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饭

我樂个去的去 收藏 11 3150
导读:妻子出差。孩子回了姥姥家。我又回到了单身时代,又得到处蹭饭了。 周日上午,我把蹭饭对象锁定为高中同学王文。我结婚比他早,那时候他经常到我家里蹭饭,如今也堂而皇之回蹭他一次,也算是礼尚往来。 我发动摩托,直奔王文家。王文见到我,惊喜异常地冲上来,拉着我的手说:“老哥,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你了。忙啥呢?是不是把兄弟我忘到脑后去了?” 倒完茶敬完烟,王文问我今天到此有何贵干。我实话实说:“今天当哥的没处吃饭,来你家蹭一顿。”他爽朗一笑:“好说。淑云。今天中午大摆宴席,招待咱哥。”然后他转过头来,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妻子出差。孩子回了姥姥家。我又回到了单身时代,又得到处蹭饭了。

周日上午,我把蹭饭对象锁定为高中同学王文。我结婚比他早,那时候他经常到我家里蹭饭,如今也堂而皇之回蹭他一次,也算是礼尚往来。

我发动摩托,直奔王文家。王文见到我,惊喜异常地冲上来,拉着我的手说:“老哥,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你了。忙啥呢?是不是把兄弟我忘到脑后去了?”

倒完茶敬完烟,王文问我今天到此有何贵干。我实话实说:“今天当哥的没处吃饭,来你家蹭一顿。”他爽朗一笑:“好说。淑云。今天中午大摆宴席,招待咱哥。”然后他转过头来,说:“不过现在我还有点事,必须去。你在家等我,如果中午的时候,我赶不回来,你就和弟妹先吃。”这怎么成?他不在,我吃着还有什么劲。我说:“既然你有事,那就算了吧。我还是回去吧。”王文立刻沉下脸来:“瞧不起兄弟了不是?可能你还以为兄弟我是躲着你吧?要不这样,你和我一起去,中午我们一起回来喝酒扯淡。”面对他的诚恳,我无法拒绝,就随他下了楼。上车之后,我依旧不放心:“我去不会耽误你吧?”他摇了摇头:“不是什么大事。再说了,到时候,你不用下车,只在车上等我就是。”

我彻底地放了心。

车开得很快,半个多小时,车驶进郊区的一个村子。我听到鼓号齐鸣,知道这里有人办丧事。他莫非是为此而来?王文点着头,说:“我一个哥们儿的母亲去世了。我给上丧礼钱。咱们就往回赶。”

片刻之后,他走了出来,说:“老哥,真对不住了。我那个哥们儿非要我中午陪酒不可。我推脱不开。要不这样——”他把钥匙递了过来,“你开着车回去。你弟妹给你准备着饭呢,你吃完后再来接我。”我叹了口气:“我要是会开车就好了。”王文急得直搓手:“这可怎么办呀?现在送你回去绝对来不及了,宴席随后就开。”正在他不知所措之际,几个人走了出来。我抬头,然后看到了李详。他怎么在这里?我们是同事,却一直不和。他也呆了一下,随后就走上前,热情地拉着我的手,说:“谢谢您能来参加我岳母的葬礼。屋里请吧。”面对他一反常态的恭敬,我觉得不便拒绝,就随他走进了屋里。到了这时候。我再也没有别的选择,只有走到账桌前,写上了200块丧礼钱。

在回去的路上,我一个劲地埋怨王文,让我白捐了200块钱。王文很是委屈:“我哪知道我哥们儿的母亲就是你同事的岳母呀?要知道,我说什么也不能带你来呀。”

第二天,我去参加李详岳母葬礼的事情就传遍了整个单位。人们纷纷猜测:小曹这小子或许是看争科长无望,就主动投降了吧。这话传到我耳朵里。我长叹一声,这次,我的脸可算是丢大了。

早知道这样。我干吗要去蹭这顿饭呀?馋了,打自己嘴一下,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

这天,我和局长走了个面对面。我打完招呼,正想往屋里钻,局长却喊住了我:“听说你前几天参加小李岳母的葬礼去了?”我简直要绝望死了,这样丢人的事,竟然传到了局长的耳朵里。我面红耳赤地说:“同事一场,去也是应该的。”局长点了点头,说了声好。就转身上了楼。

几天后,局长竟然在局务会上又一次提起了此事。我羞愧难当,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局长说:“小曹和小李关系不融洽,大家都知道;可在小李家里有事的时候,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小曹有容人之量。这一点,常人是很难做到的。就连我也深感佩服。所以我认为,一科科长的职务非他莫属。”

我简直都要幸福死了。

上个月,一科胡科长退休,我和小李都有实力去坐这个位子。只是,我俩在各方面太势均力敌了,局长也难以做出取舍。想不到,蹭了顿饭,竟然就让我如愿以偿了。

我打电话给王文报喜。王文笑了:“哥们儿,好好请请我吧。在这里,我先提前声明一下,以后等你再想升副局长甚至局长的时候,还欢迎你到我家来蹭饭。”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