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秋太浓

明月当空照,云层似棉绕,若问照何方,梦中是故乡。

踏上二十岁后,每一年的时间流逝都如同电影播放的快进,快得让人诧异,快得让人措手不及,我还以为我们总是年少,于是轻狂,回头才看见多少熟悉的面孔上都背负着不同的使命在路途中缓缓前进,将年少时的东西都慢慢丢弃,取而代之的是新的责任和生命,若是无知,便是快乐,那懂得显得格外深刻。

我们曾经身着薄衣,在凌晨的夏日街头穿梭前进,如果很多年后要我们回忆年少的片段,取代记忆的必定是速度和感受,只有深刻,才不会被遗忘,一颗颗快速回缩向后的树和街景秒速得带不回去,一直都以为我们的停止会带来自我毁灭的灾难,殊不知我们的停留也阻止不了时间的消逝,我们注定老去。

还记得我们那时候的对话,你眯着眼望向前面的路,速度越来越快:“我们现在没钱,所以因此而烦恼,等我们有钱了,不知道又会有什么样的烦恼”,这句话由抚起我头发的微风一并带入我的耳朵,刻在我的心里,对啊,我现在这么烦恼,因为所谓的钞票繁衍出来的各式各样的烦恼,那等我们奋斗到有钱了,那时候又该有多少不一样的烦恼啊?我曾经天真到以为钞票可以解决一切的问题,是啊,钞票可以解决现实中的大部分问题,不过它解决不了的问题也很多的,比如我的心,比如我的观,比如我们的关系通过考验和挫折后的慢慢坚固,它解决不了的太多了,它起到的物质保障对于我们的肯定和生活而言太重要了,但是心里的问题,终究还是要靠自己的克服,钱,起不了什么作用。

我还记得那些比我小的人,在彼此闹着不愉快说着负气话时的场景,转眼间多少女孩成为了女人做了母亲,成为一个母亲是完整人生的其中一步,我一直认为我还是不完整的,无论我经历多少磨难,克服多少障碍,只要我一天未成为母亲,我就无法理解一些滋味和感受,我生命的延续要靠我的下一代,将我的基因和思想传播,不至于在我离开这个世界时所遗留下来的不多,不过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我知道每一个阶段都有美丽的事情需要去完成,我现在还不能做一个合格的母亲,我要慢慢成长,等待我更加强大和富饶时,我就可以在最舒适最美丽的时候成为一个伟大的母亲,一个能够拥有旷阔胸襟和聪明头脑的女人,我可以赚钱,我也可以去感受,我要可以掌控我生活中的一切,首先要顺从,顺着生活给予的皮毛抚摸,才能够理顺一切,才可以获得更多。

回头看这些年,那么多被偷走的时光,被我遗忘在大大小小的地方,我以为我抛弃了记忆,却发现我总能时不时想起一些轮廓和话语,我才明白我死在自己的手里,舒适而安详,那些遗留下来的片段只是残留不死的历史,你无法改变,那便接受它的存在,这个世界一直以它的方式存在,你接不接受,它也一直存在。

我长大之后,我的话越来越少,尤其是在冬天的时候,总有种错觉感觉把话留在肚子里人会感觉暖和些。淡淡的,我甚至以为只要不触及那些我在乎的和敏感的,我都快要没有生命了,我的生活里最让人感觉存在的事便是与爱人争吵,偶尔彼此不耐烦,吵上一顿,过后立刻遗忘,照样牵手吃饭,生活一样继续,情绪总是直线而前会让人麻木,总以为自己已经死亡,我们的生活和压力都需要通过一个突破口去宣泄,可惜了我们都是理智的人,对着陌生人谈笑风生,转念却面无表情如同死灰,我们需要生命,我们需要震撼,需要任何一种以任何方式来震撼我们灵魂的东西,比如争吵,比如悲观,如果没有这么多种让人绝望的情绪和阻碍存在,我想我们早就如同死去一般做着机器干的活,吃着如同嚼蜡一般的饭,我们什么都无所谓,我们什么都不想要。

一个人若是不能成为普通的群众,那便是个疯子,在众生眼中的另类,父母眼中的败絮其中,有那么多人都在教导着别人如何做人如何处事如何成就,最后纵观这一切,往往说着大话的都是这些人,我一向认为自己的生活如何是自己的事,不要去评价别人也不要别人指指点点,当然不包括那些好心劝阻希望你过得不错的人,出发点不同,哪怕方式不好,但至少是善意而为。

这个秋天来得比想象中快,过去总是希望夏天快些过去,那恼人的闷热造成的不适总是让人不自在,突然一阵风就把秋天吹到了面前,我似乎整个夏天只买了一次衣服,它就这么匆匆走了,这种感觉很惆怅,像是没玩够的孩子被硬生生轰回了家,并且锁上了门被警告再也不许出去。去年的秋天我好像还在另一个地方工作,每天过着重复的生活,面无表情,身边没有朋友,我只是在活着,而非存在。前年的秋天我似乎在自己租的房子里,有着两条狗,有着每天早上阳光可以照屁股的生活,有着自由和愉悦,有着这辈子都无法回去的记忆,偶然回想起,就像一门被重重关上的门,然后锁得紧紧,心也狂跳不已,但充斥着不快乐和难过,这些情绪的存在都是必然,谁能成天莫名其妙的快乐,我做不到,我需要很长的时间沉淀,需要一个人安静的坐着不说话,我也需要拥抱,我曾经总是认为若是我那么独立,我要我的爱人作甚?最后我才明白这之间并没有任何太大的关系,我依然可以独立,但我也需要我的爱人,他的存在让我的一切趋于完美,我们都是那么不完美的人,有着自己的臭脾气和不为人知的一面,只是爱人和至亲的朋友才可看见,我们经常争吵,我们偶尔会忽略对方的感受,我们天天斗嘴,如果哪天不吵架了反而会感觉不对劲,两个人就这样吵吵闹闹的迎来一个新的秋天,今天有人问他,若是突然有一天我怀孕了,他会作何反应?他淡定的回答说要等到那一天的时候才知道呢。虽然我假装忙碌,却伸长了耳朵在听,我最在意的的确就是这种事,虽然我知道他的回答,但不免还是好奇他会如何答复。那么爱故作内敛的人,谁知道他会蹦出什么气人的回答,我们都习惯了不给对方期待中的答案,泼泼冷水取笑一下对方已经是家常便饭,我们的关系似乎比别人来得复杂。 我们是一起喝酒吹牛的朋友,我们是相互扶持的家人,我们是互相埋汰的损友,也是经常争吵打闹的死对头。争吵和甩脸色是几乎每天都必备的节目,互相在人前揭短相互埋汰对方是余兴节目,为了一件事争论得脸红脖子粗,甚至大打出手,偶尔又逗得对方开怀大笑,习惯渐渐取代了激情和温暖,我们都在慢慢融化,将自己的性子和一切融化在我们的世界里,偶尔我会在期待我们的孩子什么时候会到来,他会长得像我还是像他?到时候是成了三个人每天的斗嘴还是有人在劝架,另外两个在互掐?他会不会变成一个内敛深沉的父亲,在孩子长大之后故作姿态,还是会跟孩子玩在一起抢着玩具?看着他欺负他们家的其他孩子,我就不难看出他小时候比我还要淘气,我们两个小时候这么捣蛋的人结合出来的孩子会不会是一个“混世魔王”,天天拿石子和弹弓到处闯祸的小家伙。好吧我有点扯太远了,纯属无聊写着玩,看得人不必太当真,不需要说我想太多了,我想太多的是想我自己的事,不影响别人,所以我自得其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