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原子在电磁热能量平衡中运动

1、两个基本性是原子活动的物理基础


物理学认识磁场的历程表现阶段性,从发现磁物质特性始,在很长一段时期处于感性认识阶段,奥斯特实验发现了磁与电的关系,方进入理性认识阶段。在理性认识阶段,虽然确认了磁与电的关系,但是局限于形式,并没分清磁与电关系的实质理性,因此,在这个领域对磁场认识,是以安培的分子电流磁构想理论为思想基础。在这段历程,因对电荷认识模糊,故寻找磁场理性时,在理论上很难把应用电荷与基础电荷的电磁性质分清。应当看到,物质内自然磁场与电场只遵守基础电荷电磁规则,而实验中展现的电磁规则成于应用电荷,它们之间存在差别。最明显之处是:两类电荷的依存条件不同,决定了基础电荷产生的磁场具有准性,应用电荷产生的磁场表现活性。因两类电荷存在物质与物理条件差别,故寻找电磁理性时不把它们的物性区分,必然给认识电磁关系造成模糊。原因是:应用电荷居导体内多以电流形式表现,只有给正负荷设置对立条件,才能使磁场表现被电荷发生对立关系支持的磁性;由于基础电荷中正荷居质子内,具有与负荷发生对立关系的天然条件,使原子内电子与原子核之间磁场和磁矩在自然中形成。造成这种区别的关键在于:两类电荷发生对立关系时所处环境不同。因为客观上存在这个差别,又因对磁场产生原理认识模糊,故在一段历史时期内,对原子内正电子的认识虽然是个谜,但对磁场的理解似乎没有多大影响。居里夫妇一九三四年所做实验证实,原子内有电子的反粒子物质。这一发现证明,原子核内有正电子存在,它给认识自然磁场产生原理打开一个视窗。通过这个视窗认识原子中藏于质子的正荷物质,就是居里夫妇实验中发现的正电粒子,而质子是它们的寓所。剥开蒙在正电子上的疑团,在基础电荷对立产生磁场的自然性与应用电荷对立产生磁场的人为性之间,本可澄清存在的模糊,然而事实是,在很多时候人们忽略这一点。对原子内对称电子产生的磁场研究,不仅证明磁体磁畴不在分子阶层,而且可以从物质的基础性上证明,磁场不是在电流中产生,而是在电荷对立中产生。

沿这个思路分析原子内电子与核间磁矩,只能在电子与正电子发生对立关系中产生。按照磁场在电荷对立中产生的物理性理解原子内发生的基础关系,电子在电荷对立中与核间表现的磁矩,不仅揭示它们和正电子发生对立关系,而且揭示正负电子是在对偶中对立。在原子中,与电子对立的正电子居质子内只有与其发生对偶关系,才能支持电子“自旋”与绕核运动,使双方之间能够产生磁矩作用,以克服异性电引力。

按照磁场在电荷对立中产生的理性,拆析原子内正负荷之间发生的电关系,可以看到两个基本性:一个是对称电子确立对偶关系的基本性;另一个是对偶电子在对立中电场变性的基本性。两个基本性成于对偶电子发生电场关系时存在的电性差别:在原子内,电子为负荷,于元电荷状态电场线向心,具有对正荷吸引电性;正电子为正荷,在元电荷状态电场线向外,具有被负荷吸引电性。从电性差别中看电子表现:它在原子内产生着“自旋”与绕核运动的功;因为这样的功只能在与正电子对立条件下产生,所以,电子旋转与绕核运动不是孤立的,它只有与对偶正电子发生电场对立、磁场相斥关系,才能产生对旋与绕核运动的功,并在这种效果中体现被异性关系制约的对偶性。电子在原子内之所以能够产生负引力以及旋转与绕核的功,因为它与对偶正电子对立的前提是互变电性,而决定双方互变电性的条件,是质子质量关闭正电子后在正负荷之间产生介质性,使正电子在核内不但不能被电子吸引发生交变,反而因所居质子与中子被核力束缚形成核基础后,将电力线投向核外,与电子电力线在异性关系中产生引力,实现原子结构。这样的电粒子结构展示着基础电荷的电场变性关系。

对原子内对偶电子发生的对立关系分析,制约双方互变电性的条件,是核物质既不让对立电子接触,又不给双方造成绝缘的特性。由于核物质具有这种特性,使电子电力线虽然向心,但是不能对正电子吸引,只能改变异性电场关系中的引力性质产生变性效果。电子电场变性后与正电子对立,向端电力线集中在中心形似正极,对核内正电子产生负引力;背端电力线在中心保持负荷电性。电子在对立中持这种姿态因有电力线向核中正电子性质,与正电子相互作用被产生的异性电引力与同性磁斥力束缚,才使其既不能逃离也不能贴近原子核,只能在对旋与绕核运动中支持。从这层关系中看电子“自旋”概念,成于孤立地认识基础电荷间电子关系。依据磁场在电荷对立中产生的物理性,分析核内正电子与核外电子被磁矩支持发生的对立关系,电场变性是互为的,电子电力线变性的同时,正电子电力线也发生变性,通过变性电力线实现对电子作功,使电子在负性电引力中产生被磁导作用发生旋转并支持的功。根据这些内在关系对电子的负引力分析,电子依附原子核形式展示,它们的元电荷电场线已经在电荷对立中改变为轴式电力线。依据这个理性分析原子结构,成于对偶电子互变电性后形成对立发生的电磁关系,并依靠电磁力维持电子与原子核的原子关系。

2、电磁力平衡是制约电子对旋与绕核的条件

按照磁场在电荷对立中产生的理性对核与电子间磁矩分析,它虽然成于对偶电子对立关系,但是质子内正电子必需有活动空间,才能与电子一样,产生支持对方对旋的功。依据这个理性分析电子,它在对旋与绕核中不是与核内正荷发生整体对立关系,而是与核内对偶的正电子发生个体对立关系。在这种关系中,对立电子只有以对偶方式发生电磁关系,才能在电子与原子核之间产生磁矩效果。因此,电子“自旋”是对偶关系中表现的单方形态。在对偶实质上,电子要实现对旋面临苛刻条件:它在对旋中必须与正电子互为,双方都形成旋转磁场,才能在合并的旋转磁场式磁矩中产生对偶方式的对旋运动效果。

看到这个理性后,要想对原子结构中电子运动的认识合理,首先须看清电子与原子核之间磁矩性质。对磁矩的表现形式观察,其实质虽然是支持磁场的物理机制,但在形式上却以两种方式展现。一种是电荷在约束状态对立形成磁矩支持磁场的机制,这个理性可从实验中看到:在奥斯特实验基础上试验,迂回状导体内正荷磁场S极在左翼、N极在右翼展开,负荷磁场S极在右翼、N极在左翼展开,就表现正负荷在导体约束中产生磁场后被磁矩支持的形式。另一种是电荷在自由状态对立形成磁矩支持磁场的机制,这个理性可从原子活动中看到:在原子内,电子处于自由状态,正电子处于被质子包围的半自由状态,它们之间原本产生异性电引力,因双方电势相反,在电场对立中产生磁场时磁极方向相同,使电子与核间既表现电性引力,又表现磁性斥力;电子与正电子之间电性引力虽然被磁性斥力支持,但因电子是在自由状态,必需有相应机制维持才能使这种矛盾力产生稳恒效果,对偶电子在这样的对立方式中,只有双方磁场S极都对对方N极引导,构成对偶性对旋体机制,才能克服电子的自由性,使它们在核外产生旋转磁场式磁矩的支持作用。

从这层关系中看电子在原子内自转的实质,被对偶电子的对旋体机制支持,制约电子对旋的物理性虽然在电性与磁性两种对立关系中产生,但是对两种关系上表现的一体性分析,首要是电场关系。根据实验中磁场依附电荷,在电场对立中居导体两侧展开表现的规则性,对原子内对偶电子发生的电磁关系分析:依附正电子的磁场S极在左翼、N极在右翼展开;依附电子的磁场本应形成N极在左翼、S极在右翼展开,却因原子内对偶电子发生的是电势相反对立关系,改变了实验中异性电荷对立电势同向方式,故从正电子视角看电子,须按电势相反、磁极相同规则,形成N极在右翼、S极在左翼形式,使对偶电子磁场按磁极方向相同规则展开,于电性引力和磁性斥力中自身磁场N极都处于被对方S极吸引状态,形成对偶电子依磁性在相互引导中对旋,导致双方异性电引力被双方旋转磁场式磁矩共同支持。

对偶电子在旋转磁场式磁矩支持中创造了两方面物理条件:一方面,被电子电力线作功的正电子,原本处于向其运动的电势能减少状态,因受到质子质量保护,使负引力转变为自身磁场N极被电子S极磁场吸引的磁导关系,由电动势转变为磁动势,改变了被作功电势能减少的运动方式,创造出通过对旋运动释放被作功电动能实现电势能减少的条件;另一方面,正电子居质子内电场变性后,其电力线反而对电子作功,使电子产生被作功电动能,在负引力中发生自身磁场N极被正电子磁场S极吸引的磁导关系,由电动势转变为磁动势,改变了被作功电势能减少方式,也创造出通过对旋运动释放被作功电动能实现电势能减少的条件。对偶电子在这种感应性电动势转变为磁动力条件上,只要正电子磁场N极被电子S极磁导形成自转,它的S极便反过来对电子N极引导,使对方磁场N极处在被自身磁场S极吸引作用中,导致对立电子发生交叉式磁导关系。要使这种关系产生恒定效果,对偶电子必需朝着一致的方向共转,形成在相互磁导中转向一致的旋转磁场式磁矩。因此,对立电子只有按转向一致的磁导方式共转,才能构成合理的对旋体机制,使双方磁场在所依载体对旋中都形成旋转磁场,把对偶电子的对旋式旋转磁场变为支持电子与核间距的恒定磁矩。

从原子的电磁关系中可以看到一个理性:物质与物体相互作用,都形成外在现象和内在规则两个方面,外在现象方面表现自然性,内在规则方面表现物理性;对偶电子在基础关系中遵守的也是这个原则。持这样的辩证观,在相对论基础上剖析电子对旋运动,可以看到它与正电子相互作用产生着变性电引力被旋转磁场式磁矩支持的理性。按这个理性理解原子活动,电子与正电子不仅以对偶方式依存,而且在依存方式上,是依赖感应性电磁动力机制支持原子结构。把这个盖子揭开可看清电子运动的相对性:它“自旋”和绕核运动都不是孤立的,而是与对偶正电子在相互作用中表现对旋体与圆周体的单方形态。

在对旋体方面。由于电子与正电子互变电性,使它能够在相互作用中表现负引力,这是基础电荷内正负电子间独有特性。电子改变电性后被正电子作功产生负引力,本应被束缚核体上,可是,它在核外既然能以两种状态支持与核距离,就证明电子与核间除引力作用外还存在斥力。对这种斥力分析,它成于电子与正电子发生的个体对立关系。从表面形式看,正负荷在原子内发生的对立关系成于电子被正电子作功,以对旋与绕核方式表现负引力,实现对原子核依附,但在深层关系中却表现这种性质:电子的负引力处在被磁场力克制状态;支持电子与核间距的实质是电磁力矩机制,这种机制产生于它的磁场N极与正电子磁场N极被交叉引导,因磁导作用改变了电势能减少形式为对旋形式形成旋转磁场,才使双方产生支持引力的稳定性磁矩,导致电子在磁导中,能够以对旋运动替代被正电子作功产生的电势能减少作用;因此,电子改变电动势为磁动势,造成通过对旋运动释放被正电子作功产生的电动能,方形成依磁动力旋转替代电势能减少的条件。可是,电子通过对旋运动释放被正电子作功产生的电动能,实现电势能减少,面对一个问题:对旋运动中的取向问题。按异性电荷对立电势相反、磁极相同规则,分析电子与正电子对立发生的磁关系,电子的本性电场力作用大于正电子变性电场力,正电子旋转磁场力应大于电子,因此,电子将电动势转变为磁动力时,只有依托自身磁场N极被正电子磁场S极磁导方式取向,才能在对旋运动中与正电子构成感应性电磁动力机制。

这里存在一个问题须看清:在实验中,将两根条形磁铁平行放置,它们居磁场内只有在同性磁极同向中才能产生推斥力,异向时产生引力;依据这种磁性分析电子在对旋运动中展示的磁动力,它若只依赖自身磁场N极被正电子S极引导形式自转,虽能对旋,但只可达半径,不能实现循环运动。因为电子磁场N极被正电子S极吸引虽能产生启动它对旋的功,但只要形成异性电荷磁极方向相反,便不能逃避平行磁铁间磁极异向的引力效应,便会与异性电场力合一;电子在对旋运动中既然未产生这种效果,就证明它与核内正电子之间有相应机制隐遁其中。对原子内电子与正电子的对立关系分析,这种机制隐于对偶电子按电势相反磁极同向规则形成的电磁力矩方式中。

在原子的电磁力矩方式中,电子被正电子作功产生磁动力,是按照对旋形式释放被作功电动能实现电势能减少,依赖自身磁场N极被正电子S极吸引的磁导形式取向;与此同时,正电子亦被电子本性电场力作功,产生的磁动力仍是按对旋形式释放被作功电动能实现电势能减少。在这样的对旋方式中,正电子只有依赖自身磁场N极被电子S极吸引的磁导形式取向,形成与电子转向相同的同步运动,才能相互克服平行磁铁并列磁极异向的引力效应。因此,电子与正电子在原子内对旋,是被互为的电磁力矩机制支持。正负电子要实现这样的对旋运动,双方必须按电势相反磁极相同规则,形成相互磁导、取向相同的同步对旋方式,而要实现这一点,正电子在质子内就必须有活动空间。对偶电子只有具备这样的条件,按对旋方式形成等式旋转磁场,才能产生恒定的磁矩效果,使电子与核间引力和斥力在平衡中相持产生稳定性,并按互为的电磁力矩方式形成支持电子与核间距的作用力。

从电子与正电子同步对旋运动的推理中可以看到一种物理性质:电子在运行中表面是与原子核构成圆周体,实际只有和对偶正电子发生对旋体关系,才能保障它在磁矩中运动守恒。在理解这种关系之前,首先应看到电子与正电子的电性差异:电子具有电场线向心性;正电子具有电场线向外性。因有这个差别,使电子与正电子发生的电场变性关系在双方,是被双方互变电性条件限制,才使电力线在发生对立关系中产生双面性。先看电子:它一面处于被正电子电力线作功状态,产生负导向性质,电场变性后向端电力线对正电子产生负引力,背端电场线虽依然向心,但只能支持负引力,这种电性成于它在电场线向心本质上改变;另一面,电子改变电性同时,它的电力线依旧对正电子作功,保持本性不变的电性特征。分析正电子:它与电子对立,一面是按电场本性处于被电子作功状态,虽然向端电力线对电子保持负引力,在感应性电磁动力机制中被作功性质未变,但在另一面隐藏其电力线产生负性的同时已变性,通过变性电力线对电子作功产生引力,使它在对立关系中表现负引力与引力的双面性。

这样的电场变性规则,恰恰展现了奥斯特实验理性:电池内被介质界分的正负荷居导体内,能够发生对立关系,并在电场对立中产生相斥磁场却不交变的物理性。

在奥斯特实验电势中表现这样的特征:正负荷居导体内发生对立关系时,它们电场以电力线形式集中在导体轴上,而磁场以N、S极形式在导体两侧展开。原子内对偶电子也是按这个规则发生对立关系,形成对偶电子电场线集中对立轴心,N、S极磁场在两侧展开。

基础电荷依赖电与磁场按这种方式发生对立关系时,对偶电子改变电性后,双方都遵守本性不变电性互变原则。这种特性表现为:电子电场变性后,虽然被正电子轴状电力线作功产生负引力,但是它的轴状电力线仍按其本性对正电子作功产生引力;正电子电场虽是按其本性在电子电场本性作功中保持负引力,但是它在电场变性中亦可对电子作功产生引力。由此可见,基础电荷对立产生电场变性效果都遵守本性不变、电性互变原则。

把基础电荷互变电性特点与应用电荷电性作比较,双方表现出各自的独特性。

依据基础电荷电场变性特点,分析原子内正负电子对立,它们在原子关系中隐藏这样一种性质:电子与正电子是通过电力线发生轴状关系形成原子结构,双方间轴状关系成于对旋运动,制约双方对旋的条件是电磁作用;因此,电子在对旋体中“自转”,要面对绕核运动被轴状关系牵制的问题。这种内在关系显示出从物理视角认识原子活动的必要性,而要实现从物理视角认识电子运动,就必须立足于相对论基点上。在这个基点上理解对偶电子被轴状关系支持的对旋运动,既应看清它们在对立中产生共性的一面,又当理解它们在统一中存在差别的一面,只有从这两方面分析对偶电子本性不变、电性互变的特点,才能认识电子在对旋与绕核两种动态中展示的轴状关系。

电子通过两种动态表现与核对立的形式是外在现象,它被与正电子依靠电磁力发生轴状关系形成的在内在规则支持,而轴状关系的前提是电场对立,这种对立是在本性不变、电性互变条件上发生。在这层关系上,因电子的电场线向心,故它与正电子对立是在电力线向心本性上改变电性,通过改变引力为负性实现被正电子变性电场力作功。电子在这种状态虽然通过对旋运动释放电动能,实现电势能减少,可是,这种效果成于互变电性的前提,因此,电子在对旋中表现自转的功,是在弱电性作用中产生。在这种关系中,正电子具有电场线向外性,它与电子发生对立关系时,是按电力线向外本性改变电性,这样的电性特点使它除利用变性电力线对电子作功外,还在电力线向外本性上被电子电力线向心本性作功,导致正电子与电子在本性不变基础上发生电性互变的双重电磁关系;正电子在本性不变电性中被电子本性电力线作功,虽然通过对旋运动释放电动能实现电势能减少,可是,这种效果在电磁动力机制中成于双方本性不变的前提,因此,正电子在对旋中自转的功,是在强电性作用中产生。这种电性差别上表现的特征虽然被质子掩蔽,但是在物理中展示这样一种性质:正电子在相互作用中被电子强电性作功形成减少的电势能,大于电子在相互作用中被自身弱电性作功形成减少的电势能。在这样的能量差中掩盖着正电子旋转力度大于电子的对旋性质。

可是,原子结构中暗藏着正负电子对旋的运动特点:正电子电动势变为磁动力时,它对旋运动能量虽然大于电子,但是双方在电磁关系中形成的作用力,被转向一致、转速相同的轴状关系制约。正电子被这个条件限制,在对旋运动中的它能量差产生两种物理作用:一种是,电子S极磁场对正电子N极磁场的磁导作用,大于正电子S极磁场对电子N极磁场的磁导作用,在这个物理条件下,正电子N极磁场被电子S极磁场的磁导作用能量大,因此,对旋是依这个物理条件取向,在对旋运动中取向正电子虽被电子磁导,但因双方被转向相同的轴状关系牵制,故电子转向反过来被电子转向主导;另一种是,双方在对旋运动中虽然转向一致,但是所释放被作功电势能平衡,并未减少电子对正电子作功的本性电场力,正电子是通过侧转,释放被电子本性电场作功时,大于自身变性电场对电子作功形成的不平衡电动能,才能它在减少所差的电势能中实现双方电与磁场力平衡。由于正电子侧转属于第二转向,成于与电子发生作功和被作功电场能量差,使电子在对旋中与正电子侧转要保持轴状关系,就必须依正电子侧转向作同步运动,导致电子在轴状关系中对旋产生被正电子侧转向牵制的绕核效果。从这层关系中可以看出,电子绕核时,它的行向只有与正电子侧转方向一致,才能保持轴状关系。根据这个内在规则分析电子绕核,是它与正电子发生对旋体关系的辅助动态。由此可见,在多电子原子内部,由于对偶电子对旋运动被这样的内在规则制约,使每个电子在绕核中只有围绕与自身对偶的质子内正电子运行,并在运行中与对偶正电子保持轴状关系,才能给对偶电子造成按电磁规则在轴状关系中产生磁矩效果。对偶电子相互作用形成这样的内在规则,是制约电子“自旋”与绕核运动的物理机制。

3、粒子结构方式是原子磁场稳定的基础

在基础物理中,原子质量取决于电子、质子、中子系数的等值性虽然已被认识,可是,对这些粒子构成原子的内在关系并不明朗,它一直困扰物理学;对原子内粒子关系的认识,虽然看到电子与核间距被磁矩支持性,可是,磁矩是什么,磁场怎样成为磁矩?这个原理是个谜。不解开这个谜,很难深入到原子内部认识粒子结构的物质理性。

从第一个实验中可看到这样一种电磁特性:异性电荷发生对立关系时,正负荷在导线内被磁矩作用界分,涇渭分明。这里隐藏一个问题:在界分正负荷之间发挥隔离作用的物质是什么?仔细观察这个实验中产生的物理效果实际是两种:一种是,正负荷在导线内被界分时,对立电势同向,它们产生的磁场磁极方向相反;另一种是,在被分为内有正负荷的导线上都产生热能。对两种结伴产生的物理效果观察表现这样的规则性:正负荷在电场对立中产生磁场的同时产生热能。从这层关系中看支持正负荷磁矩的物质,是双方在电场对立中产生的稳定磁场和热能。不过,对实验的特殊条件应有一个清醒认识:正负荷发生异性电场关系时都被导体约束,这样的电场关系不是成于自然;双方产生的磁场虽然现于导体外,但是热能在导体内;热能具有通过物质保存、传导和扩散性。对实验中产生的两种物理效果分析,异性电荷在电场对立中产生的磁矩,表现出磁场和热能的连体性。从表面形式看,这种认识与旋转磁场的磁矩理性相悖,但在这里恰恰展示两方面理性。一方面,它展示应用电荷与基础电荷的不同特点:应用电荷具有活性特点,它们只有在导体严控中才能产生应用效果;基础电荷具有准性特点,它们虽然形成支持物质的准性电磁机制,但这种机制是在自然中形成,电子居原子内有自由性。另一方面,它揭示,磁矩在电荷的约束状态与自由状态形成两种方式:电荷在约束状态对立产生的磁矩现于应用电荷,应用电荷表现被导体严控性;电荷在自然状态对立产生的磁矩现于基础电荷,在原子内,因正电子被质子质量包围,电子与其互变电性时没有约束条件,使它被正电子吸引只有改变约束状磁矩方式,形成旋转磁场式磁矩,才能产生支持对立的恒定效果。

在基础物质的粒子关系中,看到原子内对立电子是通过旋转磁场产生磁矩的理性后,再看对称电子的对偶关系,双方依异性条件互变电性时,电子电场变性后产生负引力本应贴附原子核,之所以没造成这种后果,因为得到磁矩支持。以往的基础理论虽然提出在电子与核间起支持作用的条件是磁矩,但是“磁矩”概念在原子结构上的理性不透明。这种不透明现于三点:一、电子与原子核电场关系不透明,虽然认识到质子内包含正荷,但是不能确认电子与核内正电子发生的是对偶性对立关系;二、电子与核间磁矩表现形式和产生原理不透明,虽然认识到电子与核间异性电引力被磁矩支持,但是不能确认磁矩与电荷的物理关系怎样摆放,以及磁场怎样演变为磁矩在电子与核间产生支持效果;三、电子绕核动力源与磁矩关系不透明,在理论上造成对这种关系认识不透明的原因,首先是不能理解电子自旋与绕核动力,再加上磁矩理性不透明,故衍生出电子绕核动力源和电子与核间磁矩关系不透明。持新电磁观看以往的基础理论,造成磁矩概念中三点不透明的原因,都起自对电磁关系认识模糊,导致对磁场产生原理和电与磁场在物理上展示特性的理解不切实际。由于在认识原子路径上对电磁关系的物理性模糊,使基础理论对原子结构本质和电子与核关系的理性认识不透彻。因为电子在原子世界没有约束条件,它完全靠与质子内对偶正电子发生电磁关系结构,所以,在原子本质上实际是两个方面的粒子关系:一、质子与中子被核力作用,以对称方式展示原子核方面的粒子关系;二、质子中正电子与电子发生异性关系,以对偶方式展示原子方面的粒子结构。在这两方面粒子结构上,从表面形式看原子内粒子展示的是对称性,实际这种对称性是在两种对偶关系上产生。由于在物理上不能确认对称中隐藏的对偶关系,给认识原子造成一种思绪:认为电子与质子、中子三方对称。这种对称掩盖着两层涵义:一层是质子内正电子与电子在对偶中实现对称;另一层是质子质量与中子在对偶中实现对称。

在原子内粒子的对称概念中,一般所表达是等量粒子的整体涵义,实际它涵盖两方面对偶性:一方面、在质子与中子对称的整体涵义中涵盖个体对偶性;二方面,在电子与正电子对称的整体涵义中也涵盖个体对偶性。从两方面粒子关系中看原子结构本质:质子与中子形成的核结构在原子内虽为主体,但因这种有机性被控制核内,在原子结构中似以无机形式表现,使这种关系依无机的表面性在认识上降为次体;电子与质子内正电子依靠异性关系形成原子结构本为次体,但因它们的有机性在原子结构中明显,使这种关系依有机性明显的表面形式在认识上升级为主体。因为在认识原子的两方面粒子结构中暗藏这种辩证性质,所以,在理解原子结构本质的浅层理性中,多以研究对称电子支持原子活动的有机性为侧重点。基础理论对原子结构的本质模糊,大体表现在这个侧重点上。

对粒子结构方式分析,从表面形式看是电子在绕核中与原子核结构,实际是电子通过与质子内正电子发生的电磁关系,形成原子结构。从原子的内在关系中看粒子结构有三层涵义:第一层,在电子与原子核之间,表面是电子与核结构,实质是电子与正电子结构发生的粒子关系;第二层,在质子与中子之间,表现着两种粒子在个体结构基础上实现整体结构的核关系;第三层,在质子与正电子之间,表现着质子质量与正电子结构的质子关系。在粒子结构的三层涵义中展现两种性质:一种在质子与中子、电子与正电子之间,展现它们靠异性关系结构性质;另一种在质子质量与正电子结构中,展现着介于两种异性关系之间的质子物性。在粒子结构的深层关系中:正电子与质子质量虽为一体,但它还是以微小粒子形态保持元电荷个性;正电子居质子内粒子形态与质子和中子相比虽然藐小,但将它的粒子个性与电子的粒子个性相比质量相等,使双方发生电磁关系时电磁量相等;正负电子在粒子个性中虽然物质量相等,发生电磁关系的质量平等,但因双方电性各异,才改变对旋形式,衍生出绕核机制。因此,原子结构实质是两层性质:一层是质子与中子在异性关系中产生核力的物理作用后,形成原子核结构;另一层是电子与正子互变电性,在电性引力与磁性斥力中产生物理作用后,形成电子对旋与绕核的原子结构。在原子结构上,因有两类粒子发生两种性质的异性关系,才使它依赖有机性和恒定性构成物质的基础条件。以往的基础理论对原子结构本质之所以表现三点不透明,其原因在于:对它内部结构性不是从物质视角审察,而是从物理量视角研究。因基础理论研究中存在视角偏向问题,在量掩盖质的偏向中不能找到物理原因,故在认识上应当把原子表现的电子量态与物理性质归为一体,还它以物理与自然原本统一的科学面目。

电子在原子内与正电子发生电场关系表现特殊性:正电子处在半自由状态,电子处在全自由状态。因有这种特殊性存在于对偶电子之间,使原子结构在本质上表现三种形式的特殊关系:一、电子与原子核表现电磁力关系;二、电子与原子核表现引力和磁矩关系;三、电子与原子核表现绕核动力与磁矩关系。原子在粒子结构本质上表现的三种特殊关系,决定了它的有机性。以往的基础理论虽然表现对原子结构本质及有机性认识不清,但是寻根问底,在于对电磁关系的物理性模糊,甚至用错误理念作为理解原子活动的指导思想。误点在于:按电流生磁构想理性理解电荷的电磁关系。实验证明:磁场不是在电流中产生,而是在电荷对立中产生。因有这个前提性论理错误,才使按逻辑形式推导出的理性给认识造成紊乱。

用磁场在电荷对立中产生的物理本性作为思想基础,分析电子与绕核表现的原子结构,首先应看到:其中发生的物理关系不在这二者之间,而是在电子与质子内正电子之间;在这层关系中,质量大原子内虽然异性电子系数相等,但它们之间不是发生整体对立关系,而是发生对偶性个体对立关系。证明这一论点的根据是:多电子绕核运行方向参差错落,不能形成行星绕日方向一致的轨道秩序。这种现象证明,电子在运行中表面是与原子核构成圆周体机制,实际是对偶电子相互作用的结果。

按磁场在电荷对立中产生的电磁观理解电子的对偶形式,它成于双方发生的异性关系。在异性关系中,对偶电子所处环境不同:正电子被质子约束;电子在核外自由。这种环境使对偶电子发生异性关系时产生五个方面的物理特性。

一方面:对偶电子发生着异性电场关系,正电子被电子作功本应产生负引力,因受质子保护不但未形成电势能减少,反而,它们在核内把这种电性变为牵制电子的反作用;电子对正电子虽有吸引电性,但在这个条件下,因正电子不能实现电势能减少,使自身在异性电场关系中反而被其牵制,改变吸引电性为被吸引电性。

二方面:对偶电子互变电性后,电子本应产生被正电子吸附效果,因核物质阻隔不能与正电子接触,故改变电势能减少为电场对立关系;电子与正电子按电磁规则将磁场展开产生相斥效果后,由于双方发生异性电荷对立关系,对偶电子产生的磁场N、S极同向,使双方在同性磁极相对中相互推斥。

三方面:因电子在原子内处于自由环境,没有约束条件限制,故它与正电子之间的异性电引力与同性磁斥力相持,虽然形成物理力,但须被相应机制支持方能使这种关系稳定;电子与正电子在这种状态遵从自然选择规则,以磁导作用改变同性磁斥力形式支持异性电引力,构成转向一致、转速相同的电磁感应动力机制。

四方面:由于正负电子在电场对立中遵守电磁场能量守衡规则,使电子被旋转磁场式磁矩推斥到与异性电引力平衡的核距上,在电与磁场作用中合成两种能量平衡的物理力。

五方面:对偶电子在对立中产生磁场时,由于磁极方向与电力线形成90度,双方依电场关系在旋转磁场中间产生轴性,使对立电子在对旋中带动磁场旋转,形成被电力轴牵制的旋转磁场;因为电子居原子内没有约束条件限制,它与正电子在电场关系中产生的异性电场力成为旋转磁场轴心,改变了约束电荷产生磁场的磁矩形式,所以,这种形式磁矩在原子内支持异性电引力,是造成电子在自由状态能够与正电子结构的原因。

依据这五个方面的物理特性对原子结构和电子绕核运动分析,在两种自然形式上表现着两层物理性:一层是,在原子的粒子结构形式上,表现着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物理性;另一层是,在电子对旋与绕核形式上,表现着对立电子电磁场能量守衡的物理性。两层物理性展示着粒子结构制约电子运动的基础关系。

从五个方面物理特性门径进入原子殿堂还可看到,电子绕核的自然形式,被正电子侧转的内在规则制约。在原子结构中,不仅多电子原子内电子与正电子数目相等,而且在原子核结构中,质子与中子数目也相等,这两层对称的等量关系虽然表现电子、质子与中子三种粒子等值性,但实质是四种粒子数目相同的等值性。在这样的等值性中展示两层对称性:一层是质子质量与中子对称;另一层是电子与正电子对称。原子是在这样两层对称性中展现粒子结构的对偶关系。

对四种粒子的两层对称性分析:正负电子对称是依赖电物质的异性本质以粒子形式发生对偶关系,并在对偶的异性电质上,以电磁关系衍生物理力形式实现原子结构,因此,电子是靠与正电子发生异性电关系产生电性引力与磁性斥力两种作用,以对旋和绕核两种方式表现原子的整体结构;质子与中子在等量中对称也展示对偶性,它们在原子核结构中虽然表现核力,但是核力只能在质子与中子的异性关系中产生,因此,核力的实质是两种粒子异性相吸。质子与中子以核力展现引力的形式向物理学提出一个问题:质子质量的微物质属性与中子质量的微物质属性是什么?质子和中子间的核引力与电子和正电子间的异性电引力有哪些物理区别?这个问题是更深的谜。

在基础物理中,质子与中子对称既然隐藏对偶性,那么它们在多电子原子中结构就是两个物理层面:一个是质子与中子按个性以对偶方式结构,形成个体对立的物理层面;一个是质子与中子按共性以组合方式结构,形成在个体对立基础上组合构成整体的物理层面。在个体对立层面上:既然质子内都含正电子,在同性粒子之间产生着斥力,那么核力的基础性就不在质子间产生,而是在质子与中子间产生,这个层面表现着质子与中子个体结构性;既然质子与中子结构的基础是个性核体,那么两种粒子间就必然存在异性关系,遵守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自然法则。在整体结构方面:因为质子与中子的个性核体产生基础性,所以,原子核是在个体结构基础上形成,在整体结构形式上产生交叉性,只有甲个性核体质子与乙个性核体中子发生异性关系,乙个性核体质子又与丙个性核体中子发生异性关系,发生交叉性异性结构,才能使两种粒子在整体结构中摆正核引力与电斥力的关系;在交叉核力中,因核内存在同性粒子与同性正电子两种斥力,所以,质子与中子的交叉核引力只有远远大于两种同性斥力,才能形成坚固的原子核结构。物理学对核物质的异性关系虽无完善理论,但是根据异性相吸的自然法则分析质子与中子结构,质子质量是在正电子之外与中子发生引力关系,既然它们在核体中产生的高能引力可以克制两种同性斥力,形成核结构,那么质子与中子间引力的能量就极大,构成的核体应当是紧紧合抱在一起的。

从上述理性中可以看出,原子结构实质是三层关系。第一层,原子核结构实质是质子和中子发生的引力关系,在核结构内涵中,虽然有质子与中子结构的个性核体,和两种粒子在个性核体基础上整体结构之分,但因它们在核结构中含有这样两层性质,才使核物质在原子内构成的核体坚固。第二层,核内质子中隐藏着质子质量和正电粒子结构的粒子关系,在质子结构中,质子质量与正电子是两种物质,正因为质子在粒子结构中包含正电子,对它形成保护,才使三种粒子物质在两层结构中能构成原子核,导致电子获得与正电子对立条件。第三层,原子结构实质是质子内正电子与核外电子发生的电磁关系,在这层结构中,不仅展示对称电子的异性电场关系,而且展示对偶电子的电磁关系,因为异性电关系中引力与同性磁关系中斥力矛盾地存在对偶电子之间,才演绎出双方在互变电性前提下构成的电磁感应动力机制,并在这个机制的基础上衍生正电子侧转制约电子绕核的机制。

从原子结构的三层关系中看电子绕核动力源,表面形式在电子与核之间,实质成于对偶电子在对旋体基础上通过正电子侧转,调解变性电场引力与异性电质引力能量差中存在的矛盾,成为实现电磁场能量真正平衡的步骤。在这样的调解方式上,正电子以电势能减少为目的选择的侧转运动,才是支持电子绕核的动力源。既然这种动力源产生于对偶电子在对旋中隐藏的能量差,是用它来调解这个矛盾以实现电磁场能量真正平衡,那末,它和电子与核间磁矩的关系自然是相辅相成。因为以往基础理论不能确认正负荷之间发生的是对偶关系,电子与核间磁矩的物理性不透明,不能看到电引力与磁斥力构成物理力的特性,所以,给认识对偶电子电场对立产生个性磁矩的理性造成模糊。这层内在关系被认识,再看电子绕核动力源和电子与核间磁矩,两种作用之所以相辅相成,因为都是在对偶电子对旋的基础上衍生。

看清这层关系可以确认两种性质:一、原子结构的本质是粒子间发生的异性关系;二、电子绕核动力源和磁矩关系的实质,是对旋体机制中的两个物理环节。

在电子与核间,引力和磁矩的实质,是对偶电子在电磁场能量守衡中,发生变性电引力与同性磁斥力的第一层平衡关系;绕核运动的实质,是对偶电子在电磁场能量守衡中,为调解本性电场力与异性电场力能量差矛盾,在第一层平衡关系基础上发生的第二层平衡关系。因为对旋体和圆周体关系都发生在对偶电子之间,所以,这两种关系的实质是异性电引力和同性磁斥力,以及在同性磁斥力基础上衍生的对旋与绕核两个层面电磁感应动力机制。从表面看这层关系发生在电子与原子核之间,实质上,是对偶电子在异性电磁关系中产生不同物理作用发生的联系。因为它们之间发生不同方式物理关系的联系错综复杂,所以,既应拆析对偶电子,又当综合对照,才能看清它们在异性本质上发生电磁关系时产生的不同物理效果。从这点看,支持对旋体与圆周体的基本条件,是对偶电子在异性电场关系中产生的引力与磁场关系中产生的斥力。由于这两种作用既是矛盾的又相互牵制,都支持原子结构,才使矛盾性转变为依存性,导致电子与核间两种矛盾作用化合为一。因这两种力既是矛盾的又相互依存,它是原子内特定条件下合成的特殊形式作用力,故简称物理力。从这层关系中看物理力概念内涵,是对偶电子之间的三种作用:一种是双方电场变性产生的异性电引力;二种是双方按异性电荷对立电势相反、磁极相同规则产生的同性磁斥力;三种是双方依磁性在相互引导中对旋,在等式磁导作用中产生的电磁感应动力。-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13/11/7 0:22:17 被喋血孤狼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