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炮的名字到底是怎么来的?愿二炮的奠基者程志魁伯伯一路走好

变戏法 收藏 21 13626
导读:近期,持续在外出差,昨天刚回家,老母亲告诉我说:程司令走了,文凤阿姨在二星期前来电话告诉我的。对程伯伯,我一直有着很深的印象,老人话语和我父亲一样不太多,但是,对我父母,那不是一般的好,而且我和他的小儿子关系也挺好的。 父亲从西安炮兵学院毕业后(现第二炮兵工程技术学院),跟着程司令一起组建了804营,当时程司令任营长,我父亲任五连长。1978年,我父亲因为事先知道要调到青海去干后勤部长,考虑到我的问题,还是想转业,但那个时候,我父亲的级别和涉密的范围,已不允许他转业,为此,我父母特地跑到程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近期,持续在外出差,昨天刚回家,老母亲告诉我说:程司令走了,文凤阿姨在二星期前来电话告诉我的。对程伯伯,我一直有着很深的印象,老人话语和我父亲一样不太多,但是,对我父母,那不是一般的好,而且我和他的小儿子关系也挺好的。

父亲首批从西安炮兵学院毕业后(现第二炮兵工程技术学院),跟着程司令一起组建了804营,当时程司令任营长,我父亲任五连长。1978年,我父亲因为事先知道要调到青海去干后勤部长,考虑到我的问题,还是想转业,但那个时候,我父亲的级别和涉密的范围,已不允许他转业,为此,我父母特地跑到程伯伯家,跟他说了情况。考虑到我父母的实际困难,当时的程参谋长答应帮我父亲找人,随后,即托了人找到军委跟二炮打了招呼,这才放我父亲转业到了烟台。因为文凤阿姨通知我母亲时我才出差2天,所以,母亲就没给我打电话,而她自己因为腿不好,也不能前往追悼会现场。我知道后,很内疚!

2002年,我陪父母一起回了部队,在晚宴之前,父亲一直站在楼下等着,就是不上去,待程司令来时,老父亲一路小跑着过去,给老人一个标准的立正并敬了个礼:首长好!看的我的眼泪就在眼眶里转呐。2012年,我曾带着老婆和孩子前往部队,专程去看望程司令,当时的老人身体还行,不过,不如以前那样健谈了,他的大儿子在家里照顾着老两口,我们一起照了张像。出来时,老人非要送送我,我告诉他不用送了,我是晚辈,可老人非要送,无奈,我只好扶着他,慢慢走到大门口,老人说不出话来,但我们俩都含着眼泪:一个是面对自己部下的儿子,而且部下已去世,另一个,面对着自己的伯伯,又是自己父亲的老首长,内心是说不出的难受!

老人走了,一代枭雄!愿父亲能在另一个世界找到老首长,跟着他继续干!昨晚,是阴历的十月初一,我给父亲和程伯伯烧了纸,愿老哥俩在那个世界活的好!

附程司令的儿子写的文章

为人正直毕生无愧,公事公道浩气长存

————父子“两界”间的一次夜话

爸爸您走了,我异常的伤心,但是又不能哭出来。我知道您对孩子有很多的话想说,也许没有来急说……。 您那样安详的走了,给做子女的空留一片片如飞絮漂荡的遗憾,不知道如何的说。泪水几乎伴随我这些天的生活中,心痛更是时刻刺激着神经。夜伴之夜,只能与您“两界”相隔的说说话了……

告诉您,在你走后的日子里。叫叔叔的二伯家的人从内蒙来奔丧;叫舅舅的从老家来吊唁;叫姨父和姑夫的更是站满了整个咱们家的客厅…… 更有您最喜爱当孩子培养成功的警卫员,他们哭的让谁看到都伤感万分。他们说,“40年前他们就熔融了这个家庭,现在的行动只是做孩子甚至应该说是自子女应尽到的孝道而已”。

短信,唁电,电话,现代化的通信手段让千里乃至万里外的所有你的战友,同事,朋友,下属以及曾经和您接触和认识的人给您带来话。表达出的一个主题,惊悉、震惊、惋惜、敬佩、更让人永远的敬仰。

称您是,不是为了自己的事而活的人;

也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去求人的人;

更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其他人利益的人;

从来不是踩着其他的人得到自己利益的人。

……

还想和您说的是,当我看到来吊唁的人,“有坐轮椅让家人推来,并且还得再让家人架着才可进房间的耄耋老人,有重久病缠身骨瘦如柴风烛残年的病人,还有那相互搀扶才可艰难行走的老军人们”。他们面对您的遗像,都几乎用相同嘶哑的声音喊是同一个声音,“老首长我们来看您来了……我们给你行最后一个军礼”。这些场面,能感天动地,能让再坚强的人都难让眼泪保存在眼眶……

都是80岁上下的老兵了,但是所有的人都是出声的哭。丝毫不去理会自己曾经是将星闪耀多么威严的将军;更忽视在陪同他们来的人当中,还有很多的下属和小字辈如何的保持尊严。曾经千军万马前驰骋疆场的先锋勇士,勇士壮志在这里未稠,男人的眼泪在这里横流……。

很多很多多年”足不出户”的人来送您,人与人之间的默认、信任、尊重、敬佩之心,在这时得到了最高层次的升华。也许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天天联系、时时见面,可是那时的人是活在人的认可中。只要想到那个人在,只要他还在,心里面就踏实。 这份默契不是靠嘴巴上的口号喊出来的,也不是一年半载在认识中初次的形成。是对人格人品、脾气秉性有足够了解认识后,才会产生的最后原始般的冲动……。对人认识、认知的这份默契,促使他们就是爬也要爬来送您一程,不然留给自己的将是无尽的悔恨和遗憾 。这源自他们对您的敬仰和敬佩 。

也许这时,您在“静思”率领炮六师七团、炮六师四十一团,122加农炮、152加榴炮方队通过北京天安门广场参加国庆阅兵式时的兴奋。也许还在“沉思”在沈阳炮兵学院时,与原苏联专家争论的场景。但是看到你安静的脸,我只能说是你累了,常年的军旅生涯和病魔的折腾让你想安静的躺一会……。

您曾经对我说,“我多么希望你穿着军装送我”,我没有做到。这成了这些天流泪最多的触发点,更是终身的遗憾。但我想对您说的是,在“拼爹”的龌浊的道路上,没有我们的繁杂行为;在“坑爹”的拥挤阵营中,没有我们伸手的踪迹……。不是后悔不后悔的问题,而是正直如你,永远是我们的楷模。就算真的拼爹而当时有了外表风光,今后也会从内心中不屑不齿于自己行为,并且为之懊恼自己。阳光如您,您要的是堂堂正正展示自己才能,不为外表风光。就是因为当年性格所定的阳光,也就没有今天的风光了……。常话所说,性格这个东西,一是天生的发育,二是后天的养成,三是前辈的遗传……。这些应该是您传给我的吧。

您对我和部队是那么多的牵挂和不舍呀……给我的心里某个部位留下了永远都不能弥补的空隙,再也不能填满那个位置。离开部队多年了,为了弥补这个终身的遗憾,我把这一生中的最后一个军礼献给您,“我们的楷模,亲爱的爸爸”……

您继续的听,在编撰您的生平时,我把“在与周总理现场谈话时曾留有第二炮兵部队名称沿用至今的经典故事。周总理说‘你以前在延安炮校学习炮兵技术,那可以说是一炮,现在学习导弹技术,是不是可以称作二炮了’。也就有了后来在组建原属军委炮兵建制的炮兵特种部队——导弹部队时,周恩来在会议上说,属于炮兵又跟炮兵不一样,就叫第二炮兵”的故事作为您一生辉煌演绎的顶点告诉给众人。都是心照不宣的往事,更加让您的人生传奇万分。当然这些不是过去的“三突出”。是告慰您,我们会仍然按照身传、言授、遗传的规律,保持一个向上的劲头,努力的工作和生活。

从这几年的陪伴里,你陆续、断续托付的事情我一定完成照办。临终前我听到你最清楚的说,“孩子你来了……去忙你的”,我知道这种“去忙”里的托付含义和内涵,以及我应该去做的外延。我把我想到应该对于老人的行为和行动总结撰写在这里。一是告慰你的嘱托,更是今后我们的行动。

孝是一种精神支持,南朝梁沉约《致仕表》:“气力衰耗,不自支持。”是能给予老人最科学而且也是最可行、可信的语言支持,让他感觉到他的存在,更要感觉到你的存在。

孝是一种时间坚持,坚持,是一个过程,一个持续的过程。是能让老人感觉到陪同将成为一种习惯,这样的坚持包括了时间、方式、口语以及必须的动作。

孝是一种行为矜持,在最繁杂的治疗空间外面和里面,要保持老人的衣着庄重,神态沉稳。能有“体面”的出现。更要继承老人的性格和风格。

孝是一种环境保持,不能随便的更改老人的生存空间,生活习惯,生活时间。

最后和您说,这个文章的标题,就是为您写的挽联。我觉得你无愧这个评价。大气、正气、阳光之气、阳光之气……

时间还长,有机会我们父子继续的聊……

附军报记者对程伯伯的参访的稿子

周总理观看导弹发射

——访我国第一代战略导弹团团长程志魁

■刘锦 本报特约记者 冯金源

阳春3月,记者在古都洛阳拜访了我国第一代战略导弹团团长程志魁。程老深情地讲述了周总理视察导弹发射的情景。

1966年,程志魁任战略导弹某团团长,张世卿任政委。当年6月,该团奉命执行导弹发射任务。 6月30日,天高云淡,晴空万里。官兵们携带装备,一进发射场,突然传来周恩来总理即将来视察的喜讯。

周总理作短暂休息后,看望了在大西北工作的专家和部队指战员,接着驱车来到发射场,先参观空军某型地对空导弹的发射。随后,向守志副司令员等领导同志陪同他来到战略导弹发射场。

17时,离发射时间还有1小时,周总理在阵地上接见了进行测试操作的官兵。他关心地说:要充分利用实弹发射的机会,多组织一些干部来参观学习,提高干部的技术水平和组织指挥能力,搞一次实弹发射,就等于办了一个学习班,一个部队搞发射,大家共同来受益。

离开技术阵地,周总理等人驱车来到指挥所,在这里可以用望远镜看到部队营地和发射场全景。周总理看右前方有一片帐篷,关切地问:“怎么还有部队住在帐篷里?”一位领导同志回答说:“这是发射的营地。我们让他们住营房,他们坚持要住帐篷,说是为了锻炼部队。”周总理听了很高兴,对部队从难从严训练的精神表示赞赏,鼓励他们说:只要保持过去革命战争年代那么一种革命精神,发扬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我们的部队是大有希望的。

准备工作紧张有序地进行着,扬声器里不时传来发射连长下达的“20分钟准备”、“10分钟准备”的口令。经检查,各系统完全合格,人员车辆和地面设备等撤出发射阵地,一枚整装待发的导弹傲视苍穹,昂然挺立在发射台上。指挥员作了最后检查,然后进入地下指挥所,请示发射。周总理点头表示同意发射。

18时10分,3发绿色信号弹升空,紧张而庄严的瞬间终于到了。发射连长下达发射命令,操纵员打开控制开关,按下点火按钮,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导弹拔地而起,扶摇直上,弹头直飞目标区。

导弹发射成功了!周总理高兴地站起来鼓掌,大家互相握手祝贺,整个发射场是一片欢腾的海洋。这时向副司令员请周总理讲话。顿时,扩音器里传来人们所熟悉的周总理那清晰而又爽朗的淮安普通话:我代表毛主席、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向参加导弹武器研制、生产的工人和科研人员,向参加这次发射的指战员表示热烈的祝贺,并向你们表示亲切的慰问!周总理告诫大家:战略导弹部队和科研人员,要有高度的革命事业心,高度的职业责任心,高度的集中统一纪律,高度的技术水平和高度的保守国家机密的自觉性。希望大家认真总结经验,谦虚谨慎,再接再厉,争取更大的胜利,为我国国防现代化建设做出新的贡献。

7月1日上午8时,周总理要离开了。指战员以及职工家属早早地列队在道路两旁,为周总理送行。周总理乘一辆北京吉普缓缓地驶过。当周总理的车经过导弹团的队伍时,基地领导向周总理报告说,这就是昨天发射导弹的部队。周总理让司机停车,满面笑容地走到队前和官兵握手。

就在这次导弹发射的第二天,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的首脑机关“第二炮兵”在北京正式成立。


本文内容于 2013/11/6 14:09:43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为什么老先生的故事都那么感人,往往却很少有人记得他们。而那些所谓的影视明星,体育明星像人渣一样的,却偏偏有人疯狂崇拜。国家应该大力宣扬一下这类的英雄人物,给他们一个好的平台好让我们都深深记得他们。多拍一些这类的影视作品,别拍宫廷剧和抗日剧了。我好久都没有认真看过一部电视剧了,包括最近的火凤凰,我都没瞧两眼,不知道是买胸还是买肉呢。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