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维和警察亲历南苏丹爆炸:遍布尸块残骸(图)

中国维和警察亲历南苏丹爆炸:遍布尸块残骸(图)

满地的炮弹残壳及被炸出的弹坑

中国维和警察亲历南苏丹爆炸:遍布尸块残骸(图)

刘圣皇在协助当地警察勘察现场

2013年10月17日上午,南苏丹首都朱巴市苏科斯塔市场(第六市场)附近垃圾场发生一起爆炸事件,3名南苏丹儿童及1名乌干达男子当场身亡,在垃圾场另一侧的当地一名男子、一名女子及一名儿童受重伤,其中受伤儿童在送医途中身亡。案发当日,我正在事发地域的中心警局开展协同警务工作,亲历了爆炸现场的调查取证过程。案发现场惨不忍睹,回顾当日紧张情形,让我加深了对执行维和任务危险性的深刻认识,更使我意识到自己身上肩负的神圣使命。

一个人口不到40万的城市曾出现过一个周末发生24起命案的记录

当日上午,我与三名分别来自波斯尼亚、巴西、斯里兰卡的维和警察同事及一名南苏丹语言翻译,按照工作计划到朱巴市中心分局开展协同警务。中心分局一如既往的繁忙,当地警察、报案人、犯罪嫌疑人家属等将狭小的接案室挤得密不透风,我们也正与当地警察处置一起涉案嫌疑人为一名12岁女孩的偷盗案件。人们的吵嚷声,炎热的天气,难闻的气味让人感觉十分憋闷。

正在这时,我感觉到手机的来电振动。来电显示是我们警队长文龙。队长知道这个时候我正在外面工作,一般是不会打电话过来的,难道是有什么急事?我立即接通了电话。“圣皇,你听到没有,UN电台刚刚播报紧急通知,30分钟前,大约10点15分左右,朱巴苏科斯塔市场附近发生大爆炸,要求所有联合国工作人员不要在此区域活动,在外工作人员尽快撤回,你也尽快撤回营地,注意安全!”果然不出所料,文龙队长告知我发生了爆炸案,要求我立即撤回营地。

接到电话后,我马上与队员们把手提电台拿到门外僻静处打开,听到的情况正如队长所描述的一样。电台里,总部还在继续播报预警消息。我们正准备向当地警察告别时,中心分局的副局长弗丁兰德中校快步向我们走来,一脸凝重地对我们说:“我需要你们的帮助,苏科斯塔市场附件发生爆炸,我要赶去现场,但是没有车辆,你们愿意帮这个忙吗?”

听了弗丁兰德中校的话,我们的意见出现了分歧,波斯尼亚女警官丹丽萨、语言翻译比蒂当即就表示反对,她们认为去爆炸现场太危险。因为爆炸有可能是叛军策划实施的,说不定还有连环爆炸。根据此前的掌握情报信息,今年南苏丹国庆节前夕,叛军已派人潜伏到首都朱巴,意欲实施恐怖破坏活动。而朱巴的安全局势一直是南苏丹任务区中最危险的区域,凶杀、枪击、抢劫案件层出不穷,一个人口不到40万的城市曾出现过一个周末发生24起命案的记录!

我和另外一名巴西女警官梅丽萨则表示,我们应该送弗丁兰德中校前往爆炸现场。这主要基于两方面考虑:一是收集驻地安全情报信息,协助当地警察处理案件是我们维和警察的职责;二是由于朱巴当地警察一直不太配合维和警察的工作,这是我们赢得他们信任的一个好机会。最后,只有斯里兰卡老警察巴如瓦沉默不语,他既不反对,也不赞成。眼看大家意见僵持不下,作为当天巡逻组组长的我果断做出决定:“去!”在前往爆炸案现场的路上,我拨通了文龙队长的电话,向他报告了我的想法,队长十分支持我的决定,并再三叮嘱我注意观察、研判形势,务必确保安全!

昔日堆积如山的垃圾早已被夷为平地,被炸碎的人体尸块连同垃圾散落得到处都是

苏科斯塔市场距离中心分局只有2公里,但由于爆炸案件的发生,很多道路被紧急封锁,交通状况十分拥挤。远远望去,只见爆炸现场四周挤满了围观的群众,路上也停满了救护车、南苏丹人民解放军(SPLA)、国家安全部(NATIONAL SECURITY MINISTRY)、联合国排雷组织的车辆。越往前走,车辆和人员就越多,最后我们只能停车步行前进。穿过密密麻麻的车龙后,我们最终用了近半个小时才抵达爆炸现场。案发现场是一个约500多平米大小的垃圾场,警戒线外被围观的人群挤得水泄不通,约一个排的南苏丹人民解放军战士荷枪实弹地维持着现场秩序。在两名战士的带领下,我们一行挤过人群,走到爆炸中心位置。随后,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狼藉景象,昔日堆积如山的垃圾早已被夷为平地,被炸碎的人体尸块连同垃圾散落得到处都是,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与垃圾的霉臭味。垃圾场内侧,在一块灰褐色的化纤布掩盖下,可以隐约看见三具残缺不全的儿童尸体,垃圾场右侧则放着一具用白布包裹着的成年人尸体。南苏丹人民解放军战士与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正在对现场进行勘查,医护人员忙着抢救伤员。

我们向最先到达爆炸现场的当地警局刑事侦查员了解案件情况。据其介绍,这个垃圾场在南苏丹独立前曾发生过激烈战斗,现在仍遗留有很多废弃的枪支和炮弹。战争结束后,这里由于无人居住便成了垃圾场,随着岁月的流逝和垃圾不断堆高,当地政府和人们也渐渐淡忘了这个曾今的战场。这个垃圾场邻近市场,很多当地居民经常到这里淘垃圾寻找食物,附近的孩子也渐渐把这座垃圾山当成了游乐园。爆炸发生前,有3个7—8岁的小孩在此玩耍时,翻出了一颗军用炸弹,他们不小心将炸弹引爆,爆炸导致了3名小孩以及靠近他们的一名乌干达女子当场身亡,在垃圾堆另一侧的2名成年人及1名小孩也身受重伤。

我们脚下遍布散落的炮弹壳,已爆炸的手榴弹弹体,以及锈迹斑斑的枪支残骸

听了当地警局刑事侦查员的介绍,我不禁满头冒冷汗。因为这个地方,曾经是我们巡逻途中的必经之地,每次路过这看到营养不良、衣不蔽体的当地小孩在垃圾堆中找食物吃,我就感到心酸。于是,我时不时带点面包、糖果、巧克力给孩子们,与他们一起在这玩会儿小游戏。但我从未想到,在这看似风平浪静的垃圾堆下,竟然隐藏着致命的危险!正当我走神时,弗丁兰德朝我走过来,“刘,你有相机吗?”我说:“有”,“哦,太好了,能不能帮我们一个忙,你能跟我们侦查员一起进现场勘察取证吗,你知道这是个大案子,我们想将现场用图片记录下来。”听到他的话,我心里有些忐忑:进去吧,这是一个尚未清理的战场,很有可能还埋藏着其他未爆的炸弹,而且南苏丹人民解放军战士排爆兵的探雷水平和装备确实不敢恭维;不进去吧,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更会给人留下中国维和警察贪生怕死的口实。“进去!但是一定要小心谨慎!”关键时候,我想起了队长的叮嘱,于是我立即答应了弗丁兰德的请求。看到我不怕危险,愿意进入爆炸现场协助勘察,巴西女警官梅丽萨也自告奋勇,与我一起走进危险区域。

弗丁兰德将我与梅丽萨向当地南苏丹人民解放军战士指挥官和国家安全部的领导作了介绍。随后,我们在一名排爆兵指挥官的带领下,进入了爆炸现场。近距离接触爆炸现场更让我触目惊心,只见爆炸彻底揭开了旧战场伪装的外衣,我们脚下遍布散落的炮弹壳,已爆炸的手榴弹弹体,以及锈迹斑斑的枪支残骸。而地面上那已快被烈日烤干的血迹,似乎正在控诉战争的残忍!

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到爆炸现场,直接参与调查取证工作的维和警察,了不起!

勘察工作小心进行着,我的任务是对现场所有的血迹、尸块及炮弹进行拍照记录。到任务区快一年了,见到废弃的炮弹和地雷,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去命案现场也不是一次两次。可这次却不禁让人感到胆寒!看到昔日与自己嬉戏打闹,贫穷却很快乐的孩子转眼已阴阳相隔,还有那满目疮痍的炮弹残壳露出狰狞的面目,我浑身不断地冒汗,摄氏40多度的高温,却怎么也烤不干一身的热汗。勘察中,我跟随着前面的人踏出的脚印,小心翼翼地迈出每一步,认真记录着每一片血迹和每一个炮弹残骸……

时间一点一点地向前推移,但勘察工作却比想象中要繁重。由于血迹、尸块分布面积大,炮弹残骸数目较多,拍照记录工作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太阳炙烤下,血腥的味道令人作呕,我强忍住恶心和恐惧,终于坚持到最后。我看了一下手表,时间已到了下午1点。走出现场时,弗丁兰德紧紧握住我的手说:“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到爆炸现场,直接参与调查取证工作的维和警察,了不起!中国警察了不起!”。

送弗丁兰德回警局后,我们又马不停蹄的赶回UN营地,来不及吃午饭就赶紧写案件快报。按照联合国工作要求,重大紧急工作信息必须立即写案件快报。写完报告时,已经是下午2点,但我却一点也感觉不到饥饿,脑海中还不断萦绕着爆炸现场和那几个惨死孩子的景象。拿起手机看到儿子可爱的屏保图片,我发了条微信给爱人:“我昨晚做了个恶梦,梦见我出去巡逻时,路边发生一起爆炸,好多小孩被炸死炸伤!”一会儿,微信中传来儿子稚嫩的声音:“爸爸你好勇敢的,不怕!”是啊,在任务区亲人的关怀和鼓励是最好的心灵安慰剂,我长舒了一口气,从办公室墙上取下巡逻车钥匙,下午的巡逻工作又开始了……(通讯员 石佰华 张尤志 讲述人 刘圣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