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8)

[难忘那曲靡靡之音]

不知道有没有参加过老兵聚会的,逢聚会喝酒那是必须课,要不然你是去干啥的!某年8.1在青岛某酒店,父亲他们二十几号战友在大厅聚了三桌开喝,那个季节正好是青岛的旅游旺季啊,又是在这家老字号饭店,大堂里那可是满满当当。

结果一群老潜艇军兔又“现眼”了,人刚到齐还没开喝,他们就按照传统先集体吼了一曲军歌,一个大厅的人都在看他们啊,估计各种表情的都有——砸场的?有病啊?老兵啊,致敬?当兵的啊,不敢惹……好了,这么丢人的事就不往下了说了……老兵除了一曲军歌开嗓,平时还喜欢唱什么,下面肯定是《咱当兵的人》了,再往下一基本就能听出大体身份了——不用问,父亲他们肯定会唱《军港之夜》。

注意!!!以下内容全部来自CCTV、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国内公开发行媒体已刊登文字!!!涉密也跟我没关系!!!

前一段时间看来个资料,说《军港之夜》的“军港”指得就是青岛胶南小口子军港,而1980年秋天在由“北京晚报”等单位联合举办的“新星音乐会”上,海政文工团青年歌手苏小明和《军港之夜》一举夜成名!我觉得这个就是扯淡,1980年秋天《军港之夜》才出名的,那歌什么时候写的!可是那年头胶南小口子军港可是机密啊!干活的都是工兵兔,舰司大BOSS亲自在那里蹲点。竟然有人跑去搞创作?

再摘抄一段:“2008年开始,青岛小口子地区共迁走6个村,‘建造航母基地’在当地已是家喻户晓的‘秘密’。”6个村多嘛?不多!记得在《胶南志》上有一段话:70年代因国防建设需要,胶南“固守镇”(记忆有点模糊了)撤销行政区划,所有村民集体搬迁安置!所以父亲他们那句话我更信,《军港之夜》应该描写的旅顺港,而且80年苏小明在旅顺港演出时唱的正是《军港之夜》,这个父亲印象深刻。

为什么印象深刻呢?第一,《军港之夜》和那年头的军歌不是一个路数,甚至被一部分老顽固直接冠以“靡靡之音”。第二,苏小明其实很大牌的,当年唱完一首之后任凭几千号军兔起哄,人家就是不再来一首,文工团的官兔劝也没用。第三,唱这首歌的时候,文工团就在父亲他们艇上更衣,而他那天很不幸负责执勤,就是之前讲过的码头上那种小木屋,不过小木屋就在舞台后面,比大部分人听得都清楚。

顺带再扯个蛋,不知道现在高级技工待遇如何,父亲说他们那个年代技工还很吃香,而且人家是凭手艺吃饭的硬饭碗!有个战友因为高中学习成绩垫底,后来去了部队之后分区修船了,可是一来二去却练出了手艺。一次喝了酒两个人杠上了,这家伙说我们这各种钢材有的是(潜艇一般的小补小修都是就地自己解决),你说要做把54咱东西不够,给你造个左轮绝对没问题……没子弹,可以造个用56机步弹的。

好吧,这事到此为止没下文!父亲说,其实好车工只要有材料,造个左轮手枪很容易,不过话说回来,发射56机步弹一枪能振折手腕吧?

[去脚盆家玩签毛证]

请原谅!我也知道“兔”用多了就成“最炫民族风”了,但是不用“标准”语言肯定被三校(政审)给PSAA!正文起——我09年大学毕业,工作一年之后多少还攒了点小钱钱(咱钱来得光明正大,不是XX记者那些黑钱,所以只能算是小钱钱),又恰逢父亲50大寿,要不咱借机出去玩玩。去哪?脚盆家,我托关系很快就能签小证证!呸,老子当年去多少次了,去年买了个包的签小证证。

言归正题,前文说过《我本英雄》那边文章,其实父亲更多的无奈是现在还用035?我们只知道XX号大铁鱼70年代第一个突破第一岛链,父亲告诉我,他当时那个年头大铁鱼突破第一岛链、天天在脚盆近海时刻准备封港已经成为常态,而且是不间断的那种,就像咱熟知的卫兵换岗交接一样!每时每刻都有大铁鱼趴在脚盆家的门口外,反正不敢吹嘘咱给人家封港吧,但绝对吓得你丫一步三抖!至于父亲到底去过多少次脚盆家,父亲叼着烟一脸不屑的翻玩着我的护照:反正至少够你俩个月的工资——八九千(签)吧!大家请意会!

对于在脚盆家的事父亲都是说一半留一半那种,估计也是怕分寸把握不好说多了……不过就像186当年说的那样,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父亲回忆说,脚盆其实还是很有两下子的,而且那年头咱的051大铁船一般都不舍得用,可是脚盆家同样级别的大铁船经常一召唤能来两三条,所以虽然去脚盆家的次数不少,一般也就是远远的望着或者玩玩无伤大雅的捉迷藏,轻易不和脚盆家的大铁船进行有刺激性的接触。基本上就是那种保持接触,不主动挑事的态势……父亲总是不能理解,现在装备差距小了、咋人胆也小了呢?

顺便吐槽一下现在的孩子,我大学教育实习在山东XX市二中(重点高中)当体育老师,第一堂课我说先跑两圈热热身,学生加辅导老师党当步黑线……擦,才800米慢跑跑不下来!咱不敢抨击教育体制,但是就现在孩子这个熊样,你们还一脸愤青的想揍这个猴子、殴那个小鸡的?你们TMD的扯什么蛋?前面说父亲600克手榴弹投掷68+的成绩,竟然有人问我哪个军事游戏!我擦,你知不知道某个年代毛熊边境陈兵一百万是什么压力,你知不知道某基地条例规定所有潜艇10分钟疏港是怎么算出来的!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1)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2)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3)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4)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5)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6)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7)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9)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10)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完)

本文内容于 2013/11/8 15:59:24 被忧蓝色芥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