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7)

忧蓝色芥茉 收藏 19 28934

谁把击针给顺走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读过《怀念步兵:刺刀打败原子弹》,记得大约是在07年刊登在《世界军事》上。后来在网上搜了一下,发现“怀念步兵”也是个系列,其中有一篇讲枪的里面描述过一支56冲的击针丢了,结果侃大山的时候父亲说,其实他们那里也发生过,而且就在他们艇!

当然,父亲他们那里丢的可不是56冲的击针,而是54式的……别急,慢慢展开……在父亲当兵的那个年代,基地码头在上艇梯旁边设有一个岗亭,无论白天黑夜都有卫兵执勤,当然有除非重大情况(比如大头铁鱼那次),一般都是本艇的兵轮值,而执勤的配枪就是主角54式。

其实70年代末80年代初,军兔受到那十年的影响,很多细节方面还是松懈或者有漏洞的,比如现在都说不清楚的南海舰队广州号驱逐舰沉没事件。潜艇部队虽然相对严格,但是很多细节也就是走走过场,这支主角54式平时就挂在岗亭里,卫兵交班就看看枪在不在,子弹少没少。

直到某一天某个大领导要来旅顺视察(很大很大的那种),于是就各种准备,结果问题出来了:检查枪械的时候发现这支54里面的击针没了!有常识的都知道,在军兔那里这可不绝对是件小事,查!自查、互查……折腾了个底朝天之后还是没发现,屁大点东西压根就没法找啊。

其实,这玩意要找也很容易,查查是在谁岗上丢的不就行了!但是问题出现了:说不清楚!平时大家换岗交枪的时候,也就拿过来退弹匣再顺手一撸——枪在、子弹没少,好了没问题,然后顺手就又挂回去了。到上一次确定击针肯定在里面算起,已经足足过去3个多月的时间了。

3个多月就算100天吧,一天要换N次岗,你自己算算有多少人次,查个毛线?而且这期间全艇的人基本都在岗位上呆过,这简直就是无头案!要不看看谁最有可能是干这事的“坏分子”?那也几乎是在扯淡,你说地方一般出事还可以先排除有案底的,可那些潜艇兔当年都政审过!

其实直到今天战友聚会,他们还经常起哄说父亲嫌疑最大,因为虽然执勤岗用的是54式,几乎所有人也在靶场上打过,但是没有像新兵连的56半那样教过分解啊!前面说过,父亲高中的时候就偷着分解过爷爷的配枪,没错那也是支54式,老爸你那点破事你是不是逢战友就吹啊!

不过,战友们也就是起起哄,因为分解枪支基本上你会一种,其它的研究研究也就明白了,无非就是慢点!你算算那一岗多长时间,碰上晚上那几个小时多无聊,后来他们喝多了还“真心话”呢,当年偷着分解54玩过的举手——好吧,几乎人人有份。谁知道哪个爪贱的给弄丢了。 至于处罚,反正找不出具体责任人,但是所谓法不责众不是完全不“责”,全艇去农场劳动一个月……

[跟风赞一下军工兔]

前文说过,一群潜艇兔因为说不清楚的击针被集体发配农场了,不过,父亲说其实他们去了也不干活:第一,都知道他们就是在那呆一个月走个过场而已;第二,人家是技术兵种,谁会种地哄猪放羊?不给你们捣乱就算好了!

其实,我解释一下,那年代潜艇的小专业(航电、鱼电、声纳、雷达)基本都是城市兔,完全没有地域攻击的意思,但是都知道那年代教育资源的问题(其实,现在也是),都是高中生自然核心岗位还是要最好的,当然之前也考试过!你让城市兵为主的这帮去了,肯定都是捣乱了。刚要命的是,即使在农场劳动,这帮人的或是便准也和人家农场兔不一样,就是前面说得3块2和6毛5的区别……

这期间父亲他们干什么了,集体都把“欠”的假给休了……父亲这样的舰司子女兔更是不例外,一群青岛兵就回家玩去了。经常在这条路上的都知道,先坐大连到烟台的轮渡,然后再在烟台转火车去青岛(我擦,2012年的时候,烟台-青岛的火车才22块,大巴车竟然85,暴利啊暴利)。据说当年一起走的有五个潜艇兔,火车硬座能干嘛,打保皇吧……很多人都知道,军兔都是牌棍,打得相当好。

既然打得好,自然有人围观!围观的人里面有一个父亲认识——又是舰司子女!这家伙不是军兔胜似军兔,不用说了自然是军工兔!这家伙比父亲NB,人家不仅年龄大,而且是正牌本科毕业。军工兔学得本科自然是……咱不触这个忌讳,反正现在NB的不得了!那就去餐车喝点吧,父亲顺手就从背包了抄了两罐头,这玩意现在算个屁,结果人家楞当好东西,还是那句话——兔子当年没小钱钱啊。

说到这事父亲又翻旧账,他当兵那年头最苦当属工兵兔,干着最累的活吃着最差的饭,反倒是他们平时不干体力活的吃好喝好!回到军工兔身上,记得有句感慨说得很刻薄也和真实:玩导弹的挣不过卖茶叶蛋的!但是咱军人家庭出身,咱更信后面一句话:没有玩导弹的卖茶叶蛋你也不踏实!话说这个军工兔什么出身,他父亲是海兔总后的(那年头还没有装备部),现在是XX飞XX项目的总师!

用父亲的话说,两个罐头摆在桌上,当年的军工兔就像过年似的,唉,情何以堪啊!其实俩个人也多年没见了,至于两个人到底在干什么也是互相打马虎眼,大家心里其实都心知肚明!后来看XX杂志的海上力量版,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当时XX工程的副总师在机场给试飞员跪下了,父亲看着那个背影说:就是他!我只知道当年海军兔不易,用人弥补技术差距!但想想军工兔,人家呢!都是热泪!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1)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2)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3)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4)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5)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6)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8)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9)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10)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完)

<P></P>


本文内容于 2013/11/8 15:57:38 被忧蓝色芥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给试飞员跪下的事情,副总师可能是于志丹。事件是李中华把坠毁边缘的歼十原型机的飞了回来。

致敬!

部队养猪十分常见,只要有条件,部队走到哪里就把猪养到哪里,其意义就不用多说了。其实养猪也是一个技术活,除了脏和累,还要善于总结经验,否则吃了苦也养不好。对于过去农村出来的战士,养几只猪算不上什么难事,现在也许农村集中养猪了,估计也和城市兵一样笨手笨脚。

记得有一年春节,部队杀猪过年,却请不到屠宰师傅,几个连队司务长急的哇哇叫,跑我这里来诉苦,问怎么办?年关在即,看到一头头膘肥体壮的大肥猪却吃不到嘴,我也没办法。想起小时候随父亲在军营经常看杀猪,对杀猪要做的程序倒是熟悉,就是从来没做过,哪有我们小孩子的事?现在不同了,作为营干部不管都不行,推给谁?

我让各个连队各派几名机灵体壮的战士,把猪集中到营部食堂来,按我的要求找来两把锋利的56冲刺刀,什么条凳、通条、打气筒、绳索、粗杠子等一堆东西,叫炊事班烧了两大锅开水准备好。然后指手划脚讲了一大通杀猪的程序,要领,说的唇干舌焦、吐沫乱飞,底下大眼瞪小眼没人敢啃声,谁也没杀过啊!没有先锋,逼我这个老将只能自己出马了。

我叫战士把猪捆好抬到条凳上,按住头尾,下面放了个放血的盆子,撒了些盐在里面,拿起杠子对猪的脑门就猛击一下,把猪打昏。袖口卷起,扎了个马步,瞅准过去看见别人是怎么选择的部位,照葫芦画瓢一刺刀就下去了,不知是猪长得太嫩还是用力太大,居然把手都捅进了猪的喉咙。放完血,在猪蹄上用刀开了几处小口,插通条进去分离肉和皮之间的空隙,让战士往里面打气,边打气边拍打,一会儿猪就变成了一个充气的“皮球”,扎紧口子后,就放到大锅里烫毛。

几个来回后,把猪取出刮毛,放在凳上开膛破肚,这些就不用我动手了,指导大家如何操作即可。有了示范,几个胆大心细的战士就自告奋勇,如法炮制,一个上午就杀好了五头猪,每个分队一头。

看到各连欢天喜地抬着猪肉回去,我终于松了口气,这才发现我的衣服都汗湿了,浑身都在酸痛。养猪真是好哇!


1楼 忧蓝色芥茉
谁把击针给顺走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读过《怀念步兵:刺刀打败原子弹》,记得大约是在07年刊登在《世界军事》上。后来在网上搜了一下,发现“怀念步兵”也是个系列,其中有一篇讲枪的里面描述过一支56冲的击针丢了,结果侃大山的时候父亲说,其实他们那里也发生过,而且就在他们艇!

当然,父亲他们那里丢的可不是56冲的击针,而是54式的……别急,慢慢展开……在父亲当兵的那个年代,基地码头在上艇梯旁边设有一个岗亭,无论白天黑夜都有卫兵执勤,当然有除非重大情况(比如大头铁鱼那次),一般都是本艇的兵轮值,而执勤的配枪就是主角54式。

其实70年代末80年代初,军兔受到那十年的影响,很多细节方面还是松懈或者有漏洞的,比如现在都说不清楚的南海舰队广州号驱逐舰沉没事件。潜艇部队虽然相对严格,但是很多细节也就是走走过场,这支主角54式平时就挂在岗亭里,卫兵交班就看看枪在不在,子弹少没少。

直到某一天某个大领导要来旅顺视察(很大很大的那种),于是就各种准备,结果问题出来了:检查枪械的时候发现这支54里面的击针没了!有常识的都知道,在军兔那里这可不绝对是件小事,查!自查、互查……折腾了个底朝天之后还是没发现,屁大点东西压根就没法找啊。

其实,这玩意要找也很容易,查查是在谁岗上丢的不就行了!但是问题出现了:说不清楚!平时大家换岗交枪的时候,也就拿过来退弹匣再顺手一撸——枪在、子弹没少,好了没问题,然后顺手就又挂回去了。到上一次确定击针肯定在里面算起,已经足足过去3个多月的时间了。

3个多月就算100天吧,一天要换N次岗,你自己算算有多少人次,查个毛线?而且这期间全艇的人基本都在岗位上呆过,这简直就是无头案!要不看看谁最有可能是干这事的“坏分子”?那也几乎是在扯淡,你说地方一般出事还可以先排除有案底的,可那些潜艇兔当年都政审过!

其实直到今天战友聚会,他们还经常起哄说父亲嫌疑最大,因为虽然执勤岗用的是54式,几乎所有人也在靶场上打过,但是没有像新兵连的56半那样教过分解啊!前面说过,父亲高中的时候就偷着分解过爷爷的配枪,没错那也是支54式,老爸你那点破事你是不是逢战友就吹啊!

不过,战友们也就是起起哄,因为分解枪支基本上你会一种,其它的研究研究也就明白了,无非就是慢点!你算算那一岗多长时间,碰上晚上那几个小时多无聊,后来他们喝多了还“真心话”呢,当年偷着分解54玩过的举手——好吧,几乎人人有份。谁知道哪个爪贱的给弄丢了。 至于处罚,反正找不出具体责任人,但是所谓法不责众不是完全不“责”,全艇去农场劳动一个月……

[跟风赞一下军工兔]

前文说过,一群潜艇兔因为说不清楚的击针被集体发配农场了,不过,父亲说其实他们去了也不干活:第一,都知道他们就是在那呆一个月走个过场而已;第二,人家是技术兵种,谁会种地哄猪放羊?不给你们捣乱就算好了!

其实,我解释一下,那年代潜艇的小专业(航电、鱼电、声纳、雷达)基本都是城市兔,完全没有地域攻击的意思,但是都知道那年代教育资源的问题(其实,现在也是),都是高中生自然核心岗位还是要最好的,当然之前也考试过!你让城市兵为主的这帮去了,肯定都是捣乱了。刚要命的是,即使在农场劳动,这帮人的或是便准也和人家农场兔不一样,就是前面说得3块2和6毛5的区别……

这期间父亲他们干什么了,集体都把“欠”的假给休了……父亲这样的舰司子女兔更是不例外,一群青岛兵就回家玩去了。经常在这条路上的都知道,先坐大连到烟台的轮渡,然后再在烟台转火车去青岛(我擦,2012年的时候,烟台-青岛的火车才22块,大巴车竟然85,暴利啊暴利)。据说当年一起走的有五个潜艇兔,火车硬座能干嘛,打保皇吧……很多人都知道,军兔都是牌棍,打得相当好。

既然打得好,自然有人围观!围观的人里面有一个父亲认识——又是舰司子女!这家伙不是军兔胜似军兔,不用说了自然是军工兔!这家伙比父亲NB,人家不仅年龄大,而且是正牌本科毕业。军工兔学得本科自然是……咱不触这个忌讳,反正现在NB的不得了!那就去餐车喝点吧,父亲顺手就从背包了抄了两罐头,这玩意现在算个屁,结果人家楞当好东西,还是那句话——兔子当年没小钱钱啊。

说到这事父亲又翻旧账,他当兵那年头最苦当属工兵兔,干着最累的活吃着最差的饭,反倒是他们平时不干体力活的吃好喝好!回到军工兔身上,记得有句感慨说得很刻薄也和真实:玩导弹的挣不过卖茶叶蛋的!但是咱军人家庭出身,咱更信后面一句话:没有玩导弹的卖茶叶蛋你也不踏实!话说这个军工兔什么出身,他父亲是海兔总后的(那年头还没有装备部),现在是XX飞XX项目的总师!

用父亲的话说,两个罐头摆在桌上,当年的军工兔就像过年似的,唉,情何以堪啊!其实俩个人也多年没见了,至于两个人到底在干什么也是互相打马虎眼,大家心里其实都心知肚明!后来看XX杂志的海上力量版,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当时XX工程的副总师在机场给试飞员跪下了,父亲看着那个背影说:就是他!我只知道当年海军兔不易,用人弥补技术差距!但想想军工兔,人家呢!都是热泪!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1)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2)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3)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4)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5)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6)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8)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9)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10)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完)

<P></P>


本文内容于 2013/11/8 15:57:38 被忧蓝色芥茉编辑

用父亲的话说,两个罐头摆在桌上,当年的军工兔就像过年似的,唉,情何以堪啊!

-------------------------------------------------------------------------

向楼主的父亲和所有为中华奉献的军兔们 致敬 谢谢你们 让我们这些80后站着活在这个世界上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