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4)

忧蓝色芥茉 收藏 18 31252
导读:今晚是中超赛季收官战啊,心里那叫一个紧张一个纠结,还是敲敲字缓解下心情吧。   [坑爹但真没坑“爹”]   前面讲了,父亲在新兵培训的时候那是经常“坑爹”,如今到了作战部队就“山高爹远”了,但是以一个刺头的惯性坑爹事自然还少不了,好在这把儿坑得不是自己爹了。前面说过山头问题,机关那大坑深得肯定不是咱能说明白的,不过潜艇兔的山头咱还是可以描述一下,当然时间限制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旅顺兔窝里……没有任何地域攻击的意思,不喜请略过,省得大家都上火!   那时候旅顺的潜艇兔有三大帮:天津帮、

今晚是中超赛季收官战啊,心里那叫一个紧张一个纠结,还是敲敲字缓解下心情吧。

[坑爹但真没坑“爹”]

前面讲了,父亲在新兵培训的时候那是经常“坑爹”,如今到了作战部队就“山高爹远”了,但是以一个刺头的惯性坑爹事自然还少不了,好在这把儿坑得不是自己爹了。前面说过山头问题,机关那大坑深得肯定不是咱能说明白的,不过潜艇兔的山头咱还是可以描述一下,当然时间限制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旅顺兔窝里……没有任何地域攻击的意思,不喜请略过,省得大家都上火!

那时候旅顺的潜艇兔有三大帮:天津帮、青岛帮、唐山帮。再重复一遍咱没有地域歧视的意思,本来潜艇兔里唐山帮都没啥名气,但是77年开始大批唐山兔来了……原因嘛,76年夏天唐山发生什么不用我说了吧,当时全国都在帮唐山渡难关、减负担,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军兔自然也少不了,只要符合条件的统统都收了,而且都是优先分配,潜艇兔待遇好、吃得好自然那是接收大户啊!

再重申一遍,绝对没有地域歧视的意思,本句请各位看官自动置顶!人来是来了,但是基层部队抱怨很大——兵源质量不佳!前面说过,那年代当上潜艇兔都是荣耀,都知道飞行兔是不从新兵中招募的,潜艇兔那就是优中选优最好的那一批!说兵源质量不好,举个例子——小专业里面几乎没有!潜艇新兔三个月集训之后大部分都去潜士校了,只有最好的才留在潜院本部,也就是小专业的!

前面提到过,潜艇小专业指的是航电、鱼电、声纳、雷达,其实想想也能明白,就是潜艇上的核心人员,用现在的话说的就是技术蓝领,而且工作岗位都是在二舱、三舱,艇上的核心部分啊!现在咱都知道,活在领导眼皮下面是难受,但基本上都是信得过的人,离得远的就算再努力也不一定入法眼,说得在苛刻点就是放屁也没味!唐山帮本来在潜艇兔中根基就不深,地下实力基本五渣。

剩下就是天津帮和青岛帮了,这两帮本来就大致旗鼓相当,平时也是小摩擦不断,爆发只是缺个小火星……好吧估计有人猜到了,点了这堆干柴烈火的又是我父亲——坑爹专业户嘛。说潜艇兔生活待遇好绝对是事实,每周至少能洗两次澡,热水的!夏天也是!某个周五下午,父亲正好第一次出海归来,那自然是兴奋地不得了,和同艇的一群老兵有说有笑的就去洗澡了,好了地点交待完了。

当时管理澡堂的是个天津兔,叼着烟就坐在椅背上,就是那种白色长条漆木椅——估计90前都在澡堂见过吧。导火索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人家老兵看他“得瑟”讽刺了两句,其中夹了个词“新兵蛋子”。估计新兵都被老兵这么骂过,基本都是装没听见忍过去了,可惜这次偏偏碰上了这个连区队长都敢打的刺头,然后冲上去就是一拳,直拳还是勾拳无法考证了,反正被打者直接从椅上仰过去了。 父亲这一拳下去直接后果就是232、233艇的天津帮和青岛帮差点就地赤身干起来,当然现场的推搡和方言对喷肯定少不了、澡肯定也洗不成了,两艘艇上有几个老兵和父亲一样都是青岛帮里的舰司子弟,稳稳把父亲给挡在后面,算是做大哥的保护小弟了。剑拔弩张气愤适时被晚饭号给化解了,你可以去了不吃但绝对没人敢不去……部队食堂那个大估计很多人都见识过,吃饭的时候事就传开了,青岛帮和天津帮干起来了。 前面影射过,原来在基地里天津帮和青岛帮都是横着走的,虽然互相看着不顺眼但之间还是相对克制,如今导火索有了!周五晚上绝对是决战前那种诡异的寂静,不过双方一边互相下了战书、一边开始拉战友准备周六战斗。据说周六这一仗相当场面,很多关系好的战友都从别的地方赶过来了,然后在基地某个地方两大帮潜艇兔就动手了……可关键的是,始作俑者父亲周六一早却被几个青岛老兵强行架着逛大连去了。

前面说过,周六部队的兵习惯互相串着玩,青岛帮和天津帮干仗这事自然也是包不住了,很快战火就从基地潜艇兔和岸勤兔这边蔓延开来,据说小平岛、机关都“积极响应”,甚至后来连岸防部队都受到了影响……更搞笑的是,09年一次战友聚会,父亲战友的战友的战友还提起了这件事,作为基地汽车兔的他一直很迷茫,这件事起因到底是什么!管他呢,反正早就想拳头相向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

那年头人还比较纯粹,不像现在喜欢打小报告,况且斗殴时很多基层官兔也参与了,所谓法不责众也就不了了之了。不过,基地大BOSS自然不想再发生这样的事,那就多搞点文体活动消耗一下荷尔蒙——踢足球!踢球可是正中青岛帮下怀,别提被永久取消注册资格的青岛海利丰、还有今晚不知死活的青岛中能,足球群众基础青岛那是数一数二,青岛帮最终也是靠踢球风头彻底压过了天津帮。

当然父亲又占了小便宜,靠踢球踢得好一时间也煞是风光,甚至还靠踢球混了个通令嘉奖——不知道我是半专业的嘛,不知道问问潜院XX处长的儿子,我站岗时候那一脚踢的是不是又准又狠!

[客串舰务混个嘉奖]

出身舰司大院自己又当过兵,虽有父亲保密意识非常深,后面描述的几件事中时间概念都刻意模糊了,只有这件咱能推算出相对准确的时间范围:1982年的夏末秋初。前面说过,除了在军兔内部都轻易不示人的长征1号(401)之外,70年年代末80年代初035改就已经是最好的潜水板砖了,只要有重要任务肯定少不了他们……

引用《大事件》里的台词:“从我做警察的那天起,就在等有大事发生。”军兔也是如此,那个男人不渴望荣光,很快大事情就要砸到他们头上了:大约1982年7月底的时候,232、233泊位移至了小平岛,不仅艇上所有人取消探亲假,而且两艘艇的人基本处于半隔离状态,码头上的气氛也越来越怪异。很快两艘艇接到了编队出海的命令,平时潜艇都是单独行动,总之各种不正常。

平时潜艇浮航状态时,很多潜艇兔会聚在甲板上吞云吐雾一番,顺带欣赏一下心旷神怡的海景,可是这次出海除了舰务、闲人禁止上甲板,而父亲判断潜艇编队大体应该是在向东南方向航行。航行几天后海况开始明显变坏,潜艇也开始经常下潜躲避风浪。在水下猫着对于潜艇兔本是常事(PS:幽闭症患者请远离潜艇),但如果总是有烟还不能抽,那就是有整死人啊,烟民们都懂。

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潜艇在风浪中浮出水面、然后就是剧烈的摇摆,一群老海兔们很快也忍不住在舱内开始呕吐,这时一个官兔过来让父亲离开声纳站位上甲板帮忙。父亲一边想着在舱内憋了N久终于可以上去透透气了,一边疑惑单独让我上甲板干什么?这时看到另外一个接到通知的战友,父亲心里大体有数了:让全艇公认身体素质最好的两个人上甲板,肯定是舰务吃不消了。

果不其然,在从艇内上到甲板的舷梯旁,艇政委仔细检查了他俩救生衣是否穿戴好,压力啊压力啊!上到甲板之后,舰务战友迅速给他俩系上了保护索,风浪中父亲也迅速观察清楚了周边情况:当时海况条件非常差,人在甲板上站稳都难,怪不得安全措施做得这么严谨;而舷侧大约二三十米处是一艘舷号2XX的驱逐舰,既然潜艇通常不在这种海况下浮航,显然这是要完成系泊啊。

其实海上两船完成系泊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只要牵引索能抛过去对方接住级,这事基本就成功大半了……可关键是,风浪中要想把牵引索准确抛到驱逐舰甲板上可不容易,之前舰务兵多次尝试都失败了,而且在恶劣海况人身安全都很受到威胁,所以这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活也只好轮到父亲手里了:你是电,你是光,你是手榴弹冠军,只能靠你,you are my super man……

扔了几次成功?两次!后来我做帆船运动员的时候,父亲还专门向我传授过经验,抛绳索和扔一般的动心不同:比如说手榴弹就是个实心的,所以飞行轨迹好控制;绳索和足球运动员大力抛界外球相像——空中容易发飘。显然在风浪中要想一次抛中那纯属扯淡,但是一定要用心观察,下一次再抛的时候要作出适当调整!而因为这次恶劣海况下的成功抛缆,父亲又一个通令嘉奖到手。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1)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2)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3)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5)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是是潜艇兔(6)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7)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8)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9)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10)

一个老兵的回忆:我们曾经是潜艇兔(完)


本文内容于 2013/11/8 15:53:47 被忧蓝色芥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