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家国际媒体,都不可能像美国媒体这样,公然放出以下言论:“华尔街日报声称‘钓鱼岛属日本’

呼吁奥巴马承认”、“CNN声称制造天安门恐袭者为‘值得同情对象’”、“美6岁儿童电视上称‘杀光中国人’”

,因为此类言论反映的正是狂犬病晚期呈现的最基本症状:多疑、狂躁、凶狠、残忍、。。。

为何美国媒体会像狂犬一样四处咬人?原因很简单,美国社会彻底陷入了狂犬病并发症!

狂犬病症状一:多疑!

美国凌镜门,反映的不单单是美国政府政策错误的问题,而是美国由来已久的,多疑的性格。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美国这么变态的多疑,对本国国民多疑,对他国国民也多疑,在美国眼里,全世界都可能是美国的敌人。美国就像一个年老色衰的妇女,每天想干、要干的一件事,就是偷看丈夫的手机、邮件,闻丈夫内裤的气味,等等谁都想不出的招数,防止丈夫出卖自己,看见年轻漂亮的女人,更是仇视着对方。这位年老的妇女应当想想,你丈夫有什么魅力,值得天下女人都来勾搭他?美国人也应该想想,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要与你美国作对呢?

多疑,是美国国民性格。对于一个移民国家,全世界的人都聚在一起,谁都不信任谁,谁都防备着谁,因此,谁都需要一把枪,谁都需要防备对方突然来袭。如果美国能够禁枪,人与人之间就会少一层危险,如此,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也就会多一层。可是,美国能够禁枪吗?不能!推而广之,美国国民性格,决定了美国国家性格,尤其是美国正在日渐衰落,一个色衰的妇女是最没信心的,美国也一样,对人对己都没信心。

因此,随着美国衰落逐步加快,美国的多疑症只会更加严重。

狂犬病症状二:狂躁!

从来没有一个国家会像美国一样,有那么多敌人,也没有一个国家像美国那样如此狂躁不安。好莱坞电影,现在还有哪些电影能像“云中漫步”、“鸳梦重温”那样充满柔情,充满人性?现在的好莱坞电影,处处充满的是狂躁、暴力、仇恨、毁灭,1012虽然过了,但是美国人的2012生理、心里周期永远存在着,美国整个社会都沉浸在2012末世氛围着。

美国人不想从事生产劳作,只想靠印钞票过日子;美国人不想别人威慑自己,只想自己能威慑别人;美国人不想听别人的,只想别人听从自己;美国只想自己教训别人,不想别人也能教训自己。。。,当这一切面临世界人民反抗的时候,美国变得狂躁,变得呲牙咧嘴,流着口水,对谁都想咬上一口。

想想看,一个靠印钞、靠借债过日子的国家,借了人家的钱,却琢磨着怎么靠杀债主来逃债,这样的国家谁能信任?也许美国人会狡辩,那只是六岁孩子的说辞,可是孩子的逻辑来自哪里?孩子的话,才真正反映了社会最最真实的一面,童言无忌!况且,我们要面对的美国就是这样孩子及他们的父母印出的钞票、卖出的债券,美元值得我们信任吗?

美国人知道自己还不了债,包括借来的钱、包括在世界各地欠的人命,所以,美国变得狂躁,变得凶狠,变得残忍。这种狂躁、凶狠、残忍已经渗入美国人骨髓、渗入美国社会。美国就像吸血鬼,只有吸世界人民的血,美国这个社会才能生存下来。

狂犬病症状三:凶狠!

美国拥有的军事力量,足以跟世界所有国家打一场毁灭战,美国追求的是自己能够打别人,别人不能够打自己,以目前各大国军事能力来看,除非美国搬到火星上,要不,美国还真没办法打完别人,拍拍屁股走人那么简单。

美国游弋在大洋深处的核战略潜艇、美国能够全球到达的B2战略轰炸机,就是为了威胁别国,我可以打你,你不可以打我,你要打我,我就灭了你。所以,当中国的核潜艇公之于众的时候,美国人犹如看到一位老农,手里拿着一根棍子,以前,总以为这根棍子是老农的拐杖,现在看来,这根棍子似乎是根打狗棒!于是,美国露出凶狠的嘴脸,竟然、公然在主流媒体上同情恐怖分子!

美国同情、支持恐怖分子,那是由来已久的事,本·拉登同志就是美国一手栽培的。现今,美国一手在反恐,一手在支持、栽培恐怖分子,不同的是,美国反恐的是敌对美国的恐怖分子,美国支持、栽培的是敌对它国的恐怖分子。

对美国来说,自己充满着死亡病毒,想对谁摇尾,想咬死谁,那都是按美国的心情来决定,凶狠、更凶狠,是美国对付对手的唯一手段。

狂犬病症状四:残忍!

每到月圆之夜,狂犬病初期患者必到荒郊野外、无人的地方,对着月亮怒嚎一阵子,这样才会稍稍舒服些。哪个国家有这个症状呢?很显然,日本现在就是狂犬病初期患者!每个月,日本都得狂吠一阵子,要不,非得憋死它不可。

而对狂犬病末期患者,那就必须得咬人,如果咬死对方也就算了,偏偏不咬死你,而是传染你,让你也染上狂犬病,让你也时时流口水,处处想咬人。

狂犬病患者,如果时时都呲牙咧嘴,那还好,我们可以有所防备。麻烦就麻烦在,它出生于名犬世家,处处跟你好,跟你亲嘴、跟你媾和,形成所谓的盟友,不知不觉中,你也染病了,你也成为狂犬病世家一员,于是,这些恶犬就结成同盟,肆意撕咬他人。

如果不是患狂犬病,怎么有昔日的法西斯?如果不是患狂犬病,怎么有当今的美国?

在我们身边,狂犬病毒已经深入日本肌体内,日本狂犬病症状发病周期俞来俞短,其凶狠、残忍度也在加强,只是,畏惧中国手中的打狗棍,尚且有所顾忌,只是呲牙,还不敢进攻。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这位资深狂犬病者,只好过来帮势,帮日本狂吠几声,壮壮日本的胆。所以,华尔街日报声称“钓鱼岛属日本”,

呼吁奥巴马承认。

当美国跟谁好,谁就被染病,当美国想咬谁,就要咬谁时,全世界只有两种选择,要不成为美国的盟友,跟美国一起咬人,要不成为美国的对手,等待被美国咬。

做为堂堂正正之人,岂愿与狗同伍!

所以,我们只有高举重棍,给日本等小狗予以重击,才会让美国这条恶犬望而却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