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阴谋和老爸的爱情

司马轻舢 收藏 11 3551

妻姑花甲新寡,夫无业,终其一生在省城无居所。且无嗣,螟蛉女高校学成尚待业。家无余财。投奔娘家,父母兄嫂皆过世。侄惧内,遂白眼相向。司马闻之,与妻谋:家有闲房,一应俱全,久闲自废,且与姑住,姑之女亦可在千米内工业园区就业,可否?妻喜,遂又戚戚然:怕你家兄弟姐妹闲言。司马谓妻:不干你事,某自可摆平。 司马丧母多年,父古稀。曾欲续弦,被大姐四妹四弟所阻。终日郁郁。三人所患者,一怕占了老房一旦改造四弟不能拥有全部产权、二怕老父过世后继母成为累赘、三怕老父三千元退休金落入旁人之手。别无他。 老母临终前曾遗言司马:你爹面叶耳朵,没我了,怕他不当自己的家,给他找个合适的还能少受点儿罪。

三年多过去,大姐丧夫、四妹添病、四弟车祸各自自顾不暇,早把那一片孝心抛至九霄云外。老父只好在平日不待见的几个儿女之间轮流吃饭,颇有寄人篱下之慨。司马心虽不忍,又怕几个多事儿的说花了老父的钱(几个孩子正在京读书)。每每夜不能寐。 又两年过去二妹二弟忙于抱孙孙,三妹三弟忙于工作。谁也顾不得怠慢了老爸。老父更觉孤单。 妻姑来之前,司马先把弟弟妹妹们召集起来:老爸这样流离颠沛非长久之计,莫如固定一家。在谁家,谁尽赡养义务。退休金由老爸自行支配,老爸愿跟谁,谁愿意接受,双向选择。话音一落,议论纷纷。最终结果是:大哥赋闲,大嫂退休,孩子在京各自自立。这义务还是大哥先尽了吧。好说!一言为定。只要老爸高兴,谁也别干涉大哥怎么做,可否?碰杯,事成。 老父在司马家月余。有工业园区的白领小姑娘携母租房,三弟找到司马,司马让其找大嫂。妻将钥匙交老爸。母女顺利拎包入住。租金不详。

月,大女儿专程回来请爸妈赴京带孩子。司马不能撇下老爸一人在家。妻先行。然后再齐集弟弟妹妹,老爸无人愿接。房客母亲闲在家里煮饭,司马便带老爸前来蹭饭——抵扣房租。其实司马已付过伙食费。再然后,看房客与老父已然一家人,司马亦赴京。 妻姑心中有数,旬余再回来,老父与司马谈起了心中所想。司马再召集弟弟妹妹:司马自己房屋送老父及继母三间,可终生居住。老父如生病住院,大家不论忙闲,轮流值守。继母生老病死与女儿们无关,儿子们管葬不管养——全由她女儿负责。愿尽心意的来者不拒。事成。这几天,三弟忙着办理所有事宜。 妻亦不知就里。兄弟姐妹皆不知其中隐情。


本文内容于 2013/11/8 20:58:53 被司马轻舢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