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前“国防部副部长”:两岸未来7年肯定有大突破

作战参谋019 收藏 0 50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台前“国防部副部长”:两岸未来7年肯定有大突破

2013年11月04日 12:51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吴薇

原标题:未来7年,两岸肯定有大突破

提到台湾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教授林中斌,两岸及美国学界最深刻的印象是他在1992年就预测到两岸将发生导弹危机,还曾连续4次成功预测美国大选结果。林中斌对大陆军队和两岸关系持续关注并深有研究,并在国民党和民进党执政时都曾“入阁”,任过“陆委会副主委”和“国防部副部长”。11月2日,他赴上海参加华东师范大学主办的“两岸关系的新发展与周边安全”学术研讨会,并接受了《环球时报》的独家专访。

解放军变得“微笑好学”

环球时报:您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解放军?主要通过什么渠道来研究?

林中斌:我在美国乔治城大学学习国际关系与安全,1983年开始做博士论文,我想做一个没人做过的题目,即解放军的核武器。那时接触的资料就是间接从大陆来的公开刊物、港台及海外的中文报纸。我觉得我比老美强,他们经常误判,但我那时就提醒过他们解放军的现代化远超过想象,不是他们所说的乏善可陈。后来证明我是对的。

近几年,我觉得军事不是研究解放军唯一的因素,最重要的是大陆的大战略。比如上世纪80年代一个研究解放军的学者公开表示,中国不可能发展航母,因为没有配套。我说不是这样,“你们有的我们要有,你们没有的我们也要有”,这是迟浩田1988年讲的。他们没有看到,但我看到了。

环球时报:您研究解放军已有30年,您认为解放军有哪些重要变化?

林中斌:我认为转折点发生在1995年和1996年的导弹危机。经过这场危机,西方感觉低估了解放军,大陆也在反思。在1996年到2002年之间,北京的高层和智库进行大辩论,最后在2002年夏做出重大决定。2002年10月15日,中央党校出版的《学习时报》刊登对钱其琛的采访。他提出中美有“三个不变”:一是合作基础不变,二是矛盾基础不变,三是美国对华政策的两面性不变。最重要的就是合作处于矛盾抗争之上。我因此分析认为,北京的大战略是“不战而主东亚”,不以军事打前锋,而是把经济、文化和外交等作为前线部队,我为此创造了一个新名词叫“超军事手段”,不是非军事,而是超军事,即包括军事,但重点放在经济、外交等其他方面,军事只作为后盾。

解放军的第二个变化就是变成“微笑好学的战士”。很多精力放在学术上,这要感谢熊光楷1988年提醒大家加强研究,之后解放军的大校和少将出现很多博士,这是非常好的改变,因为高科技战争及未来战争不是靠蛮力,而是靠智慧。最近一件事尤其引起我的关注,解放军海军访问美国,舰长用英文跟对方做简报,这是以前没有的。至于“微笑的战士”,解放军将领最近几年承担了外交任务,不仅是传统的军事外交,还有将领甚至是防长亲自去东南亚做外交政策解释。我认为这是非常重大的转变,这是真的新解放军。

环球时报:这些变化对台军冲击有多大?

林中斌:纯军事方面双方对比,台湾早就不是对手了。我认为,2005年是质量交叉点,军事已经不是两岸对峙最重要的因素。大陆2004年11月的国防白皮书,也就是2005年3月公布《反分裂国家法》前的一份重要文件,已经拿掉了“我们不放弃对台动武”这句话。那时解放军的国防白皮书就已超越台湾,而且面向超越军事,其眼光已经伸向太平洋了。

台湾民众有两大顾虑

环球时报:您理解的两岸军事互信机制应包括哪些方面?

林中斌:我不能代当权者诠释。目前两岸互信机制的主动权在大陆,台湾不仅被动,而且相当被动。我常常讲两岸的问题都是内部问题,对今天的台湾来说更是如此。台湾有两个政党,每4年有一次选举,政治人物无论在野还是在朝,都要有这个考虑。

我认为,军事难题不是从军事来解决,还是要超过军事。台湾内部的问题之一就是民众的感受,一个对国际空间被压缩的感受,另外一个是导弹部署的威胁。某解放军将领曾讲过台湾关切的导弹部署是假议题,如果见面的话,我想问他,“既然不是真正的问题,为什么不后移呢,反正要打的时候再移回去好了”,而后移就是很好的姿态。这两个是台湾人民的主要顾虑。我可能不清楚北京内部的复杂性,但我想如果北京能够做的话,是可以把这些顾虑解除的。

环球时报:台湾人能从对美军购中获得安全感吗?

林中斌:对美国来说,对台军售有越来越多的顾虑。2003年,美国一位高级官员与台湾一位官员见面时,后者问:“美国为什么不把最好的武器卖给我们?”美官员说:“第一,如果我们卖给你,你就宣布“台独”了,我们不放心;第二,我卖给你们之后,怎么能保证以后不会到对岸呢?”至少有十年的历史,美国在这方面有疑虑。最近几年,对于台湾真正需要的美国武器,美国非常犹豫。我相信,大部分台湾人民不会那么笨,认为买了武器就有安全感,但又总觉得有总比没有好一点吧。

预测导弹危机有两大依据

环球时报:您之前预测到1996年的导弹危机,当时主要依据是什么?

林中斌:第一是中国大陆内部的一些趋势,当时我在美国认识一些年轻人,他们的父辈经历过长征,我从中了解到一些解放军的情况。第二是台湾方面,1994年出炉“台湾悲情论”,两个趋势走下去,我觉得会冲撞起来。1992年我就预测到解放军要展示新长的军事肌肉,即导弹,我预测解放军会把导弹――没有弹头的――打到台湾水域。

环球时报:能否预测一下未来几年两岸关系的走向?

林中斌:大概在2020年之前肯定会有大的突破,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看法,时间说不定还会提前。两岸大小相差悬殊,最重要的主动权和影响力来自于大陆,会有一些新的观念和做法促使两岸有重要突破。而所谓“重大突破”,就是我刚才讲的针对台湾人民的疑虑,大陆会有一些新的做法。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