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为什么红军长征从来没中过埋伏?

聚贤轩主 收藏 16 1948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当年红军电台有一条基本要求:“人在密码在,人亡密码亡。”遇到危急关头,首先砸电台毁电码。机要人员都会毁掉一切机密,直至牺牲也不泄露。国民党军队被红军成师、成旅地消灭时,却一再出现电台连同密码一同被俘获的现象。长征期间曾任红三军团长、红一方面军司令员的彭德怀说过:“凭着红军指战员的英勇和出色的侦察工作,才免于全军覆没而到达陕北。”

获取敌情以情报做基础

红军长征的先头部队中,有一批侦察兵,抓舌头、化装探路立下了大功,不过这类侦察一般只具有战术价值,很难了解到敌军高层计划和整体部署。在长征途中不间断地侦破国民党的密码,才是红军侦察工作最出色之处。如今,尘封的档案已公之于世,那些隐蔽战线英雄的历史功绩也终于可以大白于天下。

1976年深秋,原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同当时的中央调查部长罗青长谈起了情报工作说:“《长征组歌》中不是有这么一句吗?‘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不错,毛主席用兵确有过人之处,但他也是以情报做基础的。”“红军之所以敢于在云贵川湘几个老军阀的防区内穿插往返,如鱼得水,就是因为我们在龙云、王家烈、刘湘、何键的内部安插了我们的人,并且破获了他们的密码。”

1929年,周恩来便在上海秘密组建无线电人员培训班,并委托苏联帮助训练了一批电台工作人员。苏联的无线电侦破和保密技术,在世界上已处先进之列,中国共产党的无线电通讯工作从建立之初,便体现了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本国人员艰苦奋斗相结合的精神。打入国民党高层和特务机关内的中共中央特科人员,也智取了敌核心部门的一些密码本,不仅以此译出许多重要情报,也掌握了其编码规律。

进入上世纪30年代,中央在苏联和国内培训的电讯人员被分派到各支主力红军中,他们结合学到的技术和获取的敌情,又结合实践刻苦钻研,终于掌握了破译敌人密电码的独特方式。破译成功率几达百分百红军从1931年的第二次反“围剿”开始,便开始截获破译国民党军的电码,使毛泽东、朱德等领导人在指挥第二、第三次反“围剿”时对敌情了如指掌。不过到了第五次反“围剿”期间,国民党军各部大都在苏区周围相对固定的位置作战,主要靠有线电话指挥,红军便难以全部掌握敌军的指挥和部署情况。

长征开始后,敌我双方的军队都在时时运动之中。由于当时国内没有建立有线电话网,蒋介石对国民党军各军、各师下达命令主要通过无线电报发送。此刻,红军的电码破译活动达到了最高潮,敌军的电令大多数都能截获,破译成功率几乎达到百分之百。例如红四方面军的电台台长宋侃夫,内部外号“本子”,意思是他拿到电台收到的国民党军电码,不用查对密码本,便能心中有数地把它的内容念出来,基本上不会有差错。

在中央红军长征时,负责电讯侦察的军委二局提供的一个个准确情报,帮助中央摆脱了危险。如湘江之战后国民党军在湘西设下口袋阵,一渡赤水后川军以三十多个团在长河南岸准备拦截,过大渡河前敌军在大树堡一带布有重兵等情报,都使毛泽东等领导人下决心迅速改变前进方向。长征结束后,毛泽东高度评价和赞扬曾希圣和他领导的军委二局说,没有二局,红军长征是不可想象的。有了二局,我们就像打着灯笼走夜路。

相隔千里仍能保持接力配合

中央红军(一方面军)开始长征后的半年间,大部队白天行军,电台人员只好收起机器跟随行动,路上无法进行工作。此时,红四方面军的电台还在川陕苏区的固定位置,于是在白天负责截收敌台信号,并将其破译出来。天黑后,一方面军的电台到达宿营地,四方面军的电台马上把截获内容发给一方面军。接着,一方面军的电台在夜间工作,截收国民党军夜间的电报通信。一、四方面军相隔数千里仍保持着接力式的相互配合,才确保了在长征中几乎不间断、无遗漏地截收敌军的全部电报。

后来红四方面军从四川西部长征北上,白天电台停机行军,又是一方面军的电台截收破译敌军电码,再通知四方面军的电台。

当中央红军长征时,红六军团有一部电台,先后由一、四方面军的电台同其保持联络,也能分享到情报。在长江以北活动的红二十五军没有电台,中共中央到达陕北前,他们同中央联络要靠交通员,走一次需要几个月,沟通信息非常困难。毛泽东到达陕北后,见到由红二十五军和陕北红军合编的红十五军团首长徐海东,马上分配给他一部电台,这样各支主力红军都有了电台,都可以保障电讯联系并对敌实施侦察。国民党军从无破译红军密码在长征中进行无线电侦破的无名英雄,除了军委二局局长曾希圣,还有红一方面军的电台台长王铮,红四方面军的宋侃夫、王子纲等人。红四方面军密码破译专家蔡威在长征中带病工作,被担架抬出草地时病逝。总司令部的领导人非常伤感地说:“我们失去了一双宝贵的眼睛。”出于保密需要,直至上世纪80年代,蔡威的福建老家才公布了他的英雄事迹,并把埋在甘肃的遗骸运回家乡隆重安葬。

在红军长征乃至整个中国革命战争中,共产党对国民党的内情大都能细致掌握,国民党对共产党的行动却基本茫然不知。毛泽东称赞长征时担任军委二局局长的曾希圣说,曾希圣同志是搞“玻璃杯”的,我们和蒋介石打仗,好像玻璃杯里压宝,看得准、赢得了。

在长征中,国民党军的密码红军能够侦破,红军的密码敌军却从来无法破译。当年红军电台有一条基本要求:“人在密码在,人亡密码亡。”遇到危急关头,首先砸电台毁电码。如中央苏区失陷时、红十军团在怀玉山失败时,机要人员都会毁掉一切机密,直至牺牲也不泄露。国民党军队被红军成师、成旅地消灭时,却一再出现电台连同密码一同被俘获的现象,不少电讯人员受到教育后还参加了红军。

在电讯保密问题上,充分体现出国民党当局的效率低下。1931年4月,中共中央负责保卫工作的顾顺章被捕叛变,国民党特务头子徐恩曾知道了自己的秘书钱壮飞是共产党,而且已破译了他身上的密电码。徐恩曾却害怕蒋介石追究他用人失察,多年间一直和同僚们串通一气,共同隐瞒密电码已被破译一事。蒋介石从在大陆失败一直至1975年病死,都不知道这件事的真相。


2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这话题也算月经了,赖得多写了,以下转个多年前的打脸帖:

首先,先说些“题外话”,搞清“地下工作者”的作用。间谍、特务是那个国家、那个成系统的掌握军队的政权都有的,看你怎么用,摆在什么地位。间谍很重要,但不能神话,也不能过于依赖,过于依赖,就象古人在比较秦国和六国的成败时所说:六国就是因为过于依赖“鸡鸣狗盗”之士才失败的。一些统治者分不清社会走势,不做好基础工作,总想靠一两个人的阴谋一击而就,这样的思路和做事方式是成不了大事的。间谍本无高下之分,用之正则为高,用之邪则为下。象当年GCD打入敌方的间谍无数,什么时候用于搞政治暗杀了?另有除奸工作队,主要是对付自己队伍的叛徒,政治对手,杀之无用,因为不从思想根子上争取别人,杀一个还有无数个跟上,搞不好越杀越多——人都或多或少有些逆反理的,有什么用?不象GMD搞暗杀上瘾,别说政治对手,就是对一些持不同政见者——尤其是那些处于弱势地位的人,也用暗杀手段解决,而且方式上也不高明——比如色诱之类,过于邪。再好的间谍,给这样反复使用,也沦为“鸡鸣狗盗”之士了。所以,“色戒”这样的电影我是赖得去看的,尽管男主角是个汉奸(其实在历史上他同时也为国民党做了一些事),但放到当年GMD的一贯作为来看,加上那个片子主题用的是色诱方式,真是让人不屑去看。除非有一天我想写点评论这部影片本身的文字,才有可能去看看。

所以,相比很多国家和政权,我一向认为GCD在用谍方面是用得比较正、比较高明的。

现在回到主题。长征时期,那些给红军提供情报的地下工作者并不是毛委员再次扶正后才突然从石缝里冒出来的,而是原来就有的,为什么红军反次五次围剿的时候不发挥作用?为什么湘江战役红军由五万人减为三万人的时候不发挥作用?偏偏是毛委员当一哥的时候发挥作用?可见还是领袖的才能问题。其实大家看过国内外很多情报机构的书籍都知道,尤其是美国,每天都会接到海量的情报信息,有真有假——有些假情报并不是提供者故意的,有些是有用的,有些是垃圾,有些虽然准,但到手就失效了,全得情报者收集者的判断和运用,用得不好,再准的情报也没用。红军长征时期,毛委员他们获得外界的信息极为困难,报纸都是过期的,在这种情况下,获得的情报也是有限,而且都是不连续的,有些不过是为指挥者的判断提供佐证而已。有些就算不提供也知道大致情况,由于红军力量过于弱小,就是知道了可供选择的应付方案也非常有限,按现在的一些流行语气造句:你就是知道我去包围你了,又能咋的?

就在毛ZX重新回到领导岗位期间,不是还有 “走弓弦”还是“走弓背”、是和贺龙部汇合还是过雪山、是北上抗日还是到西南部发展的激烈争论吗?事后的历史证明,这些军事方案只要走错一步,红军就满盘皆输。尤其是后来抢渡大渡河,国共双方都已经是走明棋了,如果不是毛主席用兵更狠一些,结局可能就会改写,情报再多又有什么用呢?可见,长征期间,不是说那些情报没有作用,但只能是辅助作用,关键还是领导者,这个关系不搞清楚,今后就有可能犯错。


各地军阀 谁去 死扛红军??如果真死扛 红军早就完蛋了!! 基本上速度让红军过 最好让红军和其他军阀开打!!有的军阀甚至还送红军子弹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