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时大连解放区的强制参军现象

感谢CCAV 收藏 2 476
导读:下面这篇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的著名的杂志型图书《老照片》第58辑中的文章——《在大连公安战线的日子》讲述了抗战结束后的内战期间,东北三省的第一个解放区——大连解放区的强征青年参军现象: 的页面登了那一辑的目录: http://www.lzp1996.com/wqyd/20091102/102.html[/color] 我叫刘玉照,今年八十五岁,是名“老八路”,新中国成立前后,在大连地区参与了公安战线的一些创建工作,曾任大连边防检查站第三任站长,现为辽宁省军区第一干休所离休干部,

下面这篇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的著名的杂志型图书《老照片》第58辑中的文章——《在大连公安战线的日子》讲述了抗战结束后的内战期间,东北三省的第一个解放区——大连解放区的强征青年参军现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照片》的官网如下这个地址的页面登了那一辑的目录:

在大连公安战线的日子

刘玉照 口述 杨民青 整理
我叫刘玉照,今年八十五岁,是名“老八路”,新中国成立前后,在大连地区参与了公安战线的一些创建工作,曾任大连边防检查站第三任站长,现为辽宁省军区第一干休所离休干部,师职待遇。
乘帆船从掖县到大连

1923 年 10 月,我生于山东掖县(今莱州市)驿道镇东周廷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中略)

1943年初,我在当地参加了革命工作。当年2月15日,经人介绍,我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来,我曾任周廷村 民兵队长,组织民兵训练,送适龄青年参军,组织群众开展抗日救亡活动。

1946年夏季的一天,组织派人告诉我说,要我们几个人到大连执行一项任务,没有说要我们到大连长期工作。因此我对家人只是说:“到外面看一看。”好在平时家人只知道我在外面做事,对我加入中共一无所知,对我这次外出,没有多问。谁知,此一去,我便离开了山东老家。

我们一行五人,由一名支部书记领队,他怀里揣着中共掖县县委开具的秘密介绍信。在当地一个小码头,我们上了一条开往大连的帆船。船在海上行驶了两三天,风大浪髙,大家只好趴在船上。

经过艰难航行,来到大连甘井子、黑嘴子一带海域。那天雾很大,帆船好不容易才靠上岸。我们来到中共大连市委和市政府的秘密接头点,找到了先期到大连的本村党员肖志荣,与组织接上了头。我和肖志荣早就熟悉,我是他在老家山东的入党介绍人。他来大连后,先是在市政府,后来调到金县公安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起来大连的五人中,后来只有我留在了大连,其他四人,不知什么原因,都回到了掖县老家。当时,我被安排到市政府的一个“合作社”工作。这个“合作社”名义上是搞对外贸易,从南朝鲜购进汽车及零件等,实际上是中共地下联络点。真正的任务是积蓄党的力量,秘密发动群众,开展反奸反霸,求得人民群众支持,在国民党接收大连之前,使我党领导的市政府站稳脚跟。

……(中略)

后来,我才逐步了解清楚。日本投降以后,中国根据美、英、苏签订的《雅尔塔协定》,与苏联签订了有关议定,协议规定,苏联在旅顺不仅有驻扎权,还在大连地区实行了军管,大连成为所谓的国际自由贸易港。

当时,中共大连市委的任务是,收缴日伪武装,接收日伪政权,建立人民政府。国民党在大连一直没形成足够的势力。……(中略)

中共领导的大连公安系统,是1945年11月8日,根据中共中央东北局成立的中共大连市委、市政府的决定成立的。开始时听取了苏联红军的建议,公安系统名为大连市警察总局,这一称谓不仅与国民党政府的机构相同,连我公安人员的服装也与国民党警察局人员一致,帽徽是国民党的“青天白日"。现在的人们听来一定感到诧异。共产党领导的公安人员,怎么戴上了国民党的帽徽?

其实,以历史的眼光来看,这是中共东北局的正确措施。为的是使我党公开与秘密、合法与合理的斗争方式相结合,以适应当时复杂的斗争形势。……(中略)

1945年11月25日,中共领导的大连市警察总局成立后不久,为区别与旧警察机关的名称,大连市警察总局,以及所属县(市〗、区局,一律改称为公安局。……(中略)

送青壮年绕道朝鲜参军
1946年秋,我从“合作社"调到政府的工作队,到寺儿沟贫民区组织发动群众,进行反奸反霸斗争。上级告诉我们,工作队的任务是把贫苦群众组织起来,把日伪时期汉奸恶霸的住房分配给群众。当时,人民群众对共产党不太了解,况且,日伪敌特和汉奸恶霸的气焰十分嚣张。

……(中略)

1946年9月3日,我们在寺儿沟召开了两万多人参加的群众诉苦大会,斗争了汉奸徐永昌、髙维专、寇仁泉等,大长了群众的志气。不过,仍有一些群众对分配汉奸恶霸的住房心存疑虑,不少人对得到合住的洋房、别墅,内心无比喜悦,但迟迟不敢搬进。(城市是打恶霸,分商品房,农村则是打 土豪 ,分田地。——楼主点评)

我们工作队发动秘密党员和积极分子,带头搬进新居。有人带了头,群众中胆子大的人也跃跃欲试,有的不敢大白天搬入,就乘黑夜搬入。慢慢地,群众开始了大规模的“搬家运动”。但是,也有的群众仍然每天提心吊胆,生怕哪一天日本人回来秋后算账。工作队的任务完成后,我被留在寺儿沟公安分局工作。……(中略)

在寺儿沟期间,我们公安局的另一项任务是,送优秀青壮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我们动员适龄青壮年中的秘密党员和积极分子带头参军,支援东北前线。那时动员参军,有的是靠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有的则是靠行政命令,带有某种强制手段。因为怕有些人中途逃跑,送他们去部队时,有的不得不持枪解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投降以后,在辽南地区,除大连被苏联红军军管外,不少地区为国民党力量控制。国民党还控制了主要的铁路干线,以及黄海、渤海的海上通道,对大连实行极为严密的交通和经济封锁。因此,大连地区几乎被国民党切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被送往前线的参军青年,不得不依靠苏联红军的海上交通工具,通过鸭绿江或朝鲜海岸通道,绕道我国的安东、图们等口岸。

……(中略)

当时的大连社会还不稳定,人民群众在战乱中生活。参军的人,有的过了一两年,不知何故又返回大连,他们的妻子因生活所迫,有的不得不改嫁他人。一个我送走的退伍兵,回到大连后来找我,要我还他已经改嫁的老婆。我只好对他说:“我也没办法让你妻子再回到你身边,现在,你只能再找一个啦!”……(后略)

本文内容于 2013/11/6 15:42:26 被感谢CCAV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