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洪学智与彭德怀朝战中的一段对话品尝战术的奥秘


从洪学智与彭德怀朝战中的一段对话品尝战术的奥秘

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志愿军以三次战役的胜利,横扫美李等联合国军队,吓得敌人鼠窜而逃,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官阵亡,美国政府另派美陆军副参谋长李奇微担任第八集团军司令官,美军屡次失败导致美政府撤了二战、仁川登陆战英雄麦克阿瑟的职务。抗美援朝,一个不能自已生产大炮的中国打得武装到牙齿的美军举白旗,谈判求和,成为世界军史神话,开创中国100年和平发展的基础。

李奇微在彭德怀发动第三次战役时来到朝鲜任职,亲眼看到美韩联军狼狈后逃的的惨状,目睹志愿军神勇无敌,夺取韩国首都汉城的壮举。战争经验丰富的彭德怀深知部队长途奔袭很是彼劳,战线拉长粮弹难于供应,机智地力排金日成和苏联大使的阻挠撤军汉城,退守出发阵地。

志愿军的三大战役胜利,毛泽东、周恩来商议决定打到三七线,造成美军重创,迫使美国政府和谈停战,达到城下签约的目的,为此,毛约彭回国面议,彭虽向毛面呈志愿军面临的困境和艰难,但从国际政治目的来看彭还是同意了毛的意见,打过三七线,消灭成建制美军的师或团。

彭德怀返回朝鲜后立即部署第四次战役,发起对美韩联军的进攻,然而在战前讨论时,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洪学智、韩先楚,参谋长解方,却根据志愿军三次战役中的经验和教训,商讨了一个力避长途奔袭,粮弹难供,易于发挥我军长处的“部队后撒,隐蔽待机,运动歼敌”的作战计划,当场被彭德怀否定了。邓华、洪学智当面向彭德怀解释志愿军困难现状,力呈方案。彭德怀很不高兴地说:你们怕死,我不怕;你们不敢打,我打。弄得他们下不了台,邓华当即表态说:我们只是建议,一切都听彭老总命令。彭德怀说:这还差不多。会后,彭德怀担心后勤保障的问题,特地叫洪学智一块儿吃饭。洪学智是一员福将,他跟随徐向前走出大别山,从延安到苏鲁跟随陈毅,在从新四军到东北跟随林彪,在林彪指挥下受到林彪战术思想熏陶,由于洪学智智勇双全多打胜仗,受到林彪的喜爱,几经提拔当上了军长,南下广东后调往广东军区任副司令。朝战暴发,毛主席决定成立东北边军防范中朝边境,命令林彪负责组建。林彪从现代化战争的特点出发,挑选了四野才子邓华任司令员,赖传珠任政委,“黑旋风”韩先楚任副司令员,通晓四国语言的“神机军师”解方任参谋长。邓华、洪学智在东北时同为军长,组建15兵团时林彪命邓华任司令员,洪学智任第一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洪学智性情随和,为人恳直,心地善良,以党性原则和战斗大局为重,尊重邓华领导,配合密切,联手指挥作战得心应手,从平津战场一路打到广东,屡获胜仗,结下深厚情谊。叶剑英任广东军区司令员时,又把洪学智留任副司令员。毛主席授命林彪发起海南岛战役时,林彪命邓华司令员,韩先楚、李作鹏为副令员组成海南岛战役兵团,发起继金门夺岛战役失利后的又一战役。洪学智作为广东军区后勤副司令又担当起战役后勤保障工作,洪学智全力协助邓华在粮食、弹药、船夫的保障上解决了很困难,特别是在船只被蒋军劫掠海南岛的不利情况下,发动群众捞起沉海的漁船作战船,还想办法去福建、广西去弄船,甚至还到香港弄船保证作战需要,立下不朽功劳。邓华任东北边防军司令员时首先提出调洪学智回兵团的请求,得到毛主席林彪的同意。洪学智入朝作战后,又被彭德怀命令负责解决志愿军后勤保彰困难,洪学智发动全军将士想方设法,克服重重困难,全力保障志愿军作战,创造很多奇绩,深得彭德怀喜爱,在志愿军中,除了毛岸英外洪学智是笫二个没被彭德怀骂的将军,在全军中谁都怕彭老总,只有陈庚不怕彭大将军。

邓华被彭德怀用言语沧了一顿之后,心里更害怕彭德怀,但又不甘心,散会后,在食堂吃饭时,邓华找上洪学智鼓动他再次力劝。在志愿军司令部食堂,彭德怀因为担心后勤供应出问题,便叫洪学智和他一起吃饭多了解一点情况。彭德怀小灶吃饭的桌子是子弹木箱临时磊码的,平时司令部的人都害怕以严肃骂人著称的彭老总,沒人敢陪他吃,他也乐得一人安静。洪学智虽为志愿军后勤副司令员,平时不住总部,住在别处的后勤司令部,吃完饭就要离开总部去后勤司令部。

洪学智见彭老总喊他一块吃饭,也高兴地奏上桌子一块吃饭。也许彭德怀喜爱洪学智的原故一时高兴拿出茅台酒要喝几杯。洪学智一边和彭德怀喝酒,一边汇报如何克服困难确保后勤供应的决心,说得彭德怀满脸堆笑。志愿军司令部设在朝鲜的山洞里,喝点酒能抵御潮气、寒气,有益身体健康,他们二人酒也喝了不少,后勤那档子事也说完了,洪学智脸上的大麻子也泛上了红光(洪学智军中外号洪大麻子)。借着酒劲,洪学智想着劝说彭德怀,于是,历史留下了洪学智同彭德怀的对话的故事。

“彭老总啊!军中有条规矩,参谋有三次建议权,我前面说了二次,最后再说一次,尽我的责任,请偬不要见怪。”洪学智操一口大别山安徽腔说。

彭德怀听洪学智这么一说,心里立刻明白洪大麻子要说舍子了,低头用筷子夹菜,并不言语。

“我们志愿军经过前三次战役,在您的正确指挥下全军取得了辉蝗战绩,打得美国佬大败而逃,但也暴露出我军不少的弱点,就说这后勤保障这一块难处您最清楚,战士最多也只能带五、六天的干粮和子弹,战役一打响敌人就逃,战士们就追,追了几天就没吃的,要饿肚子了,在国内打仗有地方党组织支前,或者自巳就地筹粮,可朝鲜这地方一开仗连个人毛也见不着,一点粮食也弄不到,困难得很哟!您也讲过‘人是铢,饭是钢,一顿不吃饿慌。”可是我们的战士沒吃的,还要饿肚子打仗,真是要命哦!您英明决策撤军汉城返回阵地,是在高明,这样我们的战线就能缩短一些。所以,这次战役还是将部队往回缩,隐蔽起来,等到美国佬和那帮狗腿子再来进攻,我们再寻找机会狠狠地打击他们,这样部队不仅可以打胜仗,还能减少很多困难,我建议还是采取“诱敌深入,择机歼敌”的计划好些。”洪学智一边说着一边观察彭德怀脸色,担心彭老总发火。

也许是彭德怀心里依重爱将,在他面前重提已被他否定的作战计划没有发火,反而心情平静地手扶酒杯,脸上一点反应也沒有,静静地听着洪学智在说着。“你说部队后撤?那又撤到哪里?你说部队隐蔽?这么多部队能隐蔽在哪里?美国人的飞机日夜地侦察,还有韩国特工密探侦查,难保证不被发现。”彭德怀突然连珠炮似的对洪学智提出了一系列军事疑问。

“是的,您说这些确实存在,我想俺们军队是毛主席教育经过长期战斗锻炼的人民军队,我们有光荣传统,我们善于近战、夜战,善于在运动中寻找战机歼灭敌人,这样就能扬我军之长,避我军之短,避开敌军之长,狠揍美国佬。至于如何诱敌深入可以发扬我军指战员聪明才智,群策群立吗?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洪学智采取不反驳的说话方式,不放弃劝说的机会继续解释。

“现在不说别的,光是你在铁原储存的那么些战争物资,怎么一下撤出去?”彭德怀突然向洪学智发问。

“只要您同意诱敌深入计划,我保证三天之内将所有物资运出去。”洪学智声音宏亮向彭德怀保证说。

“不行啊!万事说得容易,做起来难啊!这么多部队说撤就那么容易撤,那么容易隐蔽起来的呀!如果往后撤,遭到美军机械化突袭,到那时抵挡不住,退到鸭绿江边,我怎么向毛主席交待呀!”彭德怀心有余悸地说。

“这怎么会呢?您第一次诱敌反攻,结果不是被我军伏击、截击打得大败吗?13兵团贯于诱敌、截敌作战,在东北狠有经验。”洪学智红着脸想用事例来劝说,可能是酒精在发挥作用,他无意之中说起了13兵团的历史,忘记了彭德怀大骂38军军长梁兴初,捎带上林彪的教训。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打到三七线我已经在毛主席面前答应了,不进攻怎么到三七线?毛主席要求今后作战争取歼灭美军成建制的师,不进攻目标怎么能实现?好了,你马上回去做好作战准备。”彭德怀下了逐客令。洪学智只得放下筷子离席而去。

彭德怀万万没有想到志愿军由于后勤保障的弱点被新任美军第八集团司令官李奇微识破,他从三次战役作战时间记录中发现志愿军每次战役只有七天左右,无论如何七天一到必定撤军,李奇微形象地说“礼拜攻势”,在“礼拜攻势”背后是志愿军后勤补给供应不上,士兵携带的干粮子弹只能打到一个礼拜日。李奇微发现志愿军的“礼拜攻势”秘密后,就象一头闻到血醒味的饿狼,从失败的绝望中发现了生存的转机。于是,李奇微精心地研制了一个“磁性作战计划”和一个“空军绞杀战计划,他一边让美军空军大量飞机日夜不停地轰炸志愿军后勤运输线,切断物资补给,饿死志愿军。一边让正面美军和联合国军,在志愿军发起进攻时主动后撤30公里布阵等待志愿军,因为志愿军步行每天只可行进30公里。当志愿军再次进攻时再主动后撤30公里诱我深入,等到七天后再用机械化部队反攻。

彭德怀不知李奇微奸计,也没有听进去邓、洪、韩、解的计策,还在第四次战役发起时命令各部队猛打猛追猛穿插,结果钻进了李奇微设计的圈套里,在李奇微反击中志愿军不少部队被反包围,进攻最猛穿插最远的180师却被围受损最严重,虽然很多部队发扬我军特长突围出来,但李奇微的反攻打得彭德怀手忙脚乱,为了稳住防线命令志愿军死守,在美军飞机、大炮、坦克轰炸下我志愿军在阵地战中伤亡惨重。

战斗的目的是什么?古往今来的军事家们回答的结果不尽一样,普遍多为攻城略地,诸如蒋介石在江西调集大军布阵进攻红军,而中共博古、李德、周恩来三人团则釆取御敌于国门之外,堡垒对堡垒的办法同装备占优势的蒋军打阵地战,结果是根据地丢失,红军伤亡巨大,被迫逃亡。而蒋介石在对日军进攻中采取阵地防御战,面对日军飞机、大炮、坦克的轰炸,节节败退,弃都逃亡。上述的攻城略地的阵地是中国历代军事家屡用之法,就是三国之著名的赤壁大战,虽是水战,也表现为以船为阵地的阵地战。什么韩信背水列阵战?什么诸葛亮八封阵、曹仁的十门九锁阵?什么穆桂英大破天门?中国历代阵法可从一字长蛇阵讲到十面埋伏阵。从冷兵器时代的攻城战、阵法战到热兵器时代的阵地战,似乎阵地战最为常见,外国的马奇诺阵地和德国诺曼底防线是有名的。

但是,中共领袖毛泽东这个没上过军事学校的军事家,他用一生的杰作展示了“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为目标的战争理论,毛泽东打仗不计一城得失,不以阵地对阵地,在运动中诱敌深入寻机歼灭敌人。毛泽东在江西以此法连打胜仗,毛泽东军事思想学得最好的是林彪,十大元帅中再无一人,林彪深得毛泽东喜爱。毛泽东、林彪把诱敌深入,寻机歼敌,不计一城得失,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的战略战术用到尽致。

通过洪学智与彭德怀的对话,让我们领略战斗中阵地战和在运动中寻机歼敌的战略战术在战斗中的指导作用,我们还通过抗美战争中第四次战役战斗指导思想的不同,体现在战役结果的不同上。

在这里,我要说的是战斗应以消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的,不计一城得失诱敌深入就是为了多消灭敌人有生力量。而阵地战则是同敌人拼装备、拼武器的消耗战,不仅不能多消灭敌人,反而在敌人优势武器轰击下自身伤亡更多,得不偿失。

抗美战争中第四次战役前,邓华、洪学智、韩先楚、解方提出的“诱敌深入,寻机歼敌”的计划,尽管是在不知李奇微设计诱我上钩时提出的,但也是最为适合我志愿军当时客观主观方面不利因素提出的,更是能发挥13兵团战斗特长的作战策略的。从这一点来讲邓华、洪学智、韩先楚、解方提出的“诱敌深入,寻机歼敌”的计划,是最能体现毛泽东、林彪“不计一城得失,寻机歼灭敌人有生力量”战略战术思想的。

毛泽东军事思想对于林彪和彭德怀来讲其运用方式也是不同的,林彪对于毛泽东军事思想通过江西井岗山红色根据地创建和反击蒋军五次围剿的战斗得到领悟和磨炼,能做到把毛泽东军事思想活学活用,有时还导致违抗毛泽东意志和命令,但林彪为了确实保存有生力量,最后消灭敌人,就敢于冒犯毛泽东,不执行毛泽东命令。如四平保卫战,林彪在毛泽东死命下,在确信无力取胜条件下,竟私自下令深夜撒出四平城,保存我军实力,对毛泽东先斩先奏。又如打锦州,林彪经退出四平城创建农村根据地壮大了军队,连连获胜,毛命林率军南下攻打锦州,造成关门打狗之势。毛之命令一下,林不是一味地执行死命令,而是灵活地运用军事谋略来实施,不是影视作品中的政治误导。林彪为了提防打锦州时遭到蒋介石北南夹击,又使打锦州的战斗意图不暴露,就先釆取打长春之法,他深知老同学的底细,打算:一是能攻下即攻取长春,二是如不能一时攻取,则围而不攻,不使长春之敌援绵州,三是迷惑沈阳之敌。林彪最担心的是长春、沈阳之敌截断他的后路,围住了长春他能放下心来。当林彪长途奔袭南下辽西时,得到锦州之南敌军从4个师突增到11个师,打锦州的战争态势存在严重危险,这时毛泽东命令和自身安全以及获取胜利这三者关系在激烈斗争,自然全军安全放在第一位,死守毛泽东命令而失败当败军之将豪无意义。为了确保不违抗毛的命令又能攻锦州胜利,他灵活地改变攻打锦州策略,集中在三个字上,一是死守;二是速决;三是猛攻。首先用最精锐之师在锦州之南北的塔山和黑山成功地阻击来援蒋军,其次用最短时间攻下锦州;最后调集全军所有的大炮集中到锦州,用最烈的炮火猛轰锦州。最后林彪不仅用最短时间攻下锦州,而且在最少时间内歼灭了沈阳、长春之敌,夺取全东北,攻锦成果远超毛泽东先关门再打狗的军事谋划,林彪用兵之神远超过毛泽东。

邓华、洪学智、韩先楚、解方都是林彪手下爱将,深受林彪战略战术之要诀,能灵活运用林彪的军事谋略,他们在第四次战役前提出“诱敌深入,寻机歼敌”计划正是林彪军事谋略的运用,正是以我军之长避敌之长的最好战法,在朝鲜多山战场上更能运用自如,那怕退回200公里再打过三八线也值得。

彭德怀打仗以猛攻猛打著称,如第二次硬攻长沙采取火牛阵,结果大败而退。又如硬攻赣州城,攻城不下反被敌人包围,后被毛泽东解救。抗日中受不了陈诚恶语中伤,执意发动百团大战,结果暴露了八路军底子,遭到冈村宁次的疯狂反击,参谋长左权战死,八路军损失三分之一,根据地减少三分之二,八路军根据地陷入空前困难之中,受到毛的指责,自己也后悔。虽然在延安保卫战中打了几个胜利,那也是在毛泽东亲自指挥下取得的,并非他一人所为,第一战役发生前,彭德怀孤身入朝会见金日成,最后志愿军大部队找不到司令员,第一战役完全是13兵团官兵靠素质打赢的一仗。

在第四次战役前,彭德怀回国毛主席从政治高度同他讲过“打到三七线”和“歼灭美军成建制师”的话,他在制讨第四次战役作战计划时,完全忘记志愿军的艰难现状,脱离了战场双方军力对比的实际,把猛打猛冲猛穿插作为战术口号,把打到三七线作为作战目标,能否打到三七线?守住三七线则沒有思想准备,更为更要的是彭德怀没有能灵活运用毛泽东军事思想,把“消灭美军有生力量”的作战目的贯穿到战役的指导思想之中。不顾战场主客观情况,不顾志愿军实际,不顾助手多次劝言,一意地强行发起进攻,结果毛泽东目的没实现,还导致全军大败。

虽然说彭德怀是毛泽东任命的笫一任国防部长,林彪是其后一任国防部长,但在运用毛泽东军事思想上,彭德怀不及林彪。

第四次战役前,尽管李奇微设计在前,如果彭德怀能听进洪学智的劝说,把第四次战役的进攻,改变为“诱敌深入,寻机歼敌”,那么李奇微的诡计就落空了,志愿军不会遭受重创,伤亡那么多官兵。也许李奇微真的进攻深入我志愿军的口袋,也难脱麦氏恶运。

毛泽东军事思想真缔我认为是不计一城得失,诱敌深入,把敌人放进来,把敌拖垮,在运动中寻机歼灭敌人,就是著名的十六字诀“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有人说李奇微是朝鲜战场上英雄,我说真正的英雄是洪学智和韩先楚,洪学智斗败李奇微“绞杀战”,确保了志愿军炸不垮打不烂钢铁运输线,为志愿军打胜仗保障了物资补给,韩先楚在抗美援朝战斗中指挥作战无一例失利。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2楼lrj1975

恶语中伤彭老中的人,其人品猪狗不如、为什么受伤害的总是耿直的人、所以演变成现在人的尔虞我诈人品、

8楼nx888

3楼 我是祖国一棵草
我一直以为,前5次战役让老洪来打,比彭大炮,要更加 考虑作战环境和后勤补给的重要性

你那叫瞎扯淡,打过三七线,那是毛主席要求彭德怀的命令,是政治仗,彭老总也向主席建议,但是主席没同意,这个楼主在开篇文章是已经交代了,你在这选帅?彭德怀的元帅是和现在的研究生一样混出来的?那是长期的战争合格人优秀的品质当知无愧的。邓、韩、洪是将才。授衔时就体现出来的。仔细看完文章在发表看法,童靴。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