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不要小视“涿鹿和新郑”文化效应对中华民族文明的危害!

颉强 收藏 2 543
导读:根据由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中国古都学会和新郑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编纂的《黄帝故里故都历代文献汇典》和各自掌握的资料,从不同学科进行深入地分析论证,确认新郑在远古时代为有熊氏之国、少典氏之国,轩辕黄帝出生地轩辕丘和建都地就在新郑境内。其主要根据:一是史有明载。关于有熊国,战国《竹书纪年》中说:“黄帝元年帝即位,居有熊。”西汉《焦氏易林》说:“黄帝有熊国少典之子。有熊,即今河南新郑是也。”《史记·五帝本纪·集解》引皇甫谧曰:“有熊,今河南新郑是也。” 以上的论说也就是确定有熊、新郑就是黄帝的居处的依


根据由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中国古都学会和新郑市历史文化研究会编纂的《黄帝故里故都历代文献汇典》和各自掌握的资料,从不同学科进行深入地分析论证,确认新郑在远古时代为有熊氏之国、少典氏之国,轩辕黄帝出生地轩辕丘和建都地就在新郑境内。其主要根据:一是史有明载。关于有熊国,战国《竹书纪年》中说:“黄帝元年帝即位,居有熊。”西汉《焦氏易林》说:“黄帝有熊国少典之子。有熊,即今河南新郑是也。”《史记·五帝本纪·集解》引皇甫谧曰:“有熊,今河南新郑是也。”

以上的论说也就是确定有熊、新郑就是黄帝的居处的依据。“有熊”的含义,也就是有熊出没的地方,“鄭”也就是用猪头祭祀的地方。再说,战国时期的《竹书纪年》的编撰的作者是谁,也不清楚。黄帝时期的事情,就是孔子也不敢妄自断言。黄帝出于少典,应该是陕西黄帝陵周边,这是确定无疑的。黄帝戰蚩尤一直打到涿鹿,迁都新郑,居于新郑,回到陕西黄帝陵去世。逻辑上如此混乱,当今学者竟然异口同声“断无疑矣”。

关于黄帝的出生地,战国时《世本》和汉《史记·五帝本纪》,黄帝的出生地本身就是荒唐之说。荒唐到了如此地步,竟然众多的权威学者,通过各种手段认定黄帝的出生在新郑。无论是战国、汉代的文献记载的名称与当今的地域还需要考证。“有熊”的地方就是当今的新郑,其它地方没有出现“熊”动物。

至于汉代穿凿附会的记载历史的事情很多,笔者不一一的举证。最为典型的就是许慎的《说文解字》,东汉事情的许慎什么是象形文字都没有解释清楚,通篇都是胡言论语。被尊奉为“字聖”,把倉颉創字定为“传说和神话”,实际上,许慎也就是颠覆中华民族的文明的罪魁之一。造成现代人没有一个人真正理解倉颉創立文字体系,也就是否认了秦国统一的文字体系就是沿袭的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

中国的文明的标志是黄帝。把黄帝戰蚩尤、倉颉創字、嫘祖发明丝绸定为神话和传说,笔者对此类所谓权威、学者、专家不学无术的态度非常反感。对把涿鹿定为黄帝戰蚩尤的地点,把有熊定为黄帝的出生地,居处故址等,而且无耻确定“断无疑矣”的卑鄙嘴脸更是恶心。

这帮学者好像是为了弘扬中华民族的文化,实质上,潜移默化地破坏中国文明。最后,再以“说了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到事”的借口,推脱了事。对中国文明的破坏、对中国历史的破坏作用,遗留下的毒害无法彻底清除。这帮学者挂着研究炎黄文化权威的名誉。实际上,面对涿鹿、新郑经济利益驱使,并不是真正研究黄帝的文化,而是破坏黄帝文化、文明的卑鄙的本质。面对这样严肃的话题,指责和批评还会常常受到封杀。对这些权威的卑鄙,无知,无耻行径没有提出质疑。这就造成了学说界的恶性循环,不仅没有突破和创新,一点不同的意见就遭到无情的扼杀。

断言涿鹿是黄帝的政治中心和新郑是黄帝的出生地,居处的故址,新郑就是少典的论断。足可以断言所谓的炎黄文化研究会是一个无耻卑鄙的地方。其目的不在炎黄文化,而是在颠覆炎黄文化,颠覆中国古代的文明。笔者对此坚决不容忍这样的毒瘤文化,毒草滋生蔓延。

黄帝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与河北的涿鹿和河南的有熊没有任何关系。涿鹿形声猪猡,也就是猪猡出没的地方,有熊也是类似于豬的熊出没的地方。“黄帝戰蚩尤”是神话,其它的新郑是居处故址、涿鹿是政治中心更是胡说八道,而且,卑鄙无耻。

如何研究黄帝文明,陕西黄帝陵是黄帝活动的原点,也就是文献中的少典。少典是指農业不发达的地区,炎帝世代火耕,黄帝戰蚩尤也都是陕西炎帝陵、黄帝陵四周发生的历史事件。炎帝时期的事情不仅从文献记载中寻找历史的印记,而且,从环境变化中找到历史发展的逻辑。炎帝时期的世代火耕是黄帝戰蚩尤,五帝时期的洪水和干旱的因果关系。蚩尤从倉颉創字的字以上分析是野猪群落。

黄帝戰蚩尤是从长期的野猪灾害中,迸发出来出来抗击动物灾害的精神和信仰。倉颉从蚩尤原型,也就是豬为原型,創造具有反抗精神的象形文字体系。倉颉創字阐释了黄帝时期的文明,阐释人性的哲学就是与自然灾害斗争的哲学,阐释了人类与自然灾害斗争的艰苦历程。人类的智慧从动物灾害、自然灾害总结出来的。这就是中华民族的真正的文明。不能解读倉颉創字,不能理解黄帝戰蚩尤的文明含义,也提升不到中华民族的灵魂和精神信仰。黄帝戰蚩尤、倉颉創字、嫘祖发明缫丝、养蚕、织造都是都在陕西炎帝陵、黄帝陵周边的少典地区,農业不发达的地区得以统一。这就是中国最早的社会、国家、城市的标志,当然社会是具有抗灾除恶的人性的社会,国家是拿起武器抗击野猪灾害的地方,城市是以丝绸作为流通货币的城市。

虽然,黄帝时期这些标志是从倉颉創字的字义中阐释出来的。与所谓的权威和专家涿鹿是政治中心、新郑是黄帝的出生地,居处故居的标准和理解上存在极大的差异,但是同一在陕西黄帝陵地域是相符合的。倉颉創立的文字被这些权威、学者、专家们定为“神话和传说”,也是“无疑义也”。恰恰倉颉創字就是沿袭至今的文字体系,每一个字都可以验证是倉颉仿生学,仿豬学的象形文字。炎黄研究会的“涿鹿和新郑”荒唐论断“断无疑矣”。

我们对涿鹿和新郑这样伪文化危害还没有意识到。“龍”的原型是豬,不是蛇,只有倉颉文字阐释了这个含义。但是,中国人非常自豪自喻为“龍的传人”,不能接受“豬的传人”。其实,“龍”的字义更加恶劣。龍:立月、匕(首)、己彡,字义为长肉,杀头,碎尸的豬。由于无知、愚昧就这样认可“龍的传人”。要清理这样的毒害,即使证据确凿,但是,被人接受需要漫长的时间,可能永远不会被人接受。

倉颉創字也是历史的史实。但是,又有谁接受这个史实?“字”:宀子,宀:家的字首,家:宀豕,豕者为豬,家的字义指活着的豬。字:从活着的豬—家派生出来的。冢:冖豕,指死了的豬。等等,倉颉創立的文字体系,又有谁真正的感悟。“人、大、天、夭、夫”等字形中解读出人是与自然的关系就是不断斗争的关系。文明就是铲除不文明。

这些所谓专家学者总结《文献汇典》被奉为经典性、权威性、综合性、科学性和实用性,是专家学者研究黄帝文化的一部重要文献资料。

李学勤题“中华文明,轩辕故都”,张文彬题“中华人文始祖圣地”,罗哲文题“黄帝故里故都”,黄景略题“黄帝故里,文明起源”,朱士光题“黄帝故里,有熊之墟”等。

著名考古学家和炎黄文化专家许顺湛呼吁:“要朝圣就到新郑黄帝故里,要祭祖就到陕西黄帝陵。”

这些所谓的专家们留下的毒瘤,不知何时何地才能清除,留下的后患无穷,对中华文明的破坏力也是相当大的,只有留给后人自己觉悟清理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