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嫌音乐太吵 鸣枪放藏獒驱散广场舞者(图)

fengyimin 收藏 1 1265


市民嫌音乐太吵 鸣枪放藏獒驱散广场舞者(图)


以后,小广场上再也没有人来跳舞了摄影 2212

[热点]实拍高架上与宝马斗气... | 男子狂欢着火被误认表演

由于邻居跳广场舞放音响过大影响了自己休息,56岁的施某拿出家中藏匿的双筒猎枪朝天鸣枪,其还放出自己饲养的3只藏獒冲散跳舞人群。昨天上午,施某因涉嫌非法持有枪支罪在昌平法院受审。

昨天上午9点,施某被带入法庭。据检察机关指控,施某1994年至2013年8月间,在其位于昌平区的家中,藏匿双筒猎枪一支。2013年8月30日晚上8点左右。施某因跳舞放音乐音量大之事与邻居发生争吵,后持其藏匿的猎枪朝天鸣枪。经鉴定,该猎枪为制式枪支。检察机关认为,应以非法持有枪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据施某说,他喜欢清静,睡眠也不太好。原本他住在五环边,后因为感觉路边过车太吵,就在昌平区一个废弃的老水泥厂附近租了一块地盖了个小院“躲清静”,没想到“到这以后更吵了”。施某说,在他院子的旁边有个小广场,每天早晚都有一帮人在小广场上跳广场舞,而且放很大的音响,“他们放的音乐低音很吵,震得我脑袋直疼,吵得我根本睡不了觉”。

因为跳广场舞的大妈影响了自己的休息,施某曾多次和组织跳广场舞的郭某交涉,但是一直都没有效果。

事发当天,施某喝多了酒,听到住家附近又开始放音乐,施某气不打一处来,抄起家中藏匿的一把双筒猎枪走出家门朝天放了一枪。

邻居郭某证实,事发时施某先是拿枪吓唬他,两人吵了几句,施某往回走,此后不久他就听到“砰”的一声枪响。朝天鸣枪之后,施某又放出自己饲养的三只藏獒冲进跳舞人群,将跳舞大妈吓得四散而逃。

因郭某等人报警,公安机关来到施某的家中将其抓获,在起获枪支的同时,还起获了4发未用的子弹。当时,施某因醉酒神志不清醒,警方于次日对他进行了询问。

在说到为何朝天鸣枪时,施某说,是因为积怨已久,找不到发泄的出口,“这就跟人急了要摔锅砸碗一样,就想拿些东西出气”。

公诉机关认为,施某存在坦白情节,建议判处其有期徒刑6个月至9个月。施某的辩护人认为,施某的认罪悔罪态度好,而且已经年过半百,希望法院能够对他适用缓刑。

此案没有当庭宣判。

记者回访

枪声过后广场再没有人跳舞

昌平区老水泥厂旁边的篮球场,从建成起不久就成了周边小区居民们饭后跳舞的广场。喧闹声、音乐声在几乎每晚七八点时都会出现。如今,这处广场则空无一人,水泥厂旁边的小路也成了无人路,与周边灯光笼罩的小区形成鲜明对比。

昨日晚上七点半,北京青年报记者来到铁路桥旁的老水泥厂。

这个广场上现在只留下一个篮球筐、两个乒乓球台和几排旧沙发。地面上用白色涂料在红色的圈线边写着“向左”、“向右”、“放慢步速”等字样,显示着这里曾经的热闹。

在广场边上不到2米处,就是几处平房住宅,有的住宅门直接开在了广场边。一有人走入广场,民宅内的狗就不停地嚎叫。“别叫了!”主人在屋内小声呵斥狗的声音隔着广场也能听得十分清楚。

水泥厂的值班工作人员说,这处小广场曾经在每晚7点30分左右便会响起音乐声,铁路另一侧就是数个小区,小区中的中老年居民很喜欢聚集到这里跳集体舞。尽管值班室离广场有50米左右,但在室内仍然可以听到声响很大。但自从鸣枪、放藏獒的事情发生后,此处晚上就再也没人来了。

“大家都在讨论这事。”该工作人员说,出事后,工作人员间聊天时互相曾说到过对此事的看法。很多人都觉得,声音这么大,广场边上的民宅离广场那么近,几乎是在别人家门口跳舞,的确会给住在广场边的人带来反感。他们中有的人倒觉得还好,因为时间一般只持续一个小时,值班时平时没什么事,就当听音乐了。

他说,自己才来水泥厂值班不久,他们这种工作人员不会每天都在这里值班,因此广场跳舞对他们的影响肯定没有住在广场边的人家那么大。“天天这样在黄金时间这么大声音,我能理解那几家人。”由于那些民宅隔音不好,他怀疑那几家连电视的声音都听不到。

“我忍了很久了。”一位常年遭受广场舞噪音骚扰的别的小区的居民表示,自己小区旁边也有一个类似的广场,经常逼得自己骂人。他觉得这种方式完全不考虑周边住户人的感受,很没素质。但自己投诉多次,人家只是关小了声音,该跳还是跳,“政府就该管管,找一处专门跳舞的地方,其他的广场就该禁止!”

治理新招

建立“邻里中心”模式 解决“广场舞”矛盾

对于“广场舞”噪音造成的问题,现在一些省市地区已经开始了新的探索。目前,一种以“新加坡邻里中心”为范本的新型社区规划开始出现在天津、福建等地。

“我们的公共生活没有太多的地方去”,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治理与和谐城市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宏山认为,广场舞参与人数众多,反映目前中国的城市规划中,缺乏对室内公共空间的规划,没有地方活动的市民只能“走到户外广场”。杨宏山还提到,在西方一些国家的社区中,很少见到类似中国广场舞这样的多人参与的户外活动。

此外,杨宏山还提到,“新加坡邻里中心”的模式值得中国城市公共空间的规划借鉴。在城市社区规划建设中,新加坡政府将居民住宅区作为社会单位加以全面规划,形成了由邻里组团中心、邻里中心、新镇中心和区域中心等构成的多层次的社区公共活动中心。

这些邻里中心分布于政府组屋区内,根据社区住户数量进行规划,为社区居民提供公共活动空间,并为教育、文化、生活福利等生活配套服务提供。

目前,国内已有天津、福建厦门、内蒙古通辽、青海西宁、云南昆明、浙江温州、江苏南京、扬州和苏州等多个省市通过特许加盟的形式建设了邻里中心。

经验之谈

解决集体舞扰民

社工协调双方让步

针对广场舞扰民这一问题,社区工作者对此有着不同的感受。呼南社区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通常情况下,跳广场舞的大都是社区居民,有些则是社区组织的舞蹈队。一般情况下,如果有居民反映扰民事情后,社区会根据不同的舞蹈队,采取不同的处理方法,如果是由于社区组织的舞蹈队闹出的动静,社区干部会与领队进行协商,采取或者减少噪音,或者到远离居住区的地方进行活动的办法解决这一扰民现象。

而对于那些居民自发组成的舞蹈队而言,往往需要进行漫长耐心的调解工作。

说到协商难这一话题,南厂社区负责人很是感慨道,调解纠纷难度很大,需要协调各方的利益,说白了就是让双方都相对让步才行。

就拿舞蹈队扰民这一事情来说吧,起初跳舞者只是把伴奏乐的声音调小了一些,但其他居民依然提意见,双方在协调时还出言不逊,这下子本来调小的声音一下子变大了,双方的意见就更大了。居委会经过多次集中调解和入户走访,最终找到新的场地,纠纷才得以化解。

新闻链接

各地频发“广场舞”噪音矛盾

据媒体公开报道,有相关统计表明,目前全国广场舞爱好者过亿人,主体人群是40到65岁的中老年妇女。

2013年以来,全国各地的媒体曾报道过一些因广场舞噪声引起的矛盾。今年4月,成都一小区内,楼上住户因难忍广场舞音乐的困扰,一气之下向跳舞人群扔水弹,受到水弹袭击后,楼下的人又向楼上扔弹者甩中指;今年6月,苏州某小区内,一位业主不满楼下跳广场舞的声音,下楼与跳舞的阿姨发生冲突,打伤跳舞者,随后,业主还在楼下广场铺满碎玻璃和砖石。今年10月,家住武汉市京汉大道中心某小区的陈女士和朋友们在小区楼下的广场上跳广场舞,突然从旁边楼房飞来了一大堆粪便,一群跳舞的人被浑身弄脏。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