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 蒋介石34处行馆的面纱

122师广播员 收藏 0 1574


揭开 蒋介石34处行馆的面纱

蒋介石用过的电视机,台湾第一台集广播、唱片于一体的三合一电视

揭开 蒋介石34处行馆的面纱

蒋介石座驾

揭开 蒋介石34处行馆的面纱

阳明书屋

揭开 蒋介石34处行馆的面纱

士林官邸内蒋介石晚年病榻

揭开 蒋介石34处行馆的面纱

中兴宾馆蒋介石书房

揭开 蒋介石34处行馆的面纱

士林官邸会客厅

揭开 蒋介石34处行馆的面纱

士林官邸内设的教堂“凯歌堂”建于1950年,蒋介石和宋美龄时常邀请其他国民党元老在此一同做礼拜。

揭开 蒋介石34处行馆的面纱

蒋介石和宋美龄在士林官邸采摘鲜花

揭开 蒋介石34处行馆的面纱

蒋经国夫妇带着刚出生的小儿子蒋孝勇来拜见蒋介石

揭开 蒋介石34处行馆的面纱

晚年蒋介石的含饴弄孙乐

揭开 蒋介石34处行馆的面纱

1949年岁末,蒋介石以“亡国待罪之身”黯然落脚台湾。他当年曾写下“为人唾弃,为世讥讽,耻辱悲惨,于兹为甚”的感叹。此后26年,蒋介石长居孤岛,那里留下了他最后的印记,其中包括为数众多的行馆。

由于一部分行馆长期以来不对外开放,蒋介石最后26年的行踪细节,一直披着神秘的面纱。最近,《蒋介石后传》的出版引起广泛关注,书中刊登了大量罕见的蒋介石行馆照片,详细记录了他与宋美龄晚年的活动轨迹。该书作者、传记作家师永刚在美国通过越洋电话,接受了记者的专访。

“我曾去过一些蒋介石在台湾的行馆,可惜很多地方都没有全面开放,留下很多遗憾。于是我找到台湾的资深媒体团队,大家一起历时3年,疏通各种渠道,终于走进行馆深处。更难得的是,还寻访到了一些见证者。”师永刚向记者详细讲述了此次调查走访的新发现。

1 遍布风景绝胜之地,军事管制严密,装修大致只算中上水准

行馆,旧时指官员出行时的临时性居所。皇帝的叫行宫。蒋介石的行馆,则特指蒋介石在台各地出行、视察和度假的住所。台湾到底有多少蒋介石的行馆,至今没人搞得清楚。史料记载他有47处行馆,相关纪录片称只有27处,部分学者又认为其专属行馆仅19处。

“我们找到台湾政府部门的资料,有据可依的应该有34处。”师永刚说,蒋介石的行馆之所以备受关注,是因为行馆几乎遍布全台风景绝胜之地,再加上军事管制严密,如同封建时代皇帝的行宫般难以接近,所以多年来众说纷纭,人们想象其中必然富丽堂皇,是特权的象征。但师永刚经过走访发现:“蒋介石自奉俭朴,各地行馆大部分是当年日据时期政要的房舍,略加翻修,装修大致只算中上水准。”

不过,这些行馆绝非普通建筑可比,环境清幽、隐蔽性强、足以应变突发状况,是蒋介石选择行馆的三大特点。师永刚把34处行馆分成4类。“一类是蒋介石父子长期定居的官邸,如士林官邸、草山行馆、中兴宾馆等。‘两蒋’习惯在官邸接见访宾、商议大事,因此这类寓所有相当浓厚的政治意义,戒备与岗哨也异常森严。另一类是专为蒋介石巡行、避暑而兴建或改建的处所,像日月潭涵碧楼、角板山贵宾馆等。初到台湾时,两岸形势紧张,蒋介石特地在这些地方加强各种应变规划与避难设施的建设,其中甚至设有临时指挥所,以应付突袭或轰炸等紧急事故。”第三类是蒋介石巡行时,地方政府或单位提供的临时休憩处。师永刚发现,这也是蒋介石行馆中数量最多的一类。“像八卦山行馆、嘉义农场行馆、栖兰行馆等,蒋介石可能只到过一两次,甚至从未涉足,但地方人士都打着‘总统行馆’的招牌,希望增加影响力,甚至因此禁止公众使用或窥探。”

最后一类,是蒋介石平日在重要办公处所周边临时休憩的地方,往往不在行程规划中出现,不为人知,却是他常常逗留之处。师永刚印象比较深的有阳明山中山楼,它是“国民政府”重要的接待外宾地点,外围有不少供蒋介石暂时休憩、泡温泉的场所。“位于台北市文山区的‘革命实践研究院’是国民党培养干部的重要场所,据说也有一处供蒋介石暂歇的行馆,名为‘木栅别馆’或‘草庐’,东边是萃湖,蒋介石和宋美龄还曾在此泛舟。”

从1949年到1950年中期,蒋介石四处奔走,妄想寻机打回大陆,号召来台军民无须置产买地,自己也没有心情大兴土木。“在心态上,那时候蒋介石还是过客,虽然狼狈,还期望局势出现奇迹。即便入住草山或士林官邸,他也并非想就此在台湾落地生根,还没有‘直把他乡作故乡’的打算。”

2 石壁外包金属皮,金属大门防原子辐射,与一系列历史事件紧密相连

蒋介石在台的行馆故事和他的人生一样,充满起伏矛盾,这些行馆几乎每处都曾和一系列历史事件紧密相连。

随着走访的深入,师永刚和他的团队挖掘到很多隐藏在行馆中的秘密。“比如澎湖贵宾馆,蒋介石认为这里最适宜发展成训练干部的前线基地。”随蒋介石来台的一名侍卫回忆,他曾向蒋介石报告,这里本来是一片墓地,但蒋却说“墓地风水好”,于是从1949年到1971年,蒋介石每到澎湖都要下榻澎湖贵宾馆,每次至少一周,每年至少一次。

不过,宋美龄因皮肤过敏,不习惯澎湖炎热及海风盐分,很少与蒋同行。

早在清代就是“台湾八景”之一的高雄市西子湾,在国民党退至台湾后,成为蒋介石在台湾南部地区的首要行馆与临时指挥部。1958年金门炮战爆发,这里就是蒋介石运筹规划的基地。

师永刚说:“每年‘陆军官校’校庆,蒋介石必会来此地,以便前往高雄凤山检阅军队。”

两层楼的西子湾行馆,绿墙白瓦,每层楼面积约429平方米,行馆内可眺望西子湾美景。西子湾沙滩广阔,蒋介石与宋美龄常在沙滩散步、观落日。“当时担任戒备任务的海军为确保安全,常派驱逐舰警戒,并派一排陆战队士兵与两辆水陆两用战车在滩头防卫。事实上,要塞像一道城墙,根本无法进入,恐怕还有电网地道。”

金门炮战期间,蒋介石每日在西子湾行馆办公10小时以上,前后长达一个月。为便于指挥,台湾军方也在邻近行馆处,设置了地下临时战情指挥中心,并设有碉堡式警卫室,还配备了具有防原子辐射功能的三道金属大门,门厚均超过10厘米。师永刚说:“指挥所内外都有发电室,内部石壁外还加有一层金属皮,通道仅可容两人侧身而过,每隔一段路就会有凹进墙壁的警备空间。尤其第三道门内有个喷头,应该是进入防原子辐射指挥所时,为冲去辐射物所用。”

西子湾行馆也是蒋介石的重要宴会场所。1957年,他在此处接待了约旦国王侯赛因; 1958年,伊朗国王巴列维在台南参观海军基地,就是在西子湾用的晚宴; 1960年,越南总统吴庭艳访台,蒋介石也是在西子湾行馆与他餐叙。西子湾行馆算是较正式的贵宾会见场所,各项摆设都比较讲究。行馆现在保存的餐具就是为接待侯赛因特地从台北的“总统府”搬运而来,客厅的皮制沙发椅由南京运来,餐厅内别具南国风味的贝壳沙发则由前高雄市长陈启州进献。车库里停放着1948年出厂的美国柏加(Packard)轿车,这是蒋介石在南京的座驾。

“直到70年代,蒋介石日渐衰老,不耐浪涛声打扰睡眠,移居澄清湖,西子湾行馆才渐渐退出历史舞台。”师永刚说,“每一座行馆里都发生过不同的故事,有些甚至直接影响中国当代史。比如,草山御宾馆见证了蒋介石清党与孙立人兵变案;在大溪行馆,蒋经国促成张学良和蒋介石重逢;澄清湖行馆是蒋孔宋三大家族最后在台的聚会场所。行馆看似静默无语,实际却波涛汹涌。”

3 喜欢照相,却不爱照镜子,蒋介石的生活是“朝六晚九”

这些发生过诸多党政大事的行馆,也是蒋介石和宋美龄私人生活的重要居所,留下了不少鲜为人知的故事。

在所有行馆中,最为人熟知且最具代表性的是士林官邸。师永刚发现,士林官邸虽然有大片的园艺用地,布局却较为俭朴。“连驻守侍卫都说,最初见到正房只觉得有一片森林、几栋平房,还有个大烟囱,丝毫没有深宫大院、富丽堂皇的感觉。不论是蒋介石与宋美龄生活起居的正馆,还是警卫工作人员驻守的营房,墙面与周边树林的色调都是一致的。装甲部队与宪兵营也在此驻守,据称还有可抵抗核爆的山区隧道。”

考虑到宋美龄的基督教信仰,官邸内专门设有教堂“凯歌堂”,蒋宋两人时常邀请其他国民党元老一同做礼拜,包括张群夫妇、何应钦夫妇等。为安全考虑,他们要持通行证才可进入,时间约50分钟。凯歌堂共60个座位,前排4张贵宾沙发背部加装了防弹钢板,蒋介石与宋美龄固定坐在右边,蒋经国和夫人蒋方良坐在后方一排。除非有疾病或行程冲突,蒋介石总会来做礼拜。蒋家三代都在凯歌堂受洗,蒋经国三子蒋孝勇、蒋纬国独子蒋孝刚还在此结婚。

士林官邸也是最能呈现蒋介石、宋美龄生活风貌的地方。客厅、卧室使用的家具材质均是红木,多是由军中木工自制;部分家具则是由大陆运来的老古董。正房入门处的巨龙木雕屏风,是宋美龄当年的嫁妆。据说蒋介石有怪癖,喜欢照相却不爱照镜子,所以卧房与盥洗室的镜子都会拿白布遮住。

蒋介石生活相当规律,早、中、晚均会静坐30分钟。每天早晨6点起床,之后念诗、做运动、祷告、静坐,然后开始写日记、看书报、散步。宋美龄起得晚,蒋宋早餐各吃各的,蒋介石吃得简单,多是油豆腐细粉、小笼包、馄饨、虾仁吐司等点心,加上木瓜等水果;他不喝茶也不喝咖啡,爱喝温开水。早餐时,他会翻阅秘书用红笔圈出的报纸消息。师永刚说,“外界曾传闻蒋介石的报纸是特别印的,不但是大字版,且报喜不报忧,不过侍卫证实,蒋介石看的报纸和一般人的无异。直到年纪大了,眼力差,才由秘书读报。”

早餐后,蒋介石车队就由官邸出发,15分钟内抵达“总统府”。

喜欢晚睡的宋美龄大概上午11点起床,在床上吃早餐,总是自己化妆。蒋介石中午1点左右回官邸用餐,宋美龄在旁作陪。饭后,蒋介石会到花园散步,并踱步到鱼池边喂鱼,据说蒋介石替每条鱼都命了名;接着,他睡午觉或静坐,宋美龄则找黄君璧和郑曼青等国画老师到官邸楼下客厅习画。

晚餐是全家人一起吃饭的时间,餐后除了散步,蒋介石有时会与宋美龄乘车外出,一般约一小时返回官邸,9点准时就寝,即使看电影也不例外——他会在看到一半时返回。医官熊丸曾回忆,蒋介石睡眠状况始终不太好,要靠药物入眠。“夜猫子”宋美龄每天约午夜 1点就寝,晚上常会找人下棋、打桥牌,孔家二小姐孔令伟和陈诚夫人谭祥也会不时找她聊天。

蒋介石很注重养生,平常开饭,没有客人时,多是四菜一汤,家常便饭,少有大鱼大肉。他们用方桌,菜放在桌上,非常简单。蒋介石喜欢竹笋、腌盐笋等宁波小菜,吃西餐也要加酱瓜等一两样中式小菜;他面前总放着一只小巧玲珑的瓷缸,里面放的是宁波人爱吃的“泥螺笋”;蒋介石口味清淡,不吃辣和大蒜,但对汤质很讲究。为养生,蒋宋食量都很小,蒋介石每餐仅吃小半碗饭,宋美龄除了偏爱蔬菜色拉,也常叮嘱厨子,菜别做太油腻。她自己喜欢广东菜,也和蒋介石一样,喜欢吃笋子、雪里红、梅干菜烧肉等菜色,但对鱼虾过敏。

服饰方面,蒋介石变化并不多,由秘书室前一天准备,公开场合常穿的就是一袭旧大氅,不喜欢穿新鞋,绝少穿西装;主持国民党会议会穿中山装,阅兵时穿挂阶军服,出席“国民大会”等重要场合则穿长袍马褂。宋美龄喜欢穿旗袍众所皆知,且有专人裁缝,数目虽繁多,但款式变化不大;碰到要好的外宾,宋美龄还会特地制作旗袍致送客人。

蒋介石行馆中最大的一处是临近竹子湖的中兴宾馆,蒋宋二人都亲自参与了这座行馆的设计。据说关于浴室化妆间的窗户如何开,两人还闹过一次小别扭。熊丸回忆,宋美龄事先吩咐过设计师不要在浴室开窗,偏偏蒋介石喜欢看窗外风景,要求必须开窗,两人意见相左,以致来来回回改了好几次,最后宋美龄气愤地说,再开窗就让蒋介石自己住中兴宾馆,这才让蒋介石屈服。

行馆的二楼是蒋介石夫妇的私人空间。由于作息不同,两人各有卧室,以拱门相通。蒋介石房间摆着一张双人床,宋美龄卧室里则是单人床。在宋美龄指导下,中兴宾馆的每个房间都有壁炉。

……

谈起行馆的种种往事,师永刚感慨万千:“细数过往风风雨雨,每一处行馆都是蒋介石在台岁月的缩影,呈现着蒋介石最后26年的所思、所想、所为,不但反映出蒋氏王朝日渐没落的命运,也让人看到岁月无情,任凭何许人也,总也逃不过历史洪流的淘洗。” 刘畅

来源:羊城晚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