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皇帝餐桌特殊 书案上摆“御茶床”用餐

国民党上将 收藏 1 293
导读:唐朝有位彭博通,是个大力士,有一回他跟另外三名大力士打赌:自己躺到床上,脑袋压着枕头,让那三位力士去拽,要是能把枕头拽走,他认输。结果您猜怎么着?仨人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愣是没拽走,最后猛一使劲,咔嚓一声,床腿都折了,彭博通仍然在床上躺着,他脑袋下面的枕头仍然纹丝不动。   还有一回,彭博通请朋友在自家院子里吃晚饭,“独持两床降阶,就月于庭,酒俎之类略无倾泻矣。”(韩琬《御史台记》)就是说他在屋里收拾好两桌酒菜,然后一手端了一张桌子从台阶上走下来,桌子上的杯杯盏盏汤汤水水一点儿都没洒出来。

唐朝有位彭博通,是个大力士,有一回他跟另外三名大力士打赌:自己躺到床上,脑袋压着枕头,让那三位力士去拽,要是能把枕头拽走,他认输。结果您猜怎么着?仨人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愣是没拽走,最后猛一使劲,咔嚓一声,床腿都折了,彭博通仍然在床上躺着,他脑袋下面的枕头仍然纹丝不动。

还有一回,彭博通请朋友在自家院子里吃晚饭,“独持两床降阶,就月于庭,酒俎之类略无倾泻矣。”(韩琬《御史台记》)就是说他在屋里收拾好两桌酒菜,然后一手端了一张桌子从台阶上走下来,桌子上的杯杯盏盏汤汤水水一点儿都没洒出来。

彭博通的事迹是唐朝人韩琬讲的,韩琬原文里两次提到床,前一张床确实是床,后面说彭博通“独持两床降阶”,那床已经不是床了,而是餐桌。

床这个字在唐朝有多种含义,有时候指床,有时候指马扎(胡床),有时候指交椅(交床),有时指井栏,有时候则指餐桌。李白《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首诗的床,《辞海》中注释为“井上栏杆。”估计诗仙当时睡不着,正在院子里坐着,如果在屋里躺床上睡觉,那他举头望见的就不是明月,而是天花板了。

到了宋朝,床的含义很纯粹,一般都是指卧具。但是也有例外,譬如南宋词人刘克庄的《一剪梅》:“酒酣耳热说文章,惊倒邻墙,推倒胡床。”能推倒的床肯定是坐具,如果是席梦思,那是推不倒的,只能掀翻。

宋朝还出现一种“茶床”,皇帝每次举行正式宴会的时候一定会用到,而且只有皇帝本人能用,大臣们统统没有。这种“床”其实是皇帝专用的餐桌,故此又叫“御茶床”。

御茶床很小,也很矮,桌面三尺来长、两尺来宽,高度呢,只有六寸。宋朝皇帝的龙椅是很高的,超过三尺,而御茶床的海拔只有六寸,两者明显不成比例,难道让皇帝趴着吃饭不成?当然不是,皇帝大宴群臣的时候,他面前还有一张比较高的桌子,通常办公时候用,也就是戏曲里常说的“龙书案”,太监们帮皇帝把御茶床搬到龙书案上,高度刚刚好,什么时候酒足饭饱,再把御茶床撤下去就是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