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时期的文化研究进入一个误区:如把新鄭作为黄帝文化最重要的一个地区,把涿鹿定为黄帝戰蚩尤的涿鹿之战的涿鹿。黄帝活动遗址,最重要的有三处。太史公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中的“黄帝居轩辕之丘,邑于涿鹿之阿,葬于桥山”。轩辕之丘、涿鹿、桥山,均属于少典。

确定桥山黄帝陵的少典原点是首要问题,忙于确定黄帝的出生地、黄帝的居处的确定,究竟是什么目的。仅仅为了经济利益等问题,就断定故址、居处、中心等,与原点的黄帝陵没有丝毫逻辑关系,找出一群所谓的专家、学者、政客等,确定黄帝的故址就是新郑有熊等。文献中记载的可信度究竟又有多少,把民间传说、地方志,当做证据,本身就是严重的问题。

首先,分析三个名称的含义。

涿鹿:涿:氵豕,氵:与三一样,多的意思,象水一样多。豕者为为豬。涿鹿:很多豬和鹿出没的地方。涿鹿形声猪猡。

轩辕指南车,轩辕:車干、車袁,車:丰田,使得田里丰收。干:与千字比对,干:与天斗,“千”:大千世界,千术,“千”:骗、假的含义。袁:与哀字比对,“土”成“亠”,“十”:斗争之意,斗争为“袁”,不斗争为“哀”。“丶”是“主”的含义。轩辕是与“豬”斗争的工具,指南就是战胜的方法。英语指南,思想之南等仍然含有此意。与败北相对。笔者认为轩辕指南车的外形类似于“囚”,“人”在“囗”,囗:木框,类似于古代的囚车和轿子。这样的工具是抗击野猪的最有效的方法,称为轩辕指南车。目的是田里的庄稼能够丰收,不要受到野猪的危害。

桥山:橋:木夭“呙”。桥山也就是黄帝陵。

炎帝、黄帝出于少典。少典不是炎帝、黄帝的父辈。典:曲丌,曲:農字首,丌:祭祀案台,典:農业祭祀。少典指農业不发达的地区。炎帝世代火耕出于少典,黄帝戰蚩尤出于少典。少典就不是河北的涿鹿,也不可能是河南的新郑。而是,陕西的黄帝陵地区的周边。

《史记》记载的“黄帝居轩辕之丘,邑于涿鹿之阿,葬于桥山”的轩辕之丘、涿鹿、桥上都属于少典的桥山,而不是三个地方。与河北的涿鹿、河南的新郑没有直接的关联。黄帝戰蚩尤的原点也只有属于陕西的黄帝陵的地域,也就是桥山、少典,涿鹿也应该是陕西的涿鹿,不是河北的涿鹿。轩辕之丘也应该是陕西的轩辕之丘,也不是河南的轩辕之丘。黄帝是不是到过河北的涿鹿和河南的新郑,没有提出任何依据。研究黄帝时期的文化也只能集中在陕西少典的黄帝陵地区。

黄帝所居轩辕之丘就在新郑。理由一:这是众多的历史文献记载,请问哪个文献记载“轩辕之丘”就是河南的新郑,这个文献的可信度,需要不需要考证。“丘”:与“兵”比对,兵:斤丌,斤:斧头,“兵”:斧头放在祭祀台上。指黄帝戰蚩尤的戰争。丘:斤一,一:自然属性,“丘”:自然开辟而成,未能成“兵”。理由二:还有近当代学者研究所得到的一个共识。中国文献史,就已经对倉颉創字失去了研究。周文王的《周易》颠倒了乾坤的阴阳,孔子已经不识倉颉創字。文献记载尚且需要考证和阐释。近代学者的共识能够成为黄帝的居处的依据?

当代国学大师钱穆有一句话说得非常肯定:“古代黄帝部落之居地,应在今河南新郑,断无疑矣。”笔者对此类文人十分鄙视,凭什么“断无疑矣”?笔者见识过钱穆的其它文章,实在是不胜其看,一派胡言乱语而已。不提其人罢了,提到此人此话,足见其人学识浅薄,更没有什么可信而言。至今,没有一丝根据证明,“黄帝”曾经居处河南新郑,或者黄帝曾经从陕西一带打到河南新郑。

黄帝所邑之涿鹿,文献也有很多记载。《史记·正义》引《括地志》说:涿鹿是黄帝初都,很快又迁往有熊。“地方志”竟然成为考证“黄帝”初都“涿鹿”,迁都“有熊”“新郑”的依据。没有依据,再多的学者专家、再多的要人政客,对此毫无积极的意义。

所有这些故址、政治中心文化活动,就是颠覆陕西宝鸡的炎帝陵、黄陵县黄帝陵的中国文明的原点地位。原点的地位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也就是中华民族的文明的根基,也是中华民族的灵魂。即使涿鹿是黄帝的政治中心,新郑是黄帝的故址,也是在黄帝陵这个原点的基础上成立。政治中心,居处故址必然与黄帝戰蚩尤,以及文明的意识形态有必然的关联。这样忙于涿鹿、新郑文化的弘扬,恰恰是冷谈黄帝陵等文明中心的地位。

黄帝陵只能有一个,应该中国历史的原点只有一个。炎帝陵、黄帝陵存在多处,黄帝的居处、政治中心都可以依据文献论定,故址等依靠一帮专家学者政客来定。甚至,有的简直就是文痞、文丐。

新郑黄帝故里这个遗址有关黄帝文化的内容最为丰富。但是没有一处是可以证明新郑是黄帝故里,既然是黄帝长期活动之所在,又是其建邦立国之地,而且,史籍记载延续不断。应该论据充足,逻辑严谨才是,也不需要这么多的专家说话,事实甚于雄辩。我们也许还没有感觉到涿鹿是政治中心、新郑是黄帝故里等危害。实际上,不仅仅是利益,而是一个国家的文明观的颠覆,学术态度的堕落问题。如果仅仅一两个学者,发出怪异的论调,也许不会惊讶。但是,看看如此一帮学者:李伯谦、张忠培、俞伟超、严文明、安志敏、殷卫璋、仇士华、张学海、安金槐、许顺湛、郑杰祥、马世之、杨肇清、李友谋、陈旭、张居中、方燕明、赵会军、李昌韬、张松林、曹桂岑等,都热衷于此类文化论断,而且如此的轻率。这就是整个国家的学说水平和学说态度成了大问题,这种结果就是用地方文化颠覆中国文明。

文明是有事件、时间、空间、精神信仰的原点,这个原点集中在黄帝这个原点上,任何文化故址、政治中心都是从这个原点出发。最能反映黄帝这个原点的就是陕西炎帝陵、黄帝陵。任何其它有关的文化不是依靠文献而得出,而是需要有力的论证,更不是某个会议解决的问题。如果黄帝戰蚩尤从陕西的少典打倒河北的涿鹿,迁都新郑,一定要有充分的证据和严谨的逻辑。多出来的黄帝陵应该立即废除。如果没有丝毫的证据,还是慎重一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1公里图完成全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9年已经完成的的状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0米高*30米長*30米宽的龙头

新郑的始祖山曾经投资了40亿,建设一条21公里的龍,竟然不知龍的原型是蚩尤,蚩尤的原型是豬,并不是蛇。文化差异与黄帝戰蚩尤如此大的区别,这帮学者真是有点恬不知耻。

本文内容于 2013/11/5 11:54:44 被小编a45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