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成”原型——特等功臣赵先友和他的子孙[转载]

liuyiwu 收藏 3 6156
导读:[align=center] [/b] 看过电影《英雄儿女》的人都知道王成的故事,该电影是导演武兆堤、编剧毛烽根据巴金小说《团圆》改编。小说《团圆》描写“王成在山头勇敢地牺牲了”,影片中,王成连续呼叫“为了胜利,向我开炮!”拉响爆破筒,与蜂拥而至的敌人同归于尽的壮举,令人热血沸腾。 我与赵先友烈士是同村人,我俩于1947年10月同时参军后,被编入冀东军区48团。1949年2月,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65军194师582团。直至赵先友牺牲,我俩仍是一个营的战友,所以对赵先友和他家

“王成”原型——特等功臣赵先友和他的子孙

[b]王志才

[/b]

看过电影《英雄儿女》的人都知道王成的故事,该电影是导演武兆堤、编剧毛烽根据巴金小说《团圆》改编。小说《团圆》描写“王成在山头勇敢地牺牲了”,影片中,王成连续呼叫“为了胜利,向我开炮!”拉响爆破筒,与蜂拥而至的敌人同归于尽的壮举,令人热血沸腾。然而,王成的原型赵先友和他的儿子、孙子三代在同一个连队战斗过的故事却鲜为人知……

我与赵先友烈士是同村人,我俩于1947年10月同时参军后,被编入冀东军区48团。1949年2月,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65军194师582团。直至赵先友牺牲,我俩仍是一个营的战友,所以对赵先友和他家事的了解莫过于我。每次我看到《英雄儿女》这部电影,每当我讲述起赵先友烈士的英雄事迹时,都是含着一眶热泪!

2000年,我怀着对英雄的敬慕,又一次来到了我和他们祖孙三代所在的团队。在华北小镇柴沟堡,立过战斗大功的194师582团营区广场上,汉白玉的赵先友塑像高高矗立,英雄年轻俊秀的脸上既刚毅又亲切,炯炯的目光在昭示着后人奋勇前进……。约2米高的白色大理石方形底座上,是放大了的巴老金光闪闪的题字,“王成式的战斗英雄---特等功臣赵先友”。塑像背面是张振川将军写的碑文,叙述了赵先友和六连的英雄事迹。在赵先友烈士塑像前,我眼含热泪回想起以往……

1952年10月当时不到50岁的著名作家巴金赴朝鲜战场采访,当他了解到在开城战役中立下显赫战功的某大功团六连副指导员赵先友英勇战斗到最后一刻,抓起报话机,向指挥所喊出:“团长,敌人上来啦,开炮打吧”,与敌同归于尽的感人事迹后,被烈士的英雄事迹深深打动了。于是,赵先友烈士的形象成了他的小说《团圆》、后改编成电影《英雄儿女》中战斗英雄王成的创作原型。

[b]解放战争:妻子送郎上战场

[/b]

解放战争初期,在河北省乐亭县,我党创始人之一李大钊的故乡,有一名人人喜爱的支前模范、游击能手,他就是姜各庄镇庄东村民兵赵先友。赵先友是该家的独生子,全家省吃俭用供他读完小学六年级,由于他的父亲去世家境贫寒中止学业。他从小就经受过炮火硝烟的洗礼,小小年纪的他就立下了报国之志。如今,19岁的赵先友已是一个英武、健壮的小伙子了,经人介绍与临村的一个叫陈连华的姑娘相识,她是一名聪明、伶俐、俊俏、贤淑的姑娘。经几个月的相识,两颗年轻的心,在炮火硝烟中迸发出了爱情的火花。不久,俩人举行了简单的婚礼。新婚佳期,赵先友身在洞房,心早已飞到了前方战场。陈连华也读过小学,是一位思想进步、深明大义的农村妇女。先友要去参军的想法,首先得到了连华的支持,便郑重向全家提出。1947年10月的一天,先友撇下了多病的母亲和才过门几个月并已有身孕的妻子陈连华,告别了乡亲们,加入了轰轰烈烈的百万解放大军。尽管连华不想让先友走,但还是眼含热泪说:“男儿当为国分忧,你走吧,我等着你立功的消息。”临别那天,连华泪水涟涟,依依不舍,直到滚滚尘烟淹没了先友远去的身影。可谁知,这次离别竟成了他们的永别。

赵先友在部队遵守纪律,团结同志,吃苦耐劳。入朝作战前,他曾随部队转战冀东,后又参加过新保安、太原、兰州、宁夏等几十次战斗。每次战斗他都英勇善战,奋勇杀敌,曾三次荣立战功。1949年1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曾被评为模范共产党员。

1949年9月,我们部队解放了宁夏北部各县后,便进驻在宁北的黄渠桥。野战军号召全体指战员“下定决心扎下根,建设大西北!”此时先友已当上了排长。1950年先友参军近三年,家中音信皆无,也很惦念家里人。当时因部队比较固定,便给家里写了从当兵到牺牲唯一的一封信,并随信邮来一张穿军装和一张戴着军功章的照片。当先友的母亲、妻子和家人接到先友的来信和看到照片时喜不自禁,激动地都哭了起来。此时连华便产生了去部队看望先友的想法,经全家人的同意,凑足了路费,便和邻村的一名与先友同在一个部队的家属,带着先友两岁多的儿子奔向了宁夏的黄渠桥。经长途跋涉,在到达宁北的黄渠桥时,已是1950年12月上旬。连华与当地老乡打听才知道先友所在部队刚刚离开宁北。直至先友牺牲,连华只知道他又去执行新的任务,不知是入朝作战。连华痛失这次相逢的机会,在心理上造成了很大的打击。终身遗憾的是先友牺牲前,还不知在1948年3月陈连华为他生下一个儿子名叫赵绪文。

[b]赵先友率领加强班顽强战斗三昼夜

[/b]

赵先友所在的部队入朝后,已是六连的副指导员,参加了我志愿军发动的第五次战役。于1951年8月奉命开赴开城前线,担负保卫我方停战谈判代表和保卫开城的光荣任务。1952年10月,在中朝联合指挥部指挥下,我志愿军在全线发动了秋季反击作战。战场上两军对垒,激烈拼夺;板门店谈判也在激烈地进行。其中攻防67高地是最激烈的一场战斗。

67高地不足一平方公里,海拔只有67米,距板门店只有五公里,原是敌人在开城前线右翼前沿,沙川河东岸重要支撑点。为粉碎敌人的阴谋,教训美军谈判代表张牙舞爪不可一世,10月2日,上级决定由582团2营5连在我军炮火掩护下,夺取敌人占领的67高地这一战略要地,我连经过勇猛顽强的战斗,全歼67高地守敌。(当时我任5连副连长,67高地战斗我连荣立大功,我本人荣立二等功)。

10月3日,按照上级的布署将阵地交给2营6连坚守,因指导员、副连长首战受伤被抬下阵地,赵先友同志便率领一个加强班,从10月3日到10月5日顽强坚守在67高地上。三昼夜中,敌人以连到营的兵力多次疯狂的反扑。

战斗进行到第三天,67高地上已多次增兵,但这时我军阵地上只剩下4个人,副指导员赵先友、通信员刘顺武、副排长王桂印和战士李富。当时派去的一个班,因敌炮火封锁都伤亡在路上。哪天一大早,先是敌军重型B29轰炸机把重磅炸弹倾泻在我67高地上,后是敌军F86战斗机(战士们给它起名叫“油桃子”,因其两翼挂着两个大油筒),对我守军用机关炮打,还抛下大批凝固汽油弹。有一架被我守军击中,栽到67高地山脚下,敌机爆炸燃烧起来,敌军的飞行员葬生火海。其它飞机仍在疯狂地对我守军扫射和轰炸。尔后敌陆战第一师部署在中立区边的数个炮兵群的上百门大炮,向我小小的67高地发射了数万发炮弹、炸弹、凝固汽油弹,使整个阵地变成一片火海。67高地坚守防御战,在朝鲜战场上,创下了单位火力密度的最高记录。

[b]赵先友同志率领的加强班坚守67高地,当时有几大困难:

[/b]

第一,我们是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守住新占领的三座山。特别是67高地,是原敌人的连指挥所,位置在板门店谈判帐篷旁,双方代表团用目视就能看到。这是美陆战第一师的防区,丢失67高地,美军和南韩谈判代表及守军觉得很没面子,恼羞成怒,拼命也想夺回去,反攻火力之强可想而知。严重的是阵地上没有坚固工事,更没有坑道,仅有敌军的简易工事。敌人几次轰炸,工事早已被轰平。

第二,我军面对的敌人是美陆战第一师整编成的南韩陆战第一团。美军以全部火力支援其反扑,不但有飞机、大炮、坦克,最后把美军的喷火坦克也用上了。南韩陆军步兵战斗力比美军步兵战斗力强多了。我军一打红山包时,赵文进师长命令抓一个俘虏来了解情况,我军四、五个小战士才抓回来一个俘虏。

第三,地形对我不利。67高地在沙川河以东,距我河西主力部队阵地1000多米。在河东西场里北山西边的一个青山包,我们秘密挖了屯兵洞,但距67高地也有1000多米长的丘陵地段,虽然我们在河东屯兵洞秘密屯了一部分预备队,但增援和运送粮弹十分困难。敌人在这段丘陵地上,设了封锁区。还在敌155高地上设有观察哨。同时,白天敌军在空中增设炮兵效正机,一发现我军增援,不过一分钟敌人的炮就打过来,给67高地防御增加很大难度。

[b]赵先友最后喊出:“团长,敌人上来啦,开炮打吧

[/b]

战斗中,赵先友发扬了我军政治工作的优良传统,鼓励战士多杀敌立功,向上级汇报作战勇敢战士的事迹,还把自己仅有的水送给伤员喝。赵先友轻伤不下阵地,也是无声的政治动员。就是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下,他率领着小分队灵活、顽强地坚守在阵地上,鏖战三昼夜,将敌人一次次疯狂的反扑击退,杀伤大量敌人。战斗中赵先友还为我炮兵准确的指示目标,将敌人发起的多次冲锋击退。

直到10月5日上午11时20分,敌人又集中了一个营的兵力,在8架飞机、12辆坦克和3辆喷火坦克掩护下,分五路以集团冲锋的队形,涌向67高地。此时,副排长王桂印和战士李富牺牲。最后仅剩下赵先友这位双目失明、腿等五处受伤的指挥员和通信员刘顺武,刘顺武代替他的眼睛和腿,向他汇报敌情,连搀带背使他能运动,赵先友和刘顺武与穷凶极恶的敌人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面对蜂涌而来的敌人,赵先友命令刘顺武用步话机向团指挥所报告,敌人已上我阵地,要求团炮兵直接“向我阵地开炮!”

当时,团指挥所内气氛紧张极啦,赵先友、刘顺武为了胜利向我开炮的英雄气概,使团长张振川和其他首长的内心都受到了极大震撼。我们的同志还在阵地上,我怎能下令大炮射向自己的同志?团长张振川在观察所看到赵先友、刘顺武他们在一片火海中和敌人拼杀的身影,在危急时刻,团长张振川又听到步话机里传来赵先友嘶哑却坚定的声音:“团长,敌人上来啦,开炮打吧”。不久,在6连隐蔽部方向一阵急促手榴弹、冲锋枪响声后,阵地沉静了。我们的英雄赵先友实现了上阵地前的誓言:“我们坚决守住阵地,人在阵地在,决不后退一步!”

赵先友、刘顺武的牺牲,使团长张振川心情激动不已,转过脸对炮兵群陈世勋群长说:“老陈,!开炮打!”几秒钟的时间,我们的大炮轰鸣起来。支援我们作战的炮八师的几个炮兵团,早已把炮弹擦好了,放在大炮旁,只等一声令下,我军炮弹就飞向敌群!

我军大炮将成吨的炮弹用急速射压向敌人。我们的两个反击小分队勇猛地冲上阵地,一阵短兵相接后,敌人溃退。我军收复了阵地后,发现赵先友同志和刘顺武同志已经与敌人同归于尽,但他们双手仍紧握着冲锋抢,面前倒着20多具敌人的尸体。

67高地战斗,仅赵先友率领6连的战士们整整坚持了57小时。先后打退敌人发起的17次冲锋(不含我炮兵击退敌人发起的冲锋次数),并主动出击两次,获得歼敌562名的光辉战绩(不含我炮兵歼敌数字)。这次战斗,之所以他们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下,以小的代价换取了大的胜利,与营、团的正确指挥,炮兵的大力支援是分不开的。就赵先友而言,他不仅是一位英勇顽强的战斗员,而且还是一位出色的基层军事指挥员和一名优秀的政治工作者。

志愿军65军在保卫开城反击作战胜利后,召开了庆功大会。志愿军194师582团光荣受奖;志愿军总部为194师582团二营记一等功,并发来“攻防全胜”大奖旗;为582团6连记特等功,并发来“英勇顽强、守如泰山钢铁连”的大奖旗;为582团6连副政治指导员赵先友追记特等功,为6连的刘顺武追记一等功、战士关景春、刘殿良荣记一等功…。我国著名作家、音乐家巴金、王莘、胡可、徐光耀等参加了大会。会后巴金、王莘、胡可等同志到我们582团采访,并了解英雄事迹。

部队还将赵先友的遗体运送回国,与全国著名战斗英雄杨根思、黄继光、丘少云等十名烈士,安葬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中的一个墓区内。

1954年,英雄的家乡河北省乐亭县人民政府在家乡为他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在赵家挂上了“功勋卓著”的牌匾,并赠给赵家“人民功臣”的大锦旗。

[b]巴金为赵先友英雄塑像题字,英雄塑像揭幕大会召开

[/b]

65集团军为宣传英雄事迹,决定在194师582团营区办公楼前立一个“王成式的战斗英雄赵先友”的英雄塑像,并请我国老作家巴金同志题字。

为此,张振川将军(原河北省军区司令员)和军政委李真将军(大军区正职离休)给巴老写了信。194师582团政治处副主任戴秀斌去上海文联,经介绍找到巴金的女儿,《收获》副主编李小林同志,后来去医院见巴老。近90高龄的巴老身体不好,正在医院治疗。见到两位将军的信后,他欣然题笔写下:“王成式的战斗英雄——特等功臣赵先友 巴金 一九九一年八月二十日。”巴老想的很细,他写了一份横的,又写了一份竖的,供我们选用。

1992年8月上旬,一个万里无云的日子,在华北小镇柴沟堡,立过战斗大功的194师582团营区广场上,王成式的战斗英雄赵先友烈士塑像揭幕了。约2米高的白色大理石方形底座上,是放大了的巴老金光闪闪的题字,塑像背面是张振川将军写的碑文,叙述了赵先友和六连的英雄事迹。

汉白玉的赵先友塑像高高矗立,英雄年轻俊秀的脸上既刚毅又亲切,炯炯的目光在昭示着后人奋勇前进……

揭幕大会上,首先由65集团军政委田书根将军(后任军事科学院副政委)讲话,由成都军区副司令员赵文进将军(原194师的老师长)和65集团军副政委扬惠川将军(后为北京军区副政委)为英雄塑像揭幕。这时,英雄的儿子赵绪文眼含热泪就坐在张振川将军身边。老将军张振川介绍了立特等功的钢铁第六连和王成式的战斗英雄特等功臣赵先友同志,在开城前线坚守67高地的英雄事迹。

会后,老师长赵文进将军在张振川将军陪同下,来到唐山乐亭县。老师长向乐亭烈士馆中的王成式的战斗英雄特等功臣赵先友同志的遗像行了军礼,又到医院看望了正在治病的英雄妻子陈连华,并嘱咐她多保重。老师长亲切地摸着陪奶奶住院的孙子小新民说:“这孩子长地很好,将来是个好兵!”

[b]中央电视台播出赵先友塑像落成大会实况“向我开炮”的英雄事迹

[/b]

中央电视台播出了王成式的战斗英雄赵先友塑像落成大会实况,河北电视台、张家口电视台以及《河北日报》、《张家口日报》都发表了消息。《人民日报》海外版1992年12月5日刊登了汤小微写的向巴金老人汇报英雄塑像落成的文章《浑身闪闪披彩虹》,《解放军报》也刊登了张保平等写的文章《王成式的战斗英雄祖孙三代同在一个特功连里》。

2000年,在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50周年的活动中,中央电视台播出“最可爱的人”节目,主持人敬一丹充满感情地讲述了“向我开炮”的两位志愿军英雄的事迹,一个是65军194师582团的赵先友同志,一个是23军73师217团的无线电报话班班长余树昌同志。张振川将军与赵先友烈士的战友关景春(曾在赵先友烈士的指挥下一起守卫67高地,也是67高地战斗一等功荣立者之一。因负伤被替换下阵地,在赵先友牺牲后带伤参加了反击分队。他讲述了:在屯兵洞内,不仅亲耳听到了报话机中赵先友呼叫炮火向自己阵地射击,而且还亲眼看到赵先友、刘顺武两位烈士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壮烈场面。)及余树昌烈士的营长和23军一位副师长都参加了节目。他们在节目现场讲述了当时战场上的情况,详细介绍了赵先友和余树昌两位英雄的事迹,现场观众都感动的流下了热泪。

同年10月,中央电视台的军事报道节目播出了“王成的原型赵先友和他的儿子、孙子三代在同一个连队战斗过的故事”。张振川将军和我曾在这个节目中,讲述了赵先友烈士的英雄事迹…。

儿子说:“我永远不愧做一名战斗英雄的儿子”

赵先友牺牲的消息传到家乡以后,人人皆悲,年仅24岁的妻子陈莲华,经受不住这沉重打击,痛不欲生。在隆重的追悼大会上,陈连华突然晕死过去,几经抢救,虽保住了性命,但却从此精神失常。在组织的帮助下,经两次去保定精心医治,陈连华的病情虽有所好转,但生活仍不能自理。小绪文的奶奶年岁已高身体不好,带着一个6岁的孩子,日子实在是不好过。好心的乡邻们总是帮助已不太清醒的陈连华和一老一少小绪文和奶奶。小绪文从懂事就开始独立生活了,帮奶奶、母亲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稍大一点就拾柴、做饭、割草、喂猪、照料多病的奶奶和身体不太好的母亲。

小绪文和奶奶、母亲当时也受到了县委、政府的关照,他14岁被乐亭县人民政府保送到乐亭一中初中上学,在学校学习很用功,17岁又以较好的成绩考入了乐亭县第一中学的高中。在校期间,他是班干部又是学校一名出色的田径和篮球运动员。1968年因学校文革结束回家务农,曾任村民兵连副指导员、团支部副书记。1970年10月,赵绪文辞去了税务差事,踏上了北去的列车,来到了驻扎在塞外深山沟里的大功团特功六连,成了父亲生前所在连队的普通一兵。

赵绪文入伍后,时刻告诫自己:永远不愧为一名战斗英雄的儿子。他训练十分刻苦,由于其过硬的军事技术,他当兵一年便成为师尖子班成员之一,后还成了师军事三项队队员。在特功6连赵绪文从战士到任副连长期间,194师曾几次决定由他担任“班、排、连的攻防战术”示范讲解和表演。其中在他当班长时,所带的“隐蔽打坦克”示范班,为65军营、连干部做示范讲解和表演,受到高度评价,并荣立三等功。他当兵第三年就被提为干部,他的步兵“五大技术”是当时该团一流的,尤其擅长射击和射击学理。1978年,在一次上级组织轻武器射击比武中,他使用自动步枪,对100米距离上的胸环靶实弹射击、10发子弹、卧姿无依托、3分钟内射击完毕,取得了99环绝无仅有的好成绩。

79年,石家庄陆军学院成立并从特功六连挖走了这块“宝”,从此,他又成了一名技艺高超的射击教官。在步兵武器射击学理教学中,他利在用高中所学过的知识,把理论课讲得深入浅出;其步、冲、机枪射击技术更是他的强项,并常给学员做射击表演,也多次受到了领导和学员的好评。1982年,由于他母亲陈连华年高体弱,身患气管炎等多种疾病,一到冬天必须住院治病,组织上照顾他,调他去乐亭县人武部 ,在人武部他工作了14年,曾任作训参谋、作训科长、军事科长、副部长等职。期间赶上了人武部移交地方,96年因人武部收归军队,他服从组织安排去了县检察院任副检察长。

在他调入人武部不久就赶上建设民兵训练基地,他主动请缨,担负起了这一重任,不分白天、黑夜地奔波在工地上,有时一两个月不回家一次,人变得又黑又瘦,1.8米高的个子,体重只有60多公斤。经过一年多的奋战,基地建成,并被总参首长评为“一流基地建设,一流训练水平”,个人荣立三等功…

在人武部工作期间,他多次组织民兵各种武器实弹射击和手榴弹实弹投掷,从未发生一起事故,尤其是在组织民兵手榴弹投掷时,有两次两名民兵将手榴弹扔在掩体沿上,他都不顾一切地冒着生命危险灵活地将民兵救护。他多次组织民兵和专武干部参加上级的军事比武,其成绩多数名列前茅…。赵绪文同志转到乐亭县人民检察院工作,从开始对法律一知半解到熟练掌握、运用业务知识,也是经过了他艰辛的努力,后成了检察战线上的出色检察官…。无论他在县人武部还是在县检察院,由于工作突出,他本人和分管的业务多次受到上级通报表彰、多次立功受奖、被评为模范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

赵緖文曾接受过电视台和媒体采访,他说:“我的父亲和众多革命先烈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为了世界和平与祖国的安宁而牺牲,他们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是先烈们为我们留下的一笔巨大的、宝贵的精神财富。他们那种坚定的理性信念、那种忘我的牺牲奉献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发扬光大。借此机会谢谢大家对我父亲的敬慕与缅怀,同时也感谢富有激情的领导和同志们对我和我子女的高看与关爱…”

[b]孙子说:“继承遗志是我的夙愿”

[/b]

赵先友牺牲23年后,他的孙子赵新民来到了这个世上。1981年清明,年逾花甲的陈连华领着孙子赵新民,千里迢迢从乐亭来到沈阳北陵。北陵里松柏渡日,绿树成荫,高高大大的台阶直通云天,形如天梯。走上一个高大的平台,在青松掩映之下,两侧是先烈们一排排整齐的陵墓。英雄赵先友的墓碑矗立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通道左侧第一排的墓区内,前边紧挨着的便是家喻户晓的扬根思、黄继光、邱少云等烈士的墓碑。

小新民站在爷爷的墓碑前,默默看着一批批人来到爷爷的墓碑前献花、敬礼、鞠躬。一时间,朵朵白花掩盖着先烈的陵墓。那一刻,小新民知道了爷爷是个很了不起的英雄,他拉着奶奶的手说:“奶奶,奶奶,长大我也当英雄。”

陈连华站在墓碑前,禁不住老泪纵横。少小夫妻一别就是30余年,分别时还是新婚燕尔,如今相见却是一个在人间,一个在九泉。她用手绢轻轻擦拭着墓碑,轻声说:“先友,你放心吧,儿子绪文已接过了你的枪,穿上了他心爱的军装。孙子新民已7岁,今天也来到了你的身边,你应该幸福地长眠九泉了。”

值得一提的是:陈连华这位英雄的妻子于1993年去世,去世前虽然家庭生活困难,但她从未向政府提出过特殊要求,总是以先友为榜样教育着自己的儿孙。

赵绪文发现儿子有着很好的射击天赋,于是就有意识地培养儿子射击。在他的精心培养下,小新民14岁就成了乐亭县青少年射击队的主力,16岁参加唐山市青少年射击比赛,在小口径步枪男子卧射、男子3 X 40、男子气步枪三块金牌,17岁被北京军区射击队录取为青少年组队员。在射击队里,赵新民成绩一直很好,是青少年组中最有实力的选手之一。教员、战友们在心中都有一种希望:赵新民迟早有一天会登上冠军的宝座。然而,赵新民却有自己的人生选择:我是英雄的后代,我也应该像父亲那样,拿起真正的枪,把火红的青春献给火热的军营。

1994年,他把想法告诉了父亲,父亲赵绪文没有言语,他心里明白,在射击队,对新民的前途、事业乃至以后的家庭都极有好处,可是,儿子有继承先辈好传统的精神,主动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接受磨炼、建功立业,又何尝不令他高兴呢?他支持儿子的选择。组织上在惋惜之余,还是答应了新民的要求。1994年10月一个晴朗的日子,赵新民离开了北京,离开了他酷爱的射击场,来到了驻扎在塞外柴沟堡小镇,他爷爷、父亲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特功六连。

柴沟堡是塞外坝头大山沟里一个仅有两条小街的小镇,这里条件艰苦,环境恶劣,风沙肆虐,素有“塞外大风吼,风吹石头走,阳春三月冻死牛”之说,这里和北京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艰苦的连队和射击队里的条件相比更是不可同日而语。然而,赵新民并没有在乎这些,艰苦的环境他能够适应。

赵新民虽然射击专业比较过硬,可是来到个个都有“两下子”的特功六连,他却没有一点优势可言。于是,他就从新兵开始,一招一式走队列、站军姿、练投弹、跑障碍,没有星期天,没有节假日,拼命地练。为练投弹,他胳膊肿了消,消了肿,肿肿消消中他一出手就是60多米;练器械他手上的老茧变成了血泡,血泡变成新肉,新肉又变成了老茧,在这一次次变换中他成了全团有名的“杠上飞”、“全能王”。他和父亲一样,最突出的也是步兵轻武器射击,他使用班用轻机枪,对200米机枪靶的隐显目标射击,9发子弹3次点射,全部命中那是常事。一年过后,便成了特功六连里响当当的班长。他曾带领全班参加上级组织的多次比武,次次都取得好成绩,个人也多次夺金牌,连年立功受奖。在一次五公里越野中,一位战友不慎跌倒,摔伤了腿,没法再跑,他一声令下,全班人抬起战友冲向终点,最后仍取得了第一。后来,赵新民被保送上了军校。军校毕业,有人劝他:“你身体素质这么好,你爷爷的首长有的是省军区领导,有的是军区首长,他们又都和你家关系那么好,谁都能为你说上话,留石家庄进北京都是非常容易的事,何必还回到那偏僻的小山沟呢?”然而,赵新民却说:“我身上流淌着英雄的血液,继承英雄的遗志是我的夙愿。”于是,他毅然地回到了特功六连。赵新民即和他的爷爷一样,任过特功六连的副指导员,也同他的父亲一样,任过特功六连的副连长,现在仍是65军某部的一名优秀部队干部……[此文根据张振川回忆录整理]


6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