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山泉效仿世奢会举报“京华时报”

本地人口认可 收藏 0 614
导读:农夫山泉开始对《京华时报》的虚假报道进行举报,要求调查《京华时报》具有主观恶意的发布虚假消息的行为。农夫山泉与世奢会的遭遇何其相似,可任由世奢会奔走呼号,依然无法挽回由于网络造谣导致商业信誉严重受损的现象。 2013年2月28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经过调查,对媒体报道关于世奢会的虚假诽谤新闻发出通知,要求删除曾转载世界奢侈品协会是“山寨”、“皮包”、“骗子”的虚假报道,同时对涉案违法报刊和记者介入调查,内部处分。 2013年9月17日,知名网络大V“花总丢了金箍棒”因涉及多起网络谣言被北京


农夫山泉开始对《京华时报》的虚假报道进行举报,要求调查《京华时报》具有主观恶意的发布虚假消息的行为。农夫山泉与世奢会的遭遇何其相似,可任由世奢会奔走呼号,依然无法挽回由于网络造谣导致商业信誉严重受损的现象。

2013年2月28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经过调查,对媒体报道关于世奢会的虚假诽谤新闻发出通知,要求删除曾转载世界奢侈品协会是“山寨”、“皮包”、“骗子”的虚假报道,同时对涉案违法报刊和记者介入调查,内部处分。

2013年9月17日,知名网络大V“花总丢了金箍棒”因涉及多起网络谣言被北京警方抓获,世奢会中国区负责人欧阳坤作为受害人指证“花总丢了金箍棒”。

网络大V“花总丢了金箍棒”在网络上利用影响力,发布诽谤、诋毁世奢会的相关新闻,各媒体、报刊为吸引眼球,发布未经核实的报道,给世奢会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2012年6月3日,世界奢侈品协会向北京警方报案,控告有人在网上发布恶意信息损害协会商业信誉;2012年8月23日,朝阳警方受理此案。经过北京市朝阳警方的调查取证,发现世界奢侈品协会的负面新闻报道中含有大量被人为捏造的虚假信息,经进一步侦查,已被确认为虚假的不实报道。

世奢会先后向警方提供虚假信息的证据,首先,“世奢会发布的数据涉嫌造假”没有事实依据,媒体发布世奢会曾诈骗80万元参展费纯属捏造。其次,所谓的世奢会前员工属于“花总”安排人员采访,并反复报道,混淆视听。最后,“花总”具有主观恶意。

如今,也许很多人对数月前的世奢会是“皮包公司”“廉价的世奢会”以及世奢会与“花总”的口水仗已经有些淡忘了。但世奢会一直在为维护商业信誉奔走,为维护行业利益努力。

《新快报》与陈永洲的事情还未结束,涉嫌报道假消息的陈永洲,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制裁,而“花总”就是下一个陈永洲,发布未经真实的假消息,一定难逃法律的制裁。

同时,《新快报》与陈永洲造就了“舆论暴力”,也是舆论暴力最好的证明,相关政府当时受制于舆论暴力,吊销了世奢会的营业执照,各大媒体继续炮制大篇幅虚假消息报道世奢会,一度将世奢会推向谷底。

如今,事情已经沉寂下来,世奢会起诉各大媒体已经相继立案。然而,在法庭上,媒体一句话就将责任推的一干二净,媒体的理由是我们只是“转载”,“参照别家媒体”。当时在报纸上信誓旦旦地标榜“经记者走访调查”“本报消息”“独家消息”的新闻门户,在法庭上居然变成了“转载其他消息”,媒体毫无道德底线,发布未经核实的新闻,让当事人“躺着中枪”,这种现象何时能够改变?

媒体作为传播信息的渠道,应该遵守国家相关法律,坚守媒体底线,不能因收视率而热衷于报道一些网络新闻,网络因缺乏监管,出现的可能是假消息。“财经半小时”子虚乌有、夸大其辞、违反常识,从网络提取虚假新闻,追求所谓的“轰动”效应、“独家效应”甚至置新闻事实、客观报道于不顾,实在不配“国字号”标签。

世奢会成为保护品牌形象、保护中国消费者利益的牺牲品,只是水军的力量挡住了真相的一角,协会大声呼吁:反对和杜绝虚假报道,作为主流媒体,义不容辞,责无旁贷。同时希望媒体能站在客观的角度,坚守底线,帮世奢会澄清事实,以正视听。希望各位网民擦亮眼睛,认清事实,不要被人驱使、利用,成为传播虚假新闻的工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