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警察枪击孕妇续:死者家属未同意赔偿方案

狐狼001 收藏 2 641
导读:10月28日晚10时许,广西平南县大鹏镇,平南县刑警大队刑警胡平酒后闯进当地一家螺蛳粉店,用随身携带的警枪向店主夫妇射击。螺蛳粉店老板蔡世勇被击中肩膀,而其怀有5个月身孕的妻子则身中两枪身亡,其中一枪爆头。平南县官方昨天证实了嫌疑人胡平的警察身份,但对其是否为该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不予置评。 10月28日,胡平陪同两名来自湖南娄底的警员到大鹏镇侦办一起案件。当天晚上,三人在晚饭后接到当地派出所一名警员的电话,随即再赴大鹏镇兄弟饭店聚餐。当天晚上,该镇一位老板请镇派出所副所长何超德和另


广西警察枪击孕妇续:死者家属未同意赔偿方案

10月28日晚10时许,广西平南县大鹏镇,平南县刑警大队刑警胡平酒后闯进当地一家螺蛳粉店,用随身携带的警枪向店主夫妇射击。螺蛳粉店老板蔡世勇被击中肩膀,而其怀有5个月身孕的妻子则身中两枪身亡,其中一枪爆头。平南县官方昨天证实了嫌疑人胡平的警察身份,但对其是否为该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不予置评。

广西警察枪击孕妇续:死者家属未同意赔偿方案

10月28日,胡平陪同两名来自湖南娄底的警员到大鹏镇侦办一起案件。当天晚上,三人在晚饭后接到当地派出所一名警员的电话,随即再赴大鹏镇兄弟饭店聚餐。当天晚上,该镇一位老板请镇派出所副所长何超德和另一名警察吃饭,胡平和另两人来得比较晚,9人共喝了10斤当地的土烧酒。胡平与两名湖南娄底警员步行离开兄弟饭店,随后来到邻街大鹏街的一个水果档前。水果档老板张桂英(化名)看到胡平“醉醺醺的,光着上身,腰里别着一把手枪”,感到害怕,连忙收了摊档。离开水果档后,胡平往附近一家网吧走去。网吧老板阿光说:“他想走进来,幸好与他一起的一个人把他拉出去了。”这时已经是晚上10点10分左右。此时,胡平三人来到了蔡世勇夫妻所开的“老牌螺蛳粉”店铺对面。随后,枪击案就在这里发生。


广西警察枪击孕妇续:死者家属未同意赔偿方案

当晚,胡平一共开了四枪。第一枪,他站在“老牌螺蛳粉”对面的街上,不知射往哪里了,在地上留下第一个弹壳。这时,当地居民张寿善和朋友正在这家店里吃粉,店老板蔡世勇和其妻吴英则在看电视。张寿善对南都记者回忆,当时,一名男子走进店里,大声问“你们有没有奶茶”,老板娘吴英背着身回答说“我这里没有”。随后,胡平把手枪往桌面上一拍,说了一句:“是不是没有?”这时,张寿善看到吴英扭过头来看了一下。张寿善说:“老板娘扭过头来看时,那个男的拿起桌面上的手枪指着我的额头。我十分害怕,脸趴在桌子上,不敢动,听到枪响后,冲了出去,一直和朋友冲到了斜对面的水果摊。”图为遇害者丈夫蔡世勇。

广西警察枪击孕妇续:死者家属未同意赔偿方案


那名男子拿枪指着顾客后,蔡世勇和吴英都站了起来,面对着胡平。吴英说:“做什么?奶茶店往下走。”这时,那名男子举起手里的枪朝蔡世勇开了一枪,打在蔡的肩膀上。蔡世勇连忙喊道:“老婆,打电话给姐姐和姐夫”。蔡世勇的“老牌螺蛳粉”店与其姐夫所开的“赖三螺蛳粉店”相距约50米。但男子再次举起手枪,朝吴英开了两枪。其中一枪打在吴英的额头上,吴英当即倒地。

广西警察枪击孕妇续:死者家属未同意赔偿方案


蔡世勇是广西柳州人,7年前来到平南县大鹏镇给姐夫一家打工,一年半前租下产权属于大鹏镇政府的一个铺面,经营自己的螺蛳粉店。其妻为大鹏镇国安乡人。他们有两个女儿,一个6岁,一个刚满周岁。蔡世勇对记者说,我根本不认识他(嫌疑人),他说要买奶茶,我们确实没有奶茶卖,为什么要开枪打我们呢?图为事发地老牌螺蛳粉。



广西警察枪击孕妇续:死者家属未同意赔偿方案


围观者拍下了涉事车辆的车牌

广西警察枪击孕妇续:死者家属未同意赔偿方案

警方勘察现场


原标题:枪击案赔偿方案死者家属未同意

家属:未同意赔偿70多万元方案 平南县:赔偿还在协商

醉酒状态下, 广西贵港市平南县刑警胡某在米粉店内枪杀孕妇吴英,并射伤其丈夫蔡世勇。前日,当地政府部门提出赔偿计划,但方案未获家属同意。昨晚,家属称,政府已通知下周二将再次进行协商。“我们就希望有一个公正的结果。”家属代表赖先生如此表示。

被枪杀孕妇吴英,事发前已经是两个女童的母亲。两个孩子,大的7岁,小的1岁半。昨日下午2点30分,蔡世勇大姐家的米粉店虚掩着木门。昏暗的门厅里,一名干瘦的老人蜷在躺椅上,看护着两个孙女。当晚悲剧发生时,蔡曾喊妻子到此来求救,却不想吴英刚抬脚,就连遭两枪。

吴英大女儿雯雯(化名)正安静地坐在小板凳上,埋头扒拉着碗里的米粉;见到有陌生人进来,孩子把头埋得更低;小女儿乐乐(化名)则大胆不少,她上前来“迎客”,接过橘子,转而又钻到奶奶怀里,要奶奶剥给她吃。两个孩子都是大大的眼睛、小圆脸,蔡世勇的姐姐说,极像她弟媳。

“妈妈,找妈妈……”乐乐突然拉着长调嘟囔起来,笑着。孩子正处于牙牙学语的年纪。“这么小就没了妈妈,真是可怜。”姑姑蔡女士坐在一旁,眼圈有点泛红。

她谈起前一天有家电视台刚播放了枪击案现场的画面。雯雯仍旧安静地吃着粉,表情无任何变化。“她还不懂怎么回事。”

蔡世勇的姐夫赖先生称,前日,当地政府曾提出计划赔偿金额70多万元,包括死者赔偿金、孩子抚养费等,但他们没有同意。“两个孩子太小,老人也得赡养,死者也需要一个体面的墓地,而我小舅子伤到锁骨,以后会不会有影响都不好说。”

据悉,10月31日,当地政府曾将吴英娘家、婆家亲属召集到一处,商议赔偿问题。“现在这赔偿标准、依据我们都不清楚,也不懂。政府说是问过律师的,但又不让我们再单独找律师。”赖先生表示,他们只需要一个公正的结果,政府通知下周二再次进行协商。

昨晚,平南县政府相关负责人黎先生表示,目前赔偿金额未定,会同家属就细节继续协商。

贵港警方表示,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追访

饭店老板:当时真没看出他带枪

枪击案发生前,胡某曾应邀到镇上一饭馆内聚餐、饮酒。昨日中午,曾在酒席上向胡某敬过酒的饭店老板,首次接受采访,还原当时部分场景。

该老板李明(化名)回忆,这一桌酒席,前前后后共来了11个人,其中包括5名镇派出所民警,最后实际消费390元。

据他回忆,当天,镇上一老板在包间请镇派出所副所长及两名警员吃饭,酒桌上还有当地两名老板。过程中,又有两名派出所民警赶来,后有两人提前离开。此后,胡某及另外两人被叫来加入饭局。

李明称,当时胡某上身穿着一件白衬衣,人看起来很壮,他、妻子及服务员都没有注意到其腰上有枪。由于酒席持续时间较长,他按要求,为饭桌上的人将蕨菜汤加热过三次。“现在想想就怕。还好我们当时服务态度好,要不惹怒了他,发生枪击案的可能就在我们这儿了。”李明心有余悸地说。

其间,作为饭馆老板的李明还陪坐了约十来分钟,向主宾挨个儿敬米酒,每人两小盅。在轮到胡某时,李明还记得,席上的派出所民警介绍其身份为县刑侦大队的副队长,另外随行两人是派出所的“朋友”。但胡某的具体职务,记者未能从警方处得到证实。

镇上多名居民反映,大鹏镇治安一向不错。枪击案发生后,大家的心理发生了些许变化。“现在出门走在路上,都没有安全感。”

文并图/本报记者 孙静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