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30%世界人口比中国富裕

不要二分法 收藏 1 1790
导读:只有30%世界人口比中国富裕 罗思义      截止到2012年,仅有30%的世界人口生活在人均GDP高于中国的国家,因而就经济发展来看,中国已处于世界的中上游。但为何仍有不少人认为中国仍是一个“穷国”?原因是许多统计数据并没有把人口基数考虑在内且总拿中国与“平均”水平相比,而这是不科学的。准确了解事实,不仅要杜绝任何浮夸,也要摒弃任何系统性的低估。         2012年,仅有30%的世界人口生活在人均GDP比中国高的国家,而超过50%的人口生活在人均GDP比中国低的国家。中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只有30%世界人口比中国富裕

罗思义


截止到2012年,仅有30%的世界人口生活在人均GDP高于中国的国家,因而就经济发展来看,中国已处于世界的中上游。但为何仍有不少人认为中国仍是一个“穷国”?原因是许多统计数据并没有把人口基数考虑在内且总拿中国与“平均”水平相比,而这是不科学的。准确了解事实,不仅要杜绝任何浮夸,也要摒弃任何系统性的低估。



2012年,仅有30%的世界人口生活在人均GDP比中国高的国家,而超过50%的人口生活在人均GDP比中国低的国家。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常被误导成一个与其经济发展成就不匹配的地位。在2012年,仅有30%的世界人口生活在人均GDP比中国高的国家,而超过50%的人口生活在人均GDP比中国低的国家。


因而就经济发展来看,中国已处于世界的上中游,而不是通常所说的“中间”位置(中间意味着在其上和其下的人口相等),更不用说是“穷”国了。事实上,世界绝大多数人口生活在人均GDP低于中国的国家,高于中国的人只有不到三分之一。


为了避免有人说我的说法过于夸大,我有必要澄清数据是用中国常用的现行市场汇率来测算的——尽管西方经济学家首选的是平价购买力计算方法,但这也与结果无显著差异。


图表清楚地展现了中国的进步非凡。在1978年改革开放之初,中国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当时只有0.5%的世界人口人均GDP低于中国。但现在形势逆转,中国人均GDP已超过世界大多数人口。这是在人类史上最伟大的一次经济转型,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影响到了如此多的人。


既然数据清楚地显示,中国的经济地位已在世界靠前一半的位置。但为何中国仍被称为“中等国家”,更有甚者误导说,按照国际标准,中国仍然是一个“贫穷”的国家呢?


这种初级错误常见于收入分配的分析当中。例如,有时会出现如下说法: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数据库中,中国人均GDP在188个国家仅排第94位——所以中国是处于“中游”位置。另一个有时引用的统计数据例子是,比较中国与世界平均水平——中国2012年人均GDP仅占世界平均人均GDP的59%,这让中国看起来像一个“贫穷”的国家。


按照国家“排名”的方法错在没有将人口基数考虑进去。例如,仅57,000人口的加勒比国家圣基茨和尼维斯人均GDP高于中国;而12.23亿人口的印度,其人均GDP则低于中国。说中国人均GDP是处于“两者之间”,就仿佛代表圣基茨和尼维斯与印度在世界经济中占有同等份量的位置。这纯粹是在玩文字游戏,而不是在进行严谨的经济分析。考虑到人口小的发达经济体数量众多,这种初级的统计规则造成的误差则更加明显。因此,计算中国在世界经济中实际相对位置时,必须将人口数量计算在内。


第二个错误出现在将中国与“平均”水平相比,且令人惊奇的是这种错误仍在继续。


统计学家们知道,从技术上来讲,“平均值”受到少量极端值的干扰。在一个国家内,少量亿万富翁的收入会极大地提高平均值,从而歪曲了真实情况。


这种歪曲在国际统计数据中更为常见。世界人均GDP,即世界GDP除以世界人口,略超过10000美元一年。但是仅有29.9%的世界人口是高于此平均水平,还有70.1%的世界人口则在此水准之下。只有29.9%的人高于均值,而70.1%的人低于均值的标准,则不是通常人们眼中的平均水平。


大多数人理解的平均值,即中间点,不是统计术语中的平均值,而是中位数。因而,有威望的收入分配研究几乎都采用中位数而非平均值,以避免极端值引起的扭曲效应。使用统计学误导性的平均值而不是中间点,将中国目前人均GDP高于绝大多数的世界人口的事实,荒唐可笑地转化成了中国仍然是一个贫穷国家的表象!


为什么准确地展现中国的发展水平如此重要?


首先,制定政策必须以准确的分析为依据——在讨论严肃的事件时,乐观主义亦或悲观主义都不是美德,只有现实主义才是美德。用一句中国著名的成语来概括,实事求是才是必要的。


第二,准确地展现中国的发展水平有助于认清中国面临的真正挑战。例如,除马来西亚外,中国的人均GDP现在高于所有南亚和东南亚的发展中国家——说明了中国以低工资为竞争策略为什么是行不通的。


第三,中国人均GDP现在处于世界的中上游位置,表明目前中国经济技术水平是由中等而非低等技术主导。


中国的真实发展水平会危及到其被国际认定的“发展中国家”身份吗?不会。世界银行还没有更新“发达经济体”人均GDP的标准。但根据2011年的标准,“高收入”经济体年均人均GDP必须略过12000美元。只有16%的世界人口生活在这样的经济体。中国还需要10-15年的时间才可以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虽然到那时,生活在这样的经济体中的人口数量将增加一倍以上。


实现“中国梦”需要准确地了解中国目前的现实。中国经济发展水平现在已达到了世界中上游水平。仅有30%的世界人口居住在人均GDP高于中国的国家,这是对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相对应位置的准确分析。实现“中国梦”不仅需要杜绝任何浮夸,也需要摒弃任何系统性的低估。


中国生活水平增速世界最快


罗思义


中国不仅消费增长速度世界最快,同时其人均预期寿命还显著高于其经济发展水平该有的水平。这些事实证明,中国已轻而易举地成为世界上生活水平增速最快的国家。


关于中国最不正确的说法之一就是,中国的消费和生活水平增长缓慢。事实上,中国消费增长速度与任何国家相比都是最快的——无论是在居民消费方面,还是包括如教育和医疗等与生活质量密切相关的政府消费方面。更多指标显示,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生活质量好于与之相对应经济发展阶段该有的水平。还是先来看一下相关事实,然后我将给出具体分析。



图1所示的是八国集团和金砖四国的总消费和居民消费年均增长率。之所以选择这些主要经济体而非加勒比群岛或非洲国家作比较,是考虑到中国的规模与这些主要经济体相比较更合适。但即便把这些小型经济体包括进去也不会有什么区别——中国仍然是世界消费增速最快的国家。


图1比较时间段是自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至2011年我们能得到的最新数据。但因为俄罗斯没有1990年前的数据,故只能对1990-2011年期间的数据作比较。


图1一目了然地显示:中国1978-2011年和1990-2011年期间的总消费年均增长率分别为7.9%和8.5%,同期的居民消费年均增长率则分别为7.7%和8.1%。中国轻而易举地成为世界上居民消费和总消费增速最快的国家。


紧随中国,排名第二的印度同期总消费年均增长率分别为5.4%和5.9%,居民消费年均增长率则分别为5.2%和5.9%。


相比之下,美国在1978-2011年和1990-2011年期间的总消费年均增长率分别为2.7%和2.5%,同期的居民消费年均增长率则分别为2.9%和2.8%。所以,中国的消费增速几乎是美国的3倍。


近来有人在微博上试图传播一种完全不正确的说法,即俄罗斯的消费增速远快于中国。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在1990-2011年期间的居民消费年均增长率仅为3.9%,中国则为8.1%;俄罗斯同期的总消费年均增长率仅为2.9%,中国则为8.5%。


显然,诸如食品、住房、假期、手机、汽车、家具、医疗保障等消费数量和质量的增速是决定一国生活水平的决定性因素。中国的智能手机、汽车、互联网用户、到国外度假的人等数量正在快速增长。这反映其生活水平正日益提高。然而,还是有些人试图宣扬一些似是而非的说法,即中国大幅增长的消费被诸如医疗保障不力和环境恶化等其他因素所抵消了。


幸运的是,这些颇具欺骗性的说法可被客观地验证。众所周知,预期寿命是反映总体生活条件的一个非常敏感的指标。除大多数人都有活得更久的直接目标外,寿命长度也综合地概括了医疗、环境、消费和其他因素对人类福祉的影响。


衡量一国经济发展水平的人均GDP和其人均预期寿命长度之间有着很强的关联性——预期寿命会随着人均GDP的增长而延长。然而,除了人均GDP,其他因素如医疗保障和生活环境等因素也会增加或降低预期寿命。所以,通过分别比较一国的GDP和预期寿命排名,我们就能知道其他因素是增加还是降低了与其经济发展水平相当的预期寿命。


例如:赞比亚人均GDP排名世界第98位,但其预期寿命排名世界第110位——其预期寿命低于就其经济发展水平预期的寿命;西班牙人均GDP排名世界第27位,但其预期寿命排名世界第5位——其人均预期寿命明显长于其经济发展水平所预期的。这些差异说明,医疗保健和环境保护等因素在西班牙高于,而在赞比亚低于其总体经济发展水平应有的水平。


图2所示的是八国集团和金砖四国的人均GDP和预期寿命世界排名。中国人均GDP排名世界第86位,但预期寿命排名世界第75位——也即是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高于就其经济发展水平预期的寿命。在人均GDP和预期寿命世界排名差距上面,比中国更好的只有三个国家,意大利、日本和法国,但7个国家低于中国——英国、加拿大、印度、德国、巴西、美国和俄罗斯,最差劲的两个国家是俄罗斯和美国。


因为中国人均预期寿命明显比就中国经济发展水平预期的寿命要长得多,所以任何宣称“中国快速增长的消费被医疗保健、环境或者其他方面因素的快速增长所抵消了”的说法都是错误的。上述证据表明,环境、医疗和其他影响健康的因素都高于其经济发展水平应有的水准。


但中国没有理由自满。上文所分析的只是增长率,而不是绝对水平。中国预期寿命(73.5岁)仍然明显落后于美国(78.6岁),更不要说意大利(82.1岁)和日本(82.6岁)了。中国仍然必须要经过长期经济发展才能达到发达经济体最高水平。


然而,中国是从1949年世界最不发达国家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认为中国一步就能达到最先进国家水平的想法纯粹是可笑的乌托邦主义,这会导致在实践中制定错误的政策。如果中国生活水平和消费增长速度远快于其他经济体,那么中国就将能赶得上他们;相反如果中国生活水平和消费增长速度远慢于其他经济体,那么中国就仍将落后于他们。


但既然中国消费增速世界最快,那么为什么还会有“中国消费欠发达”的完全错误的说法呢?这种说法基本的错误之处就在于,他们不相信“中国是世界消费增速最快的国家”,而只认为“中国消费占GDP比重较低”。但事实上,影响民众生活水平变化的是消费能否快速增长,而不是消费占GDP的比重有多高。例如,刚果民主共和国消费占GDP比重高达89%,但有数据显示,它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


因而,结论很清晰:到目前为止,中国不仅消费增速世界最快,而且中国人均预期寿命明显比就其经济发展水平预期的寿命要长得多。简而言之,中国已轻而易举地成为世界上生活水平增速最快的国家。


中国家庭财富总值世界第三


瑞信研究院报告


总部位于瑞士的瑞信研究院9日发布其第四份年度《全球财富报告2013》。报告称,自2000年以来,中国人均财富几乎翻了两番,从5700美元升至2013年的2.223万美元。在过去一年,美国、中国和德国是全球财富的三大增长来源。此外,澳大利亚人属于全球最富群体,而在俄罗斯,110人坐拥俄罗斯35%的家庭财富。


报告称,从2012年中期到2013年中期,全球财富上升4.9%,达到241万亿美元,也比2003年上升68%。报告预测,全球财富在未来5年将上升近40%,到2018年将达到334万亿美元,年增长率为6.7%。在全球财富的增长中,29%都要归功于新兴市场国家。而在新兴经济体增长的财富中,中国贡献将近一半。


据日本KitcoNews报道,未来5年,中国将可能成为大型经济体中最大的获利者。到2018年,中国在全球财富中占比将从目前的9.2%上升至10.7%,其财富年均增速将达到10.1%,财富总额将达到35.9万亿美元。美国在全球财富中所占比重将下降为29%。到2018年,印度的财富总额也会快速增长,其财富年均增速达9.3%。


报告称,受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中国的财富总额减少约20%,但很快就逐渐恢复。尽管最近仍充满不确定性,但仍高于危机前的最高水平。


目前,中国的家庭财富总额名列世界第三,比排名第二的日本低2%,比排名第四的法国高出56%。报告指出,由于中国储蓄率较高,且拥有相对完善的金融体系,中国家庭资产中的金融资产比重高达46%,高于其他主要的发展中国家或转型国家。同时,私有住房、新建筑和农村土地在中国也是非常重要的财富形式,人均持有房产价值为1.29万美元。尽管中国家庭债务水平仍然相对较低,人均负债只有1400美元,相当于总资产的6%。但是近年来,中国的个人债务已经在迅速增长。


报告还显示,自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新兴市场国家的财富增长速度放缓,墨西哥增速较快,而巴西和俄罗斯受到货币贬值的影响,增速较慢。中国的财富分配比印度更加平衡,这体现了中国扮演着“新兴消费者的先锋”这一角色。相对于世界和其他新兴市场,中国的整体财富不均情况仍属温和,中国42%的成年人口拥有1万美元以上的财富,高于全球31%的平均水平。中国目前已经有100万以上的百万美元富翁,财富总额在5000万美元以上的居民总数也比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都要更多。


报告也引发国际媒体对于当地的关注,澳大利亚《悉尼晨锋报》10日说,报告显示,澳大利亚人财富中位数为23.3504万澳元,相当于21.9505万美元,居全世界之首。财富中位数指的是最富有者的财产与最贫穷者财产之间的中间数。也就是说,澳大利亚全国有50%的人拥有的财富多于23.3504万澳元。不过,如果按人均财富的指标,澳大利亚人均财富为40.2578万美元,位居第二,瑞士人均财富51.3万美元,排第一。


此外,美联社9日称,从瑞信的这份新报告中也可看出,全球贫富不均的问题仍然突出。全球最富有的10%掌握着86%的全球财富,最富有的1%则掌控着46%的全球财富,而最贫困的全球近半人口所占有的财富可能还不足全球财富的1%。在俄罗斯,110人坐拥俄罗斯35%的家庭财富,这是除了几个加勒比小岛之外世界上最高的贫富不均水平了。


台湾《联合晚报》也援引报告称,全球贫富悬殊日益严重,全球约41%的财富掌控在最顶尖的0.7%富豪手中,而在财富金字塔底部的32亿穷人,虽然占全球人口总数的68.7%,但他们的合计财富仅占区区的3%。更不可思议的是,只要拥有一万美元就可以脱离庞大的贫穷底部,跃入财富金字塔上端的前33%。报告预计不出两代人,全球就会出现资产超过1万亿美元的超级巨富,而且会多达11位。

欢迎来我的新浪博客看看,有更多的精彩分析哦!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721961197_0_1.html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