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对廖落马意外:他狠抓廉政

中国ufo001 收藏 2 269
导读:廖少华(右)与洪金洲(左)共同出席某活动   10月28日晚,中央纪委监察部官网发布消息,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廖少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3天后中组部宣布对其免职。廖成为十八大后中纪委一连串“打虎”行动中第十一位落马的副省部级以上高官。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贵州采访期间发现,廖的突然落马让不少与其有过接触的人感到惊讶。“廖少华下乡走访时多次拒绝土特产”,他“钻进黔东南的山洞考察时为找水踩了一脚烂泥”……在任职地方党政一把手时,廖少华是一位高调反腐的官员,不少下属因贪腐问题被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官员对廖落马意外:他狠抓廉政

廖少华(右)与洪金洲(左)共同出席某活动

10月28日晚,中央纪委监察部官网发布消息,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廖少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3天后中组部宣布对其免职。廖成为十八大后中纪委一连串“打虎”行动中第十一位落马的副省部级以上高官。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贵州采访期间发现,廖的突然落马让不少与其有过接触的人感到惊讶。“廖少华下乡走访时多次拒绝土特产”,他“钻进黔东南的山洞考察时为找水踩了一脚烂泥”……在任职地方党政一把手时,廖少华是一位高调反腐的官员,不少下属因贪腐问题被打落马下。不过随着今年5月凯里市长洪金洲落马以及中央第六巡视组进驻贵州,开始有人猜测这位曾在公众面前扮演“廉政标兵”、“反腐先锋”的市委书记,极有可能是一名“边腐边升”的官员。

如何才能杜绝“大腐反小腐”现象一再发生,在廖少华落马后给人们带来了更多的思索。

掀“廉政风暴”刮倒一批“小贪”

“遵义市历届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反腐倡廉工作,反腐倡廉工作继续走在了全省前列。”

——2012年10月,贵州省委调研组这样评价遵义的工作

对于黔东南州的一些基层官员来说,廖少华抓廉政反腐曾让他们战战兢兢。

“他对廉政这一块抓得特别狠,那一次几十个官员都被判刑和处理。”黔东南州的一位公务员提起前几年的“廉政风暴”来还是“心有余悸”。

据当地媒体报道,2010年年初,时任州委书记的廖少华与各县市和州直各部门签订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责任书。当年廖少华和州长分别对反腐倡廉重大问题批示过9次,安排部署工作8次,督办重大案件50件。

2011年11月8日黔东南州有关部门通报,该州国土局副局长冉吉林,黎平县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县长吴定宏等均因受贿落马。通报称:“该州共处理涉及损害发展软环境的投诉案件100件,已立案84件,处分了62人,其中25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通报显示,冉吉林在工作中受贿14万元,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州国土资源局土地规划科原科长李祖望也因受贿7万元,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期执行5年。

北青报记者电话联系到了李祖望,但他不愿多谈。在州国土资源局,记者发现该局电梯内、办公室墙壁上均张贴着廉政宣传图和警示语,一名科级干部表示对当年的“廉政风暴”记忆深刻,“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出去和朋友吃饭,怕撞到枪口上。”

“我和李祖望很熟悉,他工作认真,没想到因为受贿7万毁了余生,退休也没有依靠,教训深刻。”该科级干部说,目前50多岁的李祖望还在靠打工维持。该科长坦言违法该惩处,没什么冤不冤的。当时在廖主政下的“廉政风暴”确实震慑了很多基层干部,效果很好。“但谁能想到,廖少华也有问题?”

曾热衷“监狱反腐”

“要多看那些正在狱中服刑的职务罪犯的境况,想想自由的宝贵,想想任何自以为隐秘的伎俩随时都可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廖少华说,领导干部要把好“欲望关”

自去年7月廖少华履职遵义至今,他参与主持或发表重要讲话的反腐会议至少有9次。除不断的反腐会议,廖还喜欢采取“监狱反腐”教育形式。

今年3月,遵义市两名县级干部因市中心城区问题楼盘引发的系列案件而落马。6月6日,遵义市党风廉政“警示教育月”活动中廖带着与会人员到忠庄监狱,听服刑人员现身说法讲走向犯罪的过程,接受警示教育。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廖在黔东南任书记时,就对“监狱反腐”教育有特别的偏好。

2010年10月25日,廖少华为黔东南州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基地揭牌。该基地位于凯里监狱,州四大班子大部分负责人参加了当天的教育活动。

11月1日,北青报记者到凯里监狱探访,醒目的“黔东南州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基地”招牌位于监狱大楼顶端,比其正下方的“凯里监狱”四字大出不少。

该监狱教育科负责人介绍,不光是干部来基地学习,干部家属也会来,除了图文、影像资料等,有时基地还安排“前官员”犯人讲述其贪腐过程。

事实上,廖在任黔东南书记期间不止一次带队到访该基地。据贵州媒体报道,去年3月廖少华还曾带领新一届州四大班子领导及家属和州直机关新提任的县处级干部83人到廉政教育基地参加活动。

给人低调廉洁印象

“送礼者无孔不入,我不缺钱怎会心动。”

——廖少华曾经说

“低调”、“没架子”是廖给与其有过初步接触的人的大致印象,也因此很多人对廖的落马表示惊讶。“他在黔东南州印象不坏,最起码表面还说得过去。”一位黔东南州基层官员评价说。

北青报记者在黔东南州首府凯里市接触多名基层政府人员,他们认为廖少华还算实干低调的领导干部,关于他的绯闻、小道消息和举报信息也不多见。

凯里市一位科级干部认为,廖对发展当地经济、搞城市建设、修路架桥等方面有一定的成绩。“这与他有路桥方面的建设经验相关”,“比如曾投入几千万元将凯里市的城市面貌改造得更具有苗族、侗族风格”。

遵义当地公务员也称,廖少华没什么架子,为官低调,酒桌上廖少华不喝白酒,只喝红酒。黔东南州日报一位记者也证实“廖少华不贪杯,喝酒比较节制,不喝白酒,只喝点红酒”。他曾数次随廖少华下乡检查工作,“他不讲究排场,下乡轻车简从,从作风上讲是不错的。”该记者回忆,他印象中廖开会时注重细节,对工作问得很细,基层干部按常理会送土特产,几乎每次廖少华都会特意表示拒绝。另一方面,廖少华对于媒体记者很关照,“晚上闲下来时还会与随行人员打两把扑克。”该记者称,他未发现廖少华有什么特别嗜好。

黔东南州电视台的一名记者也介绍,前几年黔东南州曾发生过严重干旱,有一次他跟随廖少华和几位专家去黄坪找水源,在一个偏僻山沟发现一个深洞,“洞口直径不过一米,向下很深,廖少华就跟随几个专家爬下深洞,洞里都是烂泥,他们在洞里用手机照亮查看。”等大家都爬出洞,裤子和鞋上全都是泥,廖少华跟大家一样,在路边一起用石头片刮皮鞋上的臭泥,“这件事给我印象很深,那肯定不是作秀,因为附近没有人,只有我们两辆车上的五六个人。”

不过,黔东南州媒体的记者也强调,他们对廖少华的了解因接触次数少也仅限表面。“他一直抓廉政,直到听说他落马还是很惊讶,没有想到。”

有媒体报道称,曾有接近廖少华的人员说,廖在任黔东南州委书记时聊天说,有一些老板不送钱,送一些贵阳的卡给他。廖少华感慨送礼的人无孔不入,并表示自己曾经在中铁拿很高的年薪,并不缺钱,不会对那点购物卡心动。

或涉凯里原市长洪金洲案

“我们将以尽快做热新区,做大做强中心城区为突破口。”

——十八大期间廖少华谈如何追赶超越贵阳

目前,还没有更新消息指明廖少华因何落马,但有媒体称可能因今年5月凯里市长洪金洲窝案牵出。

今年5月20日,在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因严重违纪被调查的第9天,黔东南州副州长、凯里市长洪金洲因涉嫌向刘铁男行贿100余万元以及存在土地寻租等问题,被当地纪检部门调查,此后黔东南州凯里市副市长陈鹏、市人大副主任王智、国土局局长欧阳昌亭以及多名地产商也相继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

据《东方早报》报道,举报人称洪金洲收受财物后,小部分钱财上交纪委,截留大部分;面对商人举报发难,“钱财已交纪委”成为其不办事儿的挡箭牌。

但知情人称洪金洲除涉嫌在房地产领域寻租受贿外,直接导火索是为了国电清江发电厂项目获批代表受益方向刘铁男输送逾百万元。

据公开资料,国电清江2×66万千瓦火电项目在炉碧经济开发区内的炉山工业园区内,投资50多亿元。11月2日,北青报记者在国电清江发电厂项目工地的公示牌后面看到,这里没有施工迹象,也没有人和设备,该项目原计划2014年一期建成投产,但看现场情况无法实现。开发区管委会人员称,洪金洲最早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落马后,开发区内的不少项目都随即暂停。“工程都是大投资,很多山头都给削平了,原来这里群山林立,现在是一大片平原。”炉山镇当地人说,短短几年时间这里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到处是冒烟的烟囱和建筑工地。

现在在炉山工业园区内拉活儿的司机、摊贩经营者口中风传洪金洲的一个贪腐段子:“在洪的老家,办案人员搜出了两口棺材,棺内装满了现金。”而洪金洲三弟洪金福所经营的旅游公司今年2月25日突然增资4970万元,出资人为洪金福本人。这笔资金也受到调查。

目前没有证据和信息显示廖少华案涉及到洪金洲的事情,洪与廖私下的关系如何也不得而知。但公开资料显示,廖少华在黔东南任内对洪金洲的工作业绩显然持特别肯定的态度。2011年12月,在黔东南州委八届十一次会议上,廖给予炉山工业园区高度评价,称其体现了一种“炉山速度”,并号召“大家勇于超越,提高干事创业的精气神”。洪金洲在大山中超常规建成“新型重化工循环经济工业基地”也得到了廖少华的赞赏,所谓“超常规”即破解了拆迁征地、资金投入、政策红线的三大难题。

在2005年至2012年廖少华担任黔东南州委书记的这段时间里,洪金洲不断晋升,直至黔东南州副州长、凯里市长。在很多凯里市的重大项目现场、会议及活动中,廖少华和洪金洲都一同出席。

黔东南州一位基层官员说,洪金洲和廖少华都热衷搞大型基建和招商引资,如在推进工业梯田、清江电厂项目中步调一致,建设速度超常规。但有熟悉洪金洲的人评价他“胆子大、信奉有钱就能搞定”。

耐人寻味的是,廖少华在黔东南强力推行廉政和反贪腐,甚至掀起廉政风暴,但洪金洲一直未受影响,尽管洪金洲曾遭到过不少开发商举报,甚至举报人向中纪委和贵州省委、纪委、检察院进行了实名举报,洪金洲在廖少华坐镇黔东南期间一路升迁、官位稳坐,直至刘铁男案发被涉。

官员对廖落马意外:他狠抓廉政

本文来源:北京青年报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