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安思危:颜色革命启示录

居安思危:颜色革命启示录

写在前面的话:人民期待颜色革命,但颜色革命往往会伤害人民。官僚最怕颜色革命,但颜色革命往往又造出一批官僚。把改善个人生活的希望寄托在西方势力操纵的颜色革命上面,本身就是一种幼稚的想法。一个强大的中国不符合任何西方国家的利益,所以任何制度的中国都是他们的敌人和对手,不管中国是红色还是蓝色。中国暂时没有爆发成功颜色革命的可能,却有爆发颜色革命的土壤,我们中国人民一定要清醒,强大国家,清明政治,改善民生,外国人靠不住,还得靠自己!!只有靠自己,我们才有真正强大的可能,中国现在有问题,但我们并没有回避问题,请大家相信,治理一个国家,一个庞大的国家急不得,躁不得,我知道成功很难,但我们确实败不起。给我们国家和政府再多一点时间,再多一定耐心,相信他们会给我们一个交代。


颜色革命最大的战果恐怕就是苏联巨人的倒塌,那时候,我们还叫它和平演变。近几年,和平演变这个词淡化了,颜色革命的频率增强了,但不管是哪个词汇,都是一个集团对另一个国家的分化,削弱,都是一种意识形态击败另一种意识形态。


让我们回忆下近几年颜色革命的历史。


苏联倒下后,第一个发生颜色革命的是格鲁吉亚,被称为玫瑰革命。


第二个是乌克兰,是橙色革命。


接着是吉尔吉斯坦,被称为黄色革命。


最近是缅甸的袈裟革命,不过没有成功。


颜色革命像一场瘟疫,在原社会主义国家和非西方意识形态国家蔓延,并一步步向中国逼近,可以说,颜色革命的瘟疫也无时不刻不在关注着中国的进展,只要有机会,颜色革命还是希望能够在中国的土地上亮一亮锋芒。我想,在当前的形式下,颜色革命还没有革我们命的实力,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就高枕无忧,时刻提高警惕,防止颜色革命在中国爆发是一项需要我们长期坚持和探索的课题。


说了那么多,我们分析一下,颜色革命一般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从发生颜色革命的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坦以及缅甸的情况我们可以大概看出颜色革命所需条件的端倪


首先:颜色革命发生的国家一般游离在西方价值体系之外或者社会制度之外。这个以前苏联最为典型,当然独联体国家也都具备这特点。在苏联后期,国家信仰体系崩溃,西方价值观乘虚而入,在社会上造成了思想的混乱,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运动又加剧了国民的迷茫,所以,在国家分裂的关键时刻,丧失国家信仰的军队以及政客都束手无策。属于西方价值体系内的国家没有发生颜色革命,他们叫政权轮替,不叫革命。


其次,颜色革命发生的国家一般处于大国斗争的战略前沿。格鲁吉亚是这样,乌克兰是这样,吉尔吉斯坦也是这样。他们都是俄罗斯的屏障,也是西方与俄罗斯对抗的前沿。更是北约东扩的。以前被苏联豢养的狗一旦投奔了新的主子,马上对原来的主人露出狰狞的面目。


再次,颜色革命发生的国家一般有比较强大的在野党势力。这股在野党势力容易接受外国援助,了解本国国情和国民心理,容易提出迎合国民需求的口号和政策纲领,往往比较有煽动力,是颜色革命的领导力量,或者是西方国家放养在其它国家的打手。


第四,颜色革命发生的国家政府控制力不够强。无论是格鲁吉亚还是乌克兰还是吉尔吉斯坦,在发生颜色革命时政府的处理都不够果断,或者政府的命令都不够好使,部队和警察不听招呼,镇压不力,导致国家领导机关自行垮台,整个国家瞬间换天。


最后,颜色革命发生的国家一般经济比较低迷,社会矛盾比较突出。如果格鲁吉亚、乌克兰和吉尔吉斯坦的经济能够蒸蒸日上,人民不会为一日三餐发愁的话,绝大多数人是不愿携家带口走上街头的,正是因为苏联解体后经济滑坡导致人民整体生活水平降低,贫富分化才造成颜色革命有比较广泛的群众基础。


总而言之,颜色革命的国家价值观游离在西方之外,有被大国利用的价值,自身控制力减弱,社会经济滑坡,在野党兴奋作浪。


说完颜色革命的条件,再说颜色革命的价值


对于西方国家而言,颜色革命时他们扩大自己的地盘,压缩对手地盘成本最低的做法,可谓本小利大,所以他们对操纵对手国家的颜色革命活跃分子,输出西方价值观乐此不疲,并长期工作,力求完成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为西方价值观统一人类,资产阶级剥削打开方便之门。


对于颜色革命的国家而言,颜色革命只是形式上换了一种制度,思想是引进了西方观念,但实际上对本国的利益损害也很大。这些国家普遍比较落后,而且处于大国交锋的前沿,他们之所以被利用是因为他们的战略地位和地理优势,西方国家拉拢他们不是为了让他们强大起来,而是为了自身的安全。而把自己的发展寄希望于将自己作为挡箭牌的西方国家身上,本身就是弱智的体现。所以,革命后,格鲁吉亚被俄罗斯人暴揍了一顿,乌克兰国内局势始终动荡不安,吉尔吉斯斯坦经济发展止步不前,国内局势也存在进一步混乱的可能。


对于原颜色革命国家的大哥而言。自己的马仔反水受伤最多的肯定是大哥,但大哥就是大哥,小弟反水后不外乎两种选择,一个是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比如俄罗斯加大对乌克兰亲俄势力的资助。另一个就是清理门户,像对待白眼狼一样修理它,就比如俄罗斯暴揍格鲁吉亚。但无论怎样,大哥受伤还是实实在在的。创伤也是历历在目的,至少大哥的防弹衣没有了,胸膛就露在外面。


对颜色革命国家的人民而言。其实在颜色革命中,出力最大的是人民,革命的主体是人民,最受受伤的也是人民。人民的悲哀就在于他们是颜色革命斗争的牺牲品,是双方都在争取的棋子,他们把希望寄托在改变一种制度,换一种模式,推翻一个政权就实现他们的梦想,这种想法很理想化,却有近忧。任何一个国家的发展都需要一个稳定的环境,颜色革命最大的后遗症在于割裂了一个国家的统一,不管哪一派当权,思想中国家肯定形成了两派,这两派不和解,这个国家就永远不会安定下来,所以西方国家毒辣就在这里,一场革命下来,就剜掉了一个国家统一的心脏。但是一旦社会动荡,损失最大的就是人民,这一点,很多人民不会认真去想。他们都觉得参加一场革命很兴奋,很光荣,却没有考虑到革命完成后接下来的社会任务,这是革命领导者的幸运,却是人民的悲哀。如果你能牺牲你一代人去干革命,我说你有追求,如果你想革命完自己马上升官发财,我说你幼稚。但现在看来,幼稚的人多,有追求的人少。


那么我们国家有没有发生颜色革命的肯能呢?那我们要看我们据不具备这个条件。


第一个条件我们显然具备,我们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国家具有强大的控制力,是西方的眼中钉,肉中刺,中国模式也成为他们的心病,除中国而后快是他们夜思梦想的目标。


第二个条件我们也显然具备,中国本身就是亚洲最大的国家,是美国在太平洋地区最大的对手,破坏中国的统一和稳定就是美帝的目标。有中国在,朝鲜解决不了,越南解决不了,美国最大的对手俄罗斯也解决不了,中国的战略地位和国家实力注定我们要成为美国颜色革命的对象。


第三个条件我们不大具备。中国共产党的强大实力让其它所有小党都相形见绌,根本不是一个档次,没有挑战共产党领导地位的实力。但我们并非完全不具备,我一直在想,如果对党和政府的不满持续发酵,中国人民就是一个无比巨大和可怕的党,这个需要我们党和政府高度警惕。


第四个条件我们不具备,我们国家的体制决定了我们有强大的控制力,汶川救灾,三峡工程就体现的淋漓尽致。其实强拆和暴力执法也从一个侧面证明,政府的控制能力全球无出其二者。


最后一个条件我们基本具备。说我们具备并非是讲我们穷,而是因为我们不均。富不怕,就怕不是人人都富。穷也不怕,就怕有人不穷。而现在的中国社会就存在这个问题,贫富分化过于严重,这成为颜色革命孕育的温床,尽管现在还没有茁壮成长,但从泰安警察牺牲依然被骂就说明,我们这个社会是坐在火山口上,尽管没有冒烟,但火山不是死火山,它有机会还是有喷发可能的。


综上所述,我们国家目前还不具备发生颜色革命的全部条件,我们的社会秩序还能保持一段时间的安全稳定,但如果社会财富不能进一步调整分配,缩小贫富差距的话,中国爆发颜色动乱的可能就永远存在。现在人民的不满是藏在心理,骂在嘴上,他们是找到成势力,成规模的发泄机会,而且也没有一个反政府的领导核心在参与领导,所以他们犹如星星之火,分散各地莹莹燃烧。


我想对大家说的是,颜色革命最大是受益者是反华势力。最直接的受益者是借助革命爬上国家统治地位的新官僚。最大的受害者是老百姓,革命带来的社会动乱和战争肯定会带来经济的萧条和杀戮,而这里,恰恰是老百姓的利益所在。


那么我们应该如何避免颜色革命呢?


我想最根本的不是改变国家的制度,而是重新审视并切实坚持“为人民服务”的理念。这句话说了很多年,很多干部到现在都不懂。但是人民最懂。我说过,中国人民不在乎谁统治他,也不在乎他们信仰马克思还是耶和华,他们就知道谁在乎他,谁关心他。任何一种制度如果做不到为人民服务都是被人民抛弃的制度,相反再落后的制度如果坚持为人民服务,中国人民也会支持他。所以,最根本的在于我们的国家和官员要切实坚持为人民服务。


最需要的进一步加强舆论的引导和监督。对于反社会,反国家的的言论要予以监督,这里并不能完全封杀,封杀只会激化矛盾不会解决矛盾。中国政府和官员应该勇敢的站出来,在舆论引导上要占得先机,掌握舆论的主动权。尤其在突发情况下,政府要先发声,先定调,不要亡羊补牢。在舆论斗争中,速度就是第一生命,谁抢在前面,谁就有主动权。


最需要的技术手段是进一步加强手机和网络即时通讯的管理。在发生大规模骚乱时,应迅速停止大众手机服务和网络服务,防止通过即时通讯联络人员参加集体暴乱活动。外国颜色革命的人员组织工作大部分是通过这种方式形成的。


颜色革命发生在中国的周边,正逐步向中国蔓延,我们不希望颜色革命在中国出现,更不希望我们成为颜色革命的主体,最不希望成为颜色革命的受害者。所以我们呼吁,我们的政府要下大力气涤荡社会风气,我们的人民要下决心用中国的方式解决中国的问题,千万不要寄希望于西方势力。因为他们想看着我们死,不想看着我们活,对任何中国他们都是这个态度,就是因为中国太大,太强。


生在中国就要热爱中国,热爱中国就要支持中国。尽管我们的国家还不完美,但我们有责任更有义务让他逐渐完美。如果因为他不完美就愤恨,就反对,就辱骂的是话,那只能说明,这个国家的不完美,你也有一部分原因。让我们中国儿女团结起来,用我们理性的而不是激愤舆论形成监督的潮流,相信我们的政府和党,逐步清明我们的社会,建设一个强大中国。


最后,我想说,如果7000万的党你都无法相信的话,中国就没有你可以相信的政治势力。党是好党,不然我们不会成立新中国。但党员未必全是好党员,所以我们的社会还存在很多问题。我们坚决支持党逐步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模式,逐步解决各种社会问题,却不要幼稚的想取代我们的政府。没有政治势力能取代它,就是我们的政府居于领导地位最大的优势。作者:蓝色杀手锏


本文内容于 2013/11/3 19:38:37 被小编a33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