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新墨西哥州怀特桑斯有一个火箭发射基地。

1950年7月4日,正值美国独立纪念日,当天晚上在拉斯库尔寨斯(Las Cruces)举行烟火大会庆祝美国国庆,那天火箭发射基站地一名42岁的测试技师丹尼尔·费莱(Daniel W. Fry)想要搭最后那班巴士前往观赏,可惜他没赶上汽车,只好回到空无一人的宿舍看书。 空调系统不知何故坏掉了,无法工作,因此宿舍内非常闷热,费莱热的受不了,于是他决定到屋外散步纳凉。当他穿过试验场,走到接近奥冈山脉山脚下的平原时,时间大概是晚上8点半左右,他感觉明亮的星星彷佛突然消失似的,一个黑色物体遮住了星光,并且从天空降下。开始他以为这是一架飞机,可是马上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在这个寂静的实验场地,飞机的声音在很远就可以听到。他仔细一看,发现遮住星光的飞行物体外表看上去是一个蛋圆型状,它在飞行时竟然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只见它快速接近地面,然后在距离费莱50英尺(约15米)外的空中,如同蒲公英的绒毛般毫无声息地轻轻落地。 费莱相信这个飞行物的背后一定有着超越地球文明的高度文明存在,对科学的浓厚兴趣和强烈的好奇心使他变的狂热起来,毫不犹豫的朝着这个新奇的降落物体走过去。费莱很清楚的记得它下降时表面的颜色是黑色的,当他接近它时,却发现它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金属光泽的银色。费莱用目测得出这个飞行物的高度大约是16英尺,横向直径大约是30英尺。 费莱对这个飞行物的设计非常感兴趣,他仔细看也看不出一点头绪来。但是他想至少可以摸一摸这个船体是用什么物质制造的。 于是好奇的费莱忍不住伸出手在物体的表面上试探性地抚摸着,那种触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平滑,他感觉到手指接触到的温度比气温稍微高了一点,同时手指尖和手掌根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感。 就在这时候,寂静的空气中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彷佛就在费莱的身边响起来,说:「最好不要碰船体,它仍然是热的!」

遇到外星人的费莱(1908-1992)。 丹尼尔·费莱吓了一跳,连忙向后大步跳开,然后他转头四处寻找是谁在讲话,但四周并没有人其他人。他问:「这东西是不是有很高的放射性?如果是的话,我的确靠的太近了。」这时那个听起来很年轻的声音再次响起,说:「别紧张,伙计,你是和朋友在一起。你应该注意的是包围着船体的那个看不见却会危害人体的力场。」并且解释说:刚才费莱的手实际上还没有触摸到飞船的船体,因为船体外围的那个力场会对所有物质产生排斥,藉此形成保护膜以保护金属船体不被空气刮伤和在降落时不会被地面碰坏,同时在高速飞行时还能降低空气的阻力。一旦这个力场的物质进入人体内,会在人体的血液中产生排斥物质,会攻击人体的肝脏功能。 那个声音进而介绍说,它叫艾伦(Alan),目前正在距离地球900英里(大约1440公里)处的外层空间的母船上遥控着这个飞船。这个外星人说,看来费莱已经把它当作人类的一份子了,但实际上它还从来没有踏上过地球,因为要适应地球的大气压力和重力,以及产生免疫能力,至少要花4个地球年的时间才能做到。 外星人艾伦表示,它花了两个地球年的时间学习人类的语言,并且挑选了费莱来做一次短暂的远征,以便考察人类面对与常用思维不一样的新事物时的接受能力。从刚才费莱看到飞船的那一霎那到现在为止,费莱的思维活动和行动已经超越了它们的预期。艾伦说:「您冷静的听我的声音,并作出合乎逻辑的答复,这就是最好的证据:你的头脑是我们希望找到的类型。今晚回到宿舍后你查看一下空调,你会发现它没有坏掉。」 艾伦表示:它们考察了许多地球科学家的头脑,发现很多人的思维已经被固有观念僵硬化了,模式化了。艾伦比喻人寻求科学知识就像一只蚂蚁在爬树,目光短浅就无法看清整棵树的全貌,其结果是,探索之路偏离了大树的主杆,已经往下走到斜枝上了,但探索的人却一点也没有觉察到。

丹尼尔·费莱的回忆录。 费莱一直静静的站在那里听着,用最大的努力去消化刚刚听到的这一切。 这时飞船悬浮在距离到地面16英寸(大约40厘米)高的位置上,打开了一个椭圆形的入口,门大约有5英尺高和3英尺宽。费莱站在地面往里看,发现船体内是一个房间,大约6英尺高,9英尺深,宽约7英尺。房间里面有舒适的亮光,但是光的来源是散射的。费莱在里面没看到任何开关、转轴等可以控制飞行物移动的操作工具,房间内除了椅子就是光,除去这两样东西之外就没有其它的东西。费莱一边看,一边想:这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旅行舱,反而更像是一个细胞。 外星人艾伦邀请费莱进去坐一坐,并希望费莱能够乘坐这艘飞船来一次短暂的旅行。费莱感到他几乎是被自动地踏进了飞行器内,进去后他没有任何胆怯,直接就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门自动关上后,室内的光亮开始变暗,在费莱身后一个像是影印机的东西发出光线,投射在入口的那个门上,于是门就变成了透明的,可以看到外面的景物。 艾伦说:「如您所见,这扇金属门已变成透明的。您大概正在为此而感到震惊,因为您的思维已经习惯性的认为金属是完全不透明的。」 接着艾伦若无其事地说:「从这里到纽约只要30分钟即可来回一趟。」坐在椅子上的费莱听了立刻吓的全身僵硬:「30分钟一个来回?!这样的速度几乎是每小时8000英里,你用什么方法产生这样巨大的能量?加速时会产生极大的重力,我的身体哪能承受得了?而且你这张椅子连安全保险带都没有!」 艾伦平静回答说:「你不会因为加速而产生任何不舒服的感觉。事实上,坐在这里你连加速的感觉都没有。在这30分钟内我将解释一些令你感到困扰的问题。」 费莱从透明的屏幕上看到火箭发射基地和所在城市忽然快速的下跌远离,他坐在里面丝毫没有感觉到飞船已经启动上升,他的感觉是飞船一直呆在原地不动,所以视觉上觉得基地和城市突然快速的掉下去远离视线,不到2、3秒钟就变的很小,他正为此而感到很愕然时,突然发现飞船的周围已经变黑,地球的表面看上去有点蓝光,天上的星星似乎已经光彩倍增。费莱排凭藉自己的知识判断,在这短短不到的20秒的时间内,他已经身处地球上空的平流层了,但是他一点也没有加速飞离的感觉。这时艾伦告诉费莱,他已经被带到距离地球13英里的上空了,上升的速度是平均每秒钟1.5英里,而且这个速度还是故意放慢的,目的是为了让费莱能够有机会从空中看到基地的城市。 艾伦还带着幽默说:没想到「安全保险带」这类概念会如此频繁的出现在一个地球科学家的意识中。在它们对人类的智力评估中,曾经听到人类中一些被认为是最有学问的人总是说:「没有比人类更高级的生命。」艾伦说:对此我们一直感到很失望。 作为一个想要有所作为的科学家,如果总被固有的观念束缚,一遇到什么事情大脑总用旧观念来衡量和思考,如此一来根本就无法突破旧观念的各种条条框框,就很难接受新生事物,当然也很难有新的发现和创新。 夜景流泻而过,此刻费莱终于知道飞船正以他无法想像的速度在前进,然而他却丝毫没有不适的感觉。他好奇的问起这艘飞船高速飞行的物理原理和使用的能量。艾伦在荧屏上显示出一个鼓状的结构图来,解释说这就是飞船的动力结构图,艾伦说这是最能抓住费莱的心的东西。

外星人说这是飞船的动力结构图。 艾伦就这个鼓状结构图、动力、能源方面为费莱做了简单的介绍后说:「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进一步讨论物理方面的问题。这是一次观光旅游,我应该给您指出地球的景点才对。你看,在你北面的那个大城市就是圣路易斯(SaintLouis),更前面的那片明亮的灯光是辛辛那提(Cincinnati),2分钟后将看到匹兹堡(Pittsburgh)的灯光,用不了几分钟您将抵达纽约市的上空。你看,我们已经学到了很多您们的地理知识和您们的语言。您对您们的历史包括人类历史的起始文明还没有我们知道的多呢。」 从纽约回来时,外星人艾伦让费莱体验了一次失重的感觉。费莱从座位上飞出,他感到他的腹部升到胸部,而他的心脏则跑到喉咙下跳动,幸好这种痛苦的感觉只持续了短短的几秒钟就结束,费莱很快恢复了常态。就这样费莱体验了一次不同凡响的夜间飞行,30分钟后又回来了。 正当费莱要起身走出飞碟时,他忽然看到椅背上好像刻着什么东西,于是他就盯着那些图画,想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他发现那个图案是他在关于世界各地的古迹和传说中看到的其中一个标志:一个蛇缠绕着树木的图案。 「在这地方怎么……」费莱尚未说完,艾伦就讲出一连串令他吃惊无比的事:艾伦这批外星人的祖先是地球的原住民,曾经建立了一个强大的帝国,叫作「姆(Mu)」,也叫「雷姆利亚(Lemuria)」,拥有高度的科学技术。当时在亚特兰提斯大陆上也有另外一个大帝国,这两个大国刚开始时关系很友好,但随着时间的消逝,两国的关系渐渐恶化,两国的科学发展发生了对抗。当两国的科技快速发展到超过了现代人类当前的科技水平,超过了一个(道德的)临界点后,毫无避免的两个大帝国互相毁灭了对方。其中一些Mu国的生命逃到飞船上。 大受刺激的费莱跌跌撞撞地出了飞碟,飞碟又无声息地快速上升,消失在夜空中。 这次神奇的经历后,费莱感到有一股强大的压抑感笼罩着他,他觉得生活几乎失去了意义,过去他一直满足于自己的专业知识,认为自己能够从加州来到这里加入这个火箭发射的人类大工程是多么的幸运和兴奋,但现在他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和微不足道,他所掌握的技术是多么的笨拙和落后。