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地铁站考古出土上千件文物 (五千年文明也敌不过开发商)


福州地铁站考古出土上千件文物 (五千年文明也敌不过开发商)

地铁屏山站考古现场


福州地铁站考古出土上千件文物 (五千年文明也敌不过开发商)

昨日雨停后,市考古队队员抓紧时间,继续对屏山地铁考古进行发掘


福州地铁站考古出土上千件文物 (五千年文明也敌不过开发商)


出土的特色瓦当

福州地铁站考古出土上千件文物 (五千年文明也敌不过开发商)

西汉时期的古井


福州地铁站考古出土上千件文物 (五千年文明也敌不过开发商)


宋代护城河出土的观音山

福州地铁站考古出土上千件文物 (五千年文明也敌不过开发商)

断层中还夹杂着很多瓦片,尚未挖出

拨开层层泥土,福州2200多年文明史的起点显露真容,短短50天,从西汉至清代,上千件文物出土,福州屏山地铁站进行的考古发掘收获颇丰.遗憾的是,留给考古人员的时间不多了。记者昨日获悉,按上级安排,屏山地铁站考古将在11月30日截止,届时考古发掘不管进行到哪里,都将全部中止,还没有发掘的部分遗址,将不再发掘。目前,100多名工人正在10多个探方内同时施工,尽最大的努力抢救出更多文物。

最后26天发掘 能抢多少抢多少

最后26天,没有休息日。10多个探方,从早上7点开始发掘,一直持续到晚上7点,中午只有1个小时的吃饭时间,在屏山地铁站考古现场,工人们正在与时间赛跑。按照上级安排,屏山地铁站考古将在11月30日截止,届时考古发掘不管进行到哪里,都将全部中止,人员进行清场。

“发掘时间太紧张了,就如同家里着火,能抢多少抢多少。”昨日,福建博物院一位专家告诉记者,像屏山地铁站这么大的工地,按照现在的人手,至少要4个月才能发掘完。专家介绍,此次发掘,原本可以较为全面地了解西汉时期福州城的诸多细节,但现在时间仓促,很多信息没有办法捕捉了。

昨日,工地北侧5个探方、近600平方米,已经放弃发掘,移交给业主单位施工,南侧数个探方也在前段时间移交。目前,工人已将东侧长约100米的西汉台基揭露,发现大小不等的数十个建筑筑洞,以及3口汉代水井。接下去的时间,主要对西侧探方的汉代遗址进行发掘,专家推测,西侧探方更大一些,希望有更多收获。

为何8月才进场?要先建防护墙

福建博物院专家介绍,《史记·东越列传》中记载,汉高祖五年,刘邦定都洛阳后,认为无诸助其灭项羽有功,于公元前202年,“复立无诸为闽越王,王闽中故地,都东冶”,“闽之有城,自冶城始”,冶城为全闽第一城。

专家表示,“这里是福州文明史的起点,史书上虽早有记载,但能在考古中发掘到2200年之前的实物,就如同直接与古人交流,时间再充裕些就更好了。”

专家建议:地铁站与遗址博物馆结合

短短50天,就发掘出上千件文物,不少市民很关心,屏山站遗址,今后该何去何从?

昨日,福州二中老师、收藏家张祖仁建议,屏山的西汉冶城遗址很重要,保护遗址可以与地铁建设结合在一起。张祖仁提出,可以将地铁站的外观建成仿汉代建筑,在车站内部增设古遗址展览,内部装饰的元素也可从西汉建筑中提炼。地铁站在不失去本身功能的同时,也可作为一个小型地下遗址博物馆,供游人参观。

“这次考古,还发掘出一条明代的石板路,这条路有四五百年历史,也可搬迁到地铁站内。”专家对记者说,今后人们走进地铁站,走在明代石路上,参观各个朝代的遗迹,非常有价值。

昨日,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目前已对一部分遗址进行切割并编号,暂时异地保存。接下去,其他重要遗存也可能采取这个办法进行保护。有关单位计划与地铁站设计单位沟通,对该站进行重新设计,地铁站建成后,把异地保存的考古遗迹放回这里,进行展示。“这可能是对屏山地下文物、遗迹最好的保护方式。”省博一专家说。

快刀短评

城市建设与文物保护 有没有两全之策?

“七闽山水多奇胜,秦汉封疆古来盛。无诸建国何英雄,赤土分茅于此中。”这是明代学者王恭追忆福州建城历史,所写的《冶城歌》。如今,站在屏山站考古现场,看着显露出的西汉遗迹,我们仿佛与历史的某一瞬间连接在了一起。

遗憾的是,刚刚发现,就要放弃。北侧5个探方,共600多平方米,已经放弃发掘;20多天后,屏山地铁站考古将画上句号,届时还没有发掘的遗址,也将忍痛放弃。

2015年,福州地铁1号线将全线开通,当遗址保护遭遇地铁建设,我们只能取舍,但我们舍弃的,也许将永远失去。城市建设与文物保护之间的冲突,几乎每个城市都要面对。屏山地铁站考古,留给福州的不仅仅是上千件文物,也留下了一道难题—今后,假如再遇到类似困境,我们能不能找到一个两全之策,能不能做得更好,多一份从容,少一些遗憾?

西汉时的福州有多大

随着屏山地铁站考古的深入,不少市民很关心,2200多年前的福州,究竟有多大?

《三山志》中记载:“闽越故城,在今府治北二百五步”;《闽都记》中记载,“将军山,一名冶山,在贡院西南,闽越故城”。省文史馆卢美松研究员告诉记者,依据历年屏山一带的考古发掘,可以推测出,当时的城池并不大,位置大约是东到省二建附近,西至北大路,南侧到正在发掘中的地铁工地(钱塘巷)附近,北至华林路。按当时规制,诸侯王都,大者不超过三百雉,即周长不超过900丈,换算成现在的单位,长宽约在700米左右。冶城建成后,城内住户都是王族、官吏、兵卒,一般老百姓则散居城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