前吧你就各种装委屈一副受了气的小媳妇样,可人家不摆你眼前吧你还心里痒痒总想去调戏调戏……某日,父亲他们就去了!

据说潜艇兔一般去了脚盆那里就在门口玩玩,看看人家的大铁船你哪敢主动挑事,一开始去南棒子家也大体如此,后来发现没事吃胡萝卜的胆竟然也开始肥了:人家反大体鱼演戏演戏你竟然也近距离围观,也太给人家面子了吧!看了一会觉得没什么新意,加上兜里装胡萝卜也吃得差不多了,一群海兔子就操着大铁鱼哼着小曲启程回家了——报告,敌军舰快速接近!PS:父亲咋每次打断这安静祥和气氛的都是你!呸,我要是不打断这安静祥和说不定一艇人就集体安祥了。停车,准备战斗!

此时最紧张的莫过于艇长兔和声纳兔了!一个看着一个听着,南棒子的大铁船越来越近,擦,还是护卫大铁船——抓鱼设备很齐全的那种!紧张啊紧张,越来越近啊,被发现了?应该不是,因为护卫大铁船没开主动声纳!好吧,南棒子的护卫大铁船嚣张的就过去了,距离大约8链,正是好位置!主动声纳开机照射!潜艇兔你们还能再不要脸点嘛?了解声纳的可能都知道,一般大铁鱼主动声纳照射就是要攻击你了!军兔的船艇平时都开着被动声纳,被别人主动声纳波撞上那是相当的明显啊……

来考考大家,大铁船正常情况下应该怎么办?当年咱家海兔的规矩是:立刻S形反鱼雷机动,主动声纳开机搜索,确定位置后迎敌攻击……没错,南棒子海兔的规矩也大致相同:大铁船开始S形反鱼雷机动……等等,对方主动声纳还没开机(其实靠被动声纳接收“警告”的那一下也能知道大体方向了,只是距离不大好确定)……等等,他丫竟然直接背向跑路了!别老说南棒子喜欢出来瞎搅合,人家那完全是奉行利人利己的娱乐精神好吧,看看这表现,绝对是为构建和谐水球动物园做贡献啊!

[战斗!围堵大黑鱼!]

在某个父亲对日期守口如瓶(包括他的那些战友们)的午夜,水兵们早已经进入梦乡,早就响过熄灯号的营区里只剩路灯还孤独矗立着,标准的军港之夜……凄凉的警报声瞬间打破了一切宁静!战斗警报、紧急集合!用凄凉形容警报声其实最应景不过,所有人从梦乡中被惊醒——擦,去年买了个包!被搅了美梦的水兵们几乎异口同声骂道,但也话刚出口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恢复了军人常态,已经是班长的父亲迅速从上床跃下,还不忘特别关照一下睡在自己下铺的新兵……

所有人都明白了这绝不是演习,窗外那些应该亮着的路灯此时已经全部熄灭,知更兔在营房门口大声提醒每一个人——灯火管制!父亲也按照要球的那样,用红色布蒙住了手电筒(什么意思,求大神详解)。无需集合整队、更无需动员,所有人都在用最快速度冲向码头、回到自己的站位,手电筒的光影在地下晃来晃去……很快,随着汽笛声鸣起,各艘艇陆续离开码头……什么任务?对手是谁?不知道,大家只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一个从甲板下来的舰务兔让气氛更紧张,在从父亲身边经过的时候小声说了一句——小平岛也开始行动了……

此时政委正一脸焦急的守在报务室窗口边,很快接收抄写后的命令递了出来,艇长和政委低语一番后发出任务通报——白头鹰的一艘大黑鱼进入XX海域,全艇进入战斗状态!一番折腾之后,父亲所在的艇进入了任务还域,然后就是停车、全艇静音!白头鹰的溜进来的大黑鱼在哪,就在XX海域但是具体位置不明!其实所有艇的任务也很简单——拉网监控!在父亲当兵的那个年代,兔子还没有多少海底声呐,顶多也就是在大型军港安装有小功率港口防御用的那种,显然对于当时的种花家来说,拥有近海声纳网都是奢望……然后,就是比拼毅力。

为什么是比拼毅力?白头鹰的大黑鱼自然也知道,此时自己身边有无数的兔子大铁鱼,肯定也已经停车玩捉迷藏了……其实,潜艇停车座沉之后,基本上就等于海底的一个铁疙瘩。而潜对潜之间,大家就只能比耐性,等着对方先犯错,这种情况下,就是一个不锈钢杯子掉在地板上都可能是致命的……漫长的等待,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而艇长和政委就站在父亲的身后,毕竟现在他是主角……煎熬和紧张对于所有人都一样,但对于父亲来说他连缓和一下的机会都没有,煎熬中父亲突然举手示意,有声音!但是声音很微弱而且只是一闪而过……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1)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2)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3)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4)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5)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6)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7)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8)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10)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完)


本文内容于 2013/11/14 15:30:41 被小编a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楼主你能不能好好说人话!别老是兔、兔、

9楼 又忘记用户名了
记得上世纪80年代,和南棒还没建交时,我们一艘潜艇,追踪南棒的军舰,受到电子干扰后,被引入南棒领海,被鱼雷困住,不能动弹,困了多久记不清了,反正很久,氧气都不够了,全艇没活着回来几个,最后是香港的大富翁李以鱼雷影响商船来往的理由,疏通关系,才把鱼雷撤掉,潜艇这才回来。
是八十年代末的事,记得领导好几次说起过此事。另困住我潜艇不是鱼雷,是水雷。人员倒没事,那时中韩还没建交,好象是通过第三国向南朝鲜施加了压力。

楼主,你听说过一句老话吗,话说半句,必遭天谴!故事没讲完,帖子怎么没了?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