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美日三角外交走势

若日本取得实质独立,首先即会开发核武器;若一直被美国牢牢掌控,则始终成为美国遏华的棋子。这两种情况,都不可能为华所用,却处处制华;过去百年历史,日本始终战胜中国,对华不会有敬重,心知肚明中国人仇日之心,担心中国完全崛起后遭受报复。如今利用美国遏制中国,企图从中寻找突破口实现正常化,极力挑动区域局部战争,利用民族主义与美国松绑扩张军备。

在海军西太平洋演戏区域高度挑衅,让人联想到甲午海战时的北洋海军,因指挥阶层畏战导致重大损失。这不是一个小的挑衅问题,会影响两国民众对国家意志的认同,特别是对军队的影响更大。中国在演戏时段未能做出有效应对(如在日舰抵近跟踪的首日通过外交途径及时抗议并发布击沉警告,日舰未理会后果断打击,不用担心国际影响),必须在未来较短时间内在其他领域对抗日本找回损失,或对演习官兵进行必要指导。

建立中华文化经济带(文化趋同与可控,区别于重要的上合、金砖、解决‘印巴’‘中印’边境问题后可能的中俄印三角、‘伊’‘委’地区支点等),提升国家潜在核心竞争集团的战略,目前来看完全没有吸纳日本的可能性。中日都有敢在局部区域发动对彼此战争的意志,却都担心国际影响:中国是被迫应对日本挑战,一方面稳定政局抚慰民众情绪,一方面敲山震虎威慑多方领土争端;日本是主动发起挑战,一方面回应美国现阶段要求其软对抗中国要求,一方面企图利用局部战争激发国内民族主义强行扩军,同时担心主动发起硬对抗国际影响,也担心现阶段发起硬对抗可能得不到美国无限支援独自面对中国。

中国还没有崛起,没有打败或至少趋近美国之前任何程度的崛起与成功都有可能中途功亏一篑。要应对美国及其跟随者的诸多挑战,要保证使日本不拥有核武,要保障稳定发展到真正强大,万分艰难,需一路披荆斩棘。即使强大后,甚至人民币话语权超过美元,军力超过美军,也不能滥用权力,在世界巧取豪夺,一切对外事务应以发展本国生产力为出发点,维护本国实体经济规模与竞争力,保持新能力,提升生产效率,强调国家文化中的勤劳要素,合理规定工作时间。

在日本决定倒向美国遏制中国、拒绝东亚一体化那天开始,军事打败并控制日本,是中国崛起过程中必须实现的目标。

政治与行政腐败在菲律宾、印度等引用西方制度的民主国家也普遍存在,年轻人从间谍外网、论坛获得的信息也有可能部分是真的,真真假假,信息匮乏的接受一方没有能力去区分,但幕后操纵的组织却有共同的终极目标,遏制与削弱中国,中国文化、国家认同等,但这不代表中国政治体制没有问题,实际上是极其严重的,看看公款消费后冷清的高端消费数据,看看携款出国的政客,看看行政体系仍处于关系型社会文化的过度影响就一目了然,关键领域的深度改革,是中国崛起过程中的另一道巨坎,只要高层没有集体腐败变质,中国就还有希望。

个人认为。过于民粹的政治体制,在国民具有较低社会管理知识的国家,会致使政治家对选民诉求过度依从,导致社会发展能力低下,虽然在短期可给予选民实得利益,但是从长期看,社会发展能力不足,整体蛋糕减小,最终会损害国民利益。比如,为取得选取胜利,承诺将带给民众不合理的利益,与经济社会发展不匹配的社会福利保障、医疗保障、现金分配等(合理的分配不包含在此),将有限的资源不合理的过多用于上述领域,导致社会基础设施、国家级科研投入、产业投入、军队投入等不足,必然降低国家发展能力。民主社会,在国民综合素质强、文化传统、选取历史等利好因素的国家,可能取得较好的效果,如美、德(日本在美国控制下不包含);但是,在一些发展中国家,民粹政治并未取得理想的效果,如上文中的印尼、菲律宾、印度,菲律宾曾经一度被西方认为是亚洲民主社会的标杆,另外韩国、台湾、新加坡等二战后崛起的地区与国家,均是在卢武铉、蒋氏父子、李光耀等威权统治取得经济巨大发展后,才逐步走向民主政治的,甚至欧洲部分国家,如金融危机中的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等,其实质国家经济实力发展动力不足,除吃过去几个世纪积累的老本外(地区技术外溢、历史基础设施投入、历史民众教育等),加上欧元与美元区国家的霸权掠夺世界支持本国/地区货币、区内国家援助才勉强挺住。国家的强盛当然不单纯的依靠政治制度,竞争力是靠综合因素决定。如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经济成功,除执政党政策利好因素,也包括自然资源、人口红利、国民辛勤劳动、教育投入、发展模式等综合因素。一些农村的选取,充斥着人情关系、金钱交换,若全民普选,这种情况也可能出现。在一党执政期间,军队必须由执政党领导,否则有发生动乱的风险。中国现阶段仍应走精英治国路线,精英政治也符合中国共产党一党执政,与现实冲突不大,利于实施;人们生活在一个比较得来的世界里,当民众看到西方直选政府首脑、而国内腐败遍存,会觉得心理不平衡,特别是90年代后出生一直生活在现代生活中的年轻人,他们没有经历改革带来的变化,没有经历改革之前的社会政治;****应坚持精英执政,同时提高执政效率、实行廉政建设、降低民众不满、实现高效廉洁执政,如在几年内严厉打击贪腐(3—5年),肃清****生态圈、舆论氛围,之后,实行开放的监管措施(可以考虑赦免某特定时间之前的贪腐),如放开甚至鼓励媒体、公众等社会全方位资源监督贪腐。在****中,要坚持一党专政维护统治与国家稳定、又要实行廉政建设不动摇社会根本,难度十分巨大。中国若不循序渐进,出现政治动荡,在欧美打击、众多国外资金支持的间谍组织、分裂势力、权利争夺、资本运用缺乏监管、暴力多重影响下,国家极易发生动荡混乱,出现衰退,届时,世界不会轻易再给中国二次崛起的机会,中国在苏美争夺的8090年代取得发展机会,在美国反恐战争取得2000年代10年的发展机会(我们不评价拉登的行为,但中国确实从他的身上取得了太大的利益),才取得如今美国不能轻易遏制的成就,要倍加珍惜;中国与中小国家不同,欧美集团乐见中小国家政治体制西化,其强大不会影响欧美霸权,中国则不一样,中国是大国,强大后必然对欧美形成挑战,分配欧美利益,冲击欧美霸权的核心利益,如地缘政治影响、货币、军事潜在挑战、资源操控(中国援建坦桑利亚港口100亿美元,相比美军年度6000亿美元的国防预算,若美国用1%的钱支持中国这个最大战略对手的国内渗透势力,会支持多少人,60亿美元=360亿人民币,若单人平均花费15万/年,可以维持24万人/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