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3兄妹被撕票案:孩子头被打烂腰被打断

中国ufo001 收藏 1 433


“这可能是今年最悲惨的新闻了。”昨日凌晨,一向晚睡的湖南省岳阳县筻口镇村民胡迪在网上看到岳阳警方发布的通报,整宿没睡,“没想到就发生在我们身边。”

3天前,与胡迪同村的3个小孩张阳(男,8岁)、刘慧(女,8岁)、张蕾(女,9岁)在上学途中失踪,两天后他们的尸体在临湘市的野外山林和垃圾堆中被找到。而涉嫌杀害他们的,竟然是同村33岁的村民张兴艳。

昨天,南都记者赶赴事发地岳阳县筻口镇南源村,3个孩子的尸棺被愤怒的村民们抬进了张兴艳家的大厅,前来吊唁和围观的村民络绎不绝,震惊、悲恸和愤怒笼罩着这个偏僻的乡村。

撕票

张兴艳交代称,将3人先后在临湘市忠防镇和白云镇公路边山林中杀死

女孩张蕾最后一次离开父亲的视线,是10月30日清晨6点10分。张文武看着女儿起床、穿好衣服,奶奶帮她梳完头发,她就独自一人去村外的路口等校车了。然而,这是女儿留给父亲最后的背影。

这天清晨和她一起搭乘校车的,还有同村8岁的张阳、刘慧两兄妹。上午近9点,两兄妹的父亲张斌接到小学打来的电话,问他家孩子怎么没来上学。这时张文武也接到了同样的电话。这让他们觉得情况可能不妙。

寻找从这时已经开始。很快,他们从一个等校车的孩子口中得知,早在他们到达校车之前,3个孩子就在途中被一辆黑色轿车“接”走了。“是一辆比亚迪F3轿车,前后的车牌号被几张光盘遮住了,只能看到‘湘F’的字样。”张阳的叔叔张亚斌说,事后公安机关调看了沿途的监控视频。

在找寻无果后,张文武说家长们曾向筻口镇派出所报警。“但派出所的民警告诉我们,小孩失踪不到48小时,他们不能受理。”这个答复让张文武至今耿耿于怀。

10月31日晚11时许,在孩子失踪40多个小时之后,张阳的爷爷张年勇突然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说3个小孩在他手上,让我们两家备足90万元赎金,否则就来收尸。”张年勇事后曾仔细回忆这个声音,不是熟人。

而据岳阳警方通报,11月1日上午公安机关就将犯罪嫌疑人张兴艳锁定。当日下午3时许,已逃窜至岳阳市区琵琶王立交桥旁一家茶楼的张兴艳被抓获归案。

不幸的是,被绑架的3个学生均已遇害。张亚斌说,在疑凶归案后,张斌曾随警方和张兴艳一起到案发地指认现场,张阳的抛尸地点位于临湘市桃林镇的一片野外荒山,两个小女孩张蕾、刘慧的尸体则在临湘市五尖山的一处垃圾堆中被翻出。

“张阳首先遇害,在10月30日那天就被杀了,两个小女孩是在之后被杀的。”张亚斌转述张兴艳向警方招供时的说法。

据警方通报,审讯时张兴艳交代:10月30日早上6时许,他驾驶自己的一辆黑色比亚迪轿车,在筻口镇七市村离失踪学生家不到一公里的岔路口,将3名小学生骗至车上,然后经过临湘市长塘镇、桃林等地。因张兴艳与被绑架人相识,张兴艳将3人先后在临湘市忠防镇和白云镇公路边山林中杀死。目前,张兴艳已被刑事拘留。

谜团

张文武不解的是,如果是以勒索钱财为目的,他和张斌家都不算富裕人家

警方同时披露,犯罪嫌疑人张兴艳,男,33岁,系筻口镇南源村九组居民,与失踪学生系同村同组。

而南都记者在南源村采访时得知,张兴艳与两个受害家庭还是亲戚关系:张文武是张兴艳的堂兄,张斌是张兴艳的堂弟,3人的爷爷辈是亲兄弟。

张文武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堂兄弟竟是杀害女儿的凶手。在疑凶归案前,“比亚迪”轿车这一线索被传开时,村里人都知道张兴艳也有一辆黑色的比亚迪轿车,“但没有人怀疑到他的头上。”

虽然从小一起玩大,但由于多年来一直在外打工,今年5月才带女儿从广东东莞回到家乡,张文武说他和张兴艳近些年打交道并不多。一直都很老实,平时不怎么爱说话,这是张兴艳给他的印象。

张亚斌对张兴艳的印象也大略相同,他们从小在一起玩,“他这个人不爱说话,很闷,性格也很温顺,很少看到他和别人发生什么口角。”张亚斌也想不明白,这个小时的温和玩伴怎么突然变成毒辣杀手。

张亚斌认为,张兴艳的变化可能跟他外出打工和做生意有关。

村民们回忆,张兴艳在家乡读完初中后,很早就外出打工了。除了逢年过节在家待一段时间,平常回家都是待几天就走了。

几年前,张亚斌听说张兴艳曾在岳阳市开一家夜宵店,生意不怎么好,后来又到临湘市和朋友合伙开了一家鞭炮加工厂,据说也没挣到什么钱。不过,总体上来看,张兴艳家的经济状况也还算不错,大约在去年,他买了一辆二手比亚迪轿车,经常开回家。

“他喜欢打牌,玩得也不大,不过有人说前阵子输了一些钱。”几名村民昨日透露,张兴艳平日喜欢赌博。张亚斌甚至猜测,他这次绑架的动机与输钱有关。

曾接到绑匪电话的张年勇告诉家属,10月31日晚打给他的那个电话,声音肯定不是张兴艳的,如果是他应该听得出来。由此村民们怀疑并非张兴艳一人作案,也许还有其他同伙。但事后张亚斌得到的消息却是,“在警察审讯的时候,张兴艳招供,事情是他一个人干的。”

而令张文武不解的是,如果张兴艳是以勒索钱财为目的,他和张斌家都不算是富裕人家,尤其是张斌,“别说90万元,就是10万元他现在也拿不出来。他前两年刚盖了新房子,积蓄都花完了,可能还有些外债。”

绑架和杀人的动机,昨天仍是当地村民们心中的谜。

愤怒

“他自己也有孩子,怎么下得了手?”

3天的劫难过后,留下3个支离破碎的家庭。

8岁的张阳和刘慧是一个重组家庭的孩子。其中小女孩刘慧,是张斌现在的妻子带过来的。

在张亚斌眼中,哥哥家的两个小孩都特别可爱、听话,尤其是刘慧,又聪明又开朗,见谁都叫,一放学回家就喊爷爷奶奶。张亚斌记得,刘慧刚到他家的时候,曾一个劲地喊他叔叔,叫得很甜。

在噩耗突然降临之后,张亚斌说,哥哥家就只剩下了一个女儿,刚出生没多久,还只有几个月大。

9岁的张蕾也是父亲最疼爱的女儿。张文武和妻子到广东打了14年的工,女儿之前一直在广东读书,今年5月回到家后,才转到位于临湘市长塘镇的托坝中心小学。但没想到,上学还不到半年,就死于非命。

“她很乖巧,在学校里很听话,也很胆小,从来没有迟到和旷课过,别人和她争吵的时候,她都不还嘴。”张文武昨天这样回忆他的女儿。在家里,女儿还有一个4岁的弟弟,刚上幼儿园。

疑凶张兴艳的家,是村边的一栋两层半楼房。昨天南都记者赶到时,3个遇害孩子的尸棺被悲愤的村民们抬进了一楼大堂,并排陈放。不时赶到的亲属和乡邻们依次进入吊唁,旁边是呼天抢地的孩子亲人。

村民们介绍,33岁的张兴艳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比遇害的张阳只小20天,还有一个不到1岁。“他自己也有孩子,怎么下得了手?”愤怒的村民们事后占领了张家的房子,将里面的家具抬出屋外。而原本住在这里的张兴艳的父母,昨日不见人影。

校车

“如果校车能进到村里,也许就不会给人可趁之机”

在张文武看来,3个孩子的惨剧本来可以避免。

他说,今年5月他们从广东回来后,本来是想让女儿去岳阳县筻口镇小学读书。从距离上来看,筻口镇小学和长塘镇小学离家都约七八公里,但前者毕竟属于岳阳县,而后者属于跨县的临湘市。两所小学的校车接送收费也一样,都是每学期400元。

但张文武反映,筻口镇小学的校车嫌村里路不好走,不愿进村接送孩子。“我说每学期多给他们加100元,让他们进村子,他们还是不愿意。”张文武说,后来他们只好选择了长塘镇小学,原因是他们愿意进村接送。

“但校车只在第一天来过一次,就再也没来了。”张文武说,“原因是岳阳这边不让临湘的校车过来,可能涉及到地域保护。后来,校车就只能停在临湘市和岳阳县交界的路口等孩子,要走一公里左右才能搭上校车。”

而正是这一公里左右的路程,张文武说,就是3个孩子被“接”走的路段。“如果校车能进到村里,也许就不会给人可趁之机。”

而出事当天,南源村的3个孩子没坐上校车,两家的家长都认为,校车司机不可能不知道,但事后并没有及时向学校报告,也没有联系家长。“直到学校上课了,老师才发现有孩子没来上学,这才报告学校,学校也才和家长联系。”

但此时距离孩子失踪已经两个多小时。

昨日南源村部分村民还反映,村里小孩上学远一直是令他们担忧的潜在隐患。村民们回忆,许多年之前,南源村原本有一个小学,附近每个村也都有小学,但后来村校撤并后,孩子们就都集中到几公里外的中心小学了。

村民们认为,中心小学条件虽好,但过远的路程无疑加大了各种危险系数。“以前老担心校车出事,现在又有了新的担心。”

讲述

凶手太残忍家长崩溃了:孩子头被打烂

据张斌介绍,前天下午,警察突然通知有孩子消息,让他和堂哥一同前往。“当时我在车上有种不祥预感。后来,当看到女儿和侄女头部重创,躺在山下垃圾堆里,我和堂哥都崩溃了。”

随后,民警又在山上找到了张阳的遗体,“儿子腰被打断,头被打烂,额骨全凸出来了,太残忍了,绑匪怎么能对一个小孩下此毒手”。

嫌犯被警方抓捕后,张斌发现,杀人凶手竟然是同村的堂兄张兴艳。

张斌说,孩子奶奶承受不住打击,数次晕倒。事发后至今,全家成天茶饭不思,得知孩子离世的消息后,更是以泪洗面。

据张斌称,嫌犯张兴艳大他3岁,为人内向,平常话不多,家人很少与其接触。“我这个堂兄弟以前在外地经营炮筒纸加工小作坊,很少在村里,后来听说他打牌输钱,估计缺钱才想起勒索。但他绑架小孩向我们要钱,也不至于杀人。”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