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6)

忧蓝色芥茉 收藏 18 26328
导读:[败也200,成也200]   和之前给大头铁鱼踩场那次一样,在经历了N久的煎熬之后到了XX海区,不过和上次不一样,这次可是战斗准备——时刻预防某些流氓及其小弟进来搅场。就在潜艇兔们猫在谁水下严阵以待的时候,父亲反倒是为数不多心里有数的人:051大铁船水声特征出现、测量大铁船水声特征出现……等等,父亲迅速示意有情况!不明潜艇水声特征,远距接近中!   官兔立刻围了上来,什么东东的?像咱033,但又不是,有细微区别!立刻就有基层官兔猜测:会不会是毛熊R级大铁鱼想蒙混过来?密切监视!目标自然还在

[败也200,成也200]

和之前给大头铁鱼踩场那次一样,在经历了N久的煎熬之后到了XX海区,不过和上次不一样,这次可是战斗准备——时刻预防某些流氓及其小弟进来搅场。就在潜艇兔们猫在谁水下严阵以待的时候,父亲反倒是为数不多心里有数的人:051大铁船水声特征出现、测量大铁船水声特征出现……等等,父亲迅速示意有情况!不明潜艇水声特征,远距接近中!

官兔立刻围了上来,什么东东的?像咱033,但又不是,有细微区别!立刻就有基层官兔猜测:会不会是毛熊R级大铁鱼想蒙混过来?密切监视!目标自然还在不断接近中,父亲也越来越紧张,毕竟这可马虎不得——会不会是033新改,毕竟水声特征很像?但即使是091大黑鱼水声特征这样的机密,作为声纳兵的父亲也有权利接触,之前早就听过了!

在多个同时接近的水声信号中,父亲始终坚信有一个是像033又不是033的,直到如今老兵聚会说起这事那都是万分自豪,一脸的NB样。最后解除这股紧张气氛的是艇长兔:自己人没事。说完还拍了拍父亲的肩膀,言外之意应该是说好样的!父亲绷着的弦终于缓解了一下,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应该是大头铁鱼吧,事后艇长也告诉他确实如此!

然后……然后……然后就是大头铁鱼试射窜天猴了,他们继续水下警戒,至于发射的过程也就艇长兔能亲眼见证了,不过父亲算是艇上第一批知道那窜天猴掉了的人,估计范围<3人。是的,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这事,海兔的大铁鱼第一次试射窜天猴失败了,飞出去之后发现出了问题,于是就遥控自爆了!这代表什么不用说了吧,气氛肯定相当压抑。

我问父亲怎么先知道窜天猴掉了?噼里啪啦一片乱声,想想都知道怎么了!当保镖的潜艇兔们还只是沮丧,不知道大头铁鱼上的潜艇兔是何感想,更无从知道那时候军工兔们心里是啥感觉了,估计肯定有的兔子想死的心都有了。还好,没过多长时间大头铁鱼第二次发射窜天猴成功了,返航时大家那叫一个兴奋,更重要的是回去肯定有好酒好菜招待。

查段炫爹的!虽然父亲在军校学习时候是个著名刺头,但那基础军事素质和专业素质也刚刚的,当然都是逼出来的!高中文科班出身的父亲,一看物理那些东西就头疼,当时第一次电工基础考试那叫一塌糊涂啊,被我爷劈头盖脸一顿骂,结果一向争抢好胜的父亲就非要挣回面子——我学!到第二次考试就已经中上游了,毕业考全区队专业第三名!

对这事父亲是这么解释的:基础不好上课听一遍不能完全理解,那就自己课下惜抽时间再学,看明白为止!新兵基本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时间就像乳沟(好吧,父亲原话用的是“海绵”)挤挤总会有的!熄灯后在床上蒙着被字用手电筒看书,结果还被纠察给抓了,此路不通就晚上在厕所看,好吧大冬天晚上蹲在厕所里看书,真不知道啥感觉。

[炫爹的节奏又来了]

兵兔们可能都知道,每逢重大任务胜利完成之后,回去那必然是好酒好菜等着呢,就是一般人常说的庆功酒!大铁鱼试射窜天猴自然不是小事,酒自然也是敞开了喝……

顺带吐槽一下潜艇兔的生活待遇,其实那个很多军兔喝小米粥的年代他们就能喝上酒,据说是每周五晚上只要没有任务就有,不过一般是啤酒(好控制?不容易喝醉?)。结果,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一群潜艇兔还对当地采购的啤酒有意见,尤其以青岛兵为主的那群潜艇兔,总是嚷嚷着要喝Tsingtao。

回到前面护航回来庆功酒那事,大茶缸全都倒满,政委讲话(这个流程大家都懂)……政委刚讲了没两句,基地的勤务兵跑进来了,命令23X艇XXX马上跑步到基地司令部报道!不用说,父亲这顿饭算是吃不成了,然后就跟着勤务兵一二一的奔着基地司令部去了……我的亲爹啊,你又犯什么大错了?

到了司令部父亲越跑越觉得不对头,这不是去大黑屋、小黑屋的节奏啊,怎么直接领着超机关食堂就去了?好吧,路上又碰见一位被命令跑步报道的,定睛一看:认识,早就认识!都是舰司子弟,都是一届的兵,都是声纳兔,都是刺头(我擦,舰司子弟怎么喜欢玩声纳)……好吧,难不成是断头饭?

某个大包间门被推开,用现在标准应该算做豪华包、VIP包吧,那年头地上铺的就是厚厚一层地毯……报告,XXX奉命报到!父亲打眼一看,一屋子都是高级官兔(78式还没军衔呢,官兔级别基本靠看气场),基地司令都在个偏座上,而正坐是舰队大BOSS、政委,再定睛一看,呀老爷子也混在其中!

这瞬间父亲心里大体有数了,旁边那位“难友”也能感觉到表情松弛了不少,估计也是瞄到自家老爷子了……大BOSS发话了:两个臭小子别在这装,坐!抽不抽烟?报告,不抽!你俩高中时候就没少抽,当我不知道,俺家那XXX交代抽烟都是让你俩带的!两盒烟就从桌子对面甩过来了,放松都放松!

父亲说那天屋里坐的正是舰司首长团,桌上除了这两个大头兵,最小的都是刚刚完成重大任务归来的某艇老大老二。至于这两位大头兵,被就是叫来为了改善下生活,顺带替自己家老爷子喝酒。巧了,俩个爹分别是医生和机要参谋,平时都是不沾酒的人物。好吧,反正很多人一直好奇,我爷是医生。

肯定有人质疑,一个医生哪能向之前吹的那么牛?军医分很多种,爷爷是最不起眼的——舰司门诊部而已!可千万别小看机关门诊部这种小庙,那里面净是高职低配的大神,况且他还是个保健医生!如果从70年代中期算起,平时要是能让我爷给你看看病,你就算享受军以上级待遇了。好吧,别喷。

再说个小事,父亲在学员队虽然刺头,但在战友里口碑相当好,因为大家没烟时父亲总是能变出来,而且每次都是半盒左右的好烟……不用问,都是我爷从大BOSS兜里没收的。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1)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2)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3)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4)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5)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7)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8)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9)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10)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完)


本文内容于 2013/11/8 15:56:37 被忧蓝色芥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