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财政困局短期难解 激励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

jiwuy 收藏 0 65
导读:美国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长期依赖举债,近60年来有55年联邦政府财政预算赤字;受此次国际金融危机冲击,财政赤字激增,目前已超过17万亿美元。联邦政府预算因涉及宪政体制、经济社会发展战略等重大问题而成为总统和国会两大政党之间政治斗争的一个焦点,导致连续4年无法制定整财年的预算,联邦政府运营只能依靠国会和总统协商一致的临时拨款法案。近几年来,财政悬崖接连出现,甚至发生2013年10月1日至16日联邦政府非核心部门关门、债务违约风险达到转化为灾难临界点的严重事件,造成严重经济损失和多方面的消极影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国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长期依赖举债,近60年来有55年联邦政府财政预算赤字;受此次国际金融危机冲击,财政赤字激增,目前已超过17万亿美元。联邦政府预算因涉及宪政体制、经济社会发展战略等重大问题而成为总统和国会两大政党之间政治斗争的一个焦点,导致连续4年无法制定整财年的预算,联邦政府运营只能依靠国会和总统协商一致的临时拨款法案。近几年来,财政悬崖接连出现,甚至发生2013年10月1日至16日联邦政府非核心部门关门、债务违约风险达到转化为灾难临界点的严重事件,造成严重经济损失和多方面的消极影响。

美国是处于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初期成熟的资本主义国家,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出现长期的财政困局有其深层次的国内政治经济原因,也与其军事霸权、金融霸权在全球化和多极化大变革中地位的变动有关。我国是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国家,与美国国情差异巨大,在国际上所处的地位也有很大不同,要把中美两国做任何中肯的比较都是十分困难的。但从个性和共性的不同角度、从个性中研究共性、寻找与大国兴衰一般规律有关的重大议题,也许可以得到一些有益的启迪。

首先,研究分析美国财政预算困局更加激励我们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美国少数政治人物代表的极端保守政治势力能够绑架国家正常的政治议程,完全不顾广大民众的根本利益,把联邦政府财政预算作为政党政治斗争的筹码,充分暴露了三权分立、相互制衡政治制度腐朽的一面。而我国面对国内外种种严重挑战和困难,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除了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没有自己特殊的利益,并在任何时候都把群众利益放在第一位。在践行这一建党宗旨的过程中,中共坚持从严治党,不断创新发展,使党充满生机和活力。目前,我国总体政通人和,经济平稳较快发展,与美国形成鲜明的对照。增强我们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抵制任何唱衰中国的言行,是我们得到的最重要启迪。

第二, 政府财政预算是一篇大文章,从严执行预算纪律利好长远。美国的财政预算制度以立法和执法为基础的特点十分明显。制定预算必须遵循严格的法律程序和规则,违反预算规定动用资金就涉嫌违法,可能受到法律制裁。但美国这种成熟的预算制度有其致命的缺陷,即平衡预算责任的缺失和政党政治的腐败。美国债务上限1917年以法律形式设置以来,因受到政党政治等种种内外因素的制约,在很长时间内并没有达到有效控制预算赤字的目的;债务上限除1946年被调低一次外,已被不断提高近百次。常态性地提高债务上限造成经济增长对举债的依赖以及对财政赤字理论上的误解。早在上世纪60年代肯尼迪执政时期,就有减税失误造成财政赤字增加、动用预算工具促进经济增长带来通胀的教训。受政党政治腐败侵蚀,总统和国会预算纪律的松弛从此不断加剧,至今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在经济增速减缓的情况下,经济和金融的脆弱性凸显。美国的现状和经历提醒我们,不断加强和完善各级政府财政预算制定和监督制度的重要性和紧迫性。着眼我国经济中长期健康发展效果、充分考虑举债、税收、财政赤字、经济增长和通胀的相互作用和关系是科学制订财政预算、妥善应对近期经济运行中出现的各种挑战的有益遵循。兼顾当前和未来,坚决克服短期行为,应成为制订经济社会发展政策的基本原则。政府预算制度的不断完善和严格运行,不仅可以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和宏观调控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而且有利于反腐败和廉洁政府的建设。

第三,必须高度重视并采取切实措施遏制两极分化。美国各个阶段的资本主义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即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金融资本、产业资本和商业资本等各类资本的逐利本性持续发作,逐利行为变本加厉、无孔不入,造成社会财富积累与贫困积累伴行。两级分化长期存在并持续扩大会增加扩大就业的难度,助推产业布局失衡,负面影响社会和谐稳定。可见,不以百倍的努力规范市场秩序,防止垄断出现、确保公平竞争,提倡诚信经营、维护公平正义,两极分化的问题就会日趋严重。在不断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同时,最终达到共同富裕是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邓小平明确要求“不搞两级分化”,还说,“如果导致两极分化,改革就算失败了”。从改革成败的高度认识两极分化问题,加大迎击这一挑战的力度,应是我们的共识。

第四,从宏观层面和实际操作层面认识我国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和持有的近1.3万亿美元美国国债问题。3万亿美元外储和近1.3万亿美元美国国债的出现是与当前国际格局、经贸金融秩序以及中美两国的经济结构、财政政策密切关联的。这种状况的根本或颠覆性改变有赖于国际格局、经贸金融秩序的改革和中美两国经济结构的调整以及美国放弃或改变贸易投资保护主义政策,将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为降低风险,减少损失,积极推动外储多元化、减持美国国债用于海外第三国投资、购买大宗商品和第三国股票等举措,在科学评估收益和风险的基础上,在有限数额内操作,是可行的,但以此试图在短期内盘活数千亿,甚至上万亿美元资本不仅不切实际而且风险极高。在美元霸权地位没有较大改变的情况下,一旦美元危机出现,全球所有其他市场都难有安全避风港,遭遇的风险和打击难以估量。这也从一个侧面表明,中美同在一个地球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有摒弃零和游戏,相互尊重,创造合作共赢局面,才对双方都有利。

总之,美国财政困局将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在短期内难以得到根本解决。不断观察和深入研究美国财政困局的走向,有助于我们更多了解美国治道变革的理论和实践,可为我国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不断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体制建设,提供一定的国际背景和有益借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