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行星,红色对手。”最新一期的英国《经济学家》以此为题评论印度的火星计划,“红色行星”指的是火星,“红色对手”指的却是中国。文章称,此次任务有试图超过中国人的意涵,因为印度总理辛格是在2011年中俄联合火星探测行动失败后不久即宣布这一项目的。


美国彭博社4日报道印度准备发射火星探测器时强调这发生在“与中国的太空竞赛期间”。同一天的英国《卫报》写道,印度的目的不只是收集火星上可能显示有无生命迹象的信息,也不单纯是展示技术,而是要暗暗与地区对手中国进行星际竞赛。


印度空间研究组织主席拉达克里什南3日接受BBC采访时否认与中国存在“太空竞赛”。他称,中国尚未进行过(发射火星探测器)这样大胆的行动,而无论印度、美国、俄罗斯还是中国,都有自身优先关注与发展的着重点,“印度与其说是与别的国家竞赛,不如说是在与自身赛跑,要争取不断超越自己”。

BBC称,印度民间和媒体不乏有人把此次发射与中国太空项目作对比。新德里电视新闻编辑巴格拉说,印度公众对能赶在中国人前面发射火星探测器尤为激动。报道说,2011年,中国萤火一号火星探测器因技术故障发射失败,印度此后加快了火星探测器发射计划,印度空间研究组织仅用15个月就建造了“曼加里安”探测器。


“为什么印度空间研究组织主席对中国太空项目不置一词?”上月,印度Zee电视台曾发出这样的抱怨,凸显印度官方对“中印太空竞赛说”的排斥。这家电视台当时采访拉达克里什南,开始受到愉快接待,之后被要求去掉“中国不久前打下本国卫星”等问题。由于电视台仍想了解他对“太空领域的竞争,特别是与中国的竞争”的态度,采访被暂停。

稍后,该电视台记者被告知拉达克里什南“情绪不好,不能接受采访了”。该电视台质问说,为什么空间研究组织主席害怕或不愿回答任何关于中国的问题?他是害怕吗?为什么?


印度《金融快报》4日发表社论呼吁“打赢太空竞赛”,但社论认为,美苏曾展开过炽热的太空竞赛,它们感兴趣的是地缘政治竞争。如今世界已经变了,印度应该聚焦从太空获得利益的前景。

《华尔街日报》引述加拿大麦吉尔大学航空航天法研究所教授雅库的话说,印中日的空间竞赛与美苏空间竞赛不同,从某种程度上说前者是为了争夺自然资源。他称印度的火星探测计划是向全世界释放的一个关于在寻找资源方面的平等、努力和能力的信号。


“探测器进入火星轨道的难度相当于从东京打高尔夫球,准确地打进位于巴黎的一个球洞。”中国《国际太空》杂志执行主编庞之浩4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印度此次火星探测最难的一点要数进入火星轨道技术,探测器最终进入火星圆形轨道至少需要进行数百次制动飞行,可能需要花费数月时间。

而且由于距离太远,所以对火星控制得提前20分钟左右进行,早一点就到不了,晚了又会被毁。庞之浩说,印度公布的探测目标比较简单,其他国家的火星探测器都曾搞过,但任务本身对印度来说并不容易。首先是运载火箭方面,这是印度的一个软肋。其次,火星探测对深空探测能力是一个很大考验。火星与地球最近距离约为5500万公里,最远距离则超过4亿公里。印度并不具备这样的深空测控能力。


第三是电源系统,因为火星离太阳较远,太阳能电源能否有保障也是问题。庞之浩说,印度在空间探测方面并没有特别领先的技术。


印度前空间研究组织主席奈尔1日在印度《每日先锋报》上撰文称,印度的太空计划过去30年间取得相当大的进步,但现在远远落后于中国人,“在载人航天上,中国人至少领先印度10年”。“不是因为印度没有想法、没有技术,没有人力,而是因为缺乏能够影响印度太空计划的有远见的领导”。


2012年6月,研究核、导弹与太空技术的美国学者米斯特里在日本《外交学者》上撰文说,印度每年在太空方面的投资为15亿美元,远低于俄罗斯、中国、日本和欧洲,印度的发射也比其他国家要少,“纯粹就技术而言,印度赶上中国,可能需要15至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