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乱评《天龙》众人:所得者岂不比失去的更多么?

红三军团突击队长 收藏 2 213
导读:话说少林寺一役,无名神僧用自己的佛法化去萧远山及慕容博心中的戾气,玄痛等少林高僧见此感叹神人在此竟不知,遂向无名神僧请求帮助,云:早年本寺玄澄大师因练武以致全身瘫痪,请前辈帮忙医治。而无名神僧感叹道:太晚了、太晚了,老衲曾劝过他三次,可他就是不听,玄澄大师精通少林一十三项绝技,但由于练武过于勤奋,导致走火入魔,一夜之间功力尽散,全身瘫痪。听到此话,玄痛等大师的心情由期待变为了失落。而神僧又说:玄澄大师从此钻研佛法,他日修成正果,所得者岂不比失去的更多么?玄痛等人听此,遂连连称道,化去了心中弥漫已


话说少林寺一役,无名神僧用自己的佛法化去萧远山及慕容博心中的戾气,玄痛等少林高僧见此感叹神人在此竟不知,遂向无名神僧请求帮助,云:早年本寺玄澄大师因练武以致全身瘫痪,请前辈帮忙医治。而无名神僧感叹道:太晚了、太晚了,老衲曾劝过他三次,可他就是不听,玄澄大师精通少林一十三项绝技,但由于练武过于勤奋,导致走火入魔,一夜之间功力尽散,全身瘫痪。听到此话,玄痛等大师的心情由期待变为了失落。而神僧又说:玄澄大师从此钻研佛法,他日修成正果,所得者岂不比失去的更多么?玄痛等人听此,遂连连称道,化去了心中弥漫已久的阴云。

喜欢看金庸,并不是被其中故事情节所吸引,亦不是痴迷其中上乘武功,而是喜欢金庸老先生对其笔下人物的塑造,可谓各个有血有肉,让人过目不忘。而其中的无名神僧,突然出现又突然失踪,在其笔下再也没有交代。从神僧出场时的“神”,到受萧峰一掌吐血变成一个“人”,再到对玄痛的讲话又升华为“神”,寥寥数笔,塑造了一个让所有武侠迷都永远不会忘记的人物,让人惊叹。“所得者岂不比失去的更多么?”这一句,充满了最为朴素的辩证法,虽然玄澄瘫痪了,但其每天钻研佛法,修成正果,得到的是对佛学的领悟,失去的是自由的身躯。一得一失之间,赞扬了玄澄大师的理想。与此相比较的是玄痛等人,每天钻研佛法,虽为大师,却念念不忘此事,不明其中道理。两相比较,在哲学层次上又把无名神僧升华为“神”。

整部《天龙八部》,到处充满了这种哲学观,书中人物虽大多都是悲剧,然又都是喜剧,因为他们虽然失去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但也得到了更重要的东西,达到了“哀而不伤”的效果。

先来说说萧峰。萧峰30多岁就做到了丐帮帮主的位置,不可谓不得志。一系列的变故使他备受打击。后在少林寺,慕容博说“为人臣者,当为君王开疆拓土云云”,恳求萧峰劝辽帝南侵,好使慕容家族复国,自己的性命便任由萧峰来取。而萧峰大义泠然对其说:“为人臣者,一是保国安邦,二是改善民生等等”,深得扫地神僧的赞许。从这句话我们可以看出,曾经只知行侠仗义的乔帮主,当起大王来,也成为了拥有自己政治理想的政治家。后劝辽帝放弃南征时,自尽而死。金庸笔下的诸位男猪脚,很少有向萧峰如此高大全者,萧峰失去了生命,但换来宋辽和平,所得者岂不比失去的更多么?萧峰者,人杰也。

鸠摩智:鸠摩智天赋异秉,其悟性远在萧远山及慕容博之上,并没有见过小无相功武功心法,却凭“小无相”这三个字悟了出来,强练少林72绝技,甚至冲破了能致其走火入魔的六脉神剑的玄关,天资不可谓不高,且其又为吐蕃国师,地位尊贵。当看到神僧以佛法治愈萧远山、慕容博两人的内伤后,其心中一定想让神僧救治自己,然而,国师一则碍于面子,二则还是碍于面子,打伤段誉后竟然跑了。然而鸠摩智毕竟是佛门中人,神僧的讲话及劝解一定会让其有所感悟,后正当走火入魔之际,被段誉吸走了内力,保全了健康之躯。虽失去毕生功力及国师尊位,然其从此以后畅游天下,宣扬佛法,所得者亦是比失去的更多啊!

萧远山、慕容博:二人各有各的故事,本为杀亲之仇,于少林寺交手三次竟不知。萧远山一心报仇,而慕容博一心复国,被神僧以佛法化解二人身上的戾气,萧远山放弃了报仇,而慕容博放弃了复国,拜于神僧门下,钻研佛法,所得者岂不比失去的更多么?

玄慈、叶二娘:一个身为少林方丈的正面人物,一个身为四大恶人之二的反面人物叶二娘,两人本不应该出现瓜葛,人生中的交集似应效仿“法海与白蛇”之故事。叶二娘一生隐瞒与玄慈之间发生的事,一人漂泊江湖二十余载,即便老和尚给了她足够的银两自生自灭,可她从来没怪罪过他。四大恶人虽名为“大恶人”,但在金庸笔下却并没有直接描写四人的恶行,只是在侧面描写过叶二娘喜欢杀别人家的孩子,虽然残忍,但她也是受害者。而玄慈,整日与自己的儿子朝夕相处竟不知,同样让读者心生怜悯。后玄慈甘愿受刑而死,二娘亦自尽共赴黄泉,两人失去了性命,老和尚甚至失去了自己多年积累的声誉,但他们终于见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儿子,并且这个儿子极有出息。他们终于能与自己牵肠挂肚之人在一起了。正可谓所得者岂不比失去的更多么?

段延庆:本为大理太子,不幸身遭变故,使其成为一个废人,终身活在仇恨之中成为四大恶人之首。在与聪辩先生对弈时,被珍珑棋局所迷惑,发出“前无退路后有追兵,正也不是邪也不是,那可难了”的感叹,丁春秋在其旁煽风点火“一失足成千古恨,再想回头,那可难了……”段延庆听此,差点自尽身亡。从这些心里描写我们可以看出,邪与恶,并非是他的本性,痛苦的仇恨足可使一个人由善变恶、由正变邪,可是他明知如此,却无退路。当后来得知自己曾三番五次要除掉的段誉即为自己的儿子,兴奋地喊道“我还有个儿子,我还有个儿子…..”,在大喜大悲之际,多年的苦楚化为乌有,让他看透了世间种种名利争端,段誉认父后,撒手人寰。金庸描写这几个恶人,是以“慈悲之心”写的,段延庆与慕容博的复国之心有相同之处更有不同之处,更不禁使段延庆增加了悲剧色彩。段延庆最后放弃了仇恨,也放弃了帝王霸业,更喜极而悲停止了呼吸,然而自己居然有一个儿子,且儿子外表俊朗,生性倜傥,也能安然离去。所得者亦是比失去的更多啊!

阿朱:一个慕容复身边的小丫鬟,一个与父母失散的小郡主,然而这对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遇到了生平最爱之人萧大哥。一方面面对复仇心切的萧大哥,另一方面是面对失散多年的父亲,两难之际,他做了痛苦的抉择,便是用自己的性命化解两方的仇恨。她最终做到了,用自己的生命换取父亲的性命,所得者岂不比失去的更多么?

阿紫:“恶紫而夺朱也”,这句话透露了阿朱阿紫两姐妹的命运,即“最后陪伴萧峰的是阿紫而不是阿朱”。如果说姐姐阿朱生性善良,那妹妹阿紫便是生性邪恶。阿紫是在被姐夫萧峰的照顾下日久生情。很难想象一个“长发及腰”的少女初次喜欢是一种什么感觉,但邪恶的阿紫确实个敢爱敢恨的角。后抱起身亡的姐夫萧峰跳崖身亡,实现了其朝思暮想陪伴姐夫的梦想。所得者岂不比失去的更多么?

天山童姥、李秋水:二人是同时倾慕无涯子的师姐妹。戏文里唱的好,“大家都是出来混的,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仗,不要在打打杀杀了嘛!”可是二人为得到无涯子的心而交恶,由恶变为残忍,虽为道家学派然其并无半分“道家风骨”。这种由残忍生恨的怨念持续了半个世纪,临死之前终知无涯子爱慕的不是双方而是小师妹,一生的苦恨烟消云散,和好之时便是气绝身亡之日。明白了此种道理的二人所得者岂不比失去的更多么?

阿碧:和阿朱一样,同为慕容复的跟班小丫鬟,且阿碧要比阿朱更漂亮,一生倾慕公子慕容复,后来慕容复疯掉了,两位家臣不知所踪,身边只有阿碧一人。阿碧每天陪伴慕容复,做糕点给孩子们吃,哄慕容复开心。我认为,阿碧的悲剧要比公孙绿萼更甚,足可使所有读者心声悲悯之情。虽然阿碧得到的是一个疯子,但那毕竟是自己所倾慕的公子,所得者比失去的更多啊!阿碧者,悲也……

金庸老先生笔下还有许多人物,如看透慕容复并且嫁给段誉的王语嫣,实乃喜剧;而得知其身世的段誉及虚竹,虽为悲剧,但那不是他们二人所决定的,实乃上辈所造之冤孽,与他们无关,得失亦参半;最后戴绿帽子的段正淳,实乃咎由自取。此四人虽有得有失,但不宜在本文探讨,遂不再展开。

最后说说人性的悲剧。《天龙八部》中有两个大反派,一个是野心家慕容复,一个是“好傻好天真”的庄聚贤。对于此二人,我是一点也恨不起来。金庸描绘段延庆是以“慈悲之心”写的,此二人也是一样。从慕容复小时候被母亲责罚可知,其一生都生活在“复国”的春秋大梦中,身上的担子太重,重的已经让一个风流倜傥的少年心中出现了扭曲,最后疯掉了,还念念不忘称帝美梦,结局不可谓不讽刺。而庄聚贤,一个富二代的纨绔子弟,一心报父叔之仇却被感情迷失了方向,无论阿紫如何对他,他还是一如既往任评摆布,先是毁容,后是中毒,然后加入丐帮任凭全冠清操控,接下来挑战群雄拜丁春秋为师使自己声名狼藉,再后来挖去双眼让阿紫复明,最后跟随阿紫一起葬身崖底,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阿紫。每当想到庄聚贤,我都会想到那句话:“你说是孽还是缘,我说是,孽缘……”,这句话充分概括了庄聚贤的一生。笔者认为,庄聚贤的悲剧不同于阿碧、公孙绿萼的悲剧,因为,这是上升到另一个高度的悲剧。一个人物能如此悲剧,又怎能让人心生愤恨呢?而《天龙八部》中,如萧峰、段延庆等,到处充满了这种人性的悲剧。

我这个人,喜欢喜剧,不喜欢悲剧,但又推崇悲剧。因为,悲剧可以使人性得到升华。而《天龙八部》不似《俄狄浦斯》,后者宣扬的是一种“天命观”,两相比较,更觉金庸先生的伟大,这也是《天龙》虽为悲剧,但我还是喜欢看的原因。

然而,有很多东西我是不会再看第二遍的,如《战马》、《那些年》、《我的野蛮女友》等,因为,它触动了太多的泪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